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你个小鬼头,倒是不笨。”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接着一道身影凭空出现,一个邋里邋遢,头发披散,身穿青袍,腰间还挂着个酒葫芦,浑身散发酒味的青年出现在卫艾侠面前。

  抖手一扔,将白袍扔给了卫艾侠,卫艾侠接过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好衣服,那种浑身凉飕飕的感觉这才消失,接着又臭美的跑到灵泉旁梳理头发。

  “咦,这不是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吗?难道穿越后还是我原本的模样了?”看着灵泉中的倒影,卫艾侠心中自语,修仙界没有镜子,这一年来他都没有好好看过现如今这具肉身的长相,此刻心中充满疑惑,却也没有想太多。

  回去后,发现独孤仇竟拿着他的断剑,十分认真的端详,连他走近都没有发现,看得格外出神。

  “这是我的剑,你要干嘛?”卫艾侠一把抢过断剑,抱在怀里,警惕的说道。

  “这剑柄看着很熟悉,你是从拜月教主的洞府那里得来的?”独孤仇目光没有离开断剑分毫,问道。

  “是啊,你知道这把剑的来历吗?”卫艾侠退后一步道。

  “你不用紧张,我只是对这把剑感兴趣,没有别的意思,而且我有与自己神魂契合的剑,并产生了剑灵,不可能也无法再使用其它剑的,只是你是怎么拔出这把剑的?”

  “我握住剑柄时,就与剑有一种莫名的感应,然后剑就发出一片红芒,我轻而易举就拔出来了。”

  “看来这把剑与你契合,可以当成本命法器,我总觉得这把剑很不凡,当时就连我都无法撼动它分毫,以后定可生出强大的剑灵。”

  “我也觉得它很牛逼。”卫艾侠笑眯眯的开口。

  “你先别得意,看样子这把剑有缺陷,是把断剑,断掉的碎片需要你去集全,否则永远也无法产生剑灵。”独孤仇打击道。

  “什么!”卫艾侠一下子止住了笑容。

  “你也不用太担心,既然有缘的话,就一定有找齐的那天,只是需要时间与机缘罢了。”

  卫艾侠顿时无语,刚想说话,突然一股浩大的神识笼罩全身,顿时浑身不自在,感觉在对方的窥视下,自己毫无秘密可言。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年突破至仙卫初期。”独孤仇收回神识,满意的点了点头。

  卫艾侠也放出神识,想要探查独孤仇的修为,却发现如瀚海一般,根本看不出修为深浅。却见他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一副你拿我不能怎样的得意表情。

  “你别得意,老子总有一天要超越你,将你打趴在地上,为我端茶倒水。”话刚说完,卫艾侠就吃了独孤仇一个爆栗子,疼得他龇牙咧嘴,愤愤不已。

  卫艾侠怒视着他,良久才开口:“你这一年干啥去了?有没有给我带什么宝贝来啊。”

  “我去寻找适合风灵根的高阶仙术,还有风仙石,这些都是比较罕有的,我花了一年也才换来六块风仙石,还是最次的,而仙术一部也没有找到。”独孤仇说完,双手一撕,施展乾坤术,出现一片储物空间,从里面飞出六块透明仙石,隐隐有旋风呼啸,一挥手,全部飞到卫艾侠面前。

  “没事,那就从最低阶的练起。”卫艾侠很感动,没想到独孤仇出去一年,竟全是为了给自己寻找修炼所需。风仙石在修仙界中十分罕见,就算是最次的,也在高阶仙石行列,任何一位低阶修仙者能拥有一块高阶仙石,就绝对算土豪了,就是大门派大势力的弟子,也不可能拥有。

  施展乾坤术,将六块风仙石收进自己的储物空间后,卫艾侠犹豫再三,还是将拜月教主传术的事说了出来,还主动提出要传给独孤仇。

  “算了,这种传承一旦学了,就算拜月神教的一份子了,我可没有兴趣加入。”独孤仇虽然动心,但最终还是摇头拒绝。

  “嘿嘿,我现在是拜月教主,你以后对我客气点,听到没?”卫艾侠笑道。

  “滚去学你的神术。”独孤仇没好气的说道。

  “我花了四个月,才刚刚学到一点皮毛,如今修为不足,已经无法再进行感悟,这才出关洗个澡,没想到你正好来了。”

  “什么?这么说你才用了半年时间就到仙卫初期了?”独孤仇惊讶。

  “对啊,怎么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种速度除了大门派大势力用丹药不断催化,才有可能进阶如此之快,你用的是什么办法?”

  “我在灵瀑下修炼的,速度提升了十几倍,才有这么快。”

  “你不要命了,幸亏没出意外,你知道这样做多危险不?”

  “我已经适应了,并无大碍。”

  “算了,所谓富贵险中求,就当成是一场造化,日后修炼可一日千里。现如今先学风仙术,虽然是最低阶的,但也先凑合着练吧,以你的灵根施展可提升几倍威力。”

  “我还想学独孤九剑。”

  “得嘞,只要你想学什么都教。”独孤仇喝下一口酒,打了个饱嗝。

  “那快,先把独孤九剑的剑诀传授给我。”卫艾侠搓着手,十分期待武侠小说中的独孤九剑。以前自己总是幻想若是能够成为武林高手,必将学尽所有武林秘籍,然后出去拯救世界,没想到如今在这修仙界将有望实现,圆自己一个英雄梦!

  “嘿嘿,在此之前,先送你一样宝贝。”独孤仇嘿嘿笑道。

  “什么宝贝?”卫艾侠顿时双眼放光。只见独孤仇凭空抓出一个酒葫芦,比他那个小上一号,直接扔给了卫艾侠。

  “我以为是什么呢,你给我个破酒葫芦干嘛?”卫艾侠翻了翻白眼。

  “等下你就知道了。”独孤仇边说边走到卫艾侠面前,打出一道神识印记,没入卫艾侠眉心。

  卫艾侠闭上眼,将剑诀在心中过滤一遍,只是越到后面脸越黑,最后“噗”的一声,一口老血喷出,怒视独孤仇,开始破口大骂:“死酒鬼,你坑死老子了,这哪里什么独孤九剑!这是独孤酒剑啊!喝酒的酒啊!我冤哪,早知道是这个酒,我打死也不跟你来。”

  “臭小子,你说的什么混账话,听都听不懂。”独孤仇大怒,擦着被卫艾侠喷了一脸口水的脸,恨不得一巴掌将眼前的臭小子抽死。

  漆黑的夜晚,一轮圆月从云中挣脱而出,无私的将月华洒向大地,驱逐大片阴霾,今晚的月亮格外的圆,就像中秋的月亮。

  卫艾侠对着圆月发呆,又想到了秀霞,思潮涌起,打开葫芦盖,猛灌几口酒水,想要借此消愁,却不曾想是愁上加愁!

  》最新r章》d节O上@_酷g匠0√网

  他拿起断剑,另一手捧着小酒葫芦不放,在月下开始舞动起来,不时往口中灌酒。刺出的一剑都犀利无比,像是要发泄心中埋藏已久的郁闷,脚步虚浮,似醉非醉,似梦似幻。

  独孤仇一直在远处盯着,连连点头,自语道:“看来这小子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几天后,一道青芒冲出洞府,御剑而去。

  “咱们要去哪?”青芒中一道略矮的身影开口。

  “养在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风吹雨打,只有饱受磨练,才能绽放异彩!为师这就带你去练练手,让你检验这一年来的修行成果!你随我走就是了。”另一道身影一边喝酒一边回答。

  穿过一片片树林,掠过一座座山丘,两人远远望见一个山门,一座座辉煌的宫殿直插云霄,云雾缭绕其中,仙鹤高空盘旋,古木参天,松涛阵阵。

  两人降落山门处,立即被看门弟子拦住,其中一个二十岁左右青年开口:“来者何人?”

  “我带我徒弟来找人切磋,你们去把所有仙卫初期的弟子召集起来,我徒弟一人全接了。”独孤仇一边喝酒,一边慢悠悠的说道。

  “说得轻巧。”卫艾侠低声抱怨,独孤仇却假装没有听见,笑眯眯的看着两位看门弟子。

  “笑话,他一人就想独战所有人?真以为自己同阶无敌了啊,还是让他回家吃奶去吧!”另一人开口,因为看不出独孤仇的修为,不敢过于嚣张,轻举妄动。

  卫艾侠皱了皱眉,道:“等我达到仙卫后期,你们就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

  “行了,你们不肯进去禀报,我们就自己去将人喊出来,再一一打趴下去。”独孤仇说着,大步向前,卫艾侠紧随其后。

  两位看门弟子将手中长剑相交一起,发出“叮”的一声金属碰击声,欲将独孤仇与卫艾侠阻挡在外。

  这时,独孤仇身上爆发一股强大的气息,直接将两人震飞在地,接着径直走进山门,出现在一片开阔的广场,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历历在目,气势磅礴,当中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我弟子卫艾侠来闯山门了,所有仙卫初期弟子速速集合,接受挑战!”独孤仇洪亮的声音发出,传遍每一个角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