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时间不多了,要是在天黑之前在找不到出口,我们几个就要被淘汰了。”

  “林震说的对,虽然我们从不归谷死里逃生,但也花费了不少时间,形势对我们很不利,小师弟,你有什么打算?”若曦焦急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既然这是考验,我们这一路应该也能通过,要是都被淘汰,就没什么意义了!”天一分析道。

  “天一师弟说的对,走一步,看一步吧!”林震道。

  他们一行五人继续朝前走去,走了五十息的时间,眼前出现了一个古洞,古洞旁边杂草横生,看起来荒废很久了。

  “我们要进去吗?”若曦握了握手中的寒冰剑问道。

  “当然,这可是唯一的路!”林震说道。

  天一点了点头。他们五人把杂草清理了一下,找来了枯树枝,然后在上面缠上布条,把它点燃,每个人拿着一个火把进入了洞中。

  天一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若曦,林震,最后是那两个林震的心腹。

  外面看着破烂不堪的洞里,里面却是别有洞天。他们走在青石子铺成的路上,旁边是潺潺流水。

  路在正中间,而两边的水流要低一些,走了二十息的时间,在他们前面出现了一道石门。石门上有两个铜环,上面雕刻着狮子的造型,看齐啊来威严无比。

  “大家小心,由我开门,可能会有机关!”天一道。

  “小师弟,小心!”

  天一笑了笑,运起体内的真气,随时准备使出御冰决以防可能放出的暗器。他轻轻的推开门,里面有光冒出来。其他人都拔出宝剑,屏住呼吸,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

  当门完全打开的时候,里面左右的墙壁上竟然自动有火点燃,有金光从里面闪现出来。那石门背后有七八个木箱,每个木箱里面都放满了金银财宝,但是财宝周围还散落着十多具骸骨,他们的胸口,头上都插着宝剑!

  “发财了,哈哈哈……”林震的那两个随从看到眼前这么多的金银,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自顾自的装起钱财来。

  “大哥,别再继续下去了,有眼前这些钱,几辈子也用不完啊,何苦在修道这条路上一条道走到黑呢?”一个随从对林震说道。

  “你们给我冷静点,好好看看金子的周围有什么?”林震怒斥他们道。

  天一看着眼前的景象,眉头紧锁,修道之人本该清心寡欲,为什么他们看到这些钱财还会这么动心,他看到那些骸骨上披着的竟然是昆仑弟子的道服,可见他们曾经也是昆仑弟子!

  “小师弟,你怎么了?”若曦看到天一那样,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你们看这些骸骨身上穿的!”

  “他们也是昆仑弟子?!”

  “对,或许是我们之前的弟子,为了钱财自相残杀,这就是人的本性吗?”天一感慨道。

  “你们两个听见没有!给我住手,别在拿了,会要你们的命的!”林震大怒,抽出剑划出一道剑气把两人撂倒在地上,每个人的怀里,袖子里都掉出来不少金元宝,珍珠之类的东西。

  “林震,别挡老子的财路,你修你的道,我发我的财,从此两不相干!”

  “有种的话再说一遍!”

  “算了,林师兄!你看他们两的眼神,他们的眼睛里只有财宝,我看就是他们爹娘来了,也阻止不了他们!你要何必跟他们置气呢?”

  “是啊,林震,我们还是找出口要紧!”若曦说道。

  于是一行五人变成了三个人,继续朝洞的深处走去,又走了三十息的时间,又出现了一道石门,他们推开之后,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儿在一张石椅上坐着。他面带微笑,似乎在等着他们三人一样。

  “给老子滚远,这是我的!”

  “这是我先看到的怎么就成你的了!”那两个随从在争夺一串玉石项链。上面镶嵌着不只一颗宝石,价值不菲。

  “你看,林老大他们回来了!”

  那个随从回头,刚掉转身,身后便被刺中,鲜血直流!

  “你,你……你这个畜……畜生!”话音刚落,便倒下了。

  那个人玉石项链从他的手中夺了过来,冷笑道:“人为财死,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白跟林老大混了吧!安心去吧!”

  自以为胜利在望,上前去用手摸他的眼,似乎还保留着一丝人性,就在他上前的时候,那个人突然扑了过来,他猝不及防被扑倒在地,那家伙从袖口中拿出一把匕首从他的头上插入,那人当场死亡,这次突袭之后,他也咽气了。

  金子中发出哀号的声音,那是欲望的声音,从古至今,这股声音从未停止,令人不寒而栗!

  另一方面,在天一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老头,从打扮上看,也是昆仑门下的人,但是他们三人却从未见过。

  “你们三个能走到这儿,的确不简单啊!一个是梅隐的高徒,一个是道经楼的鬼才,还有一个是德隐门下的异才,菩提子的运气今年出奇的好啊!”

  “你认识我们?”

  “呵呵,我和你们掌门也算老相识了,他门下的弟子有哪些有本事的,我心里清楚的很!”

  “前辈,敢问您是来给我们最终的考验的吧?”林震问道。

  “不错,我是受菩提子之邀,专程在这里等待优秀弟子的到来,给他们最终的考验!”

  6)更`9新x最6…快uX上r8酷*匠网

  “那请您出题吧!”

  “好你个林震,果然有勇气!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条路杀掉除去自己之外的其他两人,直接通过会武;第二条路,把我打败,通过初选,继续比试!给你们一点时间考虑,十息的时间过后,直接行动!”那老头说道。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这老头修为深厚,只是这样看着他们,他们的呼吸就感到困难了,真要打起来,岂不是毫无胜算?

  “怎么办,选哪一条?”若曦看着两人说道。

  “我看我们三人联手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天一师弟,你觉得呢?”

  “林师兄,我看未必,三人联手不是没有机会,但是我们未必会配合的天衣无缝!要是车轮战的话,可能会发现他出招的破绽之处!但要这么做的话,未免有点欺负人了!”天一说道。

  “小师弟,只要能打败那个老头,手段什么的,不用计较了吧!”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就照的说的做吧!”

  三人各自运起真气,天一心中泛起了嘀咕,这个林震会真心合作吗?

  “呵呵,看来你们是选第二条了,真不够聪明啊,罢了,车轮站也好,一起上也罢,来吧,让我看看你们这些孩子的斤两!”

  “少瞧不起人了!”若曦御起寒冰剑,真气从剑锋中一道道发出,变成了一把把冰刀朝老头儿劈去,那老头笑了笑,长袖一挥,一阵狂风吹起,竟然把那些冰刀吹向十丈开外的墙壁上。

  若曦大怒,转换法决,从掌心打出一条火龙,而剑峰上放出霹雳。与此同时,天一左掌发出一阵迷雾,他在迷雾之中连发八掌,打出八道闪电;林震也没闲着,御起重剑使出引水决,从剑锋之中生出一道水流,这道水流疾驰而至,呈现漩涡状!

  这三波攻击从三个方向而来,但那老头儿镇定自若,身形奇快,竟然在三个方向之中变出三个和他一模一样的老头,三个人各拿出一面铜镜,铜镜之中金光大放,从里面出来三道人影和他们三人的招式一模一样。

  相同的攻击激烈的碰撞,地上尘土飞扬,整个洞里震动起来,那三面铜镜被打碎了,招式也破了!

  “御雷,降龙,布雾,引水,这四招使得还可以,可惜功力太浅了!”

  “臭老头,少在那儿得瑟,你刚才那是什么狗屁招式,和我们的竟然一样?!”

  “姑娘家的,要有涵养,像你这样,和你那个梅隐师父还真像啊,你不是她的私生女吧?”

  “闭嘴!”若曦哪能承受这般侮辱,寒冰剑剑光大放,从剑身中幻化出五把宝剑,依次使出御雷,降龙,引水,布雾,吞云五大剑诀,那老头被包裹在迷雾中,遭受着火,雷,水三种夹击,而那吞云决竟然剑身张开大口,里面是无数把小剑,从外表看如同剑行成的血盆大口一般。

  “好的,师姐!我们助你一臂之力!”天一使出御水真决之御冰决,同时加持了御海决;林震使出了无上剑法中的开山决,同时加持了御雷决最后一式九雷齐发!

  大约三十息的时间过后,迷雾散尽,那老头竟然没哟受到一点伤害!他们三人都张大了口,难道真的输了吗?

  “好了,你们通过了!虽然不能伤了我,但说实话,刚才你们三人的配合,威力不容小觑!”

  “但是,你明明?”天一不解道。

  “我有法宝护声,法力伤害是伤不了我的,我身上这件可是天残金甲!”

  “就是开天之后那件防御至宝?”天一问道。

  “不错,出口就在那椅子后面,再会!”

  “等等!前辈!”那老头遁走了,天一他们终于通过了初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