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看守经楼

  距离七峰会武只剩四年时间,这个少年一面修行着御水真决,一面修炼着无上剑法,然而此真决似乎与剑法有微妙的冲突,以至于其修炼的剑法相当缓慢,松隐掌座本来对天一慢慢有了好感,这下又对他大为失望,他只能感叹朽木难雕,非可造之才,即使勤能补拙,也难有大成。

  这天,菩提子单独召见了松隐和其大弟子陈守仁,在玉清大殿里,他们正在商议着什么。

  “松隐,这次七峰会武,你门下有多少弟子可以参与?”

  “掌门恕罪,我玉珠峰如今人丁稀落,弟子资质优秀者少之又少,除大弟子陈守仁外,只有十八名弟子勉强可以一战。”松隐无奈道。

  “把你列出的名单拿来。”

  松隐示意陈守仁拿出名单,于是由陈把玉珠峰参加会武的名单交于掌门手中。

  菩提子看着名单,微微摇头,问道:“上面怎么没有天一?”

  “天一自入我门下来,勤练苦修,同门们有目共堵,然其天资平平,难以领会我派剑法之奥秘,六年时间只掌握了驱风,破土这俩入门的剑诀,同门师兄弟中差不多算垫底的了,就不必让他参加了吧?”松隐说道。

  “好你个松隐,还有四年时间,你就这么敢以自己的主观印象断送这孩子的前途吗?”菩提子说道。

  “掌门,我有话直说,望您不要见怪。”

  “陈守仁,这些年来,都是你在教导天一修行吧?”菩提子问道。

  “回禀掌门,是弟子教导天一小师弟修炼不力,请掌门恕罪,没有教好小师弟!”陈守仁说道。

  “不必自责,从今天起,天一就暂时要离开玉珠峰了!”

  “掌门这是何意?”松隐不解的问道。

  “此子天资如你所说,确实平平,这段时间就让他停止修行剑法吧,你回去安排他来我玉华峰,让他去看守道经楼吧。”菩提子说道。

  “掌门开恩,小师弟此时正在修行的瓶颈时期,不可中途荒废,恳请掌门另择贤能。”陈守仁深知,要是小师弟去了经楼,那他就更没时间练剑了,那不是彻底等于放弃了他,想起其悲惨的遭遇,不免伤感不已。松隐看出陈守仁的反应,知道其与这个少年已经建立起深厚的同门之情,甚至守仁早已把天一看成了自己的弟弟一般。于是他罕见的也要为这个少年求情,正要开口,菩提子却先说道“守仁无需多言,我自由打算,你们回去安排吧。”菩提子说道。

  陈守仁知道自己再多求情也于事无补,于是只能跟着松隐出门而去。

  “师父,您再去和掌门说说,小师弟可不能去经楼啊?”

  “你看看刚才的情形,就是为师出面,结果就会改变吗?幼稚,可笑,亏你还是我松隐的弟子,这要说出去,我松隐的老脸还往哪搁?回去就让那个小混蛋收拾收拾滚蛋,看见他就晦气,自从他来到玉珠峰,我门下的弟子就再没出现一个可造之才,你说这不是晦气吗?”松隐脸色极为难看,像抹了一层锅底灰在脸上一样。

  陈守仁没有回答正面回答松隐的问题,只能违心的点了点头,心想:“我该怎么开口,去和小师弟说呢?”他一边这样想,一边御起七星剑和松隐回到了玉珠峰,此刻的天一正在努力的练剑,正巧看见陈守仁和松隐回来了,于是收起宝剑,向他们走了过来。

  “弟子恭迎掌座,恭迎大师兄。”天一行礼道。

  “噢,好好练剑,守仁,待会儿你把事情给天一解释清楚,我先回房了。”说罢拂袖而去,天一感觉莫名其妙,心想:“我又惹掌座不高兴了吗?”

  待掌座离去,陈守仁几次想开口,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天一看出了他的异样,于是赶快上前问道:“陈大哥,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我觉得掌座和你都怪怪的。”

  “小师弟,掌座就那个脾气,你来这儿这么久,应该体会出来了吧?”

  “不对,你们离开时,我看掌座和你还有说有笑的,怎么回来之后都像换了个人似的,是不是因为我,你们都挨掌门的训斥了?”天一追问道。

  “没有,陈大哥问你,要是让你离开玉珠峰,你作何感想?”

  “天一自从上了昆仑,一直都在玉珠峰,从未想过要离开,陈大哥你这话何意?”

  “掌门安排你去玉华峰继续修行,你可愿意去?”

  “去掌门老爷爷那儿啊?那我去多久啊,陈大哥?”

  “这个掌门没说。”

  “原来是这样,那我去了又不是不回来了,陈大哥你何必如此。”

  “小师弟,陈大哥对不住你。”

  “天一这条命是你救下的,对于我来说,你绝不仅仅是大师兄,你就像亲人,我的大哥一样,所以有什么话,请直说吧,天一承受的起。”

  “小师弟,掌门要你去看管经楼.”

  “看管经楼?那我的修行呢?”

  “你来昆仑不久,这里面的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除了犯下罪责要去静思崖幽闭思过之外,最残忍的莫过于去看守经楼!”

  “陈大哥,你别卖关子了,看守经楼怎么说最残忍呢?”

  “让你去经楼,意味着修道这一条路就终止了,只有被认为没有修炼价值的人才会派去那里!”

  “就是说,我被放弃了吗?”天一神色黯然。

  “小师弟,别泄气,我再去向掌座师父求求情,让他去掌门那里说说,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

  “不必了,陈大哥,你已经帮了我很多,天一铭记于心,在这昆仑山上,没有人在像你一样这般待我了。我接受掌门的安排,但我不会放弃的,除非身死,修炼不止!”

  “小师弟,你有这般坚强的意志力,我想掌门会看到眼里的,你决不会那里待太久,相信我!”

  “陈大哥,你再指导我一次吧,或许以后就没机会了!”

  陈守仁看着天一在院里那么努力的练剑,心里却如滴血一般,这个孩子太苦了,为什么命运不能眷顾他呢?

  天一在菩提子的安排下不得不暂时离开了玉珠峰,他甚至还没来的及去和长眉师父说一声,他收拾好行李后就御剑来到了玉华峰,对于他来说,早日学到本事,为亲人和乡亲们报仇雪恨才是他来昆仑的根本原因,或许修仙问道并不是他的本意,然而他却被迫走上了这条路,这条看不见未来,而且艰辛无比的路。

  云行观大殿玉清殿里,菩提子坐在正中,正翻阅着各峰送来参加七峰会武的名单,这时天一慢慢的进来,见掌门全神贯注的盯着名单,故站在那里,等候其处理完眼前之事在做计较。

  “天一,进来怎么不吭声啊?”菩提子放下名单问道。

  “弟子见掌门正在仔细查阅,不敢打扰,所以没开口言语。”天一说道。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守仁师兄已经告知缘由,掌门叫我来是让我看管经楼的。”

  “不错,那你可知道这么安排对你意味着什么?”

  “天一入了昆仑,就得遵循这里的门规,首要一条掌门之命不可违,这点我初入本门的时候,守仁师兄告诉过我的。”

  “好孩子,你来这儿多久了?”

  “六年。”

  “六年了,你已经学会五丁开山掌和御剑之术,无上剑法也掌握了驱风和开山两重剑决,但要参加七峰会武,这点本事远远不够,你明白吗?”

  “弟子明白。我有一个请求,望掌门恩允。”

  “先说来听听。”

  “掌门安排天一去看守经楼,但天一修炼之事,不会终止,恳请掌门答应。”

  “我只说让你来看管经楼,又没说让你终止修炼,这是谁在乱嚼舌头?”

  “啊?不是有传言说,只有那些没有修炼价值的人才会被派去看管经楼吗?”

  “这是自暴自弃的人为自己的无能在开脱,本门道经楼里书籍无数,其中不乏我玄门修炼的心法,口诀,更有圣贤所著,我派弟子重武轻文,所以才觉得去经楼是种惩罚,所以有弟子宁愿去静思崖幽闭,也不愿来这经楼受罪。我且问你,你可能吃下这苦?”

  “这也叫吃苦吗?弟子愚钝,请您明言。”

  ?%酷匠wF网'正版首¤/发x

  “看管经楼是个细致的活,每本书籍所摆放的位置在哪,你得熟记与心,而每天,各峰掌座和弟子中都会有人来经楼查经阅典,你得逐一记录在册,而且有人借阅书籍你也要逐一登记,有个别弟子借阅之后想私藏,你也要把他私藏的什么书籍,什么时间借阅汇报给你法隐师伯,让他处理。并且安排好开关经楼的时间,现在正是弟子们努力修炼的时候,所以经楼里来往的弟子会很多。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要是在你看管期间,丢失一本书籍,轻则去静思崖面壁思过,重则逐出师门,永不召回。你可还愿意去啊?”

  “弟子愿意。天一小时候,家里不富裕,所以没钱买书看,感谢掌门恩惠,这下可以好好补补了。”

  “呵呵,不必谢我,是你脉掌座松隐出的主意,让你在经书中找到修炼的法门,如今你修炼已到瓶颈期,能不能突破全看你自身的造化。你去前面院落里找到你的厢房,把行李衣物安顿好,就来道经楼吧,给你大致交代一下具体事宜,去吧。”

  “弟子遵命。”说罢,天一朝住处而去。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天一来到了道经楼,此楼分为三层,从正门而入,最底下一层为弟子借阅区,而二楼为掌座借阅区,最上面的自然就是掌门借阅区。从昆仑立派以来,没有弟子敢越雷池一步,进入二楼借阅,更别提三楼了。

  自菩提子接任掌门之位后,便有了新的规定,门下弟子有出类拔萃者,经过掌门考验后就可进入二层,而七峰会武的最终胜者将有资格进入第三层,同时其就会成为掌门的关门弟子。

  “天一,你只需看管好这第一层就好了,二层由各脉掌座设下禁制,三层由我设下结界,没有大修为大法力的人事进不去的。而这第一层却最为关键,里面有阵法,兵法,基本法术,诸子百家,还有炼器化宝的各种典籍,可谓应有尽有,所以种类繁杂,整理起来也较为麻烦。这里本来有我派三大护法长老所管,但这段时间他们有事外出,所以暂时就由你看管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