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端端的怎么做噩梦了?是不是白天修行太累了,以后可不能这样了,要是被松隐掌座和掌门知道了,我可担待不起啊。”

  “对不起了,陈大哥,以后不会了,对了,你今天要教我什么新招式啊。”

  “咱们去玉竹峰,教你怎么砍竹子!”

  “啊?就教这个呀?”

  “别小看砍竹子这件小事,你去了就知道了,这是修身的最后阶段,好些三代弟子砍竹子都砍了十多年呢。”

  “有那么难吗?”天一这么想着,跟着陈守仁去玉竹峰去了,新的修炼开始了……

  上回说道,李天罡他们一行碍于妖皇神威,故而暂时撤退到虚无沙漠的边缘,李天罡吹口哨唤来雷鸟先行打探,雷鸟在高空中振翅疾飞,不一会儿就赶到了赤蛇那里。

  此时赤蛇女妖王正朝客栈暗道走去,雷鸟嫉恶如仇,那如船桨的翅膀扇动,瞬间几道雷电劈了下来,女蛇妖抬头一看,大惊失色道:“我的娘啊?哪来的大鸟,还会扇雷啊?”说完,马上幻化出本体身长十几丈的大蛇,向下钻出一个深洞,显然是此蛇早已备好的逃生路线。无奈雷电速度过快,躲闪不及,有一道雷正劈到蛇尾,赤蛇大叫,托着断尾钻入洞中。

  “何方孽畜,敢在我血蝠王面前伤我赤蛇小妹?”

  “你这烂蝠妖,也想尝尝本尊双翅之雷的威力吗?”

  “这大鸟还会说话呀?看来有几分灵性,值得我本王亲自动手。血蝠连环阵,起!”话落,从蝠妖身下飞出上百只血蝠,形成一道连环锁链一般像雷鸟扑去,雷鸟压根不把这些畜生放在眼里,仰天嘶鸣一身,雷鸣之音响彻寰宇,这一百血蝠被震的霎时间化为血水,掉落在沙地之上。

  正在这时,血蝠妖手中却拿出一把宝刀,此刀上有两道血槽,刀柄长三到四寸,用猛虎之骨做成,他从平地一跃而起,身上展开双翼,朝雷鸟砍去,雷鸟见势头不妙,赶快躲闪,无奈速度竟然不及这只蝠王,被血槽划中,伤了翅膀,雷鸟大怒,震动另一只翅膀,发出数道雷电,斜劈向老妖王,血蝠王空中翻了飞筋斗,向后飞去,雷鸟乘此机会,赶快离去。

  P'最新◇z章:/节KN上酷匠网

  空中落下些许雷鸟之血,血蝠王赶快拿出随身之瓶接住血液,瓷瓶真竟泛出耀眼的金光,他大喜道:“这大鸟竟然是凤凰所生,我得到凤血了,哈哈……”这一幕被李天罡用元光术看的清清楚楚,他赶快御空去接雷鸟,对云飞他们说道:“雷鸟受伤了,我去接它。你们在此等候,它已经探查到妖界巢穴所在。”

  “我们一起去!”

  “不可,人多反而不好撤退,要是半个时辰我回不来,你们就回去通告各派,妖界老巢就在醉梦里客栈的下面。”按下这边不表。

  另一方面,石鲤妖王带着鱼骨宝刀已经来到了昆仑神河,他捏避水决下到河底最深处,看到两块河岩中间插着一把赤色宝剑,而河岩旁边有一洞穴,里面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莫非是浑沌?

  石鲤妖王带着来到了昆仑山下,他幻化为本体外形,身披黑白相间的鱼鳞铠甲,腰间挂着鱼骨宝刀,好不威风!其捏避水决下到河底最深处,发现有一深不见底的洞穴,不时有气泡从里面冒出。

  “莫非元妖大哥信中所说的上古凶兽浑沌就在里面?”石鲤心想,这神河水上面有很多鱼虾贝蟹,而这河底却清澈无比,河床上铺着薄薄的一层河沙,河沙上有几块河岩,被长年累月的河水冲刷,形成各种形状,在距离深穴不远处的两块河岩中间,有一把长约三尺的赤色宝剑,发出淡淡的红光,其所在之处被一片血红色覆盖,真是当世罕见的杀人利器!

  “元妖大哥说的就是这件宝贝吧?从目前情况来看,那只凶兽似乎在里面睡觉,还是趁此良机把宝贝夺走,省的夜长梦多。”石鲤妖于是向河岩游去,不一会儿,他就来到宝剑身边,那宝剑似有灵性,在石鲤妖正握住剑柄用力往外拔的时候,此剑周身放出道道红光,整个河底都被这红光照成了血色,而宝剑跟前那两块河岩此刻也产生了丝丝裂纹,缓缓的破裂开来。

  石鲤妖担心动静太大,于是松开手掌,这时他竟然发现,掌中的血液不知何时被吸到了这宝剑之中,他竟没有丝毫疼痛之感,“呵呵,真是把邪恶之剑啊!看来我得再想办法了!”过了一会儿,只见石鲤妖从腰间抽出自己的鱼骨宝刀,朝两块河岩砍去,河底产生了几道刀路产生的水流线,刀锋所向,河岩顷刻化为齑粉,待一切平静之后,展现在石鲤妖王眼前是一把接近完整的赤色宝剑,此剑煞气十足,却丝毫不外露,通体为赤色,剑锋插入河底约三寸,剑柄之上有诡异的符箓,非妖非魔,非神非道,像是镇守四方之一灵兽玄武背上的甲骨奇文。

  石鲤妖再次走到宝剑跟前,在手掌上套上鱼鳞护手,用力拔剑,但他万万没想到,区区护手一接触此等利器,便破裂开来,他不管手中血液继续被此剑吸走,使出周身妖力,本想区区三寸,轻易便可拔起,不料此剑竟然纹丝不动,这老鱼妖大怒,又抽出鱼骨宝刀向剑身砍去,没成想宝剑有灵,竟然大放红光,鱼骨刀被震落,周遭产生了巨大的气浪,在河底形成一个漩涡,河床上的河岩被震的粉碎,石鲤妖虎口也被震出血来,此刻那洞里的庞然大物就是再懒也被吵醒来。

  “何方鼠辈!吃了龙肝凤胆,敢擅闯本尊洞府!”只见一只外表像犬,六足四翼,赤如丹火,有目而不见,有两耳而不闻的凶兽懒洋洋的从洞里出来,他那臃肿的身材行动甚为缓慢,实在看不出哪里凶恶。

  “哈哈,哪来这么一只丑八怪,还在那儿大言不惭的自称本尊?”石鲤妖大笑道,他心想这搞笑的家伙就是上古四凶之一浑沌?

  “原来是条吃肉食的老泥鳅啊,你不请自来,又打扰本尊休息,显然不是善类,今儿就破例玩玩你这条死鱼!”浑沌说道。

  “别做口舌之争,我修炼多年,在水中还未逢敌手,就算你是四凶之一,我也不怕你,放马过来吧!”石鲤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鱼骨宝刀,随时准备应战。

  浑沌眼珠看着石鲤,但好像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其实是看不见)此妖王感到前所未有的寒冷杀意,这就是上古凶兽的实力吗?当真恐怖至极。

  “呵呵,原来你这条烂泥鳅想打那把宝剑的主意啊?不要说本尊在此,就是不在,你也拿不走。”浑沌轻蔑道。

  “丑八怪,欺人太甚,要你看看泥鳅也能翻起大浪!”石鲤妖最恨别人说他是泥鳅,虽然他马上就修炼道“鲤越龙门”,修成蛟龙之身的境界。

  “你看,你自己都称呼自己为泥鳅了。”浑沌摇摇说道。

  “气煞我也,看招!”石鲤妖祭起鱼骨宝刀,这宝刀虽名鱼骨,其实是用一条江中快成蛟龙的鲤鱼脊骨炼成,此刀威力无比,有了八成龙骨的威力。他用手掌控制宝刀向浑沌砍去,只见浑沌发出冷笑的声音,微微蠕动身躯,身体周围竟然出现了一道水墙,鱼骨刀砍中水墙,溅射出一阵水花,但再也砍不进去,更别提伤到浑沌分毫。

  石鲤妖大怒,施法把鱼骨刀召回手中,只见其把宝刀猛的插入河底,双手合十,口念法决:“骨刀所引,四海蛟至,撕咬寰宇,大杀四方。”话音刚落,石鲤妖身体中竟然隐约显现出蛟龙之行,只见河底发出轰隆的巨响,浑沌所立水墙也被震破,而那赤色血剑却岿然不动,只是微微发出嘶鸣之声。只一眨眼的功夫,河底破出四个大洞,从里面飞起四条巨龙朝混沌撕咬过去,石鲤妖暗暗发笑,上古四凶,不过如此。

  “又来四条小泥鳅,实在不好玩啊。烧死你们吧。”话音刚落,浑沌四翼扇动。周边之水都被开成四路,四路之中燃起熊熊大火,周边之水都被烧的冒起热气,四条蛟龙被大火焚烧为灰烬,这下石鲤妖蒙在那里,不知所措。

  “还有什么招式,都使出来吧。再陪本尊玩玩。”浑沌说道。

  “你还要玩到什么时候,速速把这泥鳅打发了,难不成要我自己动手?!”

  “灵尊莫恼,我这就打发他走人!”

  “你跟谁说话呢?丑八怪!”石鲤妖这才缓过神来问道。浑沌不理他,六足中前面两足抬起狠狠落地,只见河床都被它的动作震的四分五裂,石鲤妖被震飞到神河上空,重重的摔在了岸边,口中吐出一大口妖血,如若不是他穿着那鱼鳞宝甲,恐怕性命也难保了,这时槐江七怪里的老儿飞毛腿不知何时出现在他面前,说道:“石鲤老弟,辛苦了,主人有令,不管你生死如何,都要带你回槐江复命!跟我走吧。”

  “飞毛腿,你看我伤的这么重,怎么走啊?”

  “真是麻烦,把这个吃了,我背你走!”说着飞毛腿给石鲤妖喂了一颗药丸,吃下之后,石鲤妖便能勉强站立,飞毛腿背着就御空飞起,心里暗骂道:“妈的,要不是主人的命令,给多少酬劳老子不干这事,我的背上除了美女就是美女,什么时候背过男人,不对,是条臭泥鳅?弄老子一身鱼腥味……”

  在神河河底,浑沌对着那把血剑说道:“灵尊,都怪我一时疏忽,让人打扰您的淬炼,恳请您责罚!”

  “无妨,这也是本尊的机缘,可惜他妖力不够,对我的淬炼裨益很浅,很多年前,你被我炼魂门门主血灵老人救下,在这神河中养了几百年的伤,最近刚刚恢复,你和那鲤鱼妖斗法我在旁看的清清楚楚,要是你一开始就用实力,他毫无招架之力,你这贪玩的毛病还是一如当初啊?”血剑中的剑灵说道。

  “灵尊,浑沌以后不敢如此了!”

  “不必道歉,我本是幽魂被业火锻造而成,被封印在此剑之中,加上神河之水日夜淬炼,竟然慢慢形成灵识,以前之事都铭记在此灵识中。我本血剑,需寻得雄主,才得圆满,不知他何时才能出现!”

  “灵尊莫急!缘份到了,自然就会出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爱吃花生仁说:

  求打赏,求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