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十三天重阳宫,菩提子御昆吴剑来到了宫门前,重阳宫宫殿气势恢宏,琼楼玉宇,金碧恢弘。宫门前一只法明兽俾睨天下,明察秋毫。法明兽名为獬豸,形如麒麟,全身黑毛,双目炯炯有神,额头正中生一角,六界内外,可识善恶,明辨忠奸,通人性,知人语。

  菩提子拜了拜獬豸,神兽睁眼看了看来人,便窝在宫门前睡大觉去了,这时宫门里出来一个身材窈窕,面容清丽脱俗的女子,约莫三十上下,正是上官云清,她见是菩提子前来,满心欢喜的把他迎了进来,说道:‘‘师尊告诉我,有贵客来访,不知是掌门老师光临,望您恕罪,五年了,我都为曾回昆仑山看望您和梅隐掌座,实在不孝,您老身体可好?玉梅峰一切可都好?”

  “云清莫要劳心牵挂,老夫我身体尚佳,你的梅隐师父和玉梅峰同门师妹们一切都好,在东华师尊门下,你可得用心修道,昆仑以你为荣。”菩提子微笑着说道。

  “掌门谬赞,弟子一定牢记掌门教诲!定不让您老及昆仑失望,不知您这次前来,有何要事?”

  “人间将有大难,昆仑必须联合中原各派对抗强敌,然敌势大,故而来寻东华师尊,以求他老人家指点迷津。”

  “原来如此。师尊让我在此迎你,想来必是知晓此事,老师请。”上官云清带着菩提子来到重阳宫正殿玄青殿里,然后退下,东华早早在里面等候。

  “菩提子,你来了。”

  “弟子拜见师尊。”

  “无须多礼。如今天地大难将至,你昆仑,青城,崂山三派恐不能与之匹敌。这样,十二年后,你派选出三百优秀弟子,其余两派各选两百优秀弟子前来参与试炼,一经通过,将由我及三大弟子亲授道家仙法,其中最出色者,将收为我关门弟子,我将我所学,倾囊相授。”

  “师尊,快近千年了,您从未收过关门弟子,为何这次?”

  “无需多言,我意已决,为了天下苍生,六界生灵,即使让我东华立即神灭,我亦无怨无悔。”

  “以师尊如今的身份,却如此心系苍生,实乃众生之福。弟子有一事不明,恳请师尊赐教。”

  “但说无妨。”

  “昆仑山下有个酒香村,数日之前,全村除一个小孩天一之外皆被斩杀,此事是否为这次劫难的预兆?而师尊所说的那个身承天数之人是否就是天一?”

  “此乃天机,本不可言传,但如今杀劫将至,你昆仑剑宗乃我道门真传,故只可与你言说,但除你之外,不可让第二个人知晓,若让邪魔外道知晓,你我皆会酿下重罪,六界生灵都会受到波及,你可知其中厉害?““弟子明白,请师尊赐教。”菩提子额头微微冒汗,说道。

  “你前面说的都是事实,但是并非一成不变,天一现在只是个孩子,又身负血海深仇,将来走上哪一条路还不可知,如若引导稍有差池,即使圣人出手,恐怕也难以挽回,到时候我们也无能为力,六界的秩序将被打破,而代价就是血流成河,生灵涂炭。我将昆吴剑赠与你派掌门,就是为了制衡人界中的大恶,要是到时真有个万一,你作为掌门,可不能心慈手软,稍候我会传你一道家至尊霸道之法,非到万不得已,此招万不可用。”

  “那孩子竟然真的是……?师尊,如今他已入昆仑门下,弟子该如何处置为好?”

  “你可先教他修身,修心,修意三法,待他把身上复仇之恶念摒弃,才可教他道法剑决,此乃稳中求生之策。你可让其多吃点苦头,磨炼其志,让其稳归正道,魔妖两界也就无机可乘。”

  “此法虽稳,但却很难,弟子一定尽力而为,一切顺其自然,知天命,尽人事吧。”菩提子无奈道。

  “菩提子,你随我闭关10日,我把那道法传授与你,你可要好好参悟。”

  “弟子遵法旨。”

  “此法为最霸道之法,其名为改天换地,乃是用此天此地之中所有灵气汇聚一体,以五行之道,重置地,水,火,风,土等基本要素,此法一出,万物归零,一切从一而使。……”重阳宫最神秘的还虚洞里,一场宇宙中至高的授艺正在徐徐展开。

  另一方面,昆仑山中,各脉弟子正在加紧修炼道法,为10年之后的七峰会武做准备,而天一由于掌门离开时亲自留下手谕给空隐,让其正式入松隐门下,故此时也在努力修炼中,虽然只是修身练气力的最初阶段,他那小小的身躯中燃着熊熊复仇之火,以此为念,他比所有弟子都卖力,这让松隐对他的观念也有所改观,冥冥之中,一代新圣正在悄然成长……

  九黎木寨里,老宗主和梦瑶给老巫上坟烧纸之后,便动身朝中原之地而来,而中原之中最繁华的当属皇都灵州,灵州距离昆仑只有100里之遥,在其南方,灵州城里有两个名门,一为东方家族,另一为司徒家族。

  东方家乃皇室宗亲,身为皇室贵族唯一护卫,而且朝中党羽颇多,掌族人为东方卫,其有一独子名叫东方青木,不喜功名,好管不平事,爱结交修仙问道之士。而另一家族为灵州大户,富甲天下,家中从事盐铁粮食衣物当铺各种生意,被戏称为皇室钱库,而司徒家族中最出名的要数当家二公子司徒空,一面乐善好施,而另一面却不为人知,此子与东方青木乃是至交好友,这一年,青木12岁,司徒空15岁。

  梦瑶终于和爷爷来到了中原,这里的繁华和热闹让她流连忘返,开心不已,她们二人最终来到九黎密宗在中原的据点映米阁中,此阁表面是买卖米的粮食铺面,实际里面别有洞天,在司徒家把持粮食生意的皇城中能存活至今,可见其厉害……

  槐江密洞,混沌元妖此时正与萤火虫化身的亮魔君在会面谈结盟之事。元妖摆下一桌子好酒好肉,肉当然是魔君最爱的人肉,酒乃是用青壮鲜血和天山灵芝一起酿制而成的液体,酒中竟然闻不出有血腥之气,元妖手段,实在高明。

  “魔君,如今菩提老儿仗着有东华老匹夫撑腰,处处与我妖族,魔族作对,意欲把我等斩尽杀绝,你我若不能同心对外,只能任人宰割。”

  “有你元妖坐镇,我看他们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亮魔君吃了一口肉说道。

  “此言差异,自从我被那东华匹夫重伤以来,如今一身法力已大不如前,况且中原中又有崂山,青城与那昆仑结盟,共同对付我等,而且东部边陲又有九黎密宗,敌我难辨,故我等处境,实在堪危啊?”

  “元兄所言不假,但是如若结盟,与我魔界有何好处?”

  “哈哈,人界富庶之地,魔君难道不垂涎?待你我联手打败那些所谓正派,人界还不是你我囊中之物?到时皇都灵州城就由你魔界掌管如何?”

  “好,痛快!我赞成结盟,不过你得先拿出诚意,我好回魔界找我那十一位兄弟,也让他们看看我这个老大不是白当的?”

  “你可能做主?”

  “以前或许不能,但自从我那梦魔和夜魔哥哥退出魔界首领争夺之后,便由我亮魔做主。”

  “如此甚好,来人,把那棺材抬上来!”

  (&看正版…章#l节上。#酷匠/网$

  “元兄,这是何意?”

  “棺中尸体上有一件珍宝,需要合你兄弟之力把宝取出,那宝贝就是上古十二魔君周天星斗大阵的阵图,需要你等合力解开尸体上的封印,方可得到,我元妖不敢夺人所爱,望魔君笑纳。”

  “元兄哪里话,这等大礼,我亮魔君以后将唯你马首是瞻!”

  “哈哈,不用客气,这本就是你们的东西,这么说结盟之事可定了?”

  “事已至此,小弟听你的,结盟就结盟。”说完,元妖和亮魔君碰杯,觥筹交错间,元妖心中暗喜:“这魔君比他哥哥们差远了,有他在,魔界也在我手掌中了,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