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松林拜师

  在噩梦中,大家都热热闹闹为他庆祝,就在他开心的笑的时候,突然院里来了七个黑衣人把他的家人以及乡亲们都杀死了,他们向天一呼喊,尤其是他的母亲大声叫着他的名字,然而天一竟然无能无力,而最好的玩伴小元竟然站在一旁冷笑,天一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一身冷汗把衣服都浸湿了,原来是一场恶梦,但谁又知道这梦里映照的竟然是赤裸裸的现实……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梦里发生的一切会感觉那么真实,小元,我那么要好的伙伴,怎么会是幕后黑手呢?”天一自言自语道。不知多长时间了,那个堪比地狱的夜晚,给这个孩子心里留下了多少的阴影,多少个不眠之夜,都是这样半夜被恶梦惊醒,他在最初的几个夜晚流尽了十年来所有的泪水,但痛过之后他才明白,这个世界不相信泪水,亦不会同情你是个孩子,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能守护心中最爱的人。他很不幸,在快乐的少年时代便要孤苦伶仃,他也很幸运,因为他遇到了陈守仁,这个如兄长一样的男人。在昆仑大多数弟子都在熟睡的时候,这个少年便从恶梦中醒来,以此恨为念,刻苦修行,虽天资平平,然精诚所至,故修为精进神速。

  和往常一样,他脱下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换上自己备好的干净衣服,去玉珠峰一个很幽静的地方练功,这地方有很多高大的松树,被同门称之为雾松迷林,黎明到早上这段时间松林中雾气弥漫,进去之后很容易迷失方向,故此得名。到了夜晚,这个地方视野却很开阔,天一有一晚曾经走进过这个松林最深处,在松林边是一个悬崖,下边是看不见底的深渊,悬崖边有块石头是向外凸出的,形状像个八卦,中间有阴阳鱼的造型,此石不是人工雕琢,而是天然形成,真是天琢地做,鬼斧神工。他在这块八卦石上静坐,吞吐吸纳天地之灵气,使之游走身体各筋脉,渐渐的他感觉丹田之中元气聚集成浑然一块,然后徐徐吐出,身体之中竟然逐渐的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这炼气果然精妙无比。

  如此静坐了一个时辰之后,他又开始用自己自创的方法炼力。白天平端两桶水对现在的他来说很轻松就可以做到,他从玉珠峰伙房里借来一把砍柴的斧头,他从一开始炼力到现在已经坚持了三个多月,练到今天,他花了半个时辰轻松砍倒了一颗碗口粗的松树,然后把上面的树枝树干砍下来捆起来,放在伙房门外,第二天自然有那个给他借斧子的师兄把柴火拿进去。

  正当他修行完毕,抱着捆绑好的柴火向伙房走去时,柴火竟然脱离他的怀抱自己飞了起来,这可坏了,折腾了大半天,自己的劳动成果就这么不翼而非,这还了得。天一追着这捆柴火,不知跑了多远,他中途停了停,那柴火也在空中停下来,似乎在等着他一样。而他一跑,那柴火也往前飞,即使他往回跑,那柴火竟然倒追着天一还从空中抛出其中的一两根松枝砸向他,这可惹恼了天一,他大骂道:‘‘该死的废柴,连你也要欺负我是吧?等你小爷追到你,把你窝巴了烧火,有本事别在天上飞啊?”

  柴火不依不饶,带着天一越跑越远,天一这才发觉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地儿身在松林,却又不像松林,因为这里是片空地,中间只有一块石碑,周围没有活的松树,只有枯老的松树枝干,就在他纳闷的时候,他苦苦追寻的那捆柴竟然从空中稳稳落下,所落之地离他站立的地方只有五步之遥。

  从石碑之后,缓缓的走出一个面容枯槁的老人,他身披白色道袍,手中拄着一根红松木的拐杖,眉毛竟然垂到了腰部那里,一双眼睛却格外有神,在黑暗的深夜里,像璀璨的星辰,敢与明月争辉。

  “快一千年了,等来的就是你这么个娃娃呀,罢了,罢了,我也是行将就木之人,就将我毕生所学传授与你吧,还不快快拜师。”

  “老爷爷,你是谁呀?是在这儿修行的老神仙吗?”

  “别废话!快过来磕头拜师!”

  天一心想:这真是个怪老头?哪有人上赶着收徒弟的?莫不是有什么图谋吧?于是他不卑不亢的说道:“我天一,上拜天,下拜地,拜父母,拜恩师,从不拜来路不明之人。”

  “呵呵,万万想不到,乾元子门下竟然出了你这样的弟子。”老者笑着说道。

  “您认识我派乾元祖师?”天一疑惑的问道。

  ☆%酷}匠网mr正&版w首:发$

  “岂止认识,他一身所学,都是老夫传授的。”

  天一入门后,曾经在玉珠峰掌座松隐那里听说过,本门开派祖师乾元子是在昆仑山乾元洞中无意收获了一本无名道经书,他诚心参悟,从中悟出无上剑法,才创立了昆仑剑宗,这老头儿怎么说是他所教的呢?

  老者看出了天一的想法,便说道:“不必惊讶,老夫我在昆仑山修道的时候,天地间只有少数的人类,大地还是由各种异兽为主,我是女蜗娘娘造的第一个人,游走各方,先从槐江修行,后来发现那里煞气腾腾,故而又朝南而行,发现昆仑福地,在这里一处山洞中静坐修行,这一坐就是两千年,中途有段时间我曾已巨石的样子存活了上百年,那时候有个小道童不慎跌入我修行的洞中,我见其心地纯良,又心诚拜我,故在我之前静坐的蒲团边暗暗赐予他一本经书,此子果然天赋极高,从经书中悟出精妙道法,恰逢六界有龙汉大劫,巫妖之战两大劫难,为保护人界免受战乱之苦,便从从道法中悟出64式无上剑法,自此创立昆仑派。”

  “竟然是这样?那老爷爷您活了多久了?早成神仙了吧?”天一听到老者所说,震惊不已的问道。

  “活了多久?时间太久了,我自己也记不清了,这几百年我教出的弟子大多已经成为一派掌门了,有个道号叫青莲的也是我的弟子。我修道不是为了成仙,而是为了度人。度可度之人,解众生之苦。”老者微笑着说道。

  “你拜我为师,不算背叛师门,说到底,老夫也是昆仑的人啊,快快磕头吧。”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小娃娃,一拜可不行哦,须得行三拜九叩之礼。”

  天一于是照做,老者微微颔首,面露笑容,说道:“老夫活了这么久,在最后关头竟然能收你这样一个弟子,也无憾了。说吧,你想学什么道法?”

  “徒儿别无他求,只想学无上剑法,恳请师父教我。”

  “果然是心地纯良之辈,虽然你天资平平,但内心毫无贪念,实在难得。为师不会教你这无上剑法,以后自会有人教你。我教你一招御水真诀吧,此决正适合于你。”

  “水一点也不厉害,比起水,我更喜欢雷和火,那多威风啊?”

  “哈哈,还是太小啊。你可知道水有几种变化?”

  “让我想想,水嘛?水烧开之后会冒出白汽,那汽算一种,而冬天的时候很冷呢,水又结成冰,那也算一种了,加上本来水的状态,是三种吧,师父?”

  “还算机灵,但不全对。你可知天上之雨也算水的变化,而黎明这松林之中的迷雾也是一种,冬天漫天白雪,此也是一种,连你身体之中所流之血主要也是由水而成,等等,水,善利万物,而其不争。此乃五行之中,最具威力之物!”

  “师父,您所说的最后不争那句,我在《道德三千言》中看到过,到底是何意啊?”

  “这个需得你慢慢领悟,圣人所著,必非同凡响,只有自身领悟出道,才是真正的成长。天一,你心中复仇怒火太甚,修行此御水决正可压制你的邪火,即使将来你面对仇敌,绝不会仅仅杀之而后快。”

  天一再次被师父的一番说词打动,诚心向师父拜了一拜。老者继续说道:“此御水决,分九章九窍,阴阳相生,变化无穷。前八章为御雾,御汽,御雨,御雪,御冰,御瀑,御江,御海,而这最后一章共分九重,一重境界一重天,而至最后一重万物归真,才得修行圆满。”

  “师父,那我得修炼多久啊?”

  “前八章,只要通过修身之最后阶段炼韧,而后勤学苦练,大约需十二年,而这最后一章,完全需靠悟性,有些人穷极一生也未能修到一重,为师有言在先,你可还要学啊?”

  “弟子要学,不管多苦多累,无怨无悔!”

  “好吧,天快明了,你先回去,陈守仁今天该教你炼韧之法了,等你完全掌握此法,再来找我,我在此等你。”

  “昆仑上下真是啥事也难逃您的法眼!!可是师父,我是追着柴到这儿的,再回去未必能找到这儿啊!”

  “呵呵,无妨,那柴是为师施法引有缘之人来这的,你我自有师徒之缘,你会找到我的。只是有一点,不可与任何人提起见过为师,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弟子不敢,师父保重,我会尽快来找你的。”

  “你可记得来时的路?”

  天一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着。

  “为师送你一程,去吧。”

  天一几乎没看见师父的动作,他便坐着那捆柴火飞了起来,他兴奋不已,不知飞了多久,他竟然睡着了,等他醒来,便发现自己躺在了伙房门口,跟前那堆柴火陪着他,他心里纳闷,我昨夜真的拜师了吗?该是真的,我一定好好努力,尽快去修行御水真诀。

  正这么想着,那位伙房的师兄出门把他从发呆中唤了回来:“天一小师弟,你怎么在这儿睡着了,是不是修炼太累了,要是太累,以后别砍柴了,把斧头还我吧。守仁师兄到处找你呢,你快去他的厢房吧。”

  “多谢师兄,我昨天睡的晚,以后不会这样了,斧头还你,砍柴我还会坚持下去的,再见!”说罢便去找陈守仁了。

  “真是个可爱的小师弟。”

  陈守仁此刻心急如焚,要是小师弟走丢了,这罪责他可担待不起。这时候,天一推门而入,笑着对他说:“陈大哥,实在抱歉。天一昨晚做噩梦,大概是梦游症吧,醒来就躺在伙房门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