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看来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糟糕的多,这样吧,我们五人一起行动,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天一严肃道。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什么死不死的,有我在,保你一个绰绰有余,至于林师兄,以你的身手,自保不成问题吧。”若曦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林震说道。

  “天一师弟果然是条好汉,我林震能有幸结交你,此生也无憾了。若曦师姐,你说的对,我们都会活着去往下个赛场的。”

  “这就对了嘛。小师弟,不可再扰乱军心了。”

  “凡事从最坏处打算,做好一切准备,这是我的原则,先活下来才是我们的目的。时间不多了,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我们再找不到出口,就会被淘汰了。”

  “那我们出发吧。”林震接着说道,眼睛里露出了一道凶光,但很快闪现不见。于是五人结伴往前方走去……

  惊宇这边,大战了食人鳄鱼之后,他御剑很快来到了另一个地方,他看到这是一片黑色的森林,里面甚至连阳光也照不进去。他口念咒语,开出第三只眼睛,正在额头当中,这只眼睛有两个瞳仁,从古至今,只要重华有这重瞳之目,如今他是第二人,实在是有大造化。

  天眼中放出一道金光,看到下面的森林中有个三岔路口,而岔路口最前面竟然有个路牌,于是他御剑下来,站在路牌中,竟然看到路牌上写的竟然都是出口,那么到底走哪条呢,左边这条荆棘丛生,不太好走;中间这条是一座吊桥,上面的木板都掉了好多块,而且桥的中间还有一只巨大的蜘蛛,似睡非睡,似醒非醒,而右边这一条,看着平坦无比,却在路面上落着很多树叶,这些树叶大小不一,大的有大象的脚掌那么大,小的如柏树叶一般。

  惊宇一时犹豫不定,于是他准备休息一会儿,安静的思考究竟该走哪条,于是他收起纯钧剑,静坐在路口前,双目微闭,呼吸吐纳天地灵气,天眼此时消失不见,身体周遭形成了真气防御的结界,为的是不受外界任何东西打扰。过了一会儿,从沼泽地那边侥幸逃生的弟子也赶了过来,或许是冥冥中注定一般,他们也来到了这个三岔路口。当然有人看到了惊宇,于是有人不知趣的问道:“惊宇师兄,你看我们该走哪条路呢?”

  “惊宇师兄?”又有弟子问道。

  “别问了,他在静坐当中,当然在周围布下了结界,你怎么问他也听不到的。”终于有了一个聪明的弟子说道。

  “那怎么办,走哪一条路才是对的呢?”

  “要不赌一把吧。”有人拿出一个铜板把它抛起,落在手心之中,正面就是走左边,背面就是右边。如果没有接住,掉在地上了,那就走中间。铜板下落,是正面,于是有一些人就朝左边这条路走了。剩下的人有得走了右边,有的待了下来,就是没有人走中间,因为大多数人都看出了那只蜘蛛的恐怖,然而这正是设置此路口的巧妙之处,明着的危险或许并不是危险,而暗处的危险才最为可怕。

  走了的人自以为聪明,可惜反被自己的聪明送上了绝路,果然不消一时三刻,走两边路得人都发出了惨叫的声音。左边这条路上,一些弟子披荆斩棘,却从里面出来许多蜥蜴,这些蜥蜴剧毒不无比,且凶猛异常,身长超过三尺,高度也有两尺,平时以毒蛇为食物,就是一般的毒蛇见到他们也得退避三舍,逃之夭夭。

  这些涉世未深的弟子哪里见过如此毒物,再加上这些畜生都是搞得突袭,只经过三四波的攻击,这边路上的弟子就所剩无几,剩下的虽在死命抵抗,但这些蜥蜴身上长满鳞片,坚硬无比,所以用剑根本砍不动,只要被他们的爪子抓上一道口子,或者被其咬上一口,必死无疑。很多幸存下来的弟子无心恋战,大多点起了真火符,那也同时意味着他们退出了此次比试。

  反观右边这路,情况还强不到哪去,他们踩着的那些树叶之下都是大坑,坑里到处都是吃人的毒虫和剧毒的蚂蚁,这些蚂蚁只需一时三刻就能把一只牛吃的只剩白骨,而这些家伙唯一惧怕的就是火,可惜那些弟子被肯这些毒物啃咬的伤横累累,哪里还顾得上使出华丽的招式。不过,毕竟里面还有高手,他们使出无上剑法中的降龙决,瞬间火光漫天,烧的这些吃人恶魔也发出惨叫,但是留下的只是三十人左右了,他们顾不上伤感,快速朝出口走去。惊宇此时站立其来,静坐已然结束,他心中已有确定的答案。

  “兄弟们,中间这条才是活路,同意我的就跟我走吧!”惊宇拔出纯钧剑,上了那破烂的木桥,后面跟上来二十左右的弟子,他缓慢的靠近那只巨大的蜘蛛,那个恶心的家伙此时苏醒过来,人和巨型蜘蛛的大战一触即发,而这初选也接近结束,惊宇他们能闯过这最后一关吗?

  陈守仁和上官云舒一路杀过来,他们那一路前两关对付的是巨型的毒蝎子和可怕的狮子一族,第一关大多数弟子都通过了,而这狮子一族这一关,不少人落入了狮口,成为了他们的食物,而善于打团队战的狮子一族显然不是那么好对付,尤其还有最强大的石狮王在那领导。

  “守仁,看来我们被这些狮子包围了,或许今天要死在一起了,你会后悔吗?”上官云舒问道。

  “别说傻话,还没到最后关头,现在我们这边还有三十个人,对方只有八只狮子而已。”

  “可是我们都受伤了,那石狮子王还是毫发未伤,情况不妙啊!”

  “我有了对策,需要你的寒梅剑配合我的七星剑,杀光它们或许做不到,脱身得话勉强可以做到?”

  “是什么办法?”

  “……”陈守仁在她耳边告诉了她。

  天上竟然落下了朵朵的梅花,漫天花雨下落,狮子的眼睛开始冒金星了,然而狮子王一声怒吼,山林都未之震动,梅花散开,陈守仁幻化出八个人影,疾驰杀向狮群.....

  陈守仁幻化出八个像他一样的人影杀向八只凶猛的狮子,狮子虽然凶猛异常,但与人类相比,智慧还是逊色不少,它们张牙舞爪的扑向那些虚假的影子,却都扑了个空,石狮王大怒,双目冒出火光,射穿残影,陈守仁胸口一蒙,吐出一口血来。

  “好厉害的狮王,我的残影剑法被破了!”陈守仁捂着胸口说道。此时他又勉强运起体内的真气,七星剑发出龙吟之声,从地上一划,迷雾迅速升起,此招正是无上剑法中的布雾决。狮子们被这迷雾笼罩在里面,一时也找不准方向,这正是他们逃离的最佳时机。

  上官云舒带着受伤的陈守仁御剑从迷雾中离开,而其他弟子也三三两两结伴御剑逃离这等凶险之地。然而,事情并没有像陈守仁预料的那样向前发展。

  “吼!!!”石狮王站在高处的山岩上朝下怒吼,然后在迷雾中的那些狮子听到狮王的召唤之声,也跟着怒吼起来,这九只狮子一起发出震动天地的怒吼,岩石都被震碎,天上的云也被震散,而地上尘土飞扬,狂风大作,迷雾瞬间被吹散,而御剑飞行的那些弟子被也被狂风吹的摇摇晃晃,有把持不住的直接掉了下来!

  这一吼,把内力浅薄的弟子都震出了内伤,狮子吼果然名不虚传,威力惊人!由于不能继续御剑飞去,剩下的人只能徒步向前狂奔而去,这正中了狮群的圈套,还好有个陈守仁在中间,他率先警觉道了前面的危险。

  “别跑了,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陈守仁说道。

  “怎么了,守仁,你觉得哪里不对?”上官云舒问道,这一路杀过来,她早已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产生了依赖之感。

  “云舒,各位师兄弟,你们听我说,前面可能是狮群设下的陷阱,你们想想,刚才那九只狮子一起发出‘狮子吼’,我们这边已经被这招搞的狼狈不堪,它们竟然没有乘胜追击,那就只有一种解释,它们知道我们要走哪条路,而其早早在前面设下了陷阱,等着我们去送死,所以我们得好好商量一下,看接下来如何走才能避开它们!”陈守仁分析道。

  -酷@“匠网D唯/一:正版k",*%其√他都1是√盗版:?

  这剩下的三十弟子,大多被受了伤,只是轻重程度不同而已,而且有人已经没有力气再往前赶了,听到陈守仁这么说,都在下面议论纷纷。

  “陈师兄,你说的在理,可是我们现在所剩的时间可不多了,如果在天黑之前找不到出口,那意味着我们就被淘汰了。”

  “是啊,不能在这干等着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杀出重围,为这一天,我准备太长的时间,不能在这里功亏一篑!”

  “杀出去,杀出去!”大多数弟子都附和道。

  “守仁,你赶快拿个主意吧,不然他们就要去送死了!”上官云舒说道。

  “各位,请听我一言。这里能有这一条路,御剑飞行是万万通不过的,刚才我们已经尝试过了,现在只能冒险试一下我刚想好的办法。”众人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陈守仁的办法。

  “我们之中会降龙决的举手示意一下。”这些弟子中有二十人伸出了手。

  “好,除了刚才的人,会破土决的人在举手示意一下。”此时又有四个人举起了手。

  “好,我来说说我的办法,我们现在是三十个人,路在中间低洼处,而两边都是茂密的树林和草丛,我在逃跑的过程中发现,两边靠近道路的草丛很高,足可以隐藏狮子,路的侧前方有块凸出的岩石,高出别处好几丈,那里是石狮王观察全局,领导狮群的绝佳之地,我断定它就在那里。我们的后面也一定不会留下缺口,所以后方也会派出一到两只狮子堵截。由我当诱饵先打前路,引出暗处埋伏的狮子。”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云舒断后,只要狮子出来,那四个人使出破土决断其退路,然后会降龙决的弟子只要看到那些狮子扑出来就施法放出火龙烧死他们,石狮王交给我来应付,云舒不可恋战,只要逼得后面的狮子不能向前就行,其他人走在最中间,伺机而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