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村惨案发生七天之后,酒香村里,往日的一派热闹祥和不复存在。在村外的一大片荒地上,立起来一座座土堆,有十几个道人和一个少年,少年正是天一。他身披缟素,跪在一座墓碑前,墓碑前放着一盘馒头,一盘饭菜和一坛酒,还有一个铜盆,里面不时的烧着纸钱。

  天一哽咽着说道:“父亲,母亲,不孝儿看你们来了,今天是你们的头七,也是全村人的头七,天儿不孝,至今没有寻到仇人,我在此立誓,必手刃仇人,提他人头回来,以告慰父亲母亲及各位乡亲在天之灵,黄泉路上一路走好……”说罢,朝天空抛去一把纸钱,把酒倒在墓前,朝墓碑磕了三个头。

  “各位师弟,我已把此事告诉菩提掌门,掌门吩咐我等今晚子时作安魂超度道场,大家分头做准备吧。”陈守仁说道。(陈守仁便是上回陈姓道长)

  入夜,子时,天上一轮圆月,周边有一丝乌云,淡淡的月光照耀人间,天上一只巨型蝙蝠飞过,翼展超过七尺,朝酒香村方向而来,通体血红,样子甚为恐怖。而地下泥土翻滚,一只硕大的黑色老鼠打着地洞朝村里那片坟地而去。巨蝠倒挂在一颗很高的松树上,眼睛注视着村里的一切,而黑鼠在距离坟地三里的地方停了下来,破洞而出,匍匐观察着前方情况。

  只见白天那一行道人只剩九人在做安魂道,场,在法坛桌边站着一身披黑道袍的道人,站在草席上,其余八人按八卦之位静坐八方。

  黑袍道人陈守仁左手持七星剑,右手执手炉燃香。桌上左右各放一红烛,中央摆放神位,旁边有一净水钵和一叠符箓。他剑挑符箓,一双眼中泛出火光,符他口念咒语道:“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急急如律令!”之后沐浴渡桥朝参安位,如此一个时辰之后,法事已毕。

  在他们撤了法坛草席之后,天一向各位道人诚心的鞠了一躬,陈守仁笑着扶起了他。

  就在这时,巨蝠自树上疾驰而下,如离弦之箭射向众人,刹那而至,它正欲张口咬天一,被陈守仁发觉,右手顺势抱住天一朝地一倒,同时一道青光闪现,不知何时,他左手中的七星剑已刺向巨蝠,出剑速度之快,令人啧啧称奇!

  天一哪见过如此场面,当场吓得木在那里,一动不动,而那孽畜身中如此快剑,只溅射出一阵血雾,幻化为上千血蝠,之后一众血蝠汇聚成人形,竟然是一中年书生模样。他身穿红衣,双手交叉胸前,双瞳血红,大笑道:“臭道士们,我血蝠王驾到,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师兄,这妖好生厉害,中了你回身一剑,竟然毫发无损!”其中一青衣道人道。

  “我听掌门说过,这血蝠王曾与我派乾元祖师大战三十回合不分胜负,后祖师祭起本派至宝昆吴剑,才将其重伤,之后几百年,再没出现过,不知其此次前来,有何用意?我们需得小心应对!”陈守仁轻声说道。

  “商量好怎么受死了吗,你们放心,我血蝠王保证不吸干你们的血。”

  “呸!老妖王,我辈修道之人,以斩妖除魔为己任,既然你送上门来了,就休想活命回去!”陈守仁怒斥道。

  “哼,口气不小啊,我和你们老祖师打的时候,你们他妈的连屁都不是,今天就好好陪你们这些小辈玩玩。哈哈……’’血蝠王轻蔑道。

  “大家小心,我们用天罡北斗剑阵!”陈守仁大喝道。话音一落,他们之中七人(包括陈守仁),行天罡步,所走之地正如天上北斗。他们口念剑决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上达天星,星辰北斗,加护我身,诛妖伏魔,无处遁行,急急如律令!’’话落,他们手持之剑光芒大盛,尤以七星剑青芒最盛,七人布阵杀将过来。

  :酷匠p网x正T0版首z发

  “乾元老儿,你教出的徒子徒孙还不赖呀,但很可惜,他们的对手是我。万蝠齐天!去!’’血蝠王双手一挥,身下万只血蝠朝七人飞去,迅速把七人淹没了。

  一道道剑光喷射而出,像要射穿苍穹,而那一只只血蝠被这凌厉的剑光一一射中,掉落下来,化为血水,腥臭无比。老妖王冷笑着看着他们,完全就是玩的心态。万蝠落地,天罡亦破,除陈守仁额头微微冒汗外,其余六人几乎都气力用完,瘫倒在地。

  “怎么了,娃娃们,不过来要我的命了?哈哈…..”,血蝠王顿了顿,说道:“那我就不客气的攻过去了!血骨幡,起!’’血蝠王祭起一面血红色的幡,上有累累白骨,甚为恐怖!

  “受死吧!”

  “天地玄黄,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

  六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我身。

  九霄神雷,以吾剑引,妖魔丧胆,鬼怪亡行。”

  剑指苍穹,七星剑剑光大放,一声龙吟,天上瞬间阴雨密布,电闪雷鸣,忽然一道天雷下落,缠绕在剑上,陈守仁此时气喘吁吁,青筋暴起,身穿黑色道袍亦被这骇人气场吹的鼓了起来。

  陈守仁剑指妖王,几乎用尽气力大喝一声:‘‘疾!”剑锋上的雷电咆哮而出,如一条巨龙疾驰向前,与血骨幡碰撞在一起,“轰隆隆…..”天地之间亮如白昼,二者相撞之地炸出一个巨坑,方圆足有二里,血骨幡粉碎,血蝠王和陈守仁身受巨大气浪,被掀翻七八丈之远,血蝠王被吹飞不得幻化为本体巨蝠,饶是如此,他也倒挂树枝不及,撞倒了七八颗碗口粗的大树,掉落地上。

  反观陈守仁,也被这气浪吹飞到村里一户人家的外墙上,整个人在外墙上开了个大洞,而破墙裂痕斑斑,随时可能倒塌……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那妖王在地上扑腾了几下双翼,便又幻化为人形,看着不远处倒下的陈守仁,冷笑道:“宵小之辈,虽会你祖师传下的无上剑法,但修为尚浅,使这御雷七式第一式还欠点火候,如若不然,本王就要命丧当场了!哈哈哈......”

  话音刚落,老妖王背后中了一剑,口喷一口妖血出来,大怒道:“臭道士,胆敢暗算本王,纳命来!”陈守仁在他吹飞那一瞬间使了一招迂回剑指,七星剑便包抄其后路,来这致命一击,不过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能伤其根本。

  “血蝠王,我得手了,别嘴硬了,快撤,你要破坏我妖族大计吗?”黑鼠妖王张口投下两口棺材,大喝道。

  “算你们走运,后会有期!”说罢,黑鼠钻土入洞,巨蝠升天,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在远处一旁观看的天一目瞪口呆,保护他的两个道士也被这道妖斗法看的震惊不已,其中一人率先反应过来:“快去救守仁师兄!”

  “陈大哥,你可不能死啊!!”天一也如梦方醒,快速朝村里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