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同门师姐

  “护法长老?天一怎么从未听同门师兄弟说起过,甚至连松隐掌座也从未提及,他们是些什么人呢?”

  “本门三大护法长老,是开派之初,由乾元祖师从各弟子中选出的最正直之辈,当然他们的修为也都高深莫测。最初他们被称为护法使者,主要负责暗中调查本门的叛徒和心怀不轨之辈,然后清理门户。后来昆仑建立起了道经楼,想以经楼之中的典籍教化门徒,使之不醉心于修身炼体,打打杀杀。所以后来,这三位使者就被派往道经楼负责看管事宜,以便分辨弟子中走火入魔之辈,也好随时处理。时至今日,三人的年龄都超过了我,所以就改称他们为护法长老,由于每个弟子包括掌座都不想成为护法长老的调查对象,所以很少有人提及他们,凡是提到的,那就是有问题的弟子了。”

  “原来如此。掌门,那这进入一层的大门也有法决禁制吧?”

  “不错,你把右手伸出来。”天一照做,只见菩提子在他右手上画了隐符,此符是用大法力凭空而写,故平时隐而不见,待用时才显示出来。

  “好了,开关此门都要用此符,你只需右手一挥,门即开闭,任别人天生神力,也难以开启,右手一摆,门即开启,你可明白?”

  “弟子晓得了。”

  “如此你就先回去歇息吧,明天待众弟子上完早课之后,你就开启此门,至于关闭时间,视情况而定,去吧。”

  “是,弟子告退。”

  天一回到厢房,休息了片刻,便偷偷溜了出来,他的住处在最前的院落里,所以离山门很近,他很快的出来,御剑从云梯上飞了下来,来到悬崖绝壁的另一边,这边正对山门有菩提树的那边。

  他静静的等待长眉师父的出现,可是他等了半柱香的时间,还未见到师父的声影,于是他轻声试探道:“师父,徒儿天一在此等候,您要是在,就现身出来吧!”话音刚落不久,一捆柴从天而降,柴上坐着一人,等慢慢落下才看清来人,不是长眉老人,而是一个年方二八,面如凝脂,唇红齿白的姑娘。只见她步履轻盈的朝天一走来,看的天一不知所措。

  “请问姑娘,你是谁?我的师父又去哪了?”

  “你师父是谁啊?”

  “对啊,我师父是谁啊?”天一想了想,这几年来他一直跟着老者学艺,却从未问过他的名讳,只是叫他长眉师父,故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会答。

  “呵呵,你师父怎么收了你这般愚蠢的弟子啊,连他的名讳都报不出来,还要反问别人吗?”

  “我都是叫他长眉师父的。所以……,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想让我回答也可以,你得先赢了本姑娘!”

  “我不打女人!”

  “切,没礼貌,谁是女人啊,人家还是黄花闺女呢?今天就让本姑娘教训教训你吧?”

  只见她从柴中拿出一把木剑,御空杀了过来。

  天一丝毫没有慌乱,甚至连青锋剑也没拔出鞘,便和她斗起剑法,只见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一个步步紧逼,一个徐徐退让,姑娘的剑招都被天一轻松化解。

  “好小子,你不出剑,是看不起本姑娘了。你出言不逊在先,轻视与我在后,今天绕不得你,看招!”只见她左手结印,口中默念法决,木剑的剑锋处竟然缠绕出死死寒气,不一会儿寒气又化为冰晶悬浮在木剑周围,“冰魄十八斩,去!”话音落,冰晶幻化为十八把冰刀随着木剑的指向朝天一而来,这下天一不得不出剑了,他心里暗道:“原来这也是师父门下的弟子,这御冰决就是最好的证据!”

  只见他镇定自若,用青锋剑在地上一扫,同时左手结印,口中默念法决,此刻地上升起阵阵迷雾,刀还未到,雾先升起,瞬间就把两人淹没了。只见迷雾中青光闪现,发出刀剑碰撞铛铛的声音,只一会儿便把那发出的冰刀削个粉碎,姑娘发觉到自己的法术被迫,于是收剑护住自己正前,以防御其突然发起攻击。然而天一却出现在她的身后,把剑架在了她的脖颈出,说道:“姑娘,我赢了,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此时迷雾也渐渐消散了。

  “那可未必。你自己看看上面。”

  天一笑着说:“别在那儿虚张声势了,你已经输了。”

  “是吗?”她反问道,忽然用自己的木剑撩开了天一的剑,天一头顶上方倾泻下巨大的水流,天一赶快闪开,奈何水流湍急,把他整个人卷进了水中,眼看就要把他冲到悬崖边上,只见刚才的姑娘腾空而起,飞到他跟前,伸出援手,把他生生从水中拉了上来,否则摔下去,可就必死无疑。

  天一变成了一个落汤鸡一般,那姑娘这时高兴的笑了起来。

  看¤正xC版章t节0G上y酷匠网t

  “这就是御瀑决吧,好厉害,既然能凭空从上产生瀑布。”

  “才不是凭空产生的呢?只是转移其他处的瀑布到这里来的。”

  “是这样吗?”天一疑惑的问道。

  “不跟你解释了,真不明白,师父他老人家收你这样一个笨的可以的徒弟干嘛呢?”

  “露底了吧,那我该称呼你师妹还是师姐呢?”

  “你使坏诓骗与我,刚才故意那么说的吧?”

  说着,便又拿起剑准备教训天一,天一赶快站起身朝前跑去,到底这女子是何来历呢?

  “别追了,我求饶还不行吗?”天一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被那丫头从天上追到地下,最后他扶着一颗菩提树说道。

  “谁让你惹本姑娘生气了!求饶可以,你跪下给本姑娘磕三个响头,这事就算完了。”

  那丫头咄咄逼人,势必要羞辱他一顿才肯罢休。

  “别太过分了,你要不是个女人,我才不会手下留情。”

  “呦,看样子是不服气啊,早知道刚才就不救你了,让你摔下去,那里可是万丈深渊,你猜你下去会变成啥样?”

  “我又没让你救我。”

  “好好好,你这么有骨气,还跟师父学啥呀?自己琢磨去呗。”

  “你又不是我师父,多管闲事。”

  “我看你是欠收拾还不挑日子吧。”那女子自知说他不过,于是又仗剑“杀”了过来,天一无奈,正准备接招,突然一道身影疾驰而至,只见其长袖一挥,那女子连人带剑都倒飞了回去,地上扬起一片尘土。

  “若曦,难道你要对为师动手吗?”

  “长眉师父!”天一喜出望外。

  “师父,弟子不敢!”那丫头自知理亏,不敢在造次。

  “小徒儿,快来拜见你若曦师姐!”

  “是,师父。”

  “天一拜见师姐!”

  “免了免了,师父,你啥时候收了这么笨的一个师弟,您可不能因为他搞的晚节不保啊?”

  “休得胡言乱语。你就是从小被你的梅隐师父惯的,见着比你小的师弟,就要欺负是吧?从现在起,只要让我知道,你欺负你的师弟,那你以后就别跟我学了。”

  “噢,小师弟,不打不相识嘛,以后咱们相互照应,共同进步。”说着,若曦伸出右手和天一握了握,天一也笑着回应,只见她暗暗加重了力道,天一修行没有她这么久,自然力道不如她,但心里犟的很,故虽然疼的只咬牙,但没叫出声来,长眉看在眼里,虽心知肚明,却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这样就对了,同门之间不可为了小事伤了和气。”

  “是,师父。”两人异口同声道。若曦说着还抛给天一一个媚眼,天一表情怪异,哭笑不得。

  “小徒儿,别小看你的师姐,她年纪轻轻,修为就达到了化神境前期,是昆仑上下难得的天才,刚才她只用普通的木剑就把御瀑决做到了那种程度,要是用把仙剑,只怕此刻你就站不在这儿了。”

  “师父,什么是化神境界啊?”

  “修为通过初级修身,修心,修意之后,便可进入中期化境的修行,此境界共分三阶段,初阶为化气,中阶为化神,高阶为还虚,此三阶每阶又分前中后三期,昆仑创派以来,只有少数的人能达到化神境,而那最高的还虚境更是只有两人才达到了。”

  “是哪两人?”

  “本门开派祖师乾元子为还虚境中期,而现任掌门菩提子为还虚境前期。”

  “长眉师父,那七贤掌座的修为呢?”

  “他们之中修为参差不齐,其他掌座都在化气境后期停滞不前,而修为最高的空隐达到了化神后期,松隐和梅隐都在化神中期。”

  “若曦师姐竟然这么厉害,超过了四峰掌座啊。”

  “那陈大哥的修为呢?”

  “他本来也算一个奇才,修为达到化神境中期,十一年之前的剑修大选,以一招惜败梅隐大弟子上官云清后一蹶不振,其为情所控,难以自拔。”

  “原来是这样。”

  “小徒儿,从古至今,修真这条路可谓艰难无比,你何必苦苦追寻此道?”

  “长眉师父,徒儿无意要修成仙道,只是想学好本事已报血海深仇。”

  “罢了罢了,你意已决,为师不做强求,只是此为你一心结,若不能早日将其打开,或许修真之路你走不下去。”

  “师父,您这话何意?”

  “你以后会明白的。你过来,为师把御瀑决的要领传授与你,你可要牢记于心。”

  ……

  “小徒儿,开始练习吧。”

  “若曦,你在旁观看,等你师弟练完,你们二人就可以相互切磋了。”

  “是,师父。”

  天一把青锋剑平放于右手边的地上,站在悬崖边的一片瀑布之前,双目微闭,感受天地万物,无我无意的境界。

  这昆仑之地灵气非凡,自古就为修真问道之士的绝佳修炼之地,在此修行,比之别处有数不清的优势。外人难以看出,天一体内真气暗暗涌动,而天地之灵气也慢慢进入其身体之中,精神与身体融会贯通,七窍之气游走七经八脉,凝结与丹田之中,其化气之境已慢慢领会到了。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天一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朝上一挑,青锋剑随着他的动作飞了起来,其两指做了一个纵劈的动作,而飞起的剑也跟着纵劈瀑布,凌厉的剑气势不可挡,竟然生生的把那么湍急的水流一分为二,瀑布中间的岩石也裸露了出来,半柱香的时间,而后青锋回到手中,瀑布恢复原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