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伍之中除了载紫丝的另外一名年轻女子道:“地级灵药,我们可是连一次都没有用过。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一株,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溜走?”

  女子的长相很是俏丽,比起载紫丝也不遑多让,不过,她的一双眼睛却是令得她的相貌被打折了几分。她的眼睛很像是一只狐狸,但是却并不是狐狸的那种妩媚,而是继承了狐狸的奸!让人第一眼望去,就感觉这个女人有些不好的企图。

  女人的名字叫做梁琴,在这一群人中,实力仅次于郎烨易。

  “别急。”

  郎烨易道:“灵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他终究会是我们的。”

  语气一顿,郎烨易看着自己脚下的雷麟蛇尸体,道:“不过,我现在可以先得到另外一件东西。”

  “三阶妖兽的……妖核!!”

  “什么?!!”

  其余五人闻言,身躯一震。

  载紫丝震惊道:“妖核还在?!杀了它的人不是应该将妖核拿走了吗?!”

  “并没有。”郎烨易缓缓道。

  一边说着,他一边向宋阔一招手。

  最Z新l。章节上;X酷匠网_P

  宋阔了然,将手中的利剑递给了郎烨易。

  郎烨易拔出剑刃,在雷麟蛇的七寸处挖了一个小洞,一颗淡蓝色的晶石滚落出来。

  妖核!!

  妖核虽然是从鲜血之中滚出来的,但是却并没有沾染上血液,表面干净无比,晶莹剔透。

  郎烨易将之捡起,眼神也微微有些火热。

  但他很快就将这抹火热掩盖了下去。

  “收好。”

  郎烨易把妖核扔给梁琴,对她嘱咐道:“等回到宗门,在商议怎么处理。现在,我们就去看看……是谁拿走了那株地级灵药吧。”

  “可是,我们就算是追上了,能打得过吗?”宋阔有些害怕得道:“造元境界的雷麟蛇,即便是我们想要对付都有些困难。”

  他再次看了看死的不能再死的雷麟蛇,道:“更何况是把雷麟蛇打成这个样子,那那个人该有多猛?”

  载紫丝不开心的瞪了宋阔一眼,叫道:“干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他在强又怎么样?我们还有烨易师兄啊!再说了,我们可是紫凰宗的人,就算直接跟他要,他敢不给吗?!”

  郎烨易忽然蹲下了身,将手伸进了那一团血肉模糊之中。

  “额……师兄你这是在干嘛?”

  宋阔愣愣的看着郎烨易的举动,问道。

  郎烨易不答,只是手掌上的力气增大了几分——一把小巧锋利的匕首被他从雷麟蛇的尸体上抽了出来。

  “这是?”

  梁琴皱着眉盯着这柄匕首,疑惑的道。

  “这才是杀掉这条畜生的致命一击。”郎烨易将手上的鲜血甩干,道:“虽然他将雷麟蛇重创,但是却并没有真正的将之杀死,而他最后使用这把匕首,看来……他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凭身躯杀死对方,他也是受伤不轻。”

  “他若是受伤,那我们岂不是!!?”

  宋阔还有其余几人神色一喜。

  “可我们耽搁了这么久,还追的上吗?”

  梁琴却想到了另外一点,她道。

  “这倒是……”

  宋阔刚刚欣喜地脸色又垮了下去。

  “妈的!这么久了,那人肯定已经跑远了!!这森林这么大,还怎么追啊?”宋阔有些恼怒的道。

  梁琴将目光投在了郎烨易的身上,却突然发现,郎烨易的表情并没有失落还有焦虑,反而……还带着点点淡然。

  就像是……在猎物身上套了绳子的猎人,丝毫不担心猎物会逃出他的手掌心。

  “咱们走吧!”

  郎烨易注意到了梁琴的目光,轻轻一笑,道。

  “走?去哪儿?”宋阔问道。

  郎烨易缓步走去,将自己的佩剑从树干上拔了下来,看着剑刃上面的那一抹有些刺目的鲜血,道:“打猎。”

  ……

  “咳咳咳!”

  洛寒还有银九落在了一条河道边,刚刚落地,洛寒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几大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少爷!!”

  银九急忙扶住洛寒,神情焦急。

  “没事儿,死不了。”洛寒用衣袖擦了擦嘴,喘了几口气,道。

  “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少爷,听起来有点傻逼。”

  洛寒擦干净嘴,对银九道。

  “……”

  银九见到洛寒的情况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微微松了一口气。要是洛寒出了什么意外,她也没脸去见洛重秋了。

  “可……我不叫你少爷,那我叫你什么?”银九问道。

  “就叫我……”洛寒突然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回忆,道:“你就叫我……倾城吧。呵呵……月倾城。”

  “倾城?”银九皱了皱眉,道:“这不是女人的名字吗?”

  “……倾城大帝是女的吗?”

  “不是。”银九摇摇头,道:“不过我听说倾城大帝长得比女的还要女的。”

  “……”

  洛寒一头黑线。

  他妈的!!谁在这么造谣?!本座前面九世都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好吧?!就算是长的再像女人我他妈猛男的气质也没有变过好吗?!

  “行了,就叫我倾城,这样不容易暴露。”洛寒有些无语的道。

  “暴露?”

  银九神色一怔,问道:“暴露什么?”

  “暴露我们的身份。”洛寒舀了一捧清水,洗了把脸,道:“进入这里的,并非只有灵夏王朝的人。”

  洛寒拉起自己的裤脚,瞅着小腿上面那一条长长的口子,道:“还有其他势力的人。”

  银九震惊的看着洛寒的左小腿,她现在才注意到,洛寒的脚受了伤。

  洛寒的左腿已经完全被鲜血打湿了,血污将整条裤子都染成了红色,鞋子也未能幸免。

  伤口很长,几乎是从膝盖处一直划到脚后跟。

  这样的伤势,就算是银九也不一定能够忍下来,但是洛寒奔跑了一路,却一声叫喊都没有,不知道他是怎么承受下来。

  银九怔怔的看着洛寒。

  这还是那个手指被扎了一个小口子就要哭上半天的少爷吗?

  “怎么了?”

  洛寒洗干净脸,见到银九目光直直的望着自己,问道:“我又变帅了?”

  “没有!”

  银九微扭过头,语气有些慌忙。

  她不想让洛寒注意到自己脸上灼人的绯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