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震跟着那跟柴火来到了后山,此时已是子时,后山之中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森林,林震从未在夜里来过这儿,也就是在剑林挑选仙剑的时候来过这里,不过是白天。

  “夜黑风高杀人夜啊!”林震心想,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仅仅听他说了几句话就被他引过来,自己还是太鲁莽了啊!

  柴火在距离他五尺的地方停了下来,从空中稳稳落下,从黑暗中走出一个身披锦袍的道人,一身正气,两道白眉从眼睛上面一直垂在腰间,一双眼睛格外有神。他微笑着看着林震,眼睛盯着他打量了一会儿。

  “老头儿,你是什么人?叫我来这儿干什么?”林震做好随时开打的准备,毕竟这老头来历目的不明确。

  “年轻人,别紧张,我只是个老人,你可以叫我长眉,昆仑上下除了你们掌门,你算是第三个见过我的人了!”

  “你就为告诉我这些?”

  “当然不是!德隐那个小子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你们底下的弟子受他影响,也沾染了点恶习,在初选当中,不就是因为那点赌资,你的几个师兄弟自相残杀,所以死在毒王花下吗?”

  “你究竟何人?”

  D酷!匠j网Ys首"发o

  “好说,我是菩提子的师祖,也就是昆仑开派祖师乾元子的师父!”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刚才想用掌心雷突袭我吧?以你现在的修为,莫说打不中我,就是侥幸打中了,老夫连毫毛也伤不了!”

  “老头儿,别夸海口,受我这一招!”林震使出御雷决中的掌心雷决,这可是实打实的杀招,即使是化神境界的高手,不躲开的也会受伤。

  一道霹雳急速发出,空气都被这道闪电撕裂,连眨眼的时间还没到,就打到了长眉的身上!连他身后的大树都被隔空打出一个洞来,此等威力,这老头儿竟然不避开!这是要找死吗?就在林震以为他已经得手的时候,长眉只是衣服破了一块,而本人竟然毫发未损,只是刚才那一击把他的道袍吹的鼓了起来!

  “不可能!他是妖怪吗?”

  “林震,送你一个见面礼吧!”长眉随手一掌,也是一道霹雳,不过速度和力量不知道超过林震多少,林震跟本来不及闪躲,“我要死了吗?”

  他眼前电光一闪,林震身后的一片树林都齐齐的劈断,树上燃起熊熊大火,下一刻,老头儿长袖一挥,一阵冰雨下落,火被浇灭。

  “这才是真正的掌心雷!”

  林震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握紧墨剑,这个老头实力不只高出他几个级别,在他看来至少也到了还虚境后期了吧。

  “小子,想用墨剑吗?我劝你被动心思了,那把仙剑上品你无法发挥其真实的威力的,只有到了还虚境,才会体会到御剑不过是低等的修真者运用的手段罢了,高手的用剑是自发而出,出招全乎自然!”

  “前辈,你找我究竟要干什么?”林震彻底打消了要搞突袭的念头,这老头是他拍马也赶不上的存在,至少现在是这样。

  “很简单,我要你打探昆仑至宝昆吾剑的下落,而我给你的酬劳就是帮你夺得头名!”

  “你要我当叛徒吗?”

  “话别说的这么难听,这只是交易而已,而且我给你只是定金,事成之后还会给你一件至宝栓天链!”

  “栓天链?老头儿,那传说中的链子只要放出,就是神仙也逃脱不了,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

  “你看这是什么?”长眉拿出一根三指粗的黑铁链托在手中,只听他默念几个字,那铁链就飞出捆住了一颗八人环抱的大树!

  “你可以用你的墨剑试一试!”

  林震祭起墨剑,使出浑身解数都未能砍动那链子分毫,长眉笑笑,施法收了铁链,这时树上显现出一道道剑痕,大树浑然倒塌!

  “好吧,我们交易!”

  “你过来,我告诉你其他七个人的弱点!”

  ……

  过了一天,争夺四强的比试如期开始,按照规定,八个人一一抽签。很快抽签结果公示出来了,天一对法庄,若曦对李强,林震对云舒,惊宇对陈守仁。

  在比试开始之前,菩提子宣布了后面比赛的规则,对方倒下或认输,就判定另一方获胜,如果二者都不是,半柱香的时间过后,受伤轻者获胜!规则宣布完后,首先开始是乾坤位上的若曦和李强的比试!护法长老一声令下,比试正式打响!

  “若曦师妹,李强不才,前来讨教了!”

  “大叔,我可不想欺负你,你还是认输吧,这样咱俩都轻松点!”

  “小师妹,别做口舌之争!接招吧!”

  李强御起宝剑杀向若曦,使出了云舒他们用过的残影剑,八个残影从八个方向杀向若曦。这种招式对于一般弟子来说或许有点用,但对上若曦,实在是小菜一碟。

  “寒冰剑!起!”若曦的宝剑受到召唤以闪电的速度斩向残影,八个残影被破,李强却从空中而下,杀了下来,若曦笑笑,竟然毫不闪躲。待李强一斩,却发现站在那里的若曦也是残影!

  “飞流急瀑!”

  “输吧!”从天而降的一道瀑布从李强头顶冲了下来,李强也算机灵就地一打滚,躲过了这一击,但他未曾想到若曦从瀑布中飞出来,掌心接连打出无数根冰针,一阵针雨过后,李强倒地!

  “大叔,你输在引水决最后一式化水为冰也不亏了吧!”

  “若曦胜出!”台下吹口哨的此起彼伏,尖叫声也不决于耳!而这些若曦早已习以为常!

  这场比试之后,紧接着的是震艮位的林震和云舒!

  “上官师姐,久仰大名了!”

  “林师弟,请出招吧!”

  “你喜欢陈守仁吧?”林震竟然传音道,这种真气传音的绝技只有少数还虚境的高手才能做到,这小子明明只达到了化神境中期,这是怎么回事!

  “林师弟,我小看你了啊,我的私事和你没关系!”

  “你要甘心输给我的话,我就告诉你你姐姐比你强在哪?”

  “你找死吗?”

  “别生气,我知道陈守仁放不下你姐姐,不过我有办法让他回心转意,只要你输给我!”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

  “陈守仁最喜欢冷冰冰的女子,而你太活泼了,但是我手上有欢心丹,这种丹药你该知道功效吧?”

  “欢心丹据说给心爱的人吃过之后,这辈子就只会爱她一个人了!”

  “你看这是什么?”

  林震从怀里拿出一颗通体红色的丹药,云舒从《药典》中看过,从外表看这就是欢心丹。

  “好,我可以输给你,不过你得言而有信!”

  “我林震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他们达成了共识,仅仅是在十息的时间之内,而这传音的奇特之处就是外面人看不出他们在说什么,只看到两人一动不动,似乎都在找最佳出击的时间。

  就在大家不耐烦的时候,寒梅剑升起,朵朵梅花下落,云舒出招了!

  “幻花剑法!来吧!”林震早有准备,墨剑升起,打出一道漩涡,急速冲向对手,不仅冲散了梅花雨,还把云舒困在里面。

  “云舒姐加油!”若曦在台下焦急道,此时云舒看见若曦的眼神,还有在一旁的师父梅隐,为了陈守仁,我要让你们失望了!

  云舒大喝,真气爆发而出,剑气从寒梅一道道发出化为寒气生生冻住了漩涡,下一刻,她把漩涡打碎,一块块冰飞向林震。

  “机会来了,火龙漫天!”墨剑剑芒大放,从中飞出十八条火龙喷出火烧化了冰块,云舒使出引水决发出十八道激流浇灭火龙,同时升起一股股热气,林震双掌齐发驱风决,狂风大作,吹散热气!

  只一眨眼,墨剑架在了云舒的脖子上,她输了,虽然放水,却不是很明显!

  “这个林震,我饶不了他!”若曦大怒道。梅隐在旁叹息,她心里明镜一样,你是什么呢?

  果然在云舒下来的时候,林震偷偷塞给她一颗药丸,竟然还是为了他吗?

  在这场比试不久,天一和法庄的比试开始了,他们俩在离坎位上。

  “出招吧,法庄师弟!”

  “天一师兄好像很有自信赢我啊!那就如果让我瞧瞧你的实力吧!”

  法庄率先发起攻击,御剑飞起,发出漩涡卷向天一,待天一被包围之后,马上使出御雷决,五道天雷下落,那漩涡像是包裹在雷电之中,里面的天一发出怒号!

  “该死的法庄,要是小师弟有什么好歹,本姑娘要你好看!”若曦刚赶过来,就看到刚才那幕,愤恨的说道。

  “是我高估他了吗?不对,他竟然是在突破自己的界限?!”梦瑶在台上看到。

  在绝境之中激发自己的潜能,这种不要命的修炼办法,普通人想也不敢想,但天一却有这个勇气!在那阵漩涡散去之后,天一除了头发竖起,衣服破了几块之后,丝毫未受到伤害!

  “化神境后期,成了!”汹涌的真气从他体内自然发出,破浪剑也发出波涛般的叫喊,看台上的人都震惊了!

  “他是妖孽吗?在那种绝境下竟然突破了自己!”

  法隐在台上更是恨的直咬牙,“法庄,给我杀了他!”他传音道。

  可是他的命令刚发出,天一的快剑就到法庄身前,一道波浪从宝剑发出,随即从中出来一条天龙,龙吟之后,从龙背上飞来一剑,法庄跪地,宝剑掉落当场,天一胜了!

  “这小子果然是东华师尊看重的人啊!”菩提子暗道,而旁边的一眉和青莲都震惊的说不上话来。

  “这小子真是个修真鬼才啊!”青莲感叹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