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e节/上V酷7匠网《:

  这些如墙头草的弟子,惊宇压根不想搭话,但是此刻他必须表明自己的立场,他平复了自己愤怒的心情,然后说道:“我和你们不是一路人,在这里我们是竞争对手,即使比赛结束,我也不会与你们为伍,念在同门情谊,我暂时不会教训你们,但是记住,别再让我见到你们,否则……”只见一道剑光一闪,他们身后一颗五人合抱的大树浑然倒下,地上扬起了尘土,众人都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刚才和我并肩作战的,我惊宇才认你是我的兄弟,各位,我先行一步,下个赛场再见!”说罢,御剑飞起,而那貌似强大的结界在刚才那一攻击之下变得支离破碎,显然已经被破掉了。

  在这里牺牲了不只五十弟子,所以留下的都是人才,如果不论品行的话,他们没有惊宇那种恢复速度,原地休息了片刻,也朝着惊宇那个方向飞去……

  天一和若曦御剑来到了一片峡谷中,这里百花盛开,莺飞燕舞,是个世外桃源,若非不是在比赛的途中,他们二人倒正可以游玩一番,可惜美好的风景之下往往暗藏着杀机,在这峡谷之中,有蛙人出没,而且此处为不归谷,叫这么个吓人的名字是因为曾经有不少人来这采药,然而生龙活虎的人进去,却没有人活着出来,可想而知,这里绝非游玩圣地,而是人类的绝地。

  “师姐,你有没有听到蛙鸣之声?”

  “听到了,这有什么稀奇的吗?你们村前不是有条河吗?难道你连青蛙都没见过吗?”

  “我当然见过,而且还捉过它,可是现在又不是盛夏时节,而且我们走了这么久,连个池塘也没见着,以青蛙的生活习惯来说,这怎么解释的通呢?”

  “也对啊,看来来者不善,这叫声说不定是种警告,这么迷人的幽谷难不成是由这些蛙类主宰的吗?”

  “希望我没有猜错,要是这里是书中记载的不归谷得话,那么我们要做好打恶战的准备了。”

  “不归谷?”

  “由于我白天大多数时间都在道经楼里,所以除了休息和吃饭的时间,我只能看看书打发时光,我曾在《神异录》里看到有关不归谷的记载,据说此谷由吃人的蛙人一族所统治,一般的修真者进来必死无疑,但这谷里也有世上罕见的草药,尤其是解剧毒和奇毒的草药更是数不胜数,或许这些都跟这蛙人有关。”

  “小师弟,师姐小看你了啊,想不到你不仅修为进步神速,而且肚子里的墨水也多了不少啊,如果让你去考状元,我看也八九不离十了吧?”

  “师姐,你别取笑我了,我们还是小心点,或许蛙人就在这附近,你我得相互照应,互为对方的眼睛,盯好对方的死角,或许这样才能勉强通过这里。”

  若曦对天一这番分析感到由衷的敬佩,这将近四年的时间,在小师弟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很想了解,好感与日剧增,或许已经喜欢上了,只是她自己也不愿承认罢了……

  正在她出神的想着这件事的时候,不远处的草丛中竟然有几个骇人的蛙人在那里默默的注视着他们,他们人身蛙面,手脚皆有蹼,两腮还一鼓一鼓的。

  “蛙蛙蛙……”

  “师姐,你听,这蛙叫声这么近,他们就这附近,我们得小心应付了。”说着天一运起了真气,若曦点头,和他背靠背站立,这样他们几乎没有死角了,除了头顶之处。寒光剑山缠绕着真气,随时准备发起攻击。

  果然,从草丛中飞出很长的舌头,而这舌头上还带着粘液,很显然是隐藏在里面的蛙人准备发起偷袭。不仅如此,他们头顶上方也跳起一个蛙人,他的手中拿着沾满剧毒的刀从上疾驰而下,这两拨攻击几乎是同时发起,来势很快。

  天一使出了御水真决中的御冰决,木剑上寒气冒出,疾驰而出,从剑锋中出来了无数把冰刀砍向蛙人的舌头,而自己也迅速后退,若曦腾空而起,御起寒冰剑使出了御雨决,同时加持了御冰决,二者合一,冰雨下落,蛙人还未到眼前,就被那密密麻麻的冰雨给生生的冻住!不过在他被冻住之前,从口中吐出一口剧毒的液体,若曦翻转身体,在空中巧妙躲避,这口剧毒的液体落在若曦刚才站立的地上,把土地上腐蚀出一个大坑,里面寸草不留,如果沾在人身上,那可不得了了。

  反观天一这边,舌头也被冰刀砍了个七零八落,天一接着又使出无上剑法之降龙决,从木剑之中泛出点点火光,天一很快结法印,口中默念剑诀,从剑身之中飞出一条巨大的火龙,火龙怒吼,天地黯然失色,如疾风一般冲向了舌头伸出的那个方向,眼前的草丛被开出一条四五丈宽的路来,不久里面传来了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一会儿传出了尸体的恶臭,显然那里的蛙人已经被烧死了。

  “师姐,请你吃烤田鸡吧?”

  “少贫嘴,那不是田鸡,是箭毒蛙,说不上这里还有六足金蟾,你可得小心了。”

  他们话音刚落,从四面八方跳来几只巨大的蛙类,每一只的眼睛都有他们的头那么大,他们的背上还有几个不同颜色的斑点,显然是剧毒的蟾蜍。

  “这下麻烦了。”

  “小师弟,害怕了?有我在,它们伤不了你。”

  “小心它们身上的剧毒。”

  这时八只剧毒的蟾蜍同时发起了攻击,有伸出舌头,有吐出毒液,有急跳而起的……

  眼前的这些皮肤鲜艳,五颜六色的青蛙可不是善类,而是剧毒无比的箭毒蛙,其毒性猛烈,只需五十息的时间,便可毒死十个成年人,这一男一女,根本不值一提。

  只见一只从空中跃起疾驰而下,一只伸出黏黏糊糊的舌头向若曦进攻,一只从口中吐出毒液喷向天一,其他五只伺机而动,准备在精要关头给这些不速之客来个致命一击。

  天一反手换剑,使出了御水真决中的御冰决,在其面前形成一个冰墙,挡住了毒液,那厚度达一尺的冰墙竟然被那毒液腐蚀出一个两寸的大洞,可见其毒液的恐怖。而若曦这边很快结法印,使出了御瀑决,那舌头被急流而下的瀑布直接冲断,断舌处鲜血喷射而出,一股恶臭铺面而来,呛的若曦捂住了鼻子,她双眉紧锁,继续利用引来的瀑布冲向眼前的那几只箭毒蛙,可惜此举正中它们的下怀,它们纵身一跃,进入水中,正可占据地利,发起攻击。而最麻烦是头顶的那只,它的腮帮子一股,从口中吐出一口巨大的毒液,这口毒液竟然大到可以把他们两人一起包裹住的地步!

  天一大惊失色,从地上一划,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速度极速结印,使出了御雾决,趁迷雾弥漫的空档,拉起了若曦赶快逃离,里面的箭毒蛙不明就里,继续朝里喷射毒液,剩下的那几只毒蛙一起伸出舌头,五条舌头缠在一起,此时上面的那只毒蛙也下到地上,之前攻击他们的那两只也扑了过来,准备咬死他们,反击的时刻终于来了。

  “天地玄黄,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体有金光,覆映我身。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行!急急如律令!”晴空万里,响起闷雷,霹雳下落,缠绕在天一的那把木剑上,他呼吸急促,连衣服整个都鼓了起来,地上尘土飞扬,花草树木随风猛烈摇摆,天一剑指众蛙,闪电疾驰而出,在刚才那里悬空炸开,那八只箭毒蛙被炸成肉沫,到处横飞,还有一只毒蛙的大脚被烧成了黑糊糊的,飞在若曦面前,吓得她大叫。

  “师姐,我说过请你吃烤田鸡的?”天一额头微微冒汗,显然刚才的御雷决耗费了不少了真气。

  “别吓人了好不好?师姐可是温文尔雅的淑女啊,这玩笑开大了吧?”若曦嗔怒道。

  天一笑了笑,只休息了一会儿便斩起身来,和若曦继续朝前走去。

  正当他们以为已经消灭了这些毒蛙的时候,从前方的密林和草丛之中,竟然“嗖嗖”的飞出毒箭,而且还有长矛也扔了出来。

  “师姐,小心!”天一快速挥舞着手中的木剑,如若不是他在其中注入了真气,恐怕这个时候剑早已被砍断了。若曦大怒,用左手使出降龙决,右手所持寒光发出骇人的凤鸣之声,寒气快速升腾起来,从剑身之中竟然啊出现了一条冰龙,而手掌中打出一条火龙,二条巨龙一上一下,一个喷火,一个喷出寒气。

  射出的箭和长矛马上先被烤红,又被冻住,稀里哗啦的掉在地上,碎成一块块的,而攻击远没有结束,一面草丛中燃气熊熊大火,而另一面却被冻着了一片冰地。里面的蛙人看到这等恐怖的招式,有的躲闪不及,不是被烧死就是被冻成冰人,而剩下的溃不成军,早已逃之夭夭了。若曦收回法决,两条巨龙闪现出一红一白两道强光,转眼间消失不见了。

  “师姐,你发起火来果然不同凡响啊,我看没有一个男人敢惹你!”天一笑着说道,这时候他的那把木剑从中间往下三寸出断了。

  “小师弟,你看你嘴上乱说,这下遭报应了吧,剑也断了,以后的比试你怎么继续下去啊?”

  “顺其自然吧,或许我的那把宝剑该回到我手中了吧。”天一黯然道,这把木剑是长眉师父送给他的,现在折断了,实在是种遗憾。

  这个时候,林震和他的两个心腹也赶了过来,中间这一路,除了他们五个,剩下的弟子实在寥寥无几,要知道这一路可是有二百弟子进来,可见比试的残酷。

  “林师兄,你们也来了,其他师兄弟呢?”天一关切的问道。

  “别提了,你们运气好,御空飞过了那里,但是我们就没有那么好运了,那里是毒王花的领地,剩下的大多被毒死了。”林震装作很狼狈的说道。

  “不对,除了我们和你们,还应该有不下一百人了,不会都牺牲了吧?”若曦收起寒冰剑说道。

  “我们也不清楚,大概了解道有二十人点燃了真火符,已经退出,牺牲了九十多弟子,剩下的估计只有九十了。算上我们,应该剩下八十五人吧。”林震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