观众台上人影绰绰,都很期待卫艾侠的第一战,消息放出去没多久,就有不少人排着队来打擂,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打败独孤仇唯一的弟子,从此就可名震修仙界!

  “大家安静,卫艾侠守擂第一战,打擂者徐鸿,现在要押注的赶紧。”一位老者出面开口道。

  在喧闹声中,不少人涌向平台,参与赌押,也有部分人只是单纯的观望。五刻钟后,打擂台上出现一位十二三岁的少年,方脸大头,略显矮小,站在对面,好奇的打量着卫艾侠。

  “时间到,比赛正式开始!”裁判一声令下,等待已久的两人开始动作。只见徐鸿手掐法诀,喝道:“仙术,小风手镖!”接着右手一抬,高举头顶,一个由旋风形成的小手镖缓缓成形,直径一尺多长,在手心不住的旋转,锋芒毕露!

  卫艾侠握住剑柄的手重新放下,嘴角挂起一丝微笑,道:“一招就可定胜负!徐兄可要小心!”

  “哦,正有此意!卫小弟可要接好!迷踪步!”徐鸿手托小风手镖,脚踩诡异的步法,向着卫艾侠逼近。忽而出现在左,忽而出现在右;有时闪到身后,有时闪到近前;又似出现分身,又似出现重影。行踪漂忽,捉摸不透!

  卫艾侠波澜不惊,闭上眼睛,放出神识,仅仅笼罩在自身方圆一米之内,心中自语:“在修炼过月神步的我面前施展这种低阶的步法,实在是小巫见大巫。这种步法不过是分身与速度的结合,对敌手心神进行干扰,使其难以分清踪迹,从而偷袭成功。但若是集中全部神识在自己近前,在靠近己身的刹那就可破解,不过需要有更快的速度!”

  “嗖。”卫艾侠猛的睁开眼睛,神识感应到对手从后背袭来,一刹那间,他转身后退,低喝道:“仙术,小风手镖!双连环!”

  只见他左右手各掐法诀,手势一模一样,速度快得看不清轨迹。紧接着他摊开双手,左右手心各出现一个旋风形成的小风手镖,此小风手镖非彼小风手镖,与徐鸿的比起来大了两倍多,足有四尺余长。

  “这…这…这不可能,这哪里是什么小风手镖,难道他是…不…怎么可能是…不过…这又该作何解释……”观众台上一位老者惊得站了起来,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没错了,能施展出这种威力的小风手镖只能是那样了。”

  “他…他是风灵根,传说中的自然属性风灵根!这太惊人了!”

  “是风灵根,难怪独孤仇会收他为徒,原来如此,只不过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连续发现两个特殊灵根,而且还是自然属性的!”

  “又一位天才诞生,修仙界哪里还有我的立足之地,悲哀啊!与这样的人物共生在一个时期。”

  “他也学会了单手掐诀的秘术,没想到独孤仇这么快就传授给了他,想必独孤酒剑也是如此吧!看来独孤仇挺看重他的!”

  “既然那个小子得到独孤仇的真传,那么抓到他就等于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了,呵呵……”

  “可惜此人已经是独孤仇的弟子,不能再为我派所用,看来这一次要扼杀天才了。”

  ……

  在震惊当中,观众台上众人纷纷私下议论,各自打着小算盘,当然也有一些只是纯粹的旁观者。

  “什么,这不可能!”徐鸿神色巨变,想要退走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卫艾侠左手一抛,一个小风手镖打出,与徐鸿的对撞在一起。

  徐鸿一口鲜血喷出,连退十几步,它的小风手镖在卫艾侠面前像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还未结束,刚一站稳,另一道小风手镖迎面飞来,徐鸿仓促间拔出剑,还未挥出剑芒,就连人带剑被打飞出去,狠狠撞在禁制光幕上,倒地不起,已然昏迷!

  这一切说起来话长,不过发生在一瞬间,两人仅仅一招之内就分出胜负,震惊了在场所有人!观众台沉寂了几秒,才爆发出一阵喧哗。

  说起来也是徐鸿倒霉,若要真的拼尽全力战斗,卫艾侠想要获胜简单,但也不可能在一瞬间就结束对手,除非施展自己压箱底的功夫。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比拼,在卫艾侠看来,根本就是在自掘坟墓,反而为自己造就赫赫威名!

  “第一战,卫艾侠获胜!下一场,打擂者苏林,五刻钟后开始,要押注的抓紧时间,现在卫艾侠的赌注改为买三赔一!”裁判命人将徐鸿带离打擂台后,大声开口道,声音传遍整片观众台。

  “什么!第一场比赛后就改赌注了,这未免太看得起他了吧!”

  “看来斗仙会挺看重卫艾侠的,也难怪了,谁让他的师傅是独孤仇呢!”

  “本来还想买卫艾侠的,现在赌一把买苏林,赢的话就能拿到三倍的仙石了!”

  “我买苏林,两百仙石,我等着回来领六百仙石!”

  “我也买苏林,一百仙石。”

  “我也买…我也买…”

  裁判这一改赌注,瞬间那些原本看好卫艾侠的都纷纷投给了苏林,站在比武台上的苏林看着这一切,不喜反怒,看着卫艾侠的目光有些阴狠。

  在裁判的宣布声中,第二场比赛也开始了,刚一开始,苏林就发动猛烈的进攻,不断挥剑,发出一道道蓝色剑芒,铺天盖地的朝卫艾侠劈去。

  卫艾侠伸出左手,从容的摘下腰间的酒葫芦,仰头狂灌一口,右手按在剑柄,轻轻一震,白布粉碎,露出一把锈迹斑斑的断剑。

  “噗”的一声,酒喷在断剑上,顿时断剑红芒耀眼,此时剑芒恰好逼到近前,他猛地一挥,一道红色剑芒发出,粉碎了所有蓝色剑芒,最后一滴水珠悄无声息的打在苏林身上。

  “酒不醉人,人自醉!”此时,卫艾侠才缓缓吐出这几个字。接着扑通一声,苏林倒地不起,呼噜声响,已经沉沉睡去。

  “只有这样,我才能引起修仙界的轰动,才能让我的名字被人们所记住,如果秀霞也穿越到这里,她一定会来寻我,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卫艾侠抬头望天,心中自语,始终记挂着一个人。

  “独孤酒剑,时隔三年,再一次现世了,只不过却是另一个人施展,难道第二个独孤仇要崛起了吗?”

  “没想到今日有幸见到了传说中的独孤酒剑!”

  ……

  仅仅一天,卫艾侠就连战五十人,中间只有短暂的五刻钟休息,每一场都是一招决胜负,卫艾侠用独孤酒剑的前两式,就将对手一一打败,引起震撼,甚至有人给他取了个绰号,叫‘一见(剑)你就倒!’“现在请前辈与卫小弟一起到我们斗仙会专门设立的客房,在那里可以省掉不少麻烦,是我们斗仙会保护每一位守擂者的所在。”一位老者一边说着,一边领着二人走向平台。

  此时天色渐渐昏暗,观众台上还有许多人未散去,虎视眈眈的看着独孤仇与卫艾侠。三人走上平台,与其它几名老者会合,只见其中一人手掐法诀,一按地面,顿时地面光芒闪烁,浮现出一座阵台,上面符文缭绕,四周还有几十个孔洞。

  老者手一挥,几十个仙石飞出,嵌入其中,最后一声大喝:“千里传送,启!”

  &\酷;,匠m网+正w版d◎首N5发&B

  “这就是传送阵吗?”卫艾侠的声音刚响起,原地光芒四射,一个个符文在其中旁旋飞舞,外人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卫艾侠只感觉被光照得睁不开眼,一阵眩晕过后,就身处在另一片天地。月色下,朦朦胧胧,还没看清周围的景物,两人就直接被几名老者带进两间相邻的客房。

  卫艾侠紧闭双眼,在床上打坐调息,这一天接连不断的战斗让他感觉疲惫,加上苍松剑派的已经快接近两百人了。

  调理完毕,刚睁开眼就发现独孤仇坐在桌上喝闷酒,卫艾侠起身走了过去,倒了一杯茶,自己喝了起来。

  “今天打擂怎么那么生猛,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在故意造势?”孤独仇斜了一眼卫艾侠道。

  “不错,我是想让一个还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人知道我,找到我。”卫艾侠放下茶杯,回道。

  独孤仇沉思片刻,继续开口:“不确定存在与否?所以你没有花费大量时间傻傻的找遍整个修仙界,而是用这种办法来引出这个人,你料到这个人听到你的名字一定会来,难道是你的亲人?”

  “看你整天一副醉醺醺的样子,没想到还挺聪明,你……”话还没说完,卫艾侠就脑瓜子一疼,吃了独孤仇一个爆栗子。

  “你个死酒鬼,你他妈老是偷袭,有种单挑。”卫艾侠捂着头,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