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你吉言吧,在我主人出现之前,我不会再说话了,浑沌,你去休息吧!”说罢,血剑剑身中的红光暗淡下来,嘶鸣之声也停了下来,神河河底又恢复原样,似乎没发生过什么一样......

  昆仑山玉竹峰,少年天一和松隐大弟子陈守仁拜见了此峰掌座竹隐之后,便来到了玉竹峰中的竹林之中,此竹林的竹子不同于别处,不仅竹子高大,而且还有很多品种,如金竹,楠竹,寒竹,方竹等等,这些竹子来自各地,却能适应此地的水土气候,故此地可谓神奇无比,正因如此,这个竹林也被称为全竹之林,意味着所有的竹种在这里都能找到。

  天一正式开始了新的修炼,这是修身的最后阶段——炼韧,此阶段一过,便是修心,修意了,而之后这两法全靠静坐后体悟自然,达到人与自然和谐一体,后两法相对修身来说容易是个慢功,可以在以后的修炼中逐步体会,不做单独修炼,所以修真之人重中之重便是修身。

  天一手握陈守仁赐予他的一把宝剑,这把宝剑是把普通的靑锋剑,不过经过松隐掌座仔细打磨,剑锋依然很锋利,不过比起仙剑当然逊色不少。

  “砍竹子要用巧力,你要慢慢学会用这自然之力,手,心,意,三者合一而动,必定事半功倍,这是炼韧的诀窍,你要好好体会!”陈守仁说道。

  “我先给你做个示范,仔细看好我的动作!”只见陈守仁双目微闭,左手中持七星宝剑,静静的站在竹林之中,等待最佳出剑时机。微风徐徐出来,一片竹叶自上而下,这片叶子落在陈守仁眼前时,一道剑光划过,树叶从中间被一剑劈成两半,树叶还未落地,眼前的一大片竹子被拦腰其其斩断,御剑斩杀到如此阶段,让一旁观摩的天一看的目瞪口呆。

  “陈大哥,你太厉害了,这就是炼韧吗?”

  “是的,这就是最难得阶段,你要做到我这一点,才能算成功!”

  “啊?可是我没有像陈大哥这么好的宝剑啊?”

  “宝剑只是辅助,关键在于御剑之人的修为,把你青锋剑拿来,看好了!”只见陈守仁看也没看,转身翻个筋斗,人还未落地,在空中朝另一方向的竹林一划,一道剑光急速而至,瞬间和刚才一样,竹子都被拦腰斩为两段,守仁落地,天一更是张大了口。

  “今天是第一天,我在这里看你修炼,明天你就自己来吧,这是松隐掌座和菩提掌门的旨意。”

  “噢,那我们开始吧!”天一想尽快掌握这种绝技,故连失落的时间也不会留下,他早以明白,修真之路需要自己走出来,别人只不过是引你入道而已,至于修行到何种地步,全看自己的努力和天份了。

  如此过了三年,炼韧之法已经完全被天一掌握,这三年来,他不知流了多少汗水,黄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完成了炼韧之法,当陈守仁带着松隐,竹隐来检查天一的成果时,在场的人都震惊了,那把青锋剑在他手中使出了仙剑的威力,剑未出鞘,便隔空斩断一片竹林,令人啧啧称奇,要知道除了掌门之外,没人再能做到这点,天一这个少年三年来竟然成长至此,他们不知道的是,那松林中的老者教会天一多少,然而老者身份如此特殊,究竟是善是恶呢?

  这天夜晚,按照约定,天一又来到那片松林之中,他凭着记忆向前飞去,三年的苦修已经让他掌握了御空飞行之术,不知飞了多久,他终于欣喜的看到那块空地,那块石碑,他从空中稳稳落下,轻声说道:“师父,您在吗?我回来了,向你讨教御水真诀!”

  u酷c匠pi网p。正RK版(:首m发

  “师父,师父…….”叫了好多声都没人回应,难道师父等的太久,已经离去了吗?

  正当天一转身要离去的时候,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天一小徒儿,为师在这儿,这些年你成长了不少,为师很欣慰啊!”熟悉的笑容挂在老者脸上。

  天一转过身来看着师父,竟然在师父身上看到了爷爷的身影,是幻觉吗?爷爷早已在那场惨案中身死,或许老者给天一的感觉就像亲人一般,所以才会产生错觉。

  “师父在上,徒儿天一愚钝,现在才修炼通过,请受徒儿三拜!”说着磕了三个响头。

  “好徒儿,为师不是无故来迟,是因为与你有缘的宝剑已经出世了,但此剑此刻煞气未消除,待你参透御水真诀前八重,就可克制此剑,有此剑在你之手,这尘世中,你可算难逢敌手了!”

  “徒儿愚钝,求师父告知,此等宝剑,身在何处?”

  “时机未到,我只可告诉于你,此剑不在土中,不在木中,不在石中,不在火中!非你不可驾驭此剑,此乃天数。好了,今晚传授你御雾之术吧!你过来,听好要诀……”

  “徒儿遵命!”......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转眼间,天一追随长眉师父已经在雾松迷林中学艺三年,那个天真可爱的少年已经成长为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师父,徒儿已经掌握了御水真诀前五重的决窍了!”天一兴奋的说道。

  “甚好甚好,你使出此决前五重我瞧瞧,让为师看看你这三年来刻苦修炼的成果!”长眉老者微笑着说道。

  只见天一左手在胸前结法印,右手持剑,口中默念心决,霎时间松林中迷雾从身体周遭徐徐升起,不一会儿迷雾便笼罩了这片松林,天一在迷雾中御青锋剑快进快出,如蛟龙入海,鹰击长空,只转眼的那一瞬间眼前的几个草人便被斩成两段,老者看后微微颔首。

  “好徒儿,接招!”说着便从手中幻化出数条木剑,木剑寻着少年的踪迹斩杀过来,只见天一镇定无比,其修心已达到心如止水的境界,他的意念之后出现了一个平静的湖,几把木剑的动向,所攻击的要害都清楚在他心中的那个湖中显现出来,青锋尚未出鞘,待木剑尽在咫尺之遥时,青光一闪,木剑一一断成两截,剑锋之快,绝世罕见!

  “不错,果然没令我失望,快施法散了这迷雾吧!”长眉老人说道。

  只见天一收剑入鞘,一个潇洒的空中筋斗稳稳落在师父跟前,迷雾随着这一系列动作迅速的消退,御雾之法被他用的出神入化。

  “天一,你这御雾之术使得还不赖,为师给你找个对手吧,为师有言在先,要是你敌他不过,往后的修行就靠你自己吧!”

  “来吧,师父,天一请你赐教!”一种初生牛犊的勇气在他的脸上表露无遗。

  只见长眉老人从怀里拿出一面圆镜,此镜非铜非铁,晶莹剔透,而镜面之中竟然有水流的感觉,看起来真是个仙家至宝。

  “六界万物,七情六欲,幻化无常!去!”老者向镜中吹了一口仙气,只见圆镜急速飞向天一,变成一个成年人的大小,比天一也高出个头。镜面中似流水一般缓缓流动,实让人啧啧称奇。

  天一距离圆镜不远处站立,双目微闭,右手紧紧握住青锋宝剑,坚持后发制敌的原则,静静的等待最佳出剑时机。只见镜面中水流攒动,镜面中幻化出一条龙的模糊身影,越来越清晰,从一点点慢慢变大,龙尾离开镜子时,一条巨大的火龙扑向这个少年,天一不慌不忙,朝后腾空而起,避其锋芒,火龙穷追不舍,口吐熊熊大火,要把眼前渺小的人类焚烧为灰烬,天一身轻如燕,灵活躲闪,身边的松树都被烧的噼里啪啦,冒出滚滚浓烟。

  他一边御空躲闪,一边左手结印,右手御剑,口中默念心决,只见其身后平地起来一座冰墙,挡住了火龙去路,火龙躲闪不及,赶快喷火,想在撞上冰墙之前烧死天一,不料天一正想利用他这一点,火龙口中喷出之火炙热无比,冰墙上方很快被化为冰水而后产生蒸汽,天一抓住时间捏出御汽决,瞬间产生出巨大的热气,把龙头整个笼罩了起来,龙睛亦被灼伤,火龙大怒,胡乱喷出龙火,天一又转换左手的结印,由于热气升腾,空中渐渐形成一片雨云,御雨决正逢此时,青锋所指,雨云大作,降下阵阵冰雨,眼看要把火龙浇灭,就在这时,圆镜尽然把火龙吸走,镜面水流又起涟漪,出来一只身上覆盖熊熊之火的乌鸦,疾驰而至。

  天一依然镇定自若,左手继续转换法印,右手持剑在空中画出六角形,正是大多数雪花的形状,在他口中默念出御雪决后,天上竟然降下片片雪花,天一在这大片的雪花之后来回穿梭,消耗火鸦的体力,不一会儿此鸦便被这极寒之雪生生的冻住了。只见一道剑光一闪,被冻住的火鸦便碎成了几块。

  就在少年自以为得胜的时候,碎块竟然自己重新拼凑并且运用了地下的雪花和冰块幻化出和他一样大小的雪人,天一使出五丁开山掌击碎雪人,雪人借助地利又重新站起并幻化出一把冰剑杀向天一,天一不慌不忙,反手结印,改为左手持剑,解除御雪决,而后反手换剑,使出御汽决,腾腾热气自地而生,把雪人化为雪水,自此天一才松了一口气。圆镜慢慢变小,把雪水吸入镜子中,然后飞回长眉老人说中,两条细长的白眉此刻弯弯而起,显然长眉老人对天一的修炼比较满意。

  “师父,您老人家的长眉变弯眉了,哈哈……”

  “小徒儿,你能修炼至此地步,为师很欣慰,你那反手换剑的招式是跟你师兄陈守仁学的吧?”

  “是的,师父,这是徒儿炼韧之时,陈大哥在旁指导,我才学会的!”

  “孺子可教也!今晚就练到这儿吧,明晚来修炼第六重御瀑决,看来得换个地方教你了!”

  “去哪啊?”

  “昆仑山门前,悬崖绝壁之处,有奇石飞瀑,那里正是修炼的绝佳场所!”

  “是,师父!”天一想起自己和受伤的陈守仁一起拜见菩提掌门时的情景,那时他经过山门时的那种好奇之感,实在让人怀念,如今已经过去六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