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留下了秦冰优美的身姿,天一愣在那里,看来这梁子是铁定结下了,不过他先得通过七峰会武,否则再会是不可能的了。

  “师父,这位师姐脾气不太好啊,我明明救了她,她却是这种态度,真是好心没好报。”

  “小徒儿,她可不是心甘情愿来这比试的,要不是青莲真人安排,她可不会千里迢迢来这儿。”

  “还是你老人家的面子大啊,连青莲真人也得听您的命令啊。”

  “小徒儿,你嘴皮上的功夫可胜过了修炼的功夫啊,只是他年轻时我曾教导他修炼之法,今天此举算是报恩了。”

  “师父,您如此用心教导徒儿,将来徒儿一定好好报答您的培育之恩。”

  “好徒儿,或许将来你面对的敌人你也未必能应付得了,所以现在好好修炼才是重中之重,或许等你大仇得报之时,老夫已经驾鹤西去了,到时候你把好消息带到我的坟前就算报恩了。”

  “师父!!!”天一再次跪下给长眉磕了三个响头,长眉把他扶起,在他的双瞳中清晰的看到了一丝血光一闪而过,长眉诡异的笑了笑,心里暗想到:“此子魔性已然出现了,看来上古五行封印已经削弱了不少,加以时日,血剑就可以寻到他的主人了。”

  “天一,很晚了,你先回去吧,明日来继续修炼御江决,为师再把御海决的诀窍传授与你,你先慢慢领会,但不可擅自修炼。”

  “是,多谢师父。”

  ……

  “记住了吗?”

  “徒儿铭记五内。”

  “去吧。”长眉拂袖,天一御空离去。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在雾松迷林深处,一道赤色的刀光疾驰而至,一片松林被这凌厉的刀锋隔空斩断。

  bX最e)新:|章节上`酷P匠网7

  “鸣鸿刀果然名不虚传啊,梦魔,你来搞这么大排场,是在威胁我吗?”

  一道人形黑影伫立在长眉面前,黑影大笑道:“老家伙,几百年没见,你的修为又精进不少了,你我都有相同的目的,以你的老辣该知道我的来意了吧。”

  “好说好说,我先给你提供个消息,那周天星斗大阵的阵图是假的。”

  “老家伙,你可知此话的分量?”

  “我当然知道,不过元妖老奸巨猾,怎么可能那么快答应亮魔,他不过想借此机会探探你魔界的实力罢了。”

  “好你个元妖,这笔帐我暂时给你记着,不提他了,咱们说说正事吧。”

  长眉笑了笑,两人竟然一前一后进入了石碑之中,究竟有何图谋?七峰会武的前夕,山雨欲来风满楼……

  入夜,残月当空,微风习习,在玉珠峰那片雾松迷林深处,一老二少在那里进行着艰苦的修真之旅。

  “师姐,终于可以和你好好切磋一番了。”

  “小师弟,看来上回的亏还没吃够啊,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现在的修为如何了。”若曦说道,这次她可不是带木剑来的,她的手中多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此剑为千年玄铁在铜炉中铸造了七七四十九天,剑身之上刻着漫天星斗的图案,而剑柄之上用小篆写着“寒光”二字,通体为碧绿色,剑未出鞘,便能从中感受到阵阵寒意,此剑绝非凡品。

  天一的手中依然握着那把青锋剑,比较起来实在是寒碜的很。

  “事先声明,同门之间的比试,点到即止,不可动了杀心,否则后果自负。”长眉说道。

  “是,师父。”他俩异口同声的说道。

  两人的比试正式拉开帷幕,天一先使出御雨决,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在雨水模糊视线的间隙,就是天一最佳出剑时机,他借助自己制造的“天时”使出御江之决,加上雨水的补给,江水迅速的扩上,如一股洪流一般咆哮着冲向若曦,若曦淡定的抽出寒光,剑光一闪,把江水拦腰斩断,此招巧妙的运用了御瀑决,而后掌心发出引水决,疾驰咆哮的一股洪流便被她引入悬崖那边了,她稳稳从空中落下。

  天一把青锋平端与胸前,双手结印,口中默念法决,只见地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冰刺,眼看就要就要把若曦的脚扎中,她大喝一声使出无上剑法之破土决,空中落下一个重大的剑影,地上的冰刺受了这一击瞬间粉碎,而若曦乘胜追击,又使出开山决,天一空中旋转身体,若曦横劈而去,一道剑气飞出,天一朝上翻了个筋斗,避开了这一攻击,而身后的山岩被剑气划出一道深深的伤痕,连山岩周围都破裂开来,如同遭受了雷击一般。寒光剑的威力果然不可小觑。

  天一身轻如燕,御空疾驰而至,如苍鹰扑兔,若曦用剑一划,地上迷雾升起,让这一剑扑了个空,天一马上使出了驱风决,只过了五息的时间,若曦所站之地便尘土飞扬,如同刮起沙暴一般,迷雾也被这狂风吹了个干净,他施法使得风速减小,若曦被这狂风吹的很狼狈,便使出了御江决使得一片水流覆盖全身,而后有加持了御冰决在外形成了保护层。

  “小师弟,你太讨厌了,我今天刚换的新衣服,让你也尝尝这滋味。”若曦恼羞成怒,把那外围的脏冰幻化为一根根细长的冰针朝天一射过来,如雨点一般嗖嗖而至,天一赶快结印使出御冰决,在他面前形成一面盾牌,防御住若曦的招式,而后反手换剑,右手转换结印,口中默念法决,空气中冷了下来,徐徐吹起了寒风,湿度也加重了不少,只过了三十息的时间,刚刚还晴空万里,漫天星辰,这时却阴云密布,白雪皑皑,缓缓落下,不一会儿大地披上银装,如若不是剑拔弩张的比试,此情此景,实在犹如画卷一般,让人沉醉不已。

  对于若曦来说,雪花是她最喜欢的,就在她暗暗出神的间隙,天一御剑而至,身形变幻无常,那雪花中被开出一条路来,来剑很快,如光如点,剑锋奇快,把其中的雪花也斩落于地,剑指咽喉,离其只有一寸多的时候,天一停下了攻势,若曦方才反应过来,赶快向后退去,口中轻吟一身“喝!”寒冰剑中出现了一道道火光,幻化为八条天龙,朝天一飞去,天一收剑入鞘,转换结印,使出御瀑决,自悬崖边出的飞瀑受到法决的指引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天一又加持了御冰决这流水迸射,把火龙浇灭,而且整个把龙身冻住了,那龙须之处还微微抖动,似乎不甘心被困在里面。

  若曦修行尚浅,如若不然那无上剑法之御龙诀岂是等闲,区区凡冰哪能把它冻住。若曦大怒,御剑飞向天一,和青峰剑打的难解难分,天一且站且退,这时候就是所持宝剑的高低之分了,那寒冰剑为神兵上品,仙剑一流,而青峰剑只是凡兵极品,对于一般的神兵来说尚且不敌,何况是如此神剑,只过了三十回合,青峰剑的剑身上便出现了许多缺口,若曦大喜,加重了力道,并往其中注入了许多真气,寒光剑剑光大涨,剑身中竟然发出凤鸣之声,只斜劈了一剑,青峰剑便被其拦腰斩断,剑落当场,天一的虎口也被震出血来,若曦乘势而上,寒冰剑指在了他的面前三寸之处。

  天一微笑道:“师姐,你果然厉害,我输的心服口服。”

  经他这么一夸,若曦笑靥如花,在那漫天飞雪中悄然绽放,如同黑夜的明月璀璨夺目,沁人心脾。

  “小师弟,你也不赖,师姐只是侥幸了。”

  “呵呵,你们俩的比试我从头看到尾,都打的不错,天一,你心地善良,刚才使出御雪决,本可稳操胜券,却中途停下,对于同门来说情有可原,但长期如此,形成习惯,以后遇上真正的敌人,可就不妙了。若曦也是,对于同门师弟,下手不留余地,这点上不是我修道之人应该有的武德,自古成王败寇,虽然毒辣了点,但此心用于敌人身上,丝毫不为过,只是以后切磋比试,需得把握好度啊。”长眉说道。

  “是,师父,弟子铭记教诲。”天一说道。

  “师父,徒儿知错了。以后不会对小师弟这样了。”若曦嘟着嘴说道。

  “师姐,师父严厉了点,但也是为咱们好,天一不会放在心上的,咱俩不仅是师姐弟,还是好朋友不是?天一轻轻的对若曦说道。

  若曦无奈的对他笑了笑,心想:“哼,想和本姑娘做朋友,你现在还没这个资格呢?”不过表面的样子还是得做做,于是说道:“小师弟,多谢你原谅师姐,以后我们就以姐弟相称吧。”

  上昆仑以来,天一遇上了陈守仁这个如大哥一般的男人,如今又遇上了自己心仪的女孩若曦,虽然她现在未必喜欢自己,但她的态度至少说明其并不讨厌自己,天一心中产生了幸福之感,于是向若曦投来善意的目光,微笑着点了点头。

  “天一,若曦你们回去吧,明晚这个时间再来这里修炼,如今你的宝剑已经被斩断了,就先用这把木剑代替吧,等到你学成御海决,再去寻找你的有缘之剑吧。”

  “是,多谢师父。”

  第二天的夜晚,天一和若曦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山门之前,长眉早早在那里等候。

  “为师带你们去另一个地方,这里不适合在修炼新的招式。”

  “师父,您是要带我们去海边吗?”若曦给天一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可多嘴。天一一脸郁闷状态,心里暗想“这也叫多嘴吗?”

  “到了你们就知道了。”长眉拿出了一个宝塔,玲珑剔透,浑身成黄色,放出万道金光。

  “天地玲珑玄黄塔?”若曦吃惊道。

  “呵呵,若曦果然见多识广,不过为师这里可没有这么好的宝贝,那天地玲珑玄黄塔乃是三十三天外八景宫的镇宫之宝,我这方宝塔只是个赝品而已,不过随比不上玄黄塔,但有其妙处。”

  “是何妙处,师父?”

  “你们随我进塔里就明白了。”说着长眉施法将塔变大,此塔变得有好几十丈高,他们进去以后,塔身周围自动张开了结界,从外面开,里面似乎什么也没有,但是靠近就会发现此处设下了强大的禁制,没有大法力大神通者是进不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