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你刚才是不是把那两人给杀了啊?”

  “你太小看你的师姐了,我真是把他们打伤了,准确来说是暂时冻住了他们的经脉,让他们无法动弹,你师姐我可是连杀只鸡也不敢看的主啊。”

  “原来师姐是用了‘御水真诀’中的‘御冰决’,寒冰剑使出这招威力竟然这么惊人,难怪刚才只见剑光一闪,不见血液溅射出来。”天一暗暗想道。

  “林震,我记住你了,他叫天一,是我的师弟,我罩着他,以后不准欺负他,不然本姑娘不客气。”

  “岂敢岂敢,原来你就那个道经楼鬼才啊,失敬失敬。”林震说道。

  “小师弟,你啥时候有了这么个称号,我咋不知道啊。”

  天一摇摇头,显然他也并不知情。

  “呵呵,这是我们几个私下里叫出来的,天一师弟可是唯一一个以道经楼看守员的身份参与七峰会武的,多少年来,进入里面的弟子没有一个有他这种修为的,所以叫他鬼才实在不为过吧。”

  “林师兄过奖了,不过你杀了这个人,怕是对你的比赛会有不利的影响吧。”天一说道。

  “不会,我们师父早就交代过,所谓掌门所说的处罚是对于居心不良的弟子的,我想我刚才的所作所为自会有公论,要是真要罚我,我也无怨无悔,救了若曦师姐可是我的福分。”

  “好你个林震,油嘴滑舌,我们玉梅峰的女弟子没少被你骗吧。不要以为你杀了那个败类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不过还是谢谢你,我记住你了,我们走,天一。”

  “小心啊,若曦师姐,前面的路可不好走啊。”林震刚说完,天一和若曦就御剑朝前面飞去。

  “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道人说道。

  “我们休息一下,等他们把陷阱和危险都引出来,我们找捷径去寻出口,人死的越多,我们胜出的机会越大。”

  “老大,你果然英明,弟兄们听你们的。”

  “先把这具尸体处理掉,我们不能让那些老家伙知道是我们杀得人,否则你我都玩完了。”

  “是,兄弟们这就去办。”那个魁梧的道人找了几个帮手把阮熊的尸体抬到了一片草丛里,草地里有很多鲜艳的花朵,那些花都是七个花瓣,清香扑鼻,令人神醉。

  “这是什么花啊,这么香?”

  “管他什么花,你又不是‘采花大盗’,关心他干什么?”

  “兄弟,对不住了,只能让你当这花肥料了,希望你下辈子投胎,别在和我们林老大作对了。”

  他们之中刚从草地里挖了一点,那阮雄的尸体马上就陷了进去,吓得那几个弟子赶快躲开,不一会儿,花瓣上竟然显现出鲜血的颜色,那香味更浓郁了,他们几人在不知不觉间便吸入了很多的花香,其实是毒王花散发的可怕毒气,只是闻起来像花香罢了。

  “我们走吧,这地方这么邪门。”

  “走什么走,胆小鬼,说不上花下面有什么宝藏的密道呢。”

  “老子不干了,我要回去,反正也这次会武铁定没我的戏。”这个人刚说完,胸口就中了一剑,正中心脏的位置,持剑之人真是那个魁梧的道人。

  “这下又少了一个分钱的人。还有要走的吗?”

  “我要去林老大那儿去揭发你。”另一个道人说道。这人正欲离去,后心中了一剑,当场毙命。

  “好了,就剩咱俩了,你要生还是要死。”

  “大哥,我什么都听你的,宝藏挖出来,我三你七,这样行吧?”

  “你说什么?”

  “我二你八,不对不对……,都归大哥你好吧?”

  “你小子有前途,那就干活吧。”

  那个人用剑在花下面挖着,这次竟然没有陷下去,反而越挖越深,大概半个时辰之后,里面闪现出来金色,难道真的有金子?

  正在他两眼放光,继续向下挖的时候,身后又中一剑,他倒在了挖出的口子跟前,又是魁梧男下的黑手。

  “小子,人为财死的道理你都不懂,怎么跟我混啊,安心去吧。”正在他自以为可以独吞‘宝藏’之际,深坑外的土却一点一滴的掉落下来,他正欲御空飞起,却发现自己的宝剑先陷了进去,而且土的速度远超他能想象的极限,他连向上跑的时间都没有,最后只喊出救命这两个字,也成了这花的肥料。

  “你们去看看,怎么这么慢,他们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林震说道。

  不一会儿,他随从的那些弟兄只留下了两个心腹,其他人朝草丛中走去,到了那里,发现了草丛中散落的几把宝剑,闻到了阵阵异香,很快他们和之前的人一样发现草丛深处似乎有金子的光芒闪烁,于是一群人都忘了来着这儿的目的,很快开始挖了起来,过了不久,刀光剑影,你来我往,活下来的只有那风中摇曳的毒王花…..“老大,他们??”

  最w新…、章0节'上酷M匠C网*

  “别去,他们回不来了,我们走,看来传闻中的毒王花就在那片草丛里,他们用他们的生命为我们指明了方向,也算死的其所了。我们去追那对狗男女,要是他们还活着的话。”林震说完御剑飞起,身后跟着他那两个心腹。

  “师姐,林震那个人不简单,以后你遇到他可得小心点。”天一说道。

  “是吗?我觉得他还不错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虽然之前助纣为虐,但最后关头弃暗投明,也算一条好汉啊。”若曦面露微笑道。

  “你不觉得他变得太快了吗?如若我不出手,寒光也未出鞘,他会那么做吗?”

  “小师弟,你是不是多虑了,他不是解释的很清楚了吗?”

  “希望师姐是对的,否则就太可怕了。”天一心里还是对林震产生了很深的怀疑,只是嘴上没有再说罢了。

  另一方面,惊宇面对水里九百多条鳄鱼,也不得不采取冒险的办法,有一些报复心理很强的家伙已经从水里扑了出来,惊宇腾空而起,马上落下,掌心和宝剑同时使出御雷决,天雷下落,劈死了来势汹汹的食人鳄鱼。然后其稳稳的落在岸边。这个时候,从百蛇大阵中杀出来的弟子也赶了过来,数量有一百人之多,剩下的不是还在那里,就是已经被吃掉了。

  “刚从蛇窝出来,又要面对这些鳄鱼吗?”说着有弟子强心御剑飞起,在强大的结界组作用下掉落当场,一半身子掉进了沼泽里,鳄鱼不会放过这种机会,从水里一哄而上,那个道人虽有心抵抗,却无力回天,大腿被咬掉了,惊宇大怒,使出引水决,吸出了沼泽边的水,然后剑光一闪,撕咬的鳄鱼都命丧当场,剩下的鳄鱼都发疯似的朝惊宇扑过来。

  “你们都是木头吗?还不过去救人?”惊宇大喊道。

  “要不要去啊?”

  “别去,过去就是死。”

  “他要逞英雄,我们就在这等着。”

  惊宇在前愤怒的厮杀,而那个人早已断气了,但他不愿承认这个事实,而后面的这些却在冷眼看着,多么的无情......昆仑那些冷眼的弟子们看到惊宇奋力的拼杀,他孤身一人已经杀掉了一百多条鳄鱼,身上溅满了泥点和鳄鱼的血,而那个弟子早已被鳄鱼们分成了几块吞食的干干净净,那些畜生竟然一边吃着,一边假惺惺的流着眼泪,愤怒,嘶吼也改变不了这残酷的现实。

  “我要去帮惊宇,比赛什么的暂时搁在一边吧。”

  “算我一个,是爷们的就不要他一个人在那拼命!”

  “对,我们去帮惊宇师兄!”

  大多数弟子从冷眼看客转变成了热血男儿,等的太久了,这才是并肩作战的同门兄弟该做的事!惊宇杀红了眼,手中的宝剑发出道道剑光,誓要把那些杀人恶魔斩尽杀绝,今日就是这些鳄鱼的灭种之日!纵然惊宇是只猛虎,他也架不住群狼连续不断发起攻击,如若手里不是有那把纯钧剑的话,恐怕此时他也是这些鳄鱼的口中之食了。

  在他几乎用尽力气的时候,终于发现他之前厌恶那群人终于加入了这场死斗,人鳄大战,血染大地,日月无光…..后来的这群人修为能接近惊宇的几乎没有,所以有很多人也成了鳄鱼新的猎物,沼泽地利现在可热闹了,有些弟子不知深浅,往沼泽地深处走去,还没砍到鳄鱼,先陷入了淤泥之中,有不少弟子就能这样失去他们年轻的生命。惊宇这时已经顾不上再救那些人了,或者他有心无力。

  “大家往后退,剩下的这些就交给我吧。”惊宇休息了片刻,运起周身之真气,并且吸入天地灵气,此刻他就犹如天仙下凡,要替天行道,惩恶诛邪。其他弟子都退出沼泽地,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英雄如何力挽狂澜。

  “天雷隐隐撞金钟,神雷威烈摧鸿蒙,龙雷震动地火红,烧尽邪魔无尘踪!急急如律令!”纯钧剑剑光大放,天地间霎时间阴云密布,电闪雷鸣,道道闪电汇聚于剑锋之上,惊宇左手结印,右手伸出剑指,控制宝剑朝空中飞起,然后迅速调转,几乎扯破嗓子大吼一声:“喝!”

  无数道天雷下落,之中竟然有一道雷犹如龙一般从空中俯冲而下,这等惊世骇俗的招式是惊宇结合了御雷决和降龙决与一体的强大杀招,此招一出,那几百多条鳄鱼活活被劈死,烧死,连那片沼泽地也被这雷火生生的烤成了干涸的土地,烤焦的鳄鱼四散飘零,而惊宇此招亦耗费了很多的真气,他强行用剑支撑,单膝跪地。

  其他靠近的弟子被气浪早已吹飞了到十几丈开外,身体差的五脏六腑也被震出血来,有弟子赶紧点燃真火符,他们不是被这吃人鳄鱼吓着了,更多的是到惊宇这逆天的实力,早已吓破了胆,所以无心恋战,而那些一直旁观的弟子看到惊宇如此出众的表现,马上改变最初的立场,准备抱着天才的大腿进入最终的考验,可惜他们的小算盘早已被惊宇看穿。

  “惊宇师兄,你真厉害,无上剑法被你开发到这种地步,我看就是空隐掌座也比不上你吧。”

  “我呸,七贤掌座怎么有惊宇牛掰,我看就是掌门在这儿,也会被惊宇的招式吓得两脚哆嗦。”

  “惊宇师兄,以后我们就跟你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