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长眉的指导,天一右手持剑,左手升起剑指,呼吸吐纳天地之灵气,体内真气游走于全身经脉,连骨骼和血液之中也产生一股清凉之感,然则真气到处乱窜,不能整体汇聚一处,修炼了一会儿,天一额头上就冒出了汗珠,这比其炼韧之时不知道强度多了多少倍,沉重的气流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又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支撑不住,单膝跪了下来,同时大口的喘着粗气,第一次聚气失败了。

  “徒儿,别着急,这御水真诀,一章是一个境界,等你完全掌握了前八章,那你的修为就可到达化神境后期了,甚至突破还虚境也不是不可能。”

  “师父,我总觉得后面的法决诡异非常,昆仑的剑决都是讲究以快打慢,先发制人,而这法决却是让人徐徐聚气,后发制人,到底哪个才是对的呢?”

  “原来如此啊,怪不得你修行会变得缓慢下来了,无上剑法和御水真诀两者修炼的窍门大相径庭,所以你体内的真气乱窜也是正常的。这样吧,你明日在那道经楼中找到《禹王水经》,书中记载了如何调解真气紊乱的方法,你好好研读此书,就可以同时修炼这两种绝技了。”

  “弟子糊涂了,竟然守着那么多的宝贝书籍,不会好好的利用,多谢师父提点。”

  “你且回去吧,把这回气丹吃了,对你聚集灵气,恢复体力都有帮助。”

  “多谢师父,弟子告退。”

  “去吧,好徒儿。”长眉微笑道,只是没人知道这笑容背后隐藏的却是阴谋的味道。

  天一按照长眉的安排,在道经楼里找到了那本《禹王水经》,书中果然记载了怎么调理体内真气的不二法门,而且全书只有那一页是讲述这个的,其他书页上都是记载着华夏九州的江河湖海的位置。

  “咦?关水河,流沙河,幽冥血海,还有北极冰海……。怎么记载的这些啊,调理真气的只有那一页吗,这书编纂的好奇怪啊,管他呢,只要对修炼有益处就行了就好。”于是他按照书里的窍门暗暗修炼自己的真气,把天地灵气和自己体内的真气融汇一体,形成自己的元气,渐渐的化气之境界已经牢牢的被他掌握了,虽然只是到了前期,但足以让他开心不已。

  果然到了第二天晚上,他再次进行聚气的修炼的修炼时,体内的两股真气竟然缠绕在一起,就如阴阳相生,八卦之行一般,他试着把聚集好的元气输入剑中形成剑气,然后对着山门前的瀑布劈去,只见这股子剑气不知比修炼御瀑决时强大了多少,竟然在飞流而下的瀑布中产生了一个圆形,水流绕着这个圆形急速的流下,其冲击力不知道翻了多倍。让在场的长眉老头儿都暗暗吃惊。

  “好徒儿,你已经突破瓶颈了,这下你可以去学无上剑法了。”

  “此话当真?这么说我不再是废物了,我可以好好修炼剑法了,也可以去参加七峰会武了。”

  “不错,而且为师敢断言,以你现在这种修炼进度,本次七峰会武,你会是最终的优胜者。”

  天一在长眉的鼓励下更加努力的修炼,只为在七峰会武中拔得头筹,这样天一的目标就实现一大步了,谁都知道,最后的胜者将成为菩提子亲传弟子,所以他必须争取,只有这一次机会,错过了就得再等十二年。

  师父,我已经领会到御江决的真谛了。”天一兴奋的喊道,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来说,这的确是件令人振奋的事。

  “小徒儿,看来你的师姐要妒忌你了。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领会到这第八章,已经超过她了。”

  “敢问师父,师姐她修炼到哪一步了?”

  “若曦自幼修行,从五岁开始,不分寒暑,只用了一年就掌握了入门功法五丁开山掌,其后过了十一年时间掌握了无上剑法除去吞云和五行总式之外的所有招式,而御水真诀也已经修炼到御海决了。”

  “我果然没有看错,师姐她真是个天才。”天一看到只比她大一岁的师姐已经修炼到如此地步,心中产生了巨大的落差感,这种落差感使得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超过师姐。

  “师父,可惜师姐她今天没来,不然就可以和我切磋了。”天一失望道。

  “无妨,为师给你找了另一个对手,小心,他可不好对付。”只见长眉身后走出一个带着黑面纱的女子,年约二十,清丽脱俗,穿一身青衣,长袖飘飘,清丽脱俗,但脸上冰冷异常,看不出任何表情,有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之感。

  “小徒儿,这就是你今晚的对手,她叫秦冰,是青城门下的弟子,是我从青莲真人那儿暂时请过来帮助你修炼的。”

  “天一向师姐请教了。”

  只见秦冰缓缓的走过来,距离天一十步之遥的时候,向天一行了个礼,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拿出较量的气息来了,这股气息是那么的冰冷,搞的天一都认真起来了。

  “果然人如其名,冷冷冰冰,师父找来的不是天才就是高手啊。”天一暗道。

  天一不敢大意,左手结印,口中默念法决,地上慢慢升起迷雾,不过十息的时间(十次呼吸所用的时间),迷雾便淹没了他们三人,只见其瞅准时机,如一道闪电杀向秦冰,只一瞬间剑就刺穿了她的身体,在旁观者看来,这一招似乎已经分出胜负了。

  那秦冰岂是等闲之辈,天一刺中的身体竟然幻化于无形,同时身后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天一赶快转身,只见秦冰悬于高空,她的身体正前方出现了一颗雪白色的圆珠,在黑夜里如同璀璨的星辰,亮彩夺目。

  “丹飞上境?!!”

  只见她单手控制着白色玄珠,玄珠中瞬间灵光大放,吹起了一阵阵狂风,狂风散雾,易如反掌。

  自己苦练的御雾决被破了,而且这才是刚刚开始,雾散之后玄珠以惊人的速度奔向天一,犹如陨石坠地一般,天一以最快的速度向后飞去,而刚才所站之地被轰出一个大坑,这等威力比之无上剑法之御雷决也豪不逊色。

  “好家伙,差点就地把我处决了啊。”天一暗暗想道。玄珠从坑中飞起,丝毫未受伤害,接着继续朝天一飞过来,天一用剑砍杀,连劈带刺,剑与玄珠碰撞在一起,瞬间电光火石,像放焰火一般,让人眼花缭乱。天一被那玄珠逼得徐徐后退,这么打下去,宝剑支撑不了多久,马上会被打败的,于是他暗暗注入真气,左手捏另一个法决,口中默念御冰决,这时其剑锋之处蔚然竖起一道冰墙,饶是玄珠速度极快,也无法一时穿透冰墙,秦冰在空中看到此景,先是一惊,然后转换法决。

  玄珠中红光大放,从中喷出真火,此火灼热无比,很快把冰墙熔化了,而且从中产生出不少热气,天一正想利用这点,使出了御汽决,自地上升起的白色蒸汽霎时间把秦冰笼罩在其中,若是一般人在那里面,怕是被烫熟也有可能,但她是秦冰,玄珠飞回救主,又显现出雪白的光色,但蒸汽散尽,出现天一面前的竟然是冰人,准确的来说是被一层薄冰覆盖全身的女人,冰雪美人,天外飞仙才有这种风姿。

  “看来我小看他了,不使出全力的话,我必败无疑。那长眉答应我的解药可就泡汤了。”秦冰暗忖道。

  她捏五雷决,向玄珠之内注入周身之真气,那玄珠就像被闪电包裹一般,待其把周遭之雷电吸入珠体之内时,本来黑暗的夜色中竟然飘过一朵乌云来,玄珠飞入乌云之中,霎时间电闪雷鸣。

  天一见势头不妙,御空飞起,朝乌云之后退去,但那乌云似乎锁定了他一般,他往哪飞,云也跟着朝那走,这下麻烦了,五雷轰顶,这可闹着玩的,搞不好小命都得送在这儿。他使出御冰决,在他头顶上方筑起一个巨大的冰盾,而右手所持青峰剑中寒气环绕,只听嗖的一声,剑锋中发出无数道寒光,寒光中是一把把小小的冰剑,朝秦冰打去。

  (看正◇7版●章b节5◎上酷匠2R网g=

  她镇定自若,施法控制玄珠,从乌云深处劈下一道闪电,这闪电为五道合一,威力无比,连眨眼的时间也没过,就把冰剑劈成粉碎,而天一头顶的冰盾也被劈出一个大洞,要知道那可比的上百年寒冰,坚韧无比,饶是如此,也承受不住如此威力的天雷。

  “轰隆隆…..”这一击使得那片空地整个都震动了起来,要不是长眉事先设下了决斗的结界,估计昆仑上下都要被这打斗所惊醒。

  秦冰很有自信,她这一击,世上能接下的人绝对超不过五人,而这小子修行才多久,根本承受不住如此雷霆之威,就算不能粉生碎骨,活命的几率是微乎其微了。于是她收回玄珠,这本命内丹回到了她的体内之后,她便从空中稳稳落下,待扬起的尘土散尽之时,她就可以看到对手的惨状了。

  过了五十息的时间,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倒下的天一,而是一汪平静的水面,那对手呢,去了哪里?

  正在她惊讶的时候,身后一道急流汹涌而至,准确来说像瀑布飞泻一般冲了过来,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这急流卷了进去,她在空中和陆地兴许还占据优势,然而对于不熟悉水性的她来说,水中就是她的绝地。

  她被水流卷入深处,双手来回扑腾,刚刚的威风不知被冲到哪里去了。就在她以为命丧与此的时候,天一从空中而下,用未出剑鞘的剑身把她拉了出来,同时施法退了这御瀑决,而自己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去,浑身的头发汗毛都竖起来了,显然是受了电击,而眉毛之处也有被烧的痕迹。

  “师姐,承让了。”最终还是以微弱的优势在此次决斗中胜出,天一笑了,而眼珠中的红光再次闪现,魔性已经慢慢的苏醒。

  “哼……”秦冰一点也不领情,冷冰冰的走到长眉身后,抖了抖身上的水,全身干的地方没几处了。长眉老头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递给了秦冰,轻声说道:“早晚各服一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你身上的毒自然就解了。”

  秦冰向长眉行了一礼,对天一说道,“剑修大选再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