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没有,现在……”他看了看站在楚瀚河身边的楚沐白,道:“他给他提鞋都不配。”

  “你在开玩笑?”芷孀有些不相信,道:“这小家伙,可是我在四周的王朝之中,见过的天赋最好的了,年不过十九,八次洗灵,即便是放在我们这些宗门里面,都算得上是一个好苗子,他给洛家那老头的孙子提鞋都不配?那那个进入三劫墓府小子是个妖孽不成?!”

  “他是不是妖孽我不知道。”周玄烨道:“但是,大哥给了我两个字。”

  “……”

  芷孀眼睛微微一眯,嬉笑的表情也渐渐隐去。

  “什么字?”

  她的语气之中染上了一抹郑重。

  “两个很普通的字……”周玄烨缓缓的道:“一个……是洛。”

  “另外一个……”

  “是帝。”

  芷孀妖娆的身子悚然一震。

  “洛……帝?”

  她沉默了片刻,失笑道:“没想到他那样的男人也会开玩笑。”

  “你认为大哥是在开玩笑?”

  周玄烨道。

  “难道不是吗?”芷孀神色一正,道:“我知道他很神秘,很强大,但是……帝这个字,不是谁都可以用的!!就算是本宗的那些怪物,都不敢将这个字用在自己身上。一个世俗王朝的世家公子,呵,说难听点,他有什么资格?!”

  “姬天机,真是越活越糊涂了。这样的话,也能说得出来。”

  芷孀不屑一笑道。

  “我倒是和你的看法不同。”周玄烨抿嘴道。

  “我知道你会这么说。”芷孀盯着周玄烨,狠声道:“你们这群人,完全是被那个混蛋个彻底洗脑了,师妹对他牵肠挂肚,你们对他死心塌地!可最后呢?!你们这些人,有谁真正的了解过他?!!”

  “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可如果不是他,我们这群人,又如何能够走到一起,并且,到达我们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一步?”周玄烨对芷孀的话没有动怒,依旧淡淡的道:“不论如何,他只要还是他,那就足够了。他说的一切,我都相信。”

  “你没救了。”

  芷孀气急反笑道。

  “我也从来没想要得救过。”周玄烨笑了笑,语调一转:“终于开始了,希望这群小家伙们……能够在里面有所收获吧。”

  芷孀闻言,向那块湖泊看去。

  一队接一队的人,正在缓缓的走入湖水之中。

  湖水并没有排斥,而是像无底深渊一样,将他们吞没。

  “跟你们一起来的那几个小女孩儿,天赋怎么样?”周玄烨忽然问道。

  “还不错,最小的现在才十六,也就五次洗灵而已。”芷孀挺了挺胸,无不骄傲的道。

  “是吗?”周玄烨点点头,道:“那还真是恭喜师姐了。”

  “你也不差啊。”芷孀道:“我看你那个宝贝丫头,天赋也很不错,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让她到我的门下?”

  “看她自己的意愿吧,自己的路,终归是要自己走的。”周玄烨摇摇头,道。

  现场的人越来越少,洗灵境界的元修者,已经没有几个了。人虽然变少了许多,但这片空间之中的气氛,却是越加凝重起来。

  周玄烨还有芷孀凝望着眼前的景色,久久不语。

  直到某一刻,两人同时抬起头。

  “终于还是来了。”

  周玄烨淡淡的道。

  “吼!!!!“

  滔天巨吼从遥远的北方传来,撕破苍穹。

  洛重秋等人皆是被这一阵巨吼声惊了一跳,迅速抬起头,向着天空望了过去。

  一只巨大的妖兽在众人的眼中逐渐清晰起来。

  “紫凰宗!!”

  O!看eI正D版章节上{L酷匠g网-J

  周玄烨一字一顿,冷冷的道。

  ……

  一处茂密的森林之中,树木层叠,浓荫蔽日。

  不知名的鸟雀在林间飞舞清鸣,棕色的松鼠“吱吱”叫着,寻找着果实填肚。

  林间很是晦暗,光芒都被上层的树木枝叶阻挡了下来,只有几片碎屑的光辉,能够穿透密林,照射在黑色的地面上。

  这里了无人烟。

  除了树木野兽之外,见不到任何一点人类活动的迹象。

  直到下一刻。

  “嗡——”

  一阵奇妙的嗡鸣声突然在林间响起,而也伴随着这一阵嗡鸣声,一股异常浓烈的香气,弥漫开来。

  四周活动的野兽或是妖兽们,同时眼神一闪,贪婪之色溢于言表,顺着香气传来的方向,缓缓走了过来。

  然后……他们就被烤了。

  “真特么难吃!”

  洛寒把刚刚咬进嘴里的肉块吐了出来,擦着嘴道。

  “嚼都嚼不动,这里的妖兽究竟是怎么长得?”洛寒郁闷无比。

  “我觉得味道还行啊。”银九就坐在洛寒的对面,一边撕着手中的肉块,一边道:“把肉撕成一条一条的,还是可以吃的。”

  “唉。”洛寒叹了口气,道:“真是怀恋昨天那只小兽的味道,啧啧,肉嫩多汁,哪像这些。”

  洛寒挥了挥手中的巨大兽腿,撑着下巴无语道:“老的跟木头似的。”

  “你难道忘了我们是为什么跑到这里来的吗?”银九淡淡的看了洛寒一眼儿。

  “……”

  洛寒不说话了。

  他们在这里已经呆了一天的时间了。从那个山洞出来之后,洛寒就带着银九一路往九业红莲给他指的那个方向走去。

  可走了一天,他们现在连三分之一的路程都还没有走完。

  洛寒感觉有些烦躁。

  而与洛寒的烦躁不同,银九对此次事情的感觉,应该可以用麻木这两个字来表达。

  的确是麻木了。

  从洛寒出了山洞,两刀宰了一头飞行妖兽之后,“麻木”这两个字就一直跟随在银九的脑门上。

  她发誓要保护好洛寒的安全,可经过这一天的行走之后,她发现……需要保护的,好像是她自己。

  森林里的妖兽很多,面对这些妖兽,即便是洗灵境界,银九对付起来都有些吃力,可是……看看洛寒是怎么做的。

  洗灵境界的妖兽来了,洛寒挥起了刀,两刀砍死,然后烧烤。

  凝魄境界的妖兽来了,洛寒挥起了刀,九刀砍死,然后烧烤。

  造元境界的妖兽来了,洛寒牵起了银九的手,然后……逃之夭夭。

  银九发现,真正的累赘……似乎是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