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华峰大殿玉清殿里,天一收拾好行囊正向掌门菩提子辞行。菩提子坐在大殿正中央,空隐和松隐分立两边。

  “弟子自上昆仑以来,承蒙师父传授法术之恩,又受两位掌座的照顾,此恩铭记于心。今日向掌门辞行,待办完自己的事情,会尽快赶回昆仑,我将谨记师父和各位掌座的教诲,惩恶扬善,弘扬正道。望掌门恩准!”天一满怀惆怅的说道。

  “小徒儿,你在会武中的表现有目共堵,而且在槐江山的试炼中打败林震这个叛徒,也算为我昆仑立下大功。你这次下山历练,别的我就不多说了,遇到紧急情况,先冷静判断,再去行动,或许会收到意向不到的效果!”

  菩提子说道。

  “谨记师父教诲!”天一道。

  这个时候玉松峰掌座松隐走了过来,对于这个小弟子,他还是有些不舍的,他一边走,一边从怀来拿出一个圆盘,待走到天一身前,他微笑道:“天一,你总归是我玉松峰的人,你的成绩我这个做掌座的看在眼里,你要远行,就送你这个八卦罗盘吧,它可以在你迷失方向的时候为你指出一条路来!”

  “弟子拜谢掌座!”天一拜了拜松隐。这时,空隐也走了过来,拿给天一一个袋子。

  “天一,这是一个物种袋,里面可盛万物,看起来不起眼,也算是容纳物品的宝贝,最多可以装下三头大象重的东西,但是拿起来并没有那么重。在你的帮助下,我门下的弟子惊宇才能安全的回来!这个东西就当是谢礼吧!”

  “多谢空隐掌座!”天一把行囊放进了物种袋中。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启程吧,万事小心为上,如若自己一个人难以应付,随时可以修书给昆仑,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赶去帮助你!”

  天一眼含泪水,但强忍着没有流下来,他最后又向菩提子和两位掌座拜了一拜,转身御剑离开,眼看着这个度过十年的地方,越来越远,直到它淹没在了云雾之中。

  为了复仇,他来这里学艺,但是离开的那一刹那,他才感觉这里多么像他的家,对于酒香村那个家,他的印象已经模糊了,那个家带给他的只有血泪与仇恨,但是这个家带给他的是奋斗和汗水,当然也有那久违的快乐。实际上最难以割舍的是这里的人,他的兄弟,他的师父,还有他的师姐,虽然这份情只能深深埋藏在他心里。

  正这么出神想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传了过来。一股清香铺面而来,瞬间吹散了他所有的愁绪。

  “小师弟,你想一个人去哪啊?没经过师姐我的同意,擅自离开,你说,你该当何罪?”这说话的语气,再加上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尤其是脚下的寒冰剑,不是他的师姐,还会有谁?

  “师姐,你怎么跟过来了?”

  “某些人无情无义,我这个做师姐答应要罩着你的,你要是出了什么乱子,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啊?”若曦娇嗔道。

  “师姐,我这次下山,不知道何时才能会昆仑,或许一年半载,或许更长的时间,你不用为剑修大选准备了吗?”

  “切,年轻一辈中,除了你,惊宇,哪个会是本姑娘的对手,以前还有个林震,不过那家伙心思太重,堕入了邪道,掌门估计会关他个三四十年吧,所以根本够不成威胁。”

  “师姐,我出来是向掌门请示过的,你呢?”

  “我呀,我也和掌门说过啊,我还给梅隐师父留了一封信呢。”

  天一摇摇头,叹了口气,这师姐估计又是先斩后奏了,她要是和掌门都辞行了,干嘛还留给梅隐一封信呢。

  “师姐,你还是回去吧,你可是梅隐掌座最看重的弟子,她要是发现你失踪了,铁定会出来寻你的!”

  “应该不会吧,我信上说的很清楚了,不管了,我已经决定要跟你下山历练了。”

  “会有危险的,你不怕吗?”

  “你这个学艺不精的还不怕,本姑娘这个天才会怕,遇上杀手那些的话,正可以施展一下拳脚呢!惩恶扬善,除魔卫道乃我辈之根本啊!”若曦嬉笑道。

  对于他师姐这一套理论,天一算是领教过了,所以也见怪不怪了。

  “我要去灵州城里,查探一番。”

  “师弟,为什么要去那里呢?”

  “听说那里是皇都,皇城里有一个明月客栈,那里的老板是买卖江湖消息的老手,近二十年发生的大事小情,只要付得起价钱,你都能得到答案。”

  “是吗?那你有足够的钱吗?”

  “师父每个月给我三十两零花钱,我这包裹了少说也有二百两了吧,有这些钱足够我打探一个人的下落了吧!”

  “你要打探什么人的下落?”

  “咱们以前共同的师父——长眉!”

  E酷5:匠网5永u久免{,费看1)小q说9“

  “你打探他干嘛啊?他老人家不是早就留下一封信,然后就不知所踪了吗?”

  “他可能一直都躲在昆仑暗处,林震就是受他的指派来杀我,并且他还曾暗中给你下毒!我觉得他很可能和我们家的命案有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