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别难过,我们现在都是你的亲人。”陈守仁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陈大哥,这里是我的第一个家,昆仑是第二个,按我们村里的规矩,你来我家做客是要请你喝酒的,这里还剩最后两坛,算我请你吧,不要嫌弃。”从酒窖里的一片破坛子中,天一找到了剩下的最后两坛酒,递给了陈守仁一坛。

  “小师弟,本来我们修道之人是不能饮酒的,但今天陈大哥为你破例一次,干!”

  “痛快,陈大哥,你永远是我的大哥,喝完我带你去那条神河,那可是我们村的母亲河。”

  酒过十旬,两人几乎把酒喝干了,两人相互搀扶着来到了那条神河边。两人席地而坐,感慨万千。

  “陈大哥,你有喜欢的女孩吗?”

  “曾经有,现在没有了。”

  “是云舒师姐吗?”

  “不是,是她的姐姐云清,算起来我和她认识有二十年了,上一届剑修大选,我以一招之差败在了她的清影剑下,如今已经过了十四年,我再未见过她,她也没在回来。”

  “当时大哥你是心软了吧?”

  “没有,是我技不如人,加上她那把剑非同一般,只有在傍晚才能看到剑的影子,而剑身谁也没看到过,只有剑柄能看到,所以防守起来困难就不小了。怎么,小师弟,你有喜欢的人了?”

  “没……没,也许一直是我一厢情愿而已,我不过是个孤儿。而她却……”

  “别这样想,如若是真爱,这些都不是问题。”

  “唉,不提这些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一把自己的仙剑呢?”

  “机缘到了,自然会有的,我这把七星剑就是我在修炼无上剑法时从昆仑山的一个瀑布里飞出来的,当时是个夜晚,天上北斗七星闪烁光芒,而此剑出来的时候竟然发出龙吟之声,北斗星的光芒照在了这柄剑上,后来剑身正面就有了北斗七星的图案,此剑由此得名。”

  “陈大哥这把剑竟然是这么来的,真是神奇!”

  “是啊,我也这么想。我去找些柴火,我们在这生火,我再去打点野味,今晚我们就在这儿将就吧。”

  “陈大哥,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也喝了不少,这里现在未必安全,我去去就来。”说罢陈守仁离开了。

  天一望着眼前的潺潺流水,以前的一幕幕涌上心头,快十年了,他心里的仇恨与日剧增,他喝了一口坛中剩余的酒,把酒坛打碎,朝天大喊一声,连天地也为之动容,压抑了这么久,随着这一声呐喊都发泄了出来,似乎是有所感应一般,神河中的水竟然随着他的呐喊震动了起来,过了半晌,又归于平静。

  他看着河水默默的呆了,轻声说道:“爹,娘,你们在那边过的好吗?孩儿长大了,也有自己喜欢的人了,我一定要通过七峰会武,剑修大选,你们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天儿旗开得胜,等学成之后手刃仇人!”说着他的眼睛中竟然泛出红光,虽然很短暂却让河底的血剑感应到了,两颗晶莹的泪珠落下,血剑发出嘶鸣之声,如一曲悲歌响彻寰宇,浑沌被这声音惊醒,血剑中的剑灵对它说道:“他来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水府了!”

  浑沌六足微曲,送血剑离开了神河。神河当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天一误以为从里面出来了不得了的怪物,马上运起真气,准备应战,而一柄赤色宝剑却从神河当中缓缓的升起,然后它疾驰向天一,天一不敢大意,使出五丁开山掌朝血剑打去,以现在天一的功力打出这一掌,可谓惊天动地,而血剑不为所动,只是微微震动了一下,轨迹也没有偏离,继续杀向天一。

  天一御空飞起躲闪,血剑却转换方向急追过来,天一连续使出御冰,御雨两大法决,甚至祭出那把木剑使出无上剑法之降龙诀,引出八条火龙去缠绕那把赤色宝剑,而这些在此剑面前却形如蝼蚁,瞬间被斩的七零八落,天一只得使出最后一招,以全身的真气覆盖全身,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那真气的外面有一层黑色的盾牌悄然生成,血剑眼看就要斩过来,在它击中黑盾的那一瞬间,出现了球状闪电,血剑被震飞,倒插于十丈外的地面上。

  那黑盾也幻化为无形,天一被自己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身上有了这么大的力量,那血剑兴奋的发出轰鸣之音,从地面自行飞起,离开的地方像被雷劈过一样,龟裂成一块一块。不一会儿,血剑来到了天一的手中,不知不觉间天一手掌的血液被吸走了一小部分,而他的体内又升起一股寒意。

  “赤焰,你就是我的有缘之剑吗?”天一看着剑柄上刻的字,笑着说道,然后昏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陈守仁打了两只野兔,抱着一捆柴回来的时候发现他那小师弟竟然躺在了河边,而他的手中多了一把赤色的宝剑,他赶快放下怀抱的东西,过去救人,拿出怀里的药瓶,倒出一粒清心丹,给天一服下,然后把火点着,把天一安顿在一块河岩旁边,从自己随声携带的包袱里拿出一件厚点的衣服给天一盖上,然后处理他们的食物去了。

  半柱香后,天一苏醒过来,眼睛慢慢的睁开,看见身前竟然燃起的熊熊火焰,而靠近火焰的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烤着什么好吃的东西,天一咽了一口口水,强忍着身体的疼痛慢慢的走了过去,说道:“陈大哥,我刚刚怎么了?你在烤什么,味道看起来不错。”

  “你刚才晕倒了,我已经给你服下清心丹了,能暂时抑制你的内伤,先吃点烤兔肉吧,你也该饿了吧。”陈守仁把烤好的兔子肉递给了天一。

  “陈大哥,不知道该报答你了,你又救了我一命。”天一吃着烤肉笑着对陈守仁说道。

  “你怎么变得婆婆妈妈了,兄弟之间不必言谢。我走之后发生了什么事?那把赤色的宝剑是哪来的?”

  “我正想告诉你这件事,经过是这样的……”于是天一把他如何得到这把宝剑的来龙去脉毫无保留的告诉了陈守仁。

  “如果照你所说,此剑绝非凡品,明天去剑林当中试它一试就一清二楚了。”

  “剑林在什么地方?那里又是做什么的?”

  “剑林在我昆仑山主峰玉华峰的后山之中,有很多的仙剑都是从那里取出来的,那里有超过一万株的古树,树龄最小的也上了百年,每棵树上都挂着宝剑,加起来也有上万把了吧,后来掌门就称其为‘剑林。’我昆仑三千弟子只有少数人有机缘寻得天外之剑,大多数弟子只有从剑林中找到自己需要的那把。”

  “小师弟你一心要下山寻找有缘,所以我就没带你去那儿。剑林还有一个最大的用处就是试剑,每当一把仙剑出世,由持剑之人御剑往其中空地一投,剑林的所有剑都会去攻击所投之剑,直到仙剑的剑气全部迸发而出,其他剑才会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若是仙剑丝毫未损,其就为仙剑一流,神兵上品,其次有一细小缺口为中品,多于一个缺口为下品,以此类推,缺口越多,剑的品级越往下,我这么说你该明白了吧?”

  …酷#%匠\网K{永U久免费看PJ小!说G{

  “恩,原来还有这么神奇的地方啊,我算是白当了昆仑弟子了,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呵呵,不是这样的,只有各峰掌座和其门下最优秀的弟子才知道剑林的所在,其他弟子只有在修为成熟,被带去取剑或者试剑的时候才会被告知这件事,你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原来是这样。陈大哥你就是我们玉珠峰最优秀的弟子了吧?”

  “以前或许是,现在嘛,不一定了。”

  “还有谁能比你还强吗?”

  “呵呵,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天一马上反应过来,陈守仁指的就是就是他这个小师弟。他无奈的笑了笑,其实在他心里永远不想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比试和较量,对于他来说,这个如兄长的男人教了他太多的东西,救过他不知道多少次了,即使有个万一,那自己肯定不会尽全力,虽然他下定决定要在本次会武中夺得头名,但他会狠下心来对陈守仁用尽所有实力吗?

  第二天一早,天一在父母及乡亲们的墓地前简单的祭奠了一番,然后很快离去了,他的背上多了一把威风凛凛的宝剑,而血剑在慢慢的适应他的主人所带来的魔力,此种力量果然非同凡响。在神河中淬炼了那么久还没压制住此剑的煞气,而吸走了天一那么一点血液,却深深的把这股煞气压制的丝毫不外露,这是一股多么可怕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还未完全释放出来。

  他们御剑来到了玉华峰,给掌门菩提子做过汇报之后,便来到了剑林之中。说来奇怪,天一带着赤焰剑刚进入树林中,那万株古树上挂着的剑就‘嗡嗡’作响,似乎是要感应到了此剑可怕的气息一般。

  “天一,待会儿的试剑可得小心了,做好准备,等我把结界设好,你就开始吧。”

  天一点了点头,左手伸出剑指,默念法决,赤焰受到召唤,一道红光从背后飞起,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来到了天一的身前,等待下一步动作。陈守仁御起七星剑,在剑林上方划出一个巨大的八卦,并用剑锋轻划五根手指,口中默念法决,朝下打出一掌,五行八卦结界就形成了,这个结界像一个巨大的蛋壳把剑林包裹在其中,然后其稳稳的落在结界的外面,说道:“小师弟,开始吧。”

  “是!”

  天一御剑使它稳稳的落在了剑林当中的空地上,剑身插入地下三寸,发出一阵轰鸣之声。近万把仙剑受到赤焰的感召,齐齐从树上飞下,从外面看,如同落下剑雨一般,万剑齐斩,把里面的空气也要撕裂一般,若是人在里面,恐怕立刻就被扎成刺猬。血剑不甘示弱,自行从地面飞起,顺势扬起很多石块,那些石块在剑雨之中简直如同溪入大海一般,瞬间被斩断成看不见大小的颗粒,而血剑和这万把仙剑相互碰撞拼杀,如同一个威武的将军在千军万马中厮杀一般,只打的火光四溅,尘土飞扬,那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划过,树枝被砍落一大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