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松剑派热闹的广场寂静了三秒,随之哗然,所有目光都聚集在卫艾侠与孤独仇身上,独孤仇若无其事,继续朝前迈步。卫艾侠则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浑身不自在,这种万总瞩目的感觉让他很不习惯。

  “何人擅闯我苍松剑派,竟敢如此胆大包天,当我苍松剑派无人了吗?”一道身影闪现,拦住了独孤仇的去路。

  很快,那道身影就被震飞出去,一路上两人遇到不少拦阻之人,均如前者一样,轻而易举就被独孤仇外放的气势震飞出去。有了前车之鉴,走到后面时,再无人敢阻,只是远远将两人包围在内。

  站在广场中央,两人这才停下脚步,接着几道身影凭空出现,立在两人面前,为首一个头戴金冠,面如刀削,英伟不凡的中年人深深施了一礼,开口道:“前辈驾临我苍松剑派,真是令我派蓬荜生辉,晚辈有失远迎,还望前辈见谅。”

  其它四名老者纷纷附和,皆行大礼,远观的弟子无不震惊,连掌门和四位太上长老都称呼这浑身酒味,邋里邋遢的青年为前辈,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们不必如此,我独孤仇一生光明磊落,绝不会无故找事,只是为我徒弟找几个对手,历练历练而已。”独孤仇说完,又猛灌了一口酒,一副醉醺醺的样子。

  “独孤仇?难道前辈就是人称酒剑仙的独孤仇?”一位太上长老惊讶道。

  “不错,正是在下,现在你们该放心了吧!只要你们派任何一位仙卫初期的弟子能打败我徒儿,我等立马走人。”

  “这…晚辈遵命。”掌门无奈,只好答应。

  很快,仙卫初期的弟子全部集合,排成几排,足有一百余人。卫艾侠身穿白袍,年仅十岁,却不显矮小,腰间挂着一个小酒葫芦,背着一把用白布包裹的剑,站在比武台上,目光扫过众人,开口道:“你们当中最强的先上来。”

  “好小子,口气倒是不小,那我就与你速战速决!”站在第一排最前面的一位十六岁少年开口,一闪身,出现在卫艾侠对面。

  此人身子笔直修长,面如冠玉,表情冰冷,手握一把蓝色长剑,一身绿袍在风中咧咧作响,后背心一个苍字更是刺眼,这是该派统一的服侍,也身份的象征。

  卫艾侠放出神识,探出对手修为后,开口道:“仙卫初期巅峰,差一步就可迈入中期。不错,尽管出手吧!我都接着!在下卫艾侠,领教了!”

  “李宁!”少年仅仅吐出两个字,就发起攻击,只见他连续挥动长剑,发出一道道蓝色剑芒,每一道都有两尺余长,想要一鼓作气压制卫艾侠。

  “仙术,风刃!”卫艾侠手掐法诀,周身刮起一股旋风,形成一道道风刃,足有三尺长,迎向劈来的剑芒。

  “轰”的一声,剑芒与风刃交织一起,发出一片耀眼的光芒,李宁变色,没想到这种最低价的仙术经对手施展出来,竟有如此威力!

  剑芒明显不敌,经身具风灵根的卫艾侠施展出的风刃,威力提升几倍,摧枯拉朽,粉碎一切后继续朝前横斩。

  “苍松剑诀第一式,苍鹰!”李宁对着天空发出一道剑芒,在空中化作一只雄鹰,俯冲向十几道风刃,在剧烈冲击中,双双消散瓦解。但却还有两道躲过冲击余波,从李宁皮肤擦过,留下一丝血迹,带走一片衣角。

  “看来我小看你了,你的确有狂妄的资本!”李宁不再轻视,凝重的看着卫艾侠。

  “这种境界,风刃还能施展到这种威力?”一位太上长老不解。

  “除了传说中的那种灵根,没有任何一个仙卫初期的修仙者能做到。”掌门开口,目光始终聚焦在卫艾侠身上。

  “这不可能吧,或许是用了一些特殊的方法,毕竟传说中的自然属性风灵根百万年难得一遇。”另一位长老接口道。

  l酷J匠D网唯).一正版q{,其:o他{都}“是,盗Ur版P

  “九大家的秀家已经出了一个雾灵根,也是自然属性,再出一个风灵根又有什么稀奇?”

  “这…还是掌门说得有理。”

  而围观众弟子更是吃惊,李宁修为比卫艾侠深厚许多,没想到第一次过招就见血了,虽然只是皮外伤,但也说明了卫艾侠的强大。

  “拿出你的剑,认真与我对决!”李宁剑指卫艾侠,气势汹汹的开口。

  “你还不值得它出手。”卫艾侠转头看了一眼被白布包裹的断剑。

  “你…你竟敢瞧不起我。”李宁气得浑身哆嗦,脸色铁青。

  “把你所有强大的招式都使出来吧,速战速决,我还有这么多对手呢。”卫艾侠平静道。

  “苍松剑诀第二式,苍狼!”李宁将剑狠狠插入地下,半截剑身都没在其中。一道大裂缝蔓延开来,接着一头由剑芒形成的蓝色巨狼从地面冲出,扑向卫艾侠。

  “仙术,小风手镖!”卫艾侠手掐法诀,最后伸出右手,一个由旋风形成的巨大手镖出现在右手心,直径足有四尺余长!

  “看来是风灵根无疑了!修仙界又将掀起一场大波澜了!”掌门眼神火热的看着卫艾侠,若不是忌惮独孤仇,恐怕立马就想将他收为关门弟子了。

  “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甚闻名呐!风灵根果然名不虚传,强大无比啊!”另一位长老叹道。

  而围观弟子更是沸腾,有人更是惊呼出口:“这他妈哪里是小风手镖,比大风手镖还大,简直快赶上巨风手镖了!”

  只见卫艾侠托着手镖,冲向蓝色巨狼,生生将其一分为二,气势不减,继续冲向李宁。

  李宁变色,还未作出反应,却见卫艾侠再次大喝:“仙术,分身!”接着他单手掐诀,幻化出一道一模一样的身影,手中同样托着小风手镖,一左一右朝李宁扑去。

  李宁被着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彻底乱了心神,万万没想到有人能够同时施展两种仙术。眼看两道身影逼近,李宁来不及考虑,匆忙间发出苍松剑诀第三式,十字驭苍!

  只见他挥动两下长剑,一道十字形剑芒浮现,蓝茫耀目,快比得上卫艾侠那么高了,朝着左边的卫艾侠打去。

  卫艾侠变色,若是正面对上,硬接的话需要花费一番手脚,不过随之他露出一丝冷笑。只见剑芒对上手镖后,没有发出想象中的巨大冲击,只见虚空一阵扭曲,左边的卫艾侠凭空消失,十字剑芒径直冲向比武台边缘的结界,震得结界一阵光芒闪烁,光幕都浮现了出来,蓝茫刺目。

  “不好,是分身,那个才是真的!”李宁脸色骤变,想要作出防御,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卫艾侠冲到面前,一把将他按到在地。

  “轰”的一声,一股灰尘弥漫,遮住了众人的视线。围观弟子皆不安,这样结结实实吃了这么变态的一记小风手镖,就是小命恐怕也难保了。

  而让众人最为吃惊的,还是他同时施展两种仙术的技巧,不少弟子私下议论了起来:“你看到了吗?他竟然能同时施展两种仙术。”

  “原来我没有出现幻觉,看到的是真的啊,这太不可思议了!”

  “他竟然能单手掐诀,是怎么做到的?太神奇了,我以后要跟他混,说不定有机会学到。”

  “我也是,要不咱们以后投靠他。”

  ……

  “这就是独孤仇的成名绝技啊!”掌门目露奇光,只可惜看不出什么名堂,无法理会其中的奥秘。

  “独孤前辈依靠独孤酒剑,就被赋予酒剑仙之名,更是以这种能单手掐诀,同时施展两种仙术的绝技名动修仙界。在修仙界是可纳入历史的绝顶天才,未来的路可谓一片光明,可惜啊……”一位长老说到最后,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一阵摇头。

  “红颜祸水啊,为了一个女人,一代天骄的独孤仇渐渐堕落,退出江湖,没想到如今又出来了!”另一位长老感叹。

  “他的出现,又将引起各方注意,可是所有人都在觊觎他的绝技呢。”

  “他的这位徒弟也不简单,不仅学会了他的绝技,还是风灵根,以后更是各派争夺的天才啊!照这情形,就算是仙卫中期,他也有一战的实力了。”一直没有开口的一位长老说道。

  “不错,最主要的是他连剑都还没使用呢。”

  众人议论间,灰尘渐渐散去,露出里面的情形,所有目光都聚焦台上,只见李宁呼吸急促,冷汗直冒,在他旁边,一个巨坑出现,深有七尺,触目惊心!

  卫艾侠手按在他脖子上,开口道:“你输了。”接着站起身,拍了拍手。李宁拿起蓝色长剑,直接离开了此地,这一次打击让他抬不起头,实在没脸待在这里了。

  “一个一个来的话得打到猴年马月啊,我申请扩大比武台,几十个几十个的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