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好消息来了

  却说槐江密洞里,混沌元妖和魔界亮魔君背地里狼狈为奸,达成同盟。

  元妖与其他八妖王关系微妙,妖界虽号称九大妖王,但真正有实力的当属元妖,血蝠妖王以及黑鼠妖王。其他如狡兔妖,媚狐妖,赤蛇妖,石鲤妖,毒蛙妖,蛾妖都依附于这三妖,元妖手下为赤蛇和石鲤,并有槐江七怪为其效力,黑鼠手下为蛾妖及狡兔妖,血蝠妖王手下为媚狐妖和毒蛙妖。元妖与黑鼠妖交好,与血蝠王交恶,他们两个妖怪为谁为妖界之主争斗了好几百年,故而人界有很多年免于受到妖界袭扰。

  自天一出生,元妖与东华大战,元妖受重伤,血蝠王上位,妖界皆归血蝠王统领,故此刻元妖式微,不得已与魔界结盟,以达其夺取人界的狼子野心。他脱离妖界老巢索魂穴,在千里之外的槐江山搞出一个隐秘的洞穴,此洞无名且周围都是参天大树,沼泽陷阱,几乎无人知晓,再有槐江七怪的恶名,故周围了无人烟。

  槐江山向南二千里,有座泰器山,山上的山泉流下汇聚成关水河,河中有很多奇怪的鱼,鱼身上长着鸟的翅膀,白头红嘴,身上有苍色花纹,传说夜里这种鱼就像鸟一样可以翱翔天空,然而不为人知的是关水河水底深处有一宫殿,正是魔界老巢骷髅宫。这个时候,亮魔君从槐江一路飞来刚回到自己的窝。其他十一位魔君早已在宫里大殿群魔殿等候。

  “老亮,你可算回来了,和那个元妖谈的怎么样,可有收获呀?”一个声音像鸟叫的魔君说道,此魔正是蛊雕。

  “别提了,那狗屁元妖真他妈的抠门,就会耍嘴皮子,啥诚意也没,还好我灵机一动,说魔界现在由我掌管,他才把好东西拿出来。”

  “什么好东西?”

  “一边去,梦魔,夜魔大哥,你们看,这是什么?”

  “上古周天星斗大阵!!这阵图是真是假?”梦魔说道。

  “看样子不像是假的,他元妖既然要与我们结盟,拿个假的糊弄人,对他没什么好处。以他现在的实力,妖界那些妖王都不鸟他,他没必要再与我们魔界为敌,如果这么做,他哪配称为混沌元妖,这家伙可是开天之前的第一个妖怪,连盘古开天斧都没把他砍死,反而让他修成元妖,实在让人胆寒……”夜魔分析道。

  “夜魔,你何必那么惧怕那老小子?我在槐江的内线告诉我,那老元妖几百年前被东华老儿使昆吴剑打成重伤,要复原怎么也得再过十年,我魔界十二魔君,底下小魔少说也有一万,还怕他不成?”一个全身黑毛,头似马,有对蝙蝠翅膀的魔君说道,此魔正是泽魔。

  “泽魔,不可轻视他,魔妖两界必有一战,虽然人界一直叫我们把我们并称为妖魔,其实不然。亮魔,你和其他几位魔君一起在宫里参悟这阵图,泽魔继续与你的内线联系,让他监视元妖的动静,夜魔亲自去和血蝠妖会面,争取达成真正的同盟,而我去人界一趟,是时候和那个老家伙见见面了。”梦魔说道。

  “大哥说的老家伙是???”

  “时机未到,到了你就知道了。”梦魔笑着说道,留下的是亮魔头上的一串问号。

  自菩提子离开,至今已有十日之久,这个时候昆仑上下正加紧修炼,为十年之后的七峰会武做准备。

  天一此刻正在学习五丁开山掌,陈守仁先让他学习心法,然后每日挑两桶水上山,并且双臂平端着从山门下走云梯上来,这可累坏了我们的小天一,他可只有十岁,别家的孩子这个年纪还在父母膝下快乐的玩耍,但他很不幸,这一切在那个夜晚过后化为乌有,在他小小的心灵里装满的只有仇恨,对于这个孩子来说,不知是喜还是悲?

  “陈大哥,我看其他师兄弟都在练剑,就我每天挑水练气力,这练到何时是个头啊?”天一嘟着嘴说道。

  “天一,你要学这五丁开山掌,没有好的气力是发挥不出威力的,而且你年纪尚小,如果气力不足而强行使出这招,容易使你力竭而亡,这不是闹着玩的。”陈守仁说道。

  “那陈大哥,我还得练多久才可以使出这招?”

  “以你现在修炼的程度来看,大概还需三个月才可使出九成功力,至于剩余一成全看天意,也就是由你的天赋决定。但是有一点,你得牢记,欲速则不达,不可急于求成。”陈守仁严肃道。

  看+正版v0章V,节L%上;酷R匠i¤网3

  “啊?还要那么久啊?那我要何时才能学那个剑上把天上的雷引下来的招式啊?”天一满脸失望道。

  “呵呵呵,这孩子真逗,守仁师兄,你实在不适合板着一张脸,你还是自然点好,掌门已经回来了,让我等去玉清殿议事。”来人正是上官云舒,她笑颜如花,走过来摸了摸小师弟天一的头说道。

  “天一,你没见过她,她是玉梅峰的上官云舒,你该叫她云舒师姐。”陈守仁说道。

  “云舒师姐好。”

  “小师弟好,你在这儿好好练功,你的守仁大哥要和我去办点事情,回来要检查你的修炼进度哦。”上官云舒笑着说道。

  “陈大哥,你可要早点回来,教我更多的招式。”天一说道。他心想这位师姐该不会喜欢陈大哥吧?

  “你要好好练习,记住劳逸结合,不可冒进。我们走吧。”说罢,陈守仁御起七星剑,云舒御起寒梅剑望云行观飞去。

  途中,上官云舒取笑陈守仁:“守仁师兄,你刚才那声云舒师姐叫的不错,再叫一声听听。”

  “你这张嘴还是那么刁,这点你姐姐云清可比你强多了。”陈守仁说道。

  “哼,就知道你会说我姐姐,还一口一个云清叫的真甜,那你怎么不去找她呀,胆小鬼!”上官云舒加速超前飞去。

  “五年了,你可还好?还记不记得玉珠峰上的那个师弟陈守仁,那个剑修门大选中你最后的对手,虽然他最后掉在场外,但真是他实力和你相差太远吗?情字难破,可知你心?”陈守仁心中感慨万千,过了一小会儿,终于回过神来,自言自语道:“我在想什么呢?”说罢也加速追上上官云舒,他们二人表情各异,一个怒气未消,一个魂不守舍的来到了玉清殿中。

  大殿之中,掌门和七峰掌座正在殿里等候这两人,可见这两人在昆仑各掌权人心中的地位。殿中排列与上次相同,左边前三位空隐,德隐,法隐,右边四位为松隐,竹隐,梅隐,贤隐,除松隐和梅隐外,其余五位身后都站着一出色二代弟子,虽然他们有座位,但几十年来一直都站着,以示尊师重道。

  “弟子拜见掌门,拜见各位掌座。”陈守仁和云舒异口同声道。

  “因故来迟,望掌门及各位掌座恕罪。”陈守仁接着说道。

  “守仁不必多礼,你教导天一,事出有因,我和各位掌座不会怪罪于你,请入座吧。”菩提子说道。陈守仁拜谢了掌门,然后并未坐下,而是站在了玉珠峰掌座松隐的身后,而上官云舒自然也是站在了玉梅峰掌座梅隐的身后。他们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对方,面面相觑。

  “如今大敌当前,儿女情长的小事暂且搁在一边吧。”梅隐对上官云舒轻声说道。上官云舒正想分辨,对面的德隐师伯给她使了个眼色,只好作罢。这位师伯年轻时曾经追求过梅隐,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被泼了几十年冷水,故而对梅隐的脾气是相当了解。

  “我菩提子今天叫大家来,是有两件要事想问问你们的意见。头一件,东华师尊决定每十五年一次的冬至大选暂时取消,十二年后,将有我派选出三百优秀弟子,青城,崂山各选二百弟子入剑修门修炼更精妙的道法,机会难得,你们要对门下弟子多加管束,勤奋修炼,争取自己门下多出几个优秀弟子,将来或可成其仙道。”菩提子微笑着说道。七贤掌座面露悦色,而陈守仁这些二代弟子更是兴奋不已。

  “第二件事,我不知如何开口,这样吧,空隐,松隐,梅隐你们三个等议事完毕之后单独留下,这事与你三人有关。暂且不提这事,法隐,你可修书送给了青莲真人和一眉道人?”

  “已经与七日之前差人送去,因掌门有事外出,故两位掌门回信说只待菩提掌门回来,具体时间该是三日之后,他们都会赶来我昆仑议事。”法隐说道。

  “如此甚好,法隐,着你派全权安排一切接待及准备事宜。三日之后,在我昆仑大殿玉清殿商议对抗妖族大计。”

  “弟子遵命!”

  “空隐,我走这几日,昆仑上下一切可好?”

  “托掌门鸿福,弟子和各位师弟齐心协力打理派中事务,一切井然有序,弟子们干劲十足,都在积极为七峰会武做准备。”空隐说道。

  “空隐,你干的不错,我没看错你,你这个七贤首座很有担当。松隐,天一这几日修炼的如何?’’“守仁这几日在教他五丁开山掌,但这孩子太小,学的有点吃力,好在勤能补拙,再有三月,就有小成了。’’松隐说道。

  “这么小就学那么猛的招式,会不会太冒进了点?”德隐说道。

  “德隐师兄,我看你是不是羡慕人家有陈守仁这样的好徒弟,然后怕人家教出更厉害的小师弟把,哈哈……’’竹隐笑着说道。

  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同门不可为这小事伤了和气,空隐,梅隐,松隐,你们三个留下,其余各位把我说的第一点传给各位弟子,同时让他们好好准备,会武是初试,真正的大试是剑修门大选。”

  “谨遵掌门之命!”众人说罢各自回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