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天一修炼展现的实力,若曦惊讶的张开了嘴,她当时修行的时候维持的时间也就是天一的一半,没想到她心里那么不起眼的小师弟竟然刚刚修行就超过了她这个天才,随即恨意也加深了许多。

  长眉老头儿心中也疑心不已,他虽知道此子修炼十分勤奋,然而没想到他竟然成长至斯,这种进度千年未得一见,就是乾元子也没有他这种速度,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他身上不只流的是凡人的血液,还有其他血液混合,或许是魔,或许是仙,以他这么多年的经验判断,前者的可能似乎更大。不过其心地这么纯良,丝毫看不出魔性,这却是为何呢?

  正在他出神想着这事的时候,天一反手持剑,右手结印,速度极快,看的人眼花缭乱,随着他默念法决,刚刚斩断的瀑布中一股细长的水流被引到了剑身上,他试着把剑指向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只见所引之水流急速冲向石头,并且离开剑身后,水流突然转大,而瀑布之水急据减小,直到眼前出现刚才那斩断的一半瀑布,岩石被这疾驰的水流穿出一个大洞,天一收了法决,那破碎的岩石也变得惨不忍睹,除了中间穿出一个大洞之外,剩下的裂痕斑斑,天一收剑入鞘,岩石彻地碎成几个小石块。昆仑山门前又恢复了平静。

  “师父,若曦师姐,我的御瀑决掌握的如何了?”

  “师弟,你太帅了,师姐现在都没你这么厉害,你当真只通过了那初级阶段吗?还是偷偷达到了化境,不告诉我和师父呢?”

  “师姐,我没骗你,更没骗师父他老人家,我在初级阶段已经待了三年之久了,连松隐掌座都断言我这辈子也到不了化境了,所以掌门才让我去看管经楼呢?”

  “什么,让你去看管经楼?哈哈,太好了,这样你就永远别想超过我了?”

  “师姐,我去看管经楼和我的修行有关系吗?”

  “说你笨,你还不承认,你没听说,只有没任何修炼价值的人才会派去那儿吗?唉呀,真为你可惜啊,本来挺好的修仙苗子,就这么荒废了,真是暴殄天物啊?”

  “师姐,掌门答应过我,不会让我终止修行的。”

  “是吗?那是骗你这种傻里傻气的人的,去了那种地方,你真认为还会有时间跑来修行吗?”

  “那怎么不可以,我白天在那儿干活,等晚上过来不是就可以学艺吗?”

  “你都不用睡觉的吗?真因为自己成了神仙了,这越往后面修炼越困难,我都在化气境三个时期花了三年时间,至于化神境界我整整用了八年才到了中期,这是多少个晚上?你自己算算吧,天真的家伙。”

  “用了那么久吗?我看未必吧,我打算花四年时间到师姐你现在的境界,估计差不多吧?”

  “什么?四年?你当是吃饭啊,就是吃饭你四年也吃不下十一年的饭吧,你可真能吹牛。师父,你说小师弟是不是练傻了啊,竟然夸下如此海口,也不怕闪了舌头。”

  “师父,师父。”

  “噢,天一练的不错,你们也该回去休息了。”“师父,你老人家在想什么呢?有没有听到小曦刚才的话啊。”

  “你刚才说了什么?”

  “师父,你……”若曦气的说不上话来。

  “天一,你怎么了?”就在他们说话的间隙,天一却昏倒在地,长眉赶快过去抱起这个少年,探了探他的鼻息,摸了摸他的脉像,做完之后,他才微微舒了一口气。

  “小师弟,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晕倒了呢?”

  “不要紧,把回气丹拿来。”只见其给天一服下一粒丹药,他面色恢复了不少。

  这个苦逼的少年倒下了,长眉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随着天一浑然倒地而暂时消失了,他嘱咐若曦送他回了厢房,正是在长眉心里产生了很大的矛盾,究竟我该杀了他还是继续教他呢?如果其体内真有魔族的血液,那将来并定会掀起血雨腥风,姑且观察一段时间吧,长眉心软了,天一那执着的眼神最终还是感动了他,但这一决定却带来了昆仑前所未有的浩劫……

  昆仑山玉珠峰,那片雾松迷林深处,长眉老头和一个全身黑衣,带着面纱的男人在谈论着什么。

  “要不要现在杀了他,以免以后酿成大祸。”

  “水至清则无鱼。即使他体内真有魔族的血液,只要引导得当,或许会成为我们最有杀伤力的棋子。”

  “话虽如此,可是总有一天,他会知道谁才是杀害他全家的凶手,到时候你我可就……”

  “不用担心,已经有人给我们背黑锅了,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槐江七怪,为了这个局我可是花了不少力气啊。”

  “君主,血剑已经出世,而昆吴剑的下落属下还未打探清楚,恳请您多给些时间,我一定找到那把仙剑,然后把它毁掉,到时候不止昆仑,连六界都会是我们的了。”

  “你要小心行事,梅隐虽然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不过她随时可能反水,若让菩提子知晓你在这里,那么咱们的计划实行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个请君主放心,梅隐的亲生女儿在我手上,她投鼠忌器,也不敢向任何人透露我的踪迹,况且我可是一直扮演着昆仑老祖宗的角色,一时之间她还怀疑不到我头上。”

  “你用了什么手段控制那个孩子?”

  “我炼制了一丹药名为黑血丹,在她很小的时候我就给她吃过一粒,在他们面前我叫它回气丹,小孩子都很好骗的。此丹只要吃上一颗,终生就放不下了,最终会变成六亲不认,嗜血弑杀的魔头。”

  “果然心恨手辣,将来有一天,你会不会也用在我身上啊。”

  “不敢不敢。”

  “最好如你所说。你要暗暗引导那个少年把血剑拿回来,这样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才能顺利实施,我不能在这儿待太久,这里的松隐也不是等闲之辈,你按计行事便可。”

  “属下遵命,恭送君主。”黑衣人如闪电一般消失于夜色中,长眉暗暗冷笑,原来这老头竟然不是善类。不知天一知道真相之后会作何感想......

  却说天一被若曦带回厢房休息后,就开始做恶梦了,在梦中他看到了那惨不忍睹的情景,所有的乡亲都被看不清轮廓的黑衣人一刀刀杀害,鲜血淋漓,溅射在空气中。而自己的父母在一片刀光剑影中浑然倒地,他似乎听到父亲和母亲临死之时对他的呼唤。

  “天,......天儿,......快跑......”

  “爹,娘,不......不......”

  天一从恶梦中醒来,一道红光在他的瞳孔中闪现,之后很快消失。他伸出手捏了捏自己的头,做玩这个恶梦之后,他的头有一种快炸裂的感觉,实际上这是黑血丹的药性在慢慢起作用了,此丹最可怕之处就是可以引发你内心的邪念,然后让它无限放大,这样即使是一个普通人,也会在它的作用下慢慢变成杀人魔头。

  “小师弟,你怎么了?”

  “若曦师姐,你怎么在这儿,我怎么回到这儿了,我记得我在山门前的悬崖边上修炼御瀑决来着,怎么会回到我的住处呢?”

  “你劳累过度,加上修炼急于求成,所以气力用尽,当场就晕倒了,你师姐我可是背着你回来的,你该怎么感谢我呢?”

  “谢谢师姐,你说怎么感谢,天一都答应你。”

  “这么爽快啊,要是你和我在七峰会武中碰上了,你会不会主动认输,让师姐我晋级啊?”

  “师姐说笑了,天一这么笨,怎么打的过师姐呢,即使咱俩遇见了,师姐也会轻松胜出吧,到时候请你手下留情就好。”

  “就知道你不肯,还尽捡这些好听的说。算了,你欠我两件事,以后不管我叫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是了。”

  “师姐,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事先声明,我绝不会做违背良心,违背道义的事。”

  “真是榆木疙瘩,我才不会让你做那种事呢,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回去了,已经不早了,要是回去晚,梅隐师父会骂我的。”

  “那师姐,明天见!”

  “好好养伤,修炼的事不着急哦,再见,小师弟!”

  “嗯,再见,师姐。”可惜他说这话的时候,若曦已经离开了,那优美的身姿深深的刻在了天一的心中,年少的他可谓情窦初开了。

  第二天,天一的身体已经恢复过来,只是头疼的毛病似乎还是没有缓解,他哪里知道,他心中那么敬重的长眉师父竟然会是害他的人!按照掌门的安排,他来到了道经楼中开始了新的生涯,在这玉华峰,除了掌门以外,他一个弟子也不认识,真可谓举目无亲。

  这孤独的滋味他早已习惯了。第一天的工作果然忙碌无比,这一天里,他除了上早课的时间,连吃饭都是在道经楼里度过的,从早忙到晚,转眼已到了子时,这时最后一个弟子看完典籍离开了这里,天一这才算完成了工作。他赶快用掌心之符锁上了经楼的大门,连片刻也没休息,便御剑来到了昆仑山门前,奇怪的是,今晚只有长眉在那儿等候。

  “师父,弟子来晚了,请您恕罪。”

  v更um新QL最快上U*酷Y匠h、网

  “无妨,今晚你就开始修炼这御水真诀第七章御江决吧。”

  “是,师父。师姐她怎么没来?”

  “若曦今天有要事在身,所以不过来了,怎么,她不是总欺负你吗?怎么还惦记着她?”

  “没有,师姐她对我很好的,昨晚我晕倒了,是她把我送回去的。”

  “你这孩子就是太善良了,以后会吃亏的。”

  “我娘老是教导我说,善有善报,痴人有傻福,徒儿时常把这话铭记在心。”提起自己的母亲,天一顿时心情激动起来,只见他握紧了手中的青锋剑,剑身上都发出嘶鸣之声,显然体内的真气以注入剑身之内。

  “你要听好了,这御江决的诀窍就在于聚气,汇念,引流三步,只有三者融会贯通,有一种醍醐灌顶之感,才能体会其中之奥妙,开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