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噩梦

  青云之上,三十三重天玄都玉京宫,仙乐飘飘,鸾凤齐鸣,一只仙鹤飞进宫里,化作一清秀童子。

  童子匆忙赶到一仙尊坐下,此仙尊头顶七彩霞光,鹤发童颜,一身白衣,正是玉清元始天尊。童子正欲向仙尊禀告要事,但见其双目微闭,一时犹豫不定。正欲离开,仙尊开口说道:“白鹤童子,有何事禀告?”

  “天尊容禀,镇守宫门的白泽不见了!”白鹤童子额头冒汗,焦急的说道。

  “我已知晓,你去一十三天重阳宫剑修门寻东华帝君,让其来我这听道!”元始天尊说道。

  “弟子遵法旨!”说罢,白鹤童子化为一只白鹤急奔一十三天去了。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便来到重阳宫外!

  东华帝君此时正在重阳宫中给众弟子上早课,他讲道:“无上道宝,当愿众生,常侍天尊,求脱轮回……”

  “报师尊,白鹤童子到了!”一宫门看守道童跑进宫里说道。“快快有请!”东华帝君说道。

  白鹤童子来到东华面前,说道:“奉天尊法旨,宣帝君去玉清天听道!”

  “谨遵法旨!童子先请。”东华送童子出宫门,随后说道:“南宫华何在?”“弟子在!”从重阳宫大殿里走出一个中年道人,一身青衣,面容俊秀,丝毫看不出是个已过不惑之人!

  “为师要去玉清天,你是本门大师兄,就代为师继续为众弟子讲早课,不可懈怠!’’东华帝君正色道。

  f*酷%匠${网W永久免E@费.看、小d说!P

  “弟子谨遵师命!”南宫华说道。东华面露喜悦,御剑望三十三天飞去!南宫华和一干弟子出门相送,“恭送师尊!”

  按下这边不表,上回说道,九黎木寨里出现了白泽神兽,令梦瑶的爷爷惊喜不已,梦瑶年龄尚小,依稀记得只是在书中见过有关白泽的描述。见爷爷叫出该兽名字,孩子的好奇心一下子暴涨!

  “爷爷,我们去追那只神兽吧!瑶儿想和它一起玩!”梦瑶说道。

  “傻孩子,爷爷也想去追它,可它不属于我们这里,咱们追不上。这神兽出现在我们这里,必有缘故,你乖乖待在这,不准乱跑,爷爷要去问问族里的老巫!”

  “哦,就是咱族里那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老巫吗?瑶儿也想去,看老巫怎么说。’’梦瑶说道。

  “老巫不喜欢小女孩,你去了,他也会把你赶出来的!等爷爷回来,就和族里商量带你去中原玩,好不好?”老者说道。

  梦瑶吐了吐舌头,虽有点失望,但听到爷爷要带她去中原,还是高兴的点了点头......

  昆仑山下有一个小村庄叫酒香村,因这里有昆仑山泉流下,汇聚为一条河,被村民们称为神河,人们取河水酿出美酒,酒香飘出十里可闻,故此得名。这一天,村里的人们格外忙碌,村民们有的挑水摘菜,有的生火做饭,有的抱着一坛坛酒,有的安排座椅桌子,有的端上一盘盘菜。村里的一户人家院里摆满了桌子,共有二十余张。这户人家正是天家,要为他们的独子天一庆贺十岁生辰,这一天是九月九日。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之间,天色已暗了下来,那户人家里宾客满座,热闹非凡!村民们都来给主人家的儿子庆贺,主人家挨桌给来宾敬酒,小孩子们不时的在嬉戏打闹,惹的大人们哈哈大笑,天一的父亲端着一杯酒,从东家座位上站起来说道:“今天是小儿天一十岁生辰,乡亲们放下手中生计赶来为我儿庆贺,鄙人不胜感激,请大家敞开肚皮,共享美酒佳肴,不醉不归!”

  “好好!”大家鼓掌称赞。一场盛大的生辰宴席正式拉开了帷幕。过了不知多久,村民们似乎都喝醉了,几个孩子包括天一也在桌边睡着了,一切似乎很美好,但连老弱妇孺都醉倒在桌边,甚为蹊跷!

  就在这时,有几道黑影刷刷的进了院落里,他们来的很快,一个个手中握着刀,长刀出鞘,寒光闪闪,令人不寒而栗。他们一行七人,皆穿黑色夜行衣,头戴斗笠,见人就砍,杀得血光漫天,哀号遍野,最后只剩下天一和他的母亲。

  天一睡的很死,而母亲却不知何时醒来,用她那柔弱之躯死死护住了天一,自己身中七刀,濒临死亡之时,她嘴边喃喃自语:“天…..天一……”,说罢撒手西去,嘴角留下一丝微笑。

  “这婆娘说什么!’’其中一人问道。

  “她好好好…好像在说…..说…天意!”里面一个结巴的人说道!

  “哈哈….你说的对,这就是天意。”那人大笑着说完又走过去补了一刀,这刀从天一母亲身躯刺入,只差一点就刺中天一,从他脸颊上留下一道伤疤……之后他们一行七人一一查探尸体,确保不留活口,或为上苍庇佑,他们没有发现天一,他们像来时那样,很快离去,留下的是这个少年一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靥……

  第二天黎明,少年慢慢苏醒过来,他从生下来从未睡的这么沉过,他眼睛睁开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上盖着被子,而脸颊还隐隐作痛,虽然上面擦了药,裹着布,他强忍着痛,从床上起来,离床不远,有一张方桌,桌下摆放着一把木椅,桌上放着一个茶杯,一本书,上写《道德三千言》,茶杯上还腾着热气。

  少年心中有很多疑问,他见茶杯热气升腾,心想应该有人刚离开不久,于是他试着叫到:“有人吗?”

  话音刚落,从门外进来一道人模样的青年人,身穿黑色道袍,中等身材,面貌方正,背上背着一把宝剑,手里拿着一个木质食盒,走到床边对少年说:“小施主,不要乱动,你脸上受了刀伤,刚敷药不久,药性还需时间发挥效果,先吃点东西,需得静养些时日才能恢复。”

  天一诧异的问道:“刀伤?!!我记得昨日我们全村的人给我庆祝生辰,我怎么会来这里,又怎么受了刀伤?还有我的亲人呢,他们去哪了,你又是谁?”

  “我是昆仑山剑宗门下修道的道士,这里是昆仑山养心殿,我俗家姓陈,你的亲人…………”道人一时语塞,不知怎么开口回答这个少年。

  天一此刻心急如焚,眼中一副迫不及待的目光,追问道:“陈大哥,请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今年多大了?”道人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问道。

  “十岁,陈大哥,求你了,告诉我想知道的!”

  “村里的人除你之外,都被杀害了!”

  道人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今天天刚透亮,我和另一个师兄下山买菜,路过酒香村,不见鸡鸣狗叫,心里觉得奇怪,便走进村里查探,在一家人的院门前发现有几具尸体,我们抬头向院里一看,一片狼藉,尸体到处都是,我和师兄赶快救人,找来找去,却发现竟然没有一个活口,就在我们快要放弃的时候,在你母亲身下发现了你,当时你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就把你救了回来!”说罢,他攥紧了拳头,心中怒火难消。

  “不,不,你在骗我!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要去找他们!”少年强忍着泪水,从床上下来,起身要去外面,被道人一把拦住。

  “放开我,放开我,放……”话没说完,少年晕了过去。

  “孩子,我们一定会为你报仇!”道人抱起少年,把他放在床上,愤恨的说道。遗憾的是,少年此时没有听到这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