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他们随着长眉进入了塔了,塔分为九层,一层为一世界。底层为浑沌世界,二层为烈火世界,三层为汪洋世界,他们穿过了底层和二层,来到了第三层中进行修炼。他们的落脚点是这世界之中唯一漂浮在汪洋大海之上的一个小岛,虽说是小岛,其实岛的面积也就长十五丈,宽十丈而已。天一和若曦看到塔里的不同世界,顿时心情激动起来,修炼的干劲儿也到了极点。

  “你们俩听好了,在这里修炼的时间不会太长,也就是一柱香的时间,为师在塔外等候你们,到了时间你们自然会出来,但是记住,要是到了时间还不出来,那么你们将永生永世待在塔里再也出不来,为师也无能为力,懂了吗?”

  “弟子明白。”他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长眉离开了塔里,而天一和若曦得以单独在里面修炼。他们二人少不了先切磋一番,然后天一继续修行他的御江决,而若曦修炼御海决。御江决三重诀窍,聚气,汇念,引水,三者合一,方能练成,天一早已掌握了聚气的窍门,剩下的就是汇念和引水了。这个少年更加勤奋的修炼,如此又过了三年零九个月,眼看七峰会武就要如期举行了。

  天一早已掌握了御江和御海二个法决,而若曦呢把掌握的前八章御水真决烂熟于心,而且最后一章初级的两级归元,终极归一也已经初步掌握,这可羡煞了天一,但是比起这个天一掌握的无上剑法的进度更为神速,其修炼已经到达了吞云决,和若曦平起平坐,要知道她到了相同的阶段可是花了八年时间,就被昆仑上下称呼为天才,而空隐门下的那个天才惊宇也是花了将近四年时间才达到了这个地步,而天一同时还修行者御水真决,说他是个鬼才也丝毫不过分。

  然而,这一切的美好之下,也有不如人意的地方,比如说他们的师父长眉,在一年前就不知所踪,天一问过若曦,若曦拿出长眉师父留下的一封短信,里面写道:“天一,若曦,师父老了,该教的都教给了你们,以后一切都要靠你们自己,不要找我,师父不想你们看到我临死时的样子,希望在你们心里我永远是那个无所不能,威风凛凛的师父,那个宝塔我留在了玉珠峰,但需要你们自己去寻找,此物就留给你们坐个念想吧,切不可为争夺此物伤害你们的同门之谊。若曦,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天一,你做为师姐一定要照顾好他。现在,天一你可以去寻找你的有缘之剑了,它也一直在等待他的主人,去吧,将来你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人。”

  看完这封信后,两人到处去找师傅,甚至找到了那宝塔,进入塔中,还是未找到长眉,究竟他去了哪里?找了一年,也无任何踪迹,在他们心里,早已将长眉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所以他们决定一直找下去,而在这途中,两人也暗生情愫,只是谁也没说破罢了。

  另一方面,掌门菩提子召集了七峰掌座商量七峰会武的事宜,最终从三千弟子中选出了一千优秀弟子,而这一千弟子之中将通过重重考验,最终的会武只会留下五百弟子,淘汰几率高达五成,而在这五百弟子中还将继续淘汰二百弟子,最终留下三百作为剑修大选的准备弟子。

  残酷的较量终于要开始了,这次的名单中终于有了天一,他这三年多的努力得到了昆仑上下的认可,所以他的入选也在情理之中。

  “掌门,今年的初选就定在三鼎之中吧,进入三鼎,也就分成三路进入我昆仑的狩猎场,万兽之林,从最终的出口出来的,才是修道之人所需的优秀人才,当然我们会准备好保护措施,在每个弟子的手上发一张真火符,只要愿意退出,随时点燃,自然我派高手前去搭救,您看?”空隐问道。

  eh酷☆匠/网:唯H一正版,p其_o他都E是qX盗\版WT

  “我没意见,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大师兄出的是个好主意,我赞同。”松隐说道。

  “其他人呢?”

  其余五位都默默点了点头,菩提子于是拍板决定按照空隐的主意办。

  “法隐和梅隐,你们两个负责协助空隐布置好万兽林中的安全和防卫,松隐,竹隐负责通知各峰弟子,剩余的掌座负责布置广场的最终擂台,都清楚了吗?”

  “弟子明白!”

  “那就去尽快去办吧,三个月后的冬至日,七峰会武如期举行。”菩提子道。

  皇都灵州城里,有一件趣事发生,这事不是生在皇宫里,而是和城里的两大家族其中之一有关。

  东方家的独子东方青木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他的父亲东方卫在朝中势力颇大,与皇帝跟前的大红人徐公公是铁杆的关系,再加上其唯一皇家护卫的身份,不少王室宗亲都想攀附于他,有很多人亲自上门说亲,而青木却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他和崂山门下的南宫德是至交好友,当他听说昆仑剑宗马上要举办十年一届的七峰会武时,马上收拾行李,准备去昆仑一饱眼福,对于这个醉心修真问道的儿子来说,东方卫也无可奈何。

  在东方家的府邸里,父子两正在正厅谈话。

  “青木,你收拾行李,又准备去哪疯啊?你都二十一了,还不好好找个姑娘娶过门来,你是想让我东方家香火无继吗?”东方卫面露不悦道。

  “爹,孩儿知道,我就是要去给我未过门的娘子的,我都这么大了,您就别管我了,我知道分寸。”东方卫说道。

  “是吗?那你找的姑娘是哪家的?家里又是做什么的?在朝中担任何官何职呢?”

  “她家里没有在朝中做官的,是个小生意的生意人。”

  “满口胡言乱语,在这京城之地,做生意的除了你司徒伯伯,还有就是映米阁。你司徒伯伯家没有女嗣,而那老阁主和我交情匪浅,他那孙女梦瑶方才十六岁,尚未许下亲事,请问东方公子,你的意中人是哪家的啊?”

  “爹,都说了她家是做小生意的,您说的那都是这里的大户。那些小摊小贩当然入不了您的法眼了,是吧?”

  “胡闹,你是要把东方家的老脸都要丢尽吗?你是什么身份,有多少王爷的郡主,将军的女儿你都看不上,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意中人,搞了半天是个小贩的女儿,你要气死我吗?”

  “老爷,别生气,好好和儿子说说,他会听你的。”青木的母亲说道。

  “闭嘴,妇人之见!没规矩,谁让你插嘴了,木儿就是被你惯坏的,再多说一句,割掉你的舌头,回里屋去。”东方卫怒斥道,他最近刚娶了一房小妾,对于这个糟糠之妻态度就冷了很多。青木的母亲难过的离开了,对于这个男人,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感情可言。

  “爹,你有气冲我来,和我娘有什么关系,您变了,所以我要暂时出去一段时间,在这里,我没有一点家的感觉。”东方青木难过的说道。

  “这里由我东方卫做主,还轮不到你东方青木任意妄为,来人把他带去柴房,好酒好菜伺候着,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去看他,更不许放他出来,如有违抗,就地处决。”

  很快从外面来了两个家奴要把青木架着往外走,被青木三拳两脚打翻在地上,家奴不敢还手,东方卫大怒,飞身一脚把青木踢翻在地,青木一口鲜血从口里喷出,他收回了五成的力量,否则青木就算不死,五脏六腑怕也得受很重的伤害。

  “拿绳子把他绑起来,你们喂他吃饭,他要是不吃,你们也不能吃,要是我回来看他饿瘦了,就把你们两个剁碎了喂狗,听见了吗?”

  “小人明白,恭送老爷。”

  “东方卫,你会后悔的。”青木大怒道。

  “是吗?那我等着这一天,你小子给老子好好反省,整天琢磨那些修真炼道的事,结交那些狐朋狗友,没出息的东西。来福,我们走。”

  “是,老爷,您请。”东方府邸的总管来福卑躬屈膝的笑着说道。然后他们出门而去,而青木被那几个家奴锁在了自家的柴房当中。到了夜晚,按照事先的约定,南宫德来到东方府,看门的家奴才见是个道人打扮的人来找他家少爷,马上闭门谢客,南宫德知道这里的门道,从怀里拿出点碎银子给了看门的人,他们一见银子,两眼放光,只把东方公子锁在柴房的消息告诉了南宫德。

  有了这个消息,南宫德满意的离开了,他飞上屋顶,待守护柴房的护卫换班之际,施法术破开门锁,而后打晕里面看守的家奴,把青木带了出来,貌似这营救行动滴水不露,然而天公不作美,这一切竟然被那个新来的小妾看到了。

  她本来是想看看正房生的那个逆子的悲惨处境,却看到了这一幕,正好可以给那个老糊涂东方卫打小报告,对于她来说这可是个扶正的大好机会,所以她一直躲在暗处,等他们二人离开,她派人救醒了里面的家奴,然后给他们足够的银两,并许诺事成之后给他们每人讨一房美女作为正室,二人马上就倒向了她这边。随着青木的离去,东方家的天也要变了……

  昆仑山玉珠峰,天一和陈守仁商量要去寻找打造自己的宝剑,报过掌座松隐之后,他们二人便御剑下山而来,路过了酒香村,天一想去看看,于是他们二人先来到了村里。

  自从灭村惨案发生以后,以前那么热闹的村落已经变成了一个荒村,其他村的村民虽然有心想搬来这里,但由于这里的村民都是枉死,怨气太重,所以没有人敢来这里,而且这里被昆仑七贤布下了强大的结界,在此布结界的原因就是那件偷棺案,这件事情直到现在还瞒着天一,为的是不再加深他内心的仇恨。

  “大师兄,你知道吗?这里以前是个很大的酒窖,我们村里的大人们每当酿出一坛美酒,就把它封存在这里,我们村是有名的酿酒大村,周围十里八乡没有不知道的,村里有见识的人还把我们的酒带到了皇都灵州城里贩卖。我那时候还小,听我父亲说,这里的酒在京城也打出了名气,有好多客栈和青楼都点名要我们这里的酒,但是现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