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现在要去哪?”青芒中的一道身影开口。

  “带你到处逛逛,顺便喝酒吃肉。”另一道身影作答。

  “切,说得冠冕堂皇,我看你就是嘴馋了,还非要扯上我。”

  修仙界被划分为五大洲,中州为以练剑为主的修仙者所占有,所占地域也是五大洲中最大的。

  在中州西部,一处被群山环绕的小城镇,人来人往,热闹异常,此镇名为青罗镇,专为修仙者休息停留之地。小镇上,茶馆、青楼、客栈比比皆是,客人出入其中,络绎不绝!

  独孤仇与卫艾侠落在此镇中,走在小道上,看着路旁各种叫买叫卖,卫艾侠无比好奇,这是穿越后第一次逛城镇,这里的东西跟另一个时空有相似的,更多的是不一样的。

  “卖糖葫芦了,酸酸甜甜就是我,来一串吧,只要一块低阶仙石!”

  “卖馅饼咯,什么陷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到的,快来看看吧!”

  “卖解乏果咯!又美味又解疲劳,只需两块低阶仙石!”

  ……路边各种吃的应有尽有,也有一些修仙者用的物品,比如丹药、仙器,符禄等。

  “这异时空中通用的货币仙石,不同于人名币,而这些小吃看起来也不是凡物,都有奇特的功效,就是糖葫芦也不像另一个时空的山楂做成的,倒像一些灵果,看起来灵气十足。这片异时空到底有什么秘密,竟如此有趣!”卫艾侠心中自语。

  “土包子,一看你这样就是没见过世面的。”独孤仇边喝酒边嘲讽道。

  “滚…”卫艾侠怒喝。

  “哎呀,你这小子到底什么身世,探神识又探不出个鸟蛋,问又问不出个所以然,真他妈神秘。”独孤仇喝多了,走路都虚浮了,一副随时会倒的样子。

  “问你妹啊,老子穿越过来的,说出来你信吗?刚醒来就被你掳走了,在这里什么身份,什么背景,鬼才知道啊!”这些话卫艾侠也只能心里捣鼓,从来不敢说出来。

  vg酷:匠Y网《u唯一G正^版:(,●其xP他p◎都a)是E盗%*版

  卫艾侠翻了翻白眼,道:“老子失忆了,你要想知道,等我亲人来认不就得了,到时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岂不更好?”

  “算了,咱喝酒去,这酒水都喝光了,得去补充一下。”孤独仇将葫芦口调转过来,只倒出一小滴,已经空空如也。

  两人就近找了一家客栈,大踏步走了进去,今天客栈的生意非常好,可以说人满为患,在一楼逛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一个空位,两人径直走上了二楼。

  二楼依然座无虚席,独孤仇皱了皱眉,正要往回走时,一个声音传来:“两位兄台且慢,若不嫌弃,来我这里凑个热闹如何?”

  顺着声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与独孤仇年龄相仿,约莫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正微笑的看着他们,此人面容儒雅,英俊不凡,举手抬足间斯文而又不失风度,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就对其生出好感。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孤独仇与卫艾侠抱了抱拳,坐在青年对面。

  “在下雪飞扬,不知两位兄弟尊姓大名?”

  “小弟卫艾侠,见过雪兄!”

  “独孤仇!”独孤仇饮下一口酒,才悠悠道来。此话一出,举座皆惊!

  “什么…你…你是…独孤仇。”

  “酒剑仙,独孤仇!”

  “那个自创独孤酒剑的剑仙前辈?我心中的偶像啊,听说那套剑法神乎其技,而他单手掐诀,可同时施展两种仙术的手段更是让大势力都眼红啊!这样的大人物我今天竟然能亲眼目睹,不会是在做梦吧!”

  “独孤仇自出世以来,就一直受人关注,可谓百万年一遇的奇才,自三年前就销声匿迹,如今又出现了,看来修仙界又要有大事发生了!”

  ……

  “久仰前辈尊姓大名,今日能见到本尊,并同桌共饮,实在是三生有幸!”雪飞扬却表现得异常镇静,自始自终都面无表情,不禁让卫艾侠多看了两眼。

  “区区虚名,何足挂齿,还不如这酒好,能解渴解馋,还能忘记忧愁,忘记过去。”独孤仇摇了摇酒杯,一口喝了下去,眼神间却闪过一丝外人难以察觉的哀伤。

  “借酒消愁,愁更愁!放下执念,展望未来,才能海阔天空!”卫艾侠早已看出独孤仇是个有故事的人,但却一直没有机会问,此刻只能稍作提醒。

  “好一句借酒消愁,愁更愁。没想到卫小弟年纪轻轻,谈吐竟如此不凡,丝毫不像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雪飞扬认真的打量起卫艾侠,赞赏道。

  “你个小鬼,毛都没长齐,懂什么?”孤独仇手上动作不停,边喝边开口。

  “是,我不懂,就你这酒鬼懂,喝你的吧!”卫艾侠没好气的说道。

  卫艾侠这样对待孤独仇,让一直关注他们的客人都吃了一惊,不禁都在猜测卫艾侠的身份,竟敢这样和鼎鼎大名的独孤仇说话。

  “嘿嘿,斗胆问一句,卫小弟和孤独前辈是什么关系?”雪飞扬嘿嘿一笑,看了两人一眼。

  “他是我新收的徒弟,整天没大没小,真他妈想拍死他!”独孤仇瞪了一眼卫艾侠。

  听到这里,所有人齐刷刷看向卫艾侠,神识全部放出,在他身上来回扫荡。卫艾侠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几十道神识一齐扫来,有强有弱,均想将他看个透彻。

  “只是仙卫初期,没什么特别之处,不知到底是什么资质?难道也跟独孤仇一样是神根?”有一人收回神识,皱眉道。

  “这小子应该是孤儿,孤独前辈心善,看其可怜,才将其收为弟子。”

  “不错,这样说合理些,我也没看出什么来。”

  ……

  人人都在议论卫艾侠,甚至在猜测他的身世,并说得有模有样,各种版本都有,听得卫艾侠一阵翻白眼。没有人发现什么,因为卫艾侠才修炼一年,修为尚浅,资质也无法通过神识远距离观察,只能用手按在丹田才能探出,因此没有人觉得卫艾侠有什么过人之处,不再关注他,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孤独仇身上。

  三人推杯换盏,一边闲聊,偶尔还开怀大笑,看起来就像多年未见的朋友,显然都是自来熟的性格。

  “雪兄,今天的客栈人似乎格外多,这是怎么回事?”卫艾侠发现每隔一会就有人进客栈,发现没座位后又才离去,不禁问道。

  “原来你们不是为了看人打擂台而来的啊。”

  “打擂台?”

  “不错,几乎所有来青罗镇的都是为了看打擂台而来的,听说是一个孩子,估计跟你差不多大,守在仙卫中期的擂台,到现在四百九十九战,依然稳守擂台。多少年了,太长时间没有人突破第五百战的传说了,所以这一战格外引人注目。”

  “有趣,徒弟,等会咱们也去斗仙会,去占了仙卫初期的擂台!”孤独仇一直竖着耳朵,听完后笑眯眯的开口。

  斗仙会,修仙界的几大势力之一,专为修仙者提供比斗与打擂的所在。比斗为双方在公平的情况下进行比试,而比斗的目的为赚取仙石,围观者选择看好的一方押注,而斗仙会自然就是庄家,获胜者可获得仙石奖励,输的一方则要付出一定代价,这是一次性的比试。

  而打擂则不同,依然是公平的比试,围观者也可进行投注,并且守擂次数越多,获得的仙石也就越多。但是一旦选择打擂,在打败之前的守擂者后,除非被其它打擂人打败,否则不可随意离开,至少要打赢一百场,才可选择继续守擂或离开。

  “我发现你丫的巴不得我被人干掉,老给我招惹敌人,老子要是有一天被你坑死,我一定要拉你垫背。”卫艾侠愤怒道。

  “行了,你小子皮糙肉厚,没那么快死,就算你再没用,不还有你师傅在吗?要想死都难啊!”

  卫艾侠直翻白眼,没有再去看他,刚要说话,却听到一个声音从外面远远传来。

  “开始了,第五百场守擂赛开始了,大家都快去看吧!”

  “看来重头戏来了,咱们也一起去吧。”雪飞扬站了起来,在前带路。所有人蜂拥出去,一时间客栈冷清了下去,再无一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