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行观大殿中只剩四人。菩提子把梅隐门下的上官云舒的调查结果告诉了其他两位,空隐一改往日的沉稳,狠不得立刻亲手去宰了那槐江七怪,被菩提子长袖一挥,心情方才平静下来。

  菩提子安排梅隐修书给上官云清,让她十二年后准备迎接他的小小师弟,并暗中帮助与他,至于这师弟的名讳,菩提子不说,只说他比云清要小快二十岁。

  梅隐先离去,虽然心中怀疑是天一但又不肯定,她不明白掌门为何对这个小孩突然如此看重。然后安排空隐去槐江调查七怪踪迹,正中空隐下怀,但他警告只是前去调查,即使遭遇,不可力战,而后空隐离去,只留松隐一人。

  菩提子只对松隐说了一句话:‘‘天一这个孩子命格太硬,是把双刃剑,尤其他小小年纪便经历人生巨变,更是考验他的心灵和承受力,所以你得多费心教导他,或许他将来的成就足以改变昆仑甚至这个世界!’’松隐鄂然,但掌门之名不可违,从此他对这个孩子格外关注,虽然表面还是一副冷脸,但心里已经暗暗的看重了这个孩子。

  待松隐也走后,菩提子仰天长叹:“这就是我菩提子该有的宿命吗?”……

  西部极地,那个鱼虾不生,鸟虫不至的幽冥血海,此刻它的主宰宫殿幽冥血煞殿里,一个看不清相貌,蒙着灰色面纱,头戴一副兽骨冠,身材魁梧的人在一座铜炉前静静守候。

  突然炉火喷射而出,炉顶炸裂,巨大的气浪吹向血海,血海中都翻起大浪,而那人面不改色,气浪几乎没有撼动他分毫,只是面纱微微扬起,露出了他腮下白色的胡须,爆炸平静之后,一柄长约三尺的赤色宝剑从炉中飞出,来到了老者的手中。

  他大笑道:“四十九天了,我终于炼成了,此剑一出,菩提老儿,东华匹夫,你们就等着给它血祭吧,哈哈!老夫将你命名为赤焰,俗名血剑,乃是采地狱业火煅烧上万幽魂所化,乃至阴至邪之剑,非至阳之人不可用,一切神兵凡铁在你面前,不过尔尔,去吧,去昆仑寻找你的主人,我要让你后悔收留哪个孩子,菩提老儿,你的死期不远了……”

  话音未落,一道红光自西向昆仑而去,只一盏茶的时间,它便落入昆仑山下的神河中,它沉入河中,静待有缘……

  皇都灵州城,背靠昆仑福地,皇城前有黄河支流清水河流过,为天然屏障,城中人身鼎沸,商来客往,好不热闹。到了晚上,茶楼酒肆,青楼赌场更是让来这儿的人乐不思蜀。

  这块宝地是当今清朗国几代国君从丹朱国国君手中夺来,丹朱国国君据传为轩辕黄帝的曾孙,被清朗国打败后和三苗部族一起迁徙到南蛮之地。清朗国初期出了几代明君,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帝舜,帝舜时期,清朗与丹朱大战,丹朱虽然和三苗结为同盟,但依然被帝舜打败,丹朱国国君被杀,三苗亦一蹶不振。

  三苗创造的五虐之刑罚更是闹得怨声载道,帝舜乘此良机,扫灭这两国,更举贤任能,以德行治国,自此四方皆服,天下明德。而到了这一代国君,宠幸宦官,整日声色犬马,不理朝政,故搞得清朗国乌烟瘴气,全赖之前国君们创下的功绩才得以延续,故此天下妖魔横行,天地将有大变。

  灵州城中,有一间面积中等的店铺名曰映米阁,表面为买卖米的店铺,实则是九黎密宗在中原的据点。这天夜里,阁中后屋的密室里,九黎宗主此刻正与妖界的血蝠妖王会面,上回说道混沌元妖由于重伤未愈,故而此时妖界归血蝠妖王管辖,当然他还带着那个身材魔鬼,善于行魅惑之术的女妖王媚狐妖在身边。

  “多日不见小媚,姿色又增长不少呀,那月中嫦娥见了你只怕也自惭形秽吧,哈哈……”

  “宗主说笑了,小女子何德何能当宗主如此盛赞啊?”狐妖笑着说道。

  4酷匠网!唯…一x正版,其tF他f@都{是;盗版{q

  “你这骚娘们,先去里面等我。”血蝠妖咧着嘴笑道。

  “切!还要奴家回避,是!奴家遵命。”说着把血蝠妖胳膊上掐了一下,血蝠妖露出嘴里的尖牙吓得狐妖就跑,被血蝠妖顺手摸了一把翘起的臀部。狐妖白了他一眼,便进里面房间去了。

  “蝠王艳福不浅啊,有如此美人相伴在旁,还要那个天下干嘛?”宗主说道。

  “老夫美女也要,这天下吗本来就是我们妖族的,天帝少昊当政时,是与妖族共掌天庭的,都怪那个刑天,没头了还杀上天,把少昊斩首,闹的那三个号称三清的老匹夫捡了个大便宜。”血蝠妖感慨道。

  ‘‘蝠王所言不差,但嘴上抱怨无济于事,不如你我联手,扫清昆仑为首的这些个正派,然后由你方掌天,我方掌地,以后相互照应,不知蝠王意下如何?”宗主说道。

  “宗主所说正合我意,不过要与我联手,是不是先得表示表示?”血蝠妖说道。

  “哈哈,蝠王,东西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看这是什么?”宗主从怀里掏出一个圆鼎,造型精致,上有九黎图腾,通体为青色,表面看上真是一件艺术瑰宝。

  “蛊王鼎?老夫上回不过随口一说,没想宗主如此上心,在下不知如何表达心中的感激。”血蝠王满脸笑容道。

  “蝠王好眼力,此物正是蛊王鼎,此鼎非同一般,里面不只一只蛊虫。一般的蛊鼎里面毒物自相残杀,直到留下最后一只,方能称为最毒的蛊虫。

  此鼎之中,有一千年冰蝉,还有一赤水黑蛇,其他毒物早早被他们毒死,而剩下这两共斗了七七四十九天也未决胜负,后来老夫一看,这两只毒虫竟然结合为一体,黑蛇背上背着冰蝉,二者都还生机勃勃,鼎中之毒厉害非常,天上地下怕再无这样的毒鼎,故称之为蛊王鼎。”宗主自豪的说道。这时他想起了已经故去的老巫,神色黯然下来。

  “宗主,您这是?……”血蝠王看出了宗主脸上的表情由喜转悲,故而这样问道。

  “噢,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他对我忠心耿耿,最后的结局却不尽如人意。不提也罢,来人,把这宝鼎包好,咳咳咳……”宗主说着,竟然咳嗽了几声。

  “不必劳烦宗主那么费事,我自己带好就可以了。看这几句话的功夫,你就咳嗽上了,看来那个故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吧。宗主如此盛情,再加上你刚才表现足以证明你是个重情义的老头儿,和你联手,对我妖界来说大有裨益,这事今天就定下了。”血蝠王诡异的笑着说。

  “如此,老夫先谢过蝠王了。”说着把那青色的蛊王鼎递给了血蝠王,那老妖王顺手把它揣在了怀里。

  “蝠王这次来到我这儿,老夫虽然不是这儿的土生土长的人,但总归在这里做着生意,算半个灵州人,所以必须尽尽地主之谊,我已派人在城中最繁华的明月楼摆下宴席,望蝠王赏脸一定去小酌几杯,那里的酒水包您满意,未知蝠王可否前去?”

  “宗主盛情难却,我也好多年没来人间走一遭了,这次就劳烦宗主了。”血蝠王大笑道。

  “呵呵,蝠王言重了。来人,备马车,我要和我的贵客去明月楼。”

  “小人遵命!”门外进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对着宗主行礼说道,说罢便出门去了。

  “这小子看着挺壮,他的鲜血一定很好喝。”血蝠王说道。

  “蝠王恕罪,这是我铺里跑腿打杂的小伙计,我这铺面不大,所以只顾了这一个伙计,你想要的新鲜血液我早已在明月楼给您备好,这个伙计你就开恩放过他吧。”

  “老家伙,你可真抠,一个伙计就把你心疼成这样,要是你那小孙女,你不定要把我怎么样了。”血蝠王淡淡的说道,显然话里带刺。

  “爷爷,这是谁呀?眼睛红红的,怪吓人的。”梦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说道。

  “这就是你的小孙女?”血蝠王咽了口口水看着眼前娇小玲珑,细皮嫩肉的女孩说道。

  “蝠王见笑了,正是小孙女瑶儿,老王,你哪去了?”宗主焦急的说道。

  “宗主恕罪,老朽年迈,老眼昏花,竟然在小主人房间的桌子旁睡着了,小主人本来已经睡着,不知道啥时候跑出去了。更不敢想她竟然跑到你这来了。”密室暗门外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满头大汗的进来说道。

  “哎呀,爷爷你就不要怪老王爷爷了,是瑶儿自己醒来解手,见他睡着,就没打扰他,而我听见这边有笑声才找到这儿的,您的这位客人是个王爷吧,他叫福王?”梦瑶忽闪着她那对水灵灵的眼睛说道。

  “噢噢,你先下去吧,稍候再行发落。把瑶儿一并带下去,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带她来这儿,你可明白?”宗主眼神中带着杀意,连跟前的血蝠王都能明显感觉得到,可见其修为精深,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冷了下来,密室中有些许的潮气水珠此刻都化为冰晶,宗主实力之恐怖可想而知。

  “老朽遵命。”说罢带着梦瑶出去了,虽然小女孩一脸的不高兴。

  “呦,宗主好大的气性呀,连在里屋的我都冷的睡不着了觉了。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呀?”媚狐妖从里屋出来说道,那一双灵动的眉眼尽显妩媚之能事。

  ‘‘你这骚娘们,你出来干嘛?不是让你去里面等我吗?”

  “你这个负心汉,我怎么听到又是明月楼,又是新鲜血液什么的,有这好事怎么不叫上奴家呢?”

  “哈哈,蝠王好福气啊,无妨,夫人可一同前去。”刚才的气氛有点不对头,有了狐妖这个主,可就坡而下,正和宗主心意。

  “你是怕本王去外面偷腥吧,就你多事,既然宗主这么盛情,那就叨扰了,以后去我地盘,本王一定好好款待与你,对了,记得带上你那可爱的孙女哦。”

  “哈哈,小孙女福薄禄浅,担不起您的厚意,老夫我一定前往,不知您的地盘在?”

  “据此往西北走八百里,有片虚无沙漠,那里有个客栈叫醉梦里,那里便是小弟藏身之所,来往的驼队商旅都在那里住店,宗主一打听就知道了,但您的小孙女可得一起来玩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