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刚烈霸道的一击,看来胜负已分!”一直都只顾着喝酒的独孤仇开口道。

  “不错,纵然这个博乐很强大,在那个石大海面前还是稍逊一筹啊!看来不枉我白跑一趟!”

  “哦,雪兄的意思是……”卫艾侠饶有兴趣的看着雪飞扬。

  “嘿嘿,每一个有潜力的天才人物,是各大势力都争夺的对象,就像你,不也是被孤独兄看中了,想必也有过人之处,我可也是很期待看到你的出手啊!”雪飞扬嘿嘿一笑,意味深长道。

  “我不值一提,倒是听雪兄的口气,可不是出自一般的势力啊。”

  “卫小弟人小鬼大,真不能以年龄度之,不过说出来也无妨,我们飞雪剑派对他势在必得,也想为我派增添一位杰出弟子!”

  卫艾侠一惊,典籍中记载,飞雪剑派是大门派之一,向来行事低调,但却无人敢小觑,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

  雪飞扬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不少人听闻后,打消了与他一样的念头,而也有少部分人露出不屑的冷笑,似乎也有强大的背景!

  “没想到飞雪剑派都出现了,看来我们是没戏了。”

  “这一次竟然引出这么多大人物,这趟水越来越浑了,现在不单单是要争夺此人,连消失三年的独孤仇也横空出世了,据说独孤仇新收一位弟子,也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啊!”

  “飞雪剑派也掺和进来了,想必暗中还有更多势力的介入,而孤独仇更是众人注目的风云人物,沉寂几年的修仙界又要动荡了。”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一人多高的黄色斧茫向前方地面蔓延,与九叶光环正面对撞,“呼呼”声大作,原地刮起两股旋风,一股呈黄金色,一股为翠绿色。

  黄茫与绿茫互不退让,但是显然九叶光环不敌,在颤抖中,光环破灭,重新化作九叶,在空中飘零。而黄色斧茫再无阻碍,破开大地,劈出一道笔直的大裂缝,直逼博乐所在之地!

  博乐大吃一惊,阴沉着脸喝道:“九九归一,疾!”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九片飘散各处的叶子聚拢,最后在璀璨的绿茫中融合,从巴掌大变成脸盆大小。绿叶一闪,挡在博乐身前,抵住了劈来的黄色斧茫。

  “攻守兼备,这招剑式真是变态!”石大海吃惊,却也并不担心,紧紧注视两股力量的最终对碰,这将是决一胜负的关键。

  只见绿叶发出一片绿色光幕,将博乐严严实实的护住,斧茫打在其上,激起一片灰尘。绿色光幕在颤动,黄色斧茫势不可挡,丝毫没有消散的趋势,威势反而更甚,黄茫不停闪烁。

  “喀嚓!”

  终于,绿色光幕出现一丝裂缝,紧接着迅速蔓延,“轰隆”一声,绿叶消散,威力本就锐减的斧茫也爆炸开来。飓风呼啸,余波扩散,距离最近的博乐马上遭殃,被生生震飞出去,撞在禁制光幕上,反弹后倒地,连吐鲜血!

  离冲击范围较远的石大海,只是被倒退出去十几步,单膝跪在地上,嘴角溢出丝丝血迹,受了一点轻伤,并无大碍。

  “你输了,回去疗伤吧,我交定你这个朋友了!”石大海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微笑道。

  “我…我没输,还…还能继续打。”博乐挣扎着站起,脚步虚浮,跌跌撞撞的走向石大海。

  “小乐子,别逞强了,你受了重伤,灵力也耗尽了,再打下去会没命的。”石大海关切道。

  “不…我…我…不…不会…输…输…的。”博乐阴沉着脸道,刚说完没走出两步,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输了?博乐输了,我的仙石啊,都他妈泡汤了,这得赚几年才能赚回来啊,我这一次一定要金盆洗手,以后绝不再赌了。”一位观众哭丧着脸道。

  “得了吧你,这都说过好几回了,咱们好赌就不要怕输,像我多坦荡啊!”另一人鄙视的看着他。

  “你他妈也好不到哪里去,咱们都输个精光了,说好的买丹药,买符禄,现在都没了,老老实实回去修炼,闭关不出才是最好的,一出来就手痒。”

  “博乐怎么会输呢?我押上所有能卖的,怎么都输了,不对,这一定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唉,原本以为十拿九稳,没想到这个石大海这么强,这下可好了,不仅输了自己的一切,还欠了一屁股债,头疼啊!我真真是手贱啊!”

  “哈哈,我赌赢了,别人都以为博乐会打败石大海,我就偏偏看好他,不然他怎么能几百战而不败,博乐虽然是中型门派的小少主,就能打包票说能赢吗?真是可笑!”

  “五百战的传说打破了,这得多少年没有人破过此记录了,这将震惊修仙界!”

  “最近发生的大事一件接着一件,这会不会意味着什么?一年前天生异象,如今出了这样一位打破五百战传说的天才人物,就连消失三年的孤独仇都出世了,而且他的弟子也开始初露锋芒,据说在一个小门派中一人独战群雄,而且是以一敌众,也有同阶无敌的势头!”

  “还听说秀家出了传说中的雾灵根呢,据说在一次外出遭了暗算,护送的人都死了,不过那个雾灵根却安然无恙。”

  “我闻到血腥的味道,至此之后修仙界不会太平!”

  “我一定要将此人带回族中,有朝一日,必可成为我族的战将!”

  “看好孤独仇,别让他跑了。”

  ……

  比赛结束后,暗中的人蠢蠢欲动,有的对石大海感兴趣,有的把心思放在独孤仇上,也有的人好奇的盯着卫艾侠,还有的以旁观者的姿态有趣的看着这一切。

  “各位长老,如今打破五百战的传说,我们不想再继续了,守擂战就此结束。”一位老者凭空出现,扶起石大海,向着平台上扔出一块玉牌,上面刻着一个‘守’字!

  “好,这是你们的奖励。”其中一位负责收赌注的老者接过玉牌,拿起准备好的一个装满仙石的布袋,扔向了老者。

  “多谢,告辞。”老者接过小布袋,抱了抱拳,带着石大海一闪身,出现在二楼入口处,再一闪,就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嗖嗖嗖。”十几道身影紧随其后,消失在观众台,不知去向。

  “独孤兄,卫小弟,雪某先告辞了,他日若有难,可来我飞雪剑派,若是帮得上忙,必全力以赴。”雪飞扬起身,朝独孤仇和卫艾侠抱了抱拳。

  独孤仇狂灌一口酒水,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卫艾侠则起身,抱拳还礼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紧接着雪飞扬也消失,而比武台上,另一道身影出现,抱起博乐,一语不发的离开了此地。剩下的大部分人垂头丧气的离去,有的兴高采烈的跑去平台领仙石,而少部分则紧紧盯着独孤仇与卫艾侠,明目张胆,不加掩饰。

  “徒儿,咱们去东域打擂台,也来打破这个五百战传说!”独孤仇说着,拎着酒葫芦,跌跌撞撞的离开观众台,朝东域而去。

  看u|正?1版章节C2上5"酷-匠0●网。…

  卫艾侠没有说话,看了看观众台,使劲的朝独孤仇使眼色,独孤仇嘴角挂起一丝冷笑,不屑的摇了摇头,没有刻意放低声音,道:“就让一群跟屁虫跟着,这么藏头露尾,兴不起大风浪的,就让他们见识我唯一弟子的崛起,修仙界从此要留你之名,哈哈哈……”

  笑声回荡在西域打擂台,剩下的二十几人听闻独孤仇的话语,不禁皱了皱眉,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这里是几大势力中斗仙会的地盘,实在招惹不得。

  东域打擂台上空空荡荡,只有平台上几位老者的身影,两人径直朝里走去,马上就有六人迎了出去,躬身行礼道:“恭候独孤前辈多时,听闻卫道友要来守擂,我们特意将前面守擂的人遣走,专门将地方让出来,这是你的玉牌,请收好!”

  卫艾侠诧异的接过玉牌,随后转念一想又释然了,他们在客栈的对话不加掩饰,估计此刻全镇的人都知道他们的事了,更别说斗仙会这样的大势力,想来就是镇外,也都接到了消息。

  片刻后,消息传遍整个青罗镇,许多人闻讯赶来,仅仅是一开始,卫艾侠引起的声势就不弱于石大海守擂第五百战时的场景。

  青罗镇斗仙会第二层,东域打擂台上,一道虽不算高但也不矮的身影笔直站立,面容清秀,略显稚嫩,只有十来岁大小,剑眉星目,眉宇间英气逼人,一身白衣咧咧,腰间挂着个小酒葫芦,背上一把用白布包裹的剑斜挂,背负双手,扫视八方,颇有一股君临天下的霸气。

  “哈哈,这种感觉太爽了,这正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睥睨四方,为我独尊!游历天下,行侠仗义!佳人在抱,天涯海角永相随!”卫艾侠心中自语,只不过想到佳人时,心中有一种黯然。

  “霞,如今你在何方,是否也在这修仙界,如果我能引起修仙界的关注,是否你能听闻我的名字,是否能来寻我,我们是否能再续前缘?我一定要变强,要将你寻到,要告诉你一切,要让你知道我没有在关键时候离开你,而是在为你默默付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