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守仁,天一和那几个师兄弟此刻已回到昆仑,经过昆仑山门时,天一看到了菩提树和云梯,大家都是从云梯上进入昆仑山云行观的,当然其中陈守仁被那个最年长的师兄背着进入观内,经过观门时,天一还看到了一只叫赑屃的灵龟,据说是昆仑守派灵兽,陈守仁是玉珠峰首座松隐的大弟子,故他一回来掌门菩提子就安排松隐以至他去了,至于天一,菩提子也暂时安排他到松隐门下修行。

  昆仑掌门菩提子门下的唯一的女道人梅隐,她接菩提子之命派其座下最出色的二代弟子上官云舒去调查酒香村命案和偷棺案。云舒是个面容姣好,但心冷孤傲的女子,这和她的姐姐上官云清截然相反,而她姐姐原来也在梅隐门下,五年前的剑修门大选,她姐姐通过了试炼,拜在了东华门下,现在是剑修门的二师姐,前途不可限量……

  上官云舒和几个玉梅峰的三代弟子一起下山调查,大约过了十天,她们一行人回到了玉梅峰向掌座梅隐复命,而松隐的大弟子陈守仁在他们下山走的第三天,身体已然痊愈。

  这几日天一缠着他要他教他剑法,但由于松隐实在是看不上这个孩子,处处为难,所以守仁无奈只能教他一些基本的道法剑法,这为后来天一正式学艺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玉梅峰终年积雪,但山顶之上的道观却四季如春,而那里正是梅隐道人修道授徒的府邸寒香观,此时,上官云舒正在向梅隐禀明调查结果:“师父,弟子这几日来明察暗访,和各位同门共同查探,甚至开棺验尸,得出的结论是……”

  “是什么,尽管道来,为师可帮你提点一二。”梅隐面带微笑,像个慈祥的母亲一样看着云舒。

  “从结果看,酒香村二百多口人都是死于刀伤,而且是一刀毙命,但是很奇怪,天一的母亲却中了八刀以至血流过甚而死,既然一刀就能解决,何必多砍七刀呢?我们取了他们村里唯一的水源,也就是那条神河里的水,里面下了一种很慢的毒药,这种药需得两个时辰才能生效,并且对老人和小孩效果极佳,而对青壮则药效不好,他们的目标或许就是这些青壮。”云舒皱了皱眉说道。

  “嗯,还有呢?”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黑鼠老妖偷走的棺材,一个是天一的父亲,另一个是个孩子,而且那个孩子似乎没死?!”

  “什么?你怎么肯定另一个是个孩子,而且还没死?”

  “十年前的七峰会武,由于青城和崂山的掌门和优秀弟子前来观战,弟子对崂山元光术很感兴趣就去和崂山弟子讨教,弟子以本门无上剑法最基本的开山决为交换,学来了他的元光术五重心决,弟子用偷学来的元光术查探当时的情景,虽然掌心中看到的有点模糊,但我看到那黑鼠妖给那孩子吃了颗药丸,他马上就醒了,而且和黑鼠妖似乎很熟,黑鼠妖还叫他小主,实在是很诡异……”

  “云舒,你偷学别派道法,实在不应该,这事已经触犯了本门清规,若让你法隐师叔知晓,你恐怕得在那静思崖幽闭数十载,而且你以本门剑决作为交换,实在让为师失望,念你姐姐的面上,姑且记下,但不可在人前曝光你那元光术,否则,为师定将严惩。”

  梅隐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着你调查此事,本说明掌门对你的看重,可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实在让为师也很失望,这样吧,为师代你去向掌门复命,也好为你开脱,这段时间,不许你外出,待在自己的厢房好好反省,去吧。”

  “是,弟子知错,多谢师父开恩。’’云舒满脸的悲伤,说罢便拜别梅隐离去了。

  梅隐休息了一会,便御起暗香剑朝云行观飞去。她委婉的向菩提子汇报了云舒调查的结果。

  菩提子说道:“你门下的弟子果然青出于蓝,我想假以时日,你这个掌座可就坐不稳了。”

  云舒这个孩子太过傲气,你可得多费心调教。

  从她的调查的结果来看,凶手很可能就是槐江七怪。”

  “弟子从未听说过这七怪,求掌门赐教!”

  “槐江山距离我们昆仑三百里,在我北方,他们七个为了钱财,可以说无恶不作。而且他们七个乃是上古混沌元妖的浊气遇上七个恶人所化,故实力极为恐怖,我派七贤或许可与之一战,但胜负却难料。他们七人都使刀,并且刀法一流,刀路诡异难测,一起行动,都穿黑色夜行衣,戴斗笠。而且那种毒药只有他们有,且无药可解。”

  “掌门从何处得知此事?”

  i\酷w匠。网V首发K…

  “为师年轻时,拜本派乾元祖师为师学无上剑法,学成之后,祖师派我去槐江采玉铸剑,在那山上救下一个小孩,后来他就成了我的大弟子空隐,空隐一家都被他们所杀,故他心里了无牵挂,空无一物,后取道号空隐。”

  “空隐大师兄竟然有这样的身世,掌门慈悲,弟子们何以有这样的福报?’’“此事不可与任何人提起,我得去东华师尊那儿去一趟,有很多事,以我派的力量根本不能与之抗衡。你且去吧,待为师回来,从长计议。

  “掌门,你何时回来,派中事务交于何人?”

  “传我口令,本派事务暂时交于空隐掌管,你和松隐在旁辅佐,十日之后,为师定然回来。”按下这边不表。

  北方槐江,一处密洞里,七怪正在拜见一个小孩,他们说道:‘‘小主,属下们不辱使命,将天一的父亲带回来了。”

  “一群饭桶,害我在那村里窝了10年之久,还要装做那个天一的玩伴,真是让人火大,要不是当年东华老儿把我重伤,我也不用以孩童的身躯修炼十年之久,东西找到了吗?”

  “属下无能,天一的父亲身上并没有河图洛书?”

  “什么,你们这群废物追着白泽从九黎族那儿追到昆仑山下,没追到也就罢了,它身上带着的东西掉在那个少年家里,你们把人家一家老小甚至全村人都宰了还没找到,从黑鼠妖身上夺回天一父亲的棺材还是没找到,要不是血蝠王受了伤,你们这几个能那么容易夺回尸体,还在这邀功要赏金吗?”

  “给我滚蛋,魔界的亮魔君明天就来与我们谈结盟之事,手里没有筹码怎么谈?让我静静,你们出去吧。”

  “属下遵命!’’待七怪出去,小孩运起真气,竟然幻化为混沌无形,只是那一片混沌中不时冒出浊气,原来这小孩尽然是混沌元妖,正道危矣?人界危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