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暗流涌动

  第十五章暗流涌动不知不觉间,孤独仇再次现世的消息传进各方势力,所有人都蠢蠢欲动,然而还有一个名字也开始被人们所注意。卫艾侠,独孤仇唯一的徒弟,虽然只是仙卫初期,但却因为独孤仇的缘故,各方都没有忽视他。

  “三年了,独孤仇,酒剑仙,你终于出现了,我可等你很久了。”一处深山野林中,一道苍老的声音冷冷道。

  “孤独仇?没想到他还敢再出现,很好,将他生擒过来,我要他单手掐诀的秘密,这一次尽管派多点人手,否则再被他逃走躲起来,不知道又得等多久。还有那个叫卫艾侠的小鬼也顺便查查来历。”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中,一道威严的声音传出。

  “孤独仇,这一次秀家不会也没有能力再出手相助了,你好自为之吧!”九大家之一的秀家,一个中年人背着手,眺望远方,良久后才开口。

  “独孤仇,这一次没有秀家相助,看你如何逃出我郭健的手掌心,我定要一雪前耻!将你碎尸万段!”九大家中排名第六的郭家,一个相貌英俊,约莫三十岁的青年男子攥紧拳头,厉声喝道,眼神中满是怨毒之色。

  “调动家族精英,无论如何也要将他的秘术夺来,如若成功,就是我派称霸的时候!”

  “如果孤独仇能为我暗夜一族所用,那么我族威震修仙界就指日可待了,如果不能,就杀人夺术!还有那个姓卫的小子也抓来,看看他有什么本事,能进得了独孤仇的眼!”

  “酒剑仙孤独仇,这等人物不是我们这样的小门派惹得起的,修仙界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传我号令,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随意外出,还有立刻召回在外执行任务的弟子!”

  “阿弥陀佛,独孤施主又要遇难了,几年前他曾救过我一命,如今是我报答的时候了。”中州西部一座名为无空寺的庙宇中,一个青年和尚放下手中的木榆,站起身离开了此庙。

  “艾侠,我没听错吧,真是我的亲孙儿卫艾侠?不可能,他不是先天不足,无法修炼的吗?”一个小型门派中,老掌门闻听消息,先是狂喜,随后又是皱眉,脸色阴晴不定。

  “呵…呵…呵…呵…独孤仇,有趣的小伙子,既然其它势力都奈何不了你,那么我们不能再旁观下去了,动手,要活的!还有顺带查清他徒弟的身份。”虚空中突然响起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而原地却什么也看不到。

  在离中州不知道多少万里外的地方,此地名为西州,西州以修炼魔法为主,被称之为魔法师。擅长元素攻击,到了一定境界可修成召唤术,召唤出属于自己的天使!

  在西州一座巨大的城堡,一间宽敞的大堂中,一个几丈长的十字架高挂墙壁。大堂中央悬浮着一口透明的水晶棺,躺着一具苍白的尸体。

  在其旁站着一位身穿墨色斗篷,头上戴着一顶高尖帽,年近八十的老妇人,满脸皱纹密布,眼窝深陷,一身皮包骨,看起来颇有些瘆人。一头弯曲的白发,蓝色的眼珠,高挺的鼻梁,为西州魔法师的典型特征。

  老妇人手中把玩着一个水晶球,口中不住念叨咒语,最后水晶球浮现出一个画面,一个清晰的人影映入眼帘,老妇人眼神闪烁,自语道:“独孤仇,你终于出现了!”

  水晶棺中的尸体猛地睁开眼睛,射出一道冷茫,冰冷的开口:“独孤仇,几年前我修为尚浅,死在你手下,若不是我家族中有血祭复生大法,恐怕我永远也无法再存活于世,你害我成为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撒旦,我亲爱的孩儿,中州的修仙者不是那么好惹的,不要再去冒险了,几年前你就不听我的劝阻,结果惨死在那里。如果不是我们家族还能最后一次施展血祭复生大法,你就永远离开我的怀抱了。亲爱的,放下仇恨,不要再去中州了,那里卧虎藏龙,绝非寻常之地!”老妇人担忧道。

  “母亲大人,血祭复生大法让我拥有了不死身,不久的将来,我就可以脱离水晶棺。到时候踏足中州,在那里建立我的不死军团,我要让独孤仇也成为我的成员,永远听从我的号令,哈哈哈……”

  “虽然是不死身,但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而且你若是在中州如此行事,定会被群起而攻之,到时若是再死一次,就回天乏术了。”

  “无妨,我会把握分寸,只要不被发现弱点,我的军团将不死不灭,并且可快速强大起来,到时只要给我时间,我将一统中州,让中州臣服于我耶律家族!”

  “这…”老妇人还是不放心,欲要劝阻,却被耶律撒旦摆手制止。

  斗仙会位处青罗镇中心,为一塔楼式的长方体建筑,共分九层,高大雄伟,气势磅礴,众人立在其下,如蝼蚁一般渺小。整座塔楼似黄金铸成,入目所及,金光灿灿,耀得人睁不开眼。

  通过外围楼梯,从客栈出来的一行人直接进入了第二层,而后面更有闻听消息的人不断赶来。刚一踏入,就传来喧闹的声音,放眼望去,一座座比武台上刀光剑影,光芒四射,似打出了真火,无比精彩,台下观众不时发出尖叫声、喝彩声,好不热闹!

  c_酷(匠:网唯D一*正版T,.其N《他!x都?p是l盗9版a

  这里的空间异常宽大,被划分为四个区域,分为东、西、南、北,而每个区域都有两个比武台,一个标注有打擂二字,另一个标注为比斗!

  很明显,西域打擂台围观的人格外的多,而打擂台上方的几名老者更是忙得不亦乐乎,不断有人用仙石投注,他们一边拿着笔记录,一边笑嘻嘻的收过仙石。

  “我赌博乐,一百块低阶仙石。”

  “好,今天的赌注都是一赔一的。”

  “我赌石大海,两百七十块低阶仙石!”

  “我赌博乐,五十块低阶仙石。”

  “我也赌博乐,八十块。”

  “好好好,别急,一个一个来,比赛还没开始呢!”

  “这一次石大海必输,他不可能打破五百战的传说,因为他的对手是博乐,我赌博乐,五百低阶仙石!”

  ……

  “走,就是那里了,我们也过去凑个热闹。”雪飞扬指了指西域打擂台,率先走了过去。

  独孤仇与卫艾侠紧随其后,三人顺着小路走进守擂台的观众台上,随便找了三个位置就坐了下来。

  打擂台位于最中心,在其边缘上有一个小平台,中间写着打擂二字,里面有几位老者,有维持秩序与禁制光幕的,也有充当裁判的,还有几名负责收赌注的。而其余地方,都是一排排的石椅,由里到外逐渐加高,以防观众被前面的人挡住视线。

  “大家先安静。”一位充当裁判的老者举起手,大声说道。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等待他接下来的话语。

  裁判缓缓放下手,继续开口:“仙卫中期守擂者石大海,将在十分钟后进行第五百场战斗,打擂者博乐,要押注的抓紧时间!”

  “博乐,听闻是中型门派的小少主,有天才之资,在同境界中还未有敌手,这一次可谓是针尖对麦芒啊!”

  “两人都有同阶无敌的势头,这一次对撞,将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这一次石大海必败无疑了,听闻博乐一直以来都未尽全力。”

  ……

  在讨论声中,时间悄悄流逝,十分钟一眨眼就过去了。不知何时,打擂台上站着两道身影,一个年仅十岁,看起来稚嫩,却高大魁梧的小男孩笔直站立,相貌普通,一嘴雪白的牙齿,看起来憨厚老实,手中拎着一把破斧,上面隐约有刻痕缭绕。

  “看到没,那拎着破斧的就是石大海,别看他那斧头破破烂烂,真打起来可不简单,锋利异常,可开山断壁。”

  另一人自然就是博乐,年纪与石大海相仿,生得眉清目秀,皮肤白皙,俊俏得似小姑娘一般。颇有不足的是,天生一副阴沉的样子,没有一丝微笑,始终皱着眉头,跟别人欠了他钱似的。

  面对石大海微笑的示意,他始终抱以冰冷的眸光,石大海也不放在心上,时刻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喜感十足。

  “时间到,石大海守擂战第五百场,正式开始!”裁判一声令下,宣布了比赛的开始。

  “博兄,我是石大海,请多多指教,不管比赛结果如何,我们都是朋友。”石大海笑嘻嘻的打招呼,双手抱拳。

  “博乐。”博乐冰冷的吐出两字,就率先出手,抽出长剑,斩向了石大海。

  石大海挥斧一挡,轻松接下,口中忙道:“博兄别急,咱们还没好好说话呢,先聊会再打也不迟啊,时间大把,咱不着急,咱们要打出友谊,友谊万岁!”

  “废话少说,看招!”博乐退后,握紧长剑,将发动强大攻势。

  “等等啊,别一来就发大招啊!”石大海直摆手,想要制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这小子倒是有趣!”卫艾侠看着石大海憨厚的样子,不禁轻笑出声,对其颇有好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