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云宗,门中弟子几十万,是这方圆千里的三大势力之一。

  清晨,在落云宗的外门,一个头发蓬乱,衣袍破烂的少年拿着扫帚在外门的道路上打扫,这少年十五六岁,在这个年纪应该是最充满朝气的时候,但这少年却一副懒散的样子,一脸疲惫,让人值得主意的是,少年虽然疲惫,但他的眼神却显得格外有神,透露出坚毅的模样。

  少年叫陆一鸣,三年前曾经是落云宗外门的第一天才,眼见就要晋升内门弟子了,谁知这时候修为却丝毫不进,就连汲取天地玄气都困难。

  这让他很快失去外门第一天才的地位,逐渐变成了杂役弟子,这杂役弟子说白了就是在宗门内是一个打杂的,这让他一下子就成了宗门的第一大笑话。

  当然了杂役弟子也不是无偿给怎么打杂,每个月宗门会给予一些补贴,不过这些福利自然不能和正式的弟子比较。

  “哎!这样的日子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老天你为什么要这么捉弄我。”陆一鸣停下扫地,抬头望着天空,眼中充满了不甘,他曾是外门第一人,何曾想到会落到这步田地。

  “哟,这不是我们的外门第一天才,陆一鸣嘛!今天怎么起那么早来扫地啊。”

  &酷匠,网K)唯O一`.正#版“,Y`其{他e都{是$盗6j版

  就在这时候,一道格外刺人的声音传来,这声音让陆一鸣眉头一皱,脸上露出厌恶之色,很显然这人和陆一鸣不对头。

  陆一鸣转身过去,正有五六名少年朝这边走过来,为首的人手拿折扇,一袭淡蓝色边纹锦袍,这人后面的五人显然是这少年的小弟,为少年马首是瞻。

  “杨琛,想不到你今天也起那么早,我以为你昨晚又去和哪位女弟子缠绵去了,暂时还起不来呢。”陆一鸣对这少年淡淡说道,声音不含任何感情。

  听了陆一鸣的话,这叫杨琛的少年也不生气,反而笑道:“昨晚的确与一位女弟子缠绵去了,简直让我欲仙欲死,啧啧。”

  听了杨琛的话,陆一鸣不由得恶心起来,他知道这杨琛就是这样子,曾经自己的死对头,从自己成为外门第一后他就一直被陆一鸣狠狠的压制,所以在陆一鸣落难后,杨琛就明天来找自己麻烦。

  “杨琛,这地你扫得还不奈,挺干净的,好像每天要把地扫完才能吃饭吧,嘿嘿。”杨琛阴笑着走向陆一鸣去,望着地上堆积的叶子,突然他手一挥,一股玄力从手中涌出来,吸扯着那一堆叶子,随后往天上一抛,本来堆作一堆叶子,这时候散落一地。

  “杨琛,你....你太过分了。”陆一鸣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打扫了一早上的地,这时候被杨琛弄得乱七八糟,这又要重新打扫一遍,打扫完后才能吃饭。

  陆一鸣紧紧握着拳头,听得咔咔作响,恨不得冲上去暴打一顿杨琛,但是他不能,先不说如今杨琛已经是内门的人了,虽然只是内门的普通弟子,但也不是陆一鸣这种杂役弟子能够相比的,再则就是杨琛一身实力强横无比,达到了武灵五重,而陆一鸣的实力一直停留在武道六重,迟迟不能够晋升武灵境。

  在这片大陆,人们的实力等级有很细致的划分,实力从低到高依此划分为武道境,武灵境,地道境,天道境,逆天境,星辰境。

  在修为最低的武道境之前,人们必须要凝聚体内的武丹,吸取天地玄气来增强自身的实力,而凝聚武丹后所吸收的玄气都会转化为玄力储蓄在武丹内,在战斗时可以任意调动武丹里面的玄力,而武丹破了一身修为就会付之东流,化为乌有,从此成为一介凡人,就算用天材地宝来修补武丹,那这人以后的成就也是有限的。

  而在修为的最高之境界星辰境,传说在星辰境上面还有许多更为强大的境界,当然这仅是传说,不知是真是假。

  “怎么?拳头握那么紧,想打我,先不说你地位没我高,就你的实力来十个我翻翻手就能打败你。”杨琛瞥了一眼陆一鸣,看他的手握那么紧,从中传来咔嗒的声音,顿时轻蔑的笑道。

  听了杨琛的话,陆一鸣把心中的愤怒深深的埋在心里,杨琛说得对,如今他不管是实力还是地位都没有杨琛的高,不过总有一天,这段屈辱他会千倍万倍地讨回来。

  “杨琛,你总有一天要为今天所做的事情付出应有的代价!”陆一鸣狠狠的说道。

  “怎么?威胁我?哈哈哈,就你,我想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因为你永远都只能在这里扫一辈子的地,哈哈哈!”

  听了陆一鸣的话,杨琛仿佛听到了世上最搞笑的话,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根本没把陆一鸣当一回事。

  “各位我们走,以后啊我们每天来照顾我们外门第一天才的生意,哈哈哈!”杨琛阴笑地看着陆一鸣,对后面的五名少年说道,随后就率先离开了。

  “哈哈哈,杨琛师兄说得对,以后我们天天来。”后面的五人也紧跟着杨琛,在后面拍马屁说道。

  看来以后陆一鸣没有好日子过了,每天这些人都来捣乱,那么他吃饭的时间就会拖延,到那时候在宗门的食堂所以的饭菜可能都吃完了。

  望着杨琛等人离开的背影,陆一鸣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愤怒,这杨琛实在太过分了,总有一天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再看看地上到处散落的碎叶,这一打扫,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随后,陆一鸣按耐心中的愤怒,继续拿着扫帚打扫在地上的叶子。

  这一打扫就差不多两个小时,而吃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现在去吃估计也来不及了,现在离吃午饭的时间也不远了,就等吃午饭吧,陆一鸣这样想道。

  接着陆一鸣把扫帚放好就离开了原地,来到他这三年以来经常来的地方,这里就是宗门的后山,每一次当他受了屈辱,或者受人欺负,陆一鸣总会来后山这个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成熟的地瓜说:

地瓜新书,望大家继续支持,先更新一章让大家看看,同时占个书位,目前正在努力存稿中.....以后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