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元妖自认与亮魔达成了同盟,总算了了自己心中一件大事,但妖魔结盟向来利益为先,他也不会真的认为魔界会任由他驱使,毕竟那魔界可是号称十二魔君。

  “来人,把这封书信送往虚无沙漠醉梦里客栈,到了客栈就说元妖送给石鲤的家书,自然有人接收。”

  “是,属下遵命!”一个穿着头戴斗笠,身着夜行衣,佩戴寒月刃的家伙说道,此人乃是槐江七怪老二,由于腿脚奇快,被称为槐江飞毛腿。

  “飞毛腿,这次就麻烦你跑一趟,事成之后,会给你宝刀注入我元妖混沌灵力。’’元妖说道。

  “多谢主人,属下一定不辱使命。’’话音刚落,洞里扬起尘土,连外面的草丛树木都被硬生生恶开了一条道,果然不辜负飞毛腿的称呼。但见元妖单手一挥,一道道浊气传出,只一转身的时间,一切恢复原样。

  西北部的一片沙漠里,来往的驼队商旅络绎不绝,只因为沙漠之中有一个客栈名为醉梦里,但这客栈却时隐时现,所以叫虚无沙漠。起了这样一个名字其实是因为这里为妖族索魂穴的地上宫殿,只不过一个在明,一个在暗罢了。这里有珍馐佳酿,美女和客房。最方便的更是这里还提供书信传递,马匹骆驼的更换,从表面看既是一个客栈又是一个驿站,实在和妖界扯不上关系。

  那飞毛腿火速赶到醉梦里客栈,把元妖书信放在掌柜桌前,掌柜为元妖手下赤蛇所化的美女老板娘,一听说是元妖来信找石鲤,赶快回内屋传信,并把飞毛腿好好招待了一番,飞毛腿酒足饭饱后便赶回槐江复命。元妖守诺给其所带寒月刃注入了灵力,飞毛腿急忙跪地言谢......

  远古时期,华夏九州大地,周边有四海,为南海,东海,西方血海,北方冰海。传说,南海帝王为倏,北海帝王为忽,中央帝王为浑沌,倏忽二王来浑沌的地盘游玩,浑沌待它们极为友好,倏忽二王想报答浑沌的恩情,它们见人都有七窍,以视听食息,而恩人却没有,于是每日在浑沌身上凿开一窍,七日之后,浑沌却身死。

  上回说道,元妖派槐江七怪老二飞毛腿前去虚无沙漠给石鲤送信。那醉梦里客栈的老板娘赤蛇妖把信件送到石鲤妖手中。

  那石鲤妖王忙把信拆开,上面写道:“见字如面。由于身体不便,暂是不能亲自来看望两位好兄弟,愚兄有事拜托两位。赤蛇小妹继续当好你的老板娘,借助客栈来往商客的便利,收集对我妖族有利的信息,由于我与血蝠王尚未冰释前嫌,故而拜托小妹在蝠王面前多多替为兄美言,而今我妖族不可再内斗,以防其他势力有机可乘。石鲤兄弟,你可派你手下那一众石湖小鲤鱼暗中监视九黎密宗的动静,那石湖距离九黎村寨不远,占据地利,我方虽已与其结盟,但都为各方利益,实为无奈之举,故联盟并非牢不可破。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你亲自去昆仑山上的神河最深处,那里有件宝贝需要你取回,而那宝贝被上古凶兽浑沌看守,需得小心行事,如若不能得手,需保全自身为上,愚兄拜谢!!!”

  “元妖大哥为我妖族真可谓呕心沥血啊,赤蛇,你继续在此,我得动身去昆仑一趟,要是血蝠妖王回来,就说我去昆仑山探查敌情,明白了吧?”石鲤妖说道。

  “知道了,死鬼,你可要安全回来,不要和那个浑沌硬拼,那可是上古四凶之一,实力不知道超过我们多少,但我不是听说,那浑沌被倏忽开七窍而死,怎么现在还活着?”赤蛇妖说道。

  “看来昆仑神河果然名不虚传啊,河水不仅仅能酿出美酒,而且还能起死回生啊。不说这些了,我这就动身,如若我十日未能回来,你就再找个人嫁了吧。”石鲤妖变化为一个商人打扮的中年人,佩戴好自己的鱼骨宝刀,然后出门而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那一片荒芜的沙漠中。

  “死鬼,你可要安全回来,我一定等你。”赤蛇妖在客栈门口呆呆站了一会儿,她心里暗暗为她的心爱之人祈祷,妖族中有如此一对,实在让不少人类也羡慕不已。

  “老板娘,再来一坛酒,我说人呢?老子可是花了银子的……”里面一个刀疤恶汉大叫道,显然不是善类。

  “来了,马上就来。”赤蛇虽然对此人的煞风景行为恨得牙痒痒,但不能立刻将其活活吞入肚中,小不忍则乱大谋,她还是笑着端上了一坛酒……

  上回说道,陈守仁他们一行把幽冥血煞殿的方位和人员大致构成向菩提子汇报的一清二楚,而空隐和其门下的惊宇也将槐江七怪的老巢调查结果报告给了菩提子。按照先前的约定,菩提子派座下法隐修书传给青城掌门青莲真人,崂山掌门一眉道人。而这两派的调查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崂山派中阮灵儿和南宫德在泰器山下找到了魔界老巢所在,那魔界骷髅宫竟然在关水河中,宫殿大门被鲲鱼把守,他们两虽然用避水诀进入河底深处探查宫殿,奈何水中施展法术难上加难,不得已他们回到岸边,用崂山元光术探查魔宫,由于距离水底太远,所以及时用此法术,看到的画面也太过模糊,只微微看到魔宫中只有九个魔君和一干小魔,九个魔君正在研究一张阵图。

  阮灵儿和南宫德正想加深法力看个清楚,不料从高空之中下来一只大鹏鸟,此鸟速度极快,幸亏他二人临行前一眉道人传给了他们奇门遁甲之术,二人速速逃离,否则二人性命堪忧。那大鹏鸟正是魔界十二魔君中的鹏魔,号称万里云鹏,实力高超,与蛊雕魔为远方亲戚。此刻其他魔君在参悟周天星斗大阵,故推举目光锐利的鹏魔在外把风,防止其他势力渗透到魔界周围,图谋不轨。

  另一方面,青城派掌门青莲真人也派其门下的优秀弟子云飞,云水协助崂山一眉道人座下李天罡去虚无沙漠探查妖界巢穴,他们一行三人乔装打扮,花了不少银两买来三匹骆驼以及中原之地盛产的玉器和茶叶等货物,带足了干粮和饮水,这样他们就成了一伙行走他乡的商人。他们和一起去虚无沙漠的其他驼队结伴而行,途中遇到了一伙沙漠强盗,被他几人轻松解决,其他人为了答谢他们的救命之恩,不惜拿出自己所运送的珍宝货物相送,被云飞他们婉言谢绝。

  幸好云水足够机灵,向他们打探醉梦里客栈的所在,结伴的驼队因为急着赶路,并不经过那里,但他们为报恩,不惜专门绕路带他们去了客栈,这一绕,在沙漠里可就多走了一百多里,有了这群经验丰富的向导,云飞他们一行很快就赶到了醉梦里客栈,并将手中所带的玉器中拿出一件成色不错的淡黄色玉瓶答谢了他们,那些人看到此等玉瓶,忙下了骆驼,千恩万谢,然后双方告别。云飞,云水和李天罡于是进了客栈。

  “老姚,机灵点,赶快招呼客人啊。”赤蛇妖变化的老板娘大喊道。

  “来喽,几位客官,你们是要住店还是吃饭呀?”一个有点驼背,年过三十的男人问道。

  F酷匠、c网首:U发!

  “先上几个好菜,我们赶了好几天的路,身上的干粮也吃完了,再上壶好酒,这是给你的赏钱。”云飞说着,扔给这个叫老朱的小二一点碎银子。

  “好咧,好酒好菜伺候着!请先喝点粗茶,吃点花生米。”老朱见来人出手如此大方,便先端上一壶茶还有备好的一盘花生米,进里面伙房安排去了。老板娘看老朱这么有眼力,也暗暗点头。她心里嘀咕:这又是中原那边来的大商户吧?看他们打扮,很像是皇都灵州人士,那不是司徒家就是东方家的人了?

  “几位客官,从哪来呀?这沙漠也不比别处,方圆几百里就小店一家,不如几位客官在小店暂住几宿,等外面风沙转小,再行赶路如何?”老板娘笑着从掌柜的桌子那边走到云飞他们这桌。

  “老板娘考虑的真周到,我们也正有此意,不知你这里可有舒适的客房,给我们安排三间,房间大小我们不挑,但一定要够干净,我们两个大男人倒是没什么,要是把我们这位公主怠慢了,你这小店可担待不起。”李天罡说道。

  “好大的口气啊?小子,你打哪来啊?知不知道,这地儿是我大漠霸王赵大耙罩着,我可不管什么公主不公主的,老子才是这里的主宰。”之前那个有刀疤的恶汗说道,这厮身材魁梧高大,云飞像个文弱书生,李天罡呢身体虽壮,但身材比这个恶汗还是低了一头,所以他压根没把这两人放在眼里。

  “哎呦,赵爷,何必动怒呀,来的都是客,别伤了和气啊。今天这顿饭就由我请大家,算是交个朋友啦,您看……?”老板娘说道。

  “哈哈,老板娘,你这张嘴啊,那我老赵就卖你个面子,放他们一马,不过小子,以后给老子注意点。”说着,把老板娘顺手往怀里一抱,轻声在她耳边说道:“美人,晚上到我房间。”

  周边桌上的客人看着这边的热闹,哈哈大笑起来。赤蛇妖强忍住心中的怒火,对于这种杂碎,她有的是办法慢慢对付他,她应了一声,便从恶汉怀里脱身而去,她可不想让人以为她水性杨花,即便大多数这么认为的人都死在了她的手上……

  云飞正想教训一下这个刀疤恶汉,被李天罡和云水拦下,云水目光闪烁,看着云飞说道:“师兄,不可动手,别忘了我们来这儿的目的。从我女人的直觉来看,那个恶汉决活不过今晚。”

  “谁会动手?”云飞疑惑的问道。

  李天罡朝云飞使了个眼色,云飞微微侧头,明白他们所指就是那个老板娘。这下他们终于明白,这客栈能在大漠里存在这么多年的理由,不是别的,这老板娘绝非一般人物,从她口中或许能探听到妖界洞穴所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