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花了吗?刚刚发生了什么,那小子胜了?”

  “他可以召唤瀑布?我在做梦吗?”说着把自己的脸用手掐了一下。

  看台上的人难以相信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胜负已经分出来了,最令人惊讶的是这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对闯入八强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好像这种比试在他看来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小师弟,你太棒了,这下我们都进八强了,你这家伙千万别遇到我啊,我现在都有点怕你了。”若曦赞叹道。

  “师姐,要是决赛的对手是你的话,我不会用全力的。”天一淡淡的说道。

  “这才八强赛而已,你这么有信心进决赛吗?我就不说了,你那陈大哥,惊宇还有那个林震,哪个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这么多自信心?”

  “师姐,这次会武我一定要拿到第一名,不是为了证明我自己,而是我有必须要去做的事!”

  “是什么事?”

  “你怎么这么关心我啊?”

  “担心你一个人应付不来,所以我这个做师姐的得罩着你啊?!”

  “若曦,我答应你,有了结果之后,我就把这一切告诉你。”

  “要叫若曦师姐,你自己说的,那我就等结果吧!”

  “咱们几个的比试都结束了,剩下那最后两个名额,要不一起去看看?”

  酷a匠t网‘'首发s

  “师姐,惊宇的比试已经结束了吗?”

  “对啊,在你之前一会儿就比完了,他还真是厉害,他的纯均剑一出鞘对手就输了,说起来你们俩还真像啊,都是很快就结束比试,做你们的对手真是倒了血霉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来到震艮位的赛场上,震位上是个俊朗的少年,十七岁上下,穿一件白色道袍。

  这么小的年纪就进了十六强,估计很多人都大跌眼镜。而艮位上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大叔,身披黑色道袍,两眼放出冷光。

  “法隐门下法庄,请教师兄高招!”

  “客气,空隐门下杨刚,请!”

  礼貌过后,比试正式拉开帷幕!两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二人身上散发的杀气却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怎么回事啊,到底打不打啊?”

  “这要比眼神吗?大眼瞪小眼?”

  看台上的观众不明所以,大声叫嚷起来。但明眼人都看到,两人现在是在斗气!以身体发出的真气压迫对方,从目前来看二人不分伯仲!

  “好凌厉的杀气!”此等杀气如果用剑发出,转换为剑气的话,对手不死也会重伤吧。

  大概过了三十息的时间,二人的宝剑终于来到手中,几乎在同一时间,宝剑出鞘,二者的剑鞘撞在一起,刺耳的声音过后,都喷成了碎片。在下一瞬间,二人杀到一起,从天空到地上,周围的环境都被剑气笼罩,二人所站的浮石也被划的伤痕累累。

  杨刚率先出招,单手很快结印,一阵狂风吹起,尘土漫天,擂台上像刮起沙暴一般。在一片尘土之中,杨刚杀了进去,很快淹没了。

  法庄这边早就设起了结界,尘土根本迷不了他的双眼,他的宝剑飞起,发出漩涡状的水流不仅冲散了沙暴,而且杨刚的剑碰到这漩涡再也砍不进去,要抽剑出来,也变的相当困难。

  “不好意思,我要赢了!”法庄从空中飞起,一道道闪电从他的宝剑中打下来,闪电击中水流,传到杨刚的剑上,他整个人被电晕了,连认输的力气也没有了。

  “空隐师兄,真是遗憾,看来是法庄赢了啊!”法隐大喜道。

  “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过你这弟子是不是出招太狠了点!”空隐道。

  “好像是下手重了点,等他下来我会好好说他的!”法隐装模做样道。

  “你们两个去把你们师兄抬到厢房,为师一会过去!”空隐吩咐道。

  他们抬着受伤的杨刚从空隐身前走过,从他的手臂和脖颈出看,都是被闪电击中的灼痕,看起来最少也得躺一个月了。

  在空隐身旁的惊宇看到自己的师兄被伤成这样,恨不得立即去找那个法庄算账,空隐看到攥紧拳头的惊宇,用手按了按他,这一幕被法隐看到了。他不会放过嘲讽他们的机会。

  “有些人自恃自己是个天才,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最终吃亏的是自己啊,小心被拉下神坛,到时候可就不好看了!”

  惊宇正想发作,不想有人打抱不平的说道:“法隐师叔,你的徒弟还真孤僻啊,我在昆仑这么久都没听过有法庄这么个人,他不会是您从外面引进来的高手吧?”

  法隐调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看守道经楼的废物天一,要不是掌门开恩,他怎么有机会来参加这次会武。

  “噢?我当时谁啊,原来是松隐那个不成器的弟子啊,你今天不用去道经楼吗?”

  “法隐师叔,您不说我倒忘了,您上次借阅的《御剑九决》到现在还能没还回来呢,您说过初选结束就还的,现在这终选都进行了多一半了,怎么还不见您还回来呢?”

  “你……”

  “我想这种小事不用汇报给掌门了吧?”

  “臭小子,你给我记住!”法隐本想羞辱空隐一番,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天一,反倒被他羞辱,作为一峰掌座,他的面子自然挂不住,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小师弟,你傻啊,得罪了他,你以后犯点门规啥的,他还不往死里整你!”天一笑笑,他本就不想这里多待,所以根本不在乎得罪法隐这种得势不让人的人。

  “谢谢你,天一!”

  “惊宇师兄,不用谢,我就是看不惯他的做派,我想和你在决赛好好打一场,要是被这种人搅局了,那才得不偿失呢。”

  “好,不过你得先闯进决赛,到时候我们好好比试!”

  空隐这时候也走过来,天一的身世他很清楚,在他身上竟然看到自己年轻时的一丝血性,加上刚才为惊宇出头,对这个弟子,他的好感增加了不少。

  “天一,把你实力发挥出来,好好表现,决赛的时候和惊宇好好切磋一番,我很期待你们的决战!”

  “是,空隐师伯!”

  说罢空隐和惊宇离去了。天一和若曦来到八强战的最后一场。

  最后一场是兑位的王朗对巽位的李强。两个人都是竹隐门下,但也少不了客套话。

  “李师兄,请!”

  “王师弟,请!”

  同门之间的比试最有看头,作为两人师父竹隐,当然希望两人都晋级,可这不过是个美好的愿望罢了,底下的弟子都知道该为哪边加油助威了,只好静静的看着台上。

  王朗这边先出招了,他双掌结印,宝剑受到召唤来到他的身前,从中显现出龙行,赤红的血色笼罩了整个擂台。

  “一龙腾云!”

  “双龙戏珠!”

  “三龙翻江!”

  “四龙蹈海!”

  “喝!”从剑身中浮出十条天龙打向李强,一条从空中落下,两条缠绕在一起直奔面门,那三条吐水,而那四条从下而上,翻滚袭来,真如同卷起波浪一般。

  降龙决的前四招接连打出,李强只能制造结界来防御,而一般的结界怎能挡住如此狠辣的招式,看来只有冒险一试了。

  从天空中急速升起他的宝剑,空中乌云大作,李强的身上显现出八卦之行,霎时间电闪雷鸣,从八个方位齐刷刷的降下雷电,形成了保护网,天龙碰到雷网上也被电的只叫唤,一声声龙吟响彻天际。

  “还有这种事?!”王朗收回法决,宝剑从周边一划,迷雾升起,这家伙尽然修炼到了布雾决。

  就在他得意时候,雷网中竟然发出道道雷电打向迷雾,这种无差别打击,根本无处可躲,在一声惨叫过后,李强收回法决,迷雾这时也散尽了,出现在人们眼前是倒下的王朗,他的全身都受到电击!

  “不好意思,师弟,是我赢了!”李强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握剑的手也颤抖起来,刚才那招耗费了几乎所有的真气。

  “师……师兄,这就是你的杀招吗?”王朗竟然凭借意志力站了起来,他的全身都是一道道灼痕。

  “我还能……能……在战斗!”说完这句,他倒下了,李强飞过去探了一下他的鼻息,还有气!

  “师父,快救救他!”竹隐很快来到擂台。

  “师父,我……”

  “别说了,战场无父子!交给我吧!”竹隐说道。

  “李强胜出!”自此,八强都产生了,他们是上官云舒,陈守仁,惊宇,若曦,天一,林震,法庄和李强。

  按照安排,这八人休息一天,后天开始继续比试。按抽签一一对决,只到剩下最后一人,那个人就能成为亲传弟子。

  这天夜晚,林震正解手回来准备回房,这个时候有声音传来:“林震,想夺头名的话就跟我来!”

  “你是谁?你在哪?”

  “抬头看!”

  “柴火会说话!”林震惊讶道。

  “跟着它就能找到我了!”

  “哼,装神弄鬼,我倒要看看有什么名堂!”林震跟着柴飞了出去,他也掉入了早已设计好的圈套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