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姬天机话语的落下,一抹淡绿色的光辉在他的指尖上缭绕而起,印刻在了周紫鸢光华如玉的额头上。

  那是一个类似火苗的标记,淡绿色的,很是漂亮。

  “好好使用,这东西一会对你会有很大的帮助。”姬天机收回了手,道。

  “紫鸢!”

  周玄烨对周紫鸢沉声道:“还不快谢谢你太祖爷爷!”

  “是!”虽然还有些迷惑,但感受着额头上那暖洋洋的感觉,以及脑海里面多出来的一些玄妙无比的事物,周紫鸢还是听从了周玄烨的话,对姬天机躬身,甜甜的道:“谢谢太祖爷爷。”

  这一笑,如百花盛开。

  “嗯。”姬天机笑了笑,随后将目光转向湖面,道:“开始……嗯?”

  他突然又顿住了。

  “呵。”姬天机轻笑一声,对周玄烨道:“小叶子,准备一下吧,有客人来了。”

  “客人?”

  周玄烨闻言一怔。

  姬天机道:“我就先走了,免得他们看见我……会一言不合就开撕。”

  说着,姬天机朝周玄烨轻轻一点头,下一刻,他的整个人变化做了一道残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看清,他究竟是如何离开的。

  众人为之一凛。

  高手啊!!果然是高手!!妈的就凭这身法!!在场的这些人里面,有何人能及?!

  在姬天机离开之后,现场的气氛,随之一松。在场的众人,不论是小家族小势力,还是四大家族这样的超级世家,无一不是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感觉肩膀上一阵轻松。

  姬天机给人的压力,太过强大了。

  百年前的超级强者,一人屠掉整个录龙派的超级狂人,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如同琼山峻峰一样的不可逾越之感。

  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而现在,这座山峰的离开,终于是让的众人可以顺畅的呼吸一下空气了。

  “妈的!想不到我们灵夏王朝,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强者坐镇!”岳普生神色震撼的说道。

  “再怎么坐镇那也是以前了。”洛重秋却想得有些远,他思虑着道:“你难道没听见他刚才是怎么说的吗?虽然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但是,听老祖和他的交谈,他的离开……已经是板上叮叮的了。”

  “从今以后,我们灵夏王朝,就真的只有一位星府境强者坐镇了。”

  “管他呢!”岳普生摇摇头道:“反正以前我们不知道姬太……姬太祖的身份,不也一样这么过来了吗,他现在就算是离开,与我们也没有什么影响。”

  这话听起来很是洒脱,但说这话的人,神色却并不是这样。

  岳普生的眉头微微蹙起。

  洛重秋脸色有些担忧。

  楚瀚河……也同样如此。

  “说起来,刚才他所说的客人是怎么回事儿?”

  兰天成突然道。

  “不知道,但等等就知道了。”楚瀚河弹了弹衣袖,道。

  四人之间的声音,暂且停了下来。

  他们的准备已经交由自己最信任的人去做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完成。

  家族里面的一些洗灵境界的小家伙也正在往这里赶。即便比起洛家这个不要脸的家族来说,他们进入三劫墓府的时间会漫上许多,但能够进入总比不能进入的好,拿不到最好的,可捡一些边角料也是不错的。

  楚家兰家他们有这个实例将家族中的洗灵境元修者用最快的速度带来,可其他的小家族就没有这个能力了。他们只能尽力将自己现在所带来的洗灵境界的元修者组织起来,希望能够分一点残羹。

  这就是差距。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个法则,不论是在哪个空间哪个时间,都是永恒不变。

  ……

  各个家族所在的阵地,此时的表现都各有不同。但四大家族中的那些被誉为黄金一代的一辈们,都是被四周的人护卫着,盘腿而坐,静气冥想。

  他们是这次三劫墓府争夺的主要军力,他们必须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

  兰项君,岳吴狄,还有楚沐白,皆是如此。

  更新`最{快;上)酷匠u@网/a

  不过,楚沐白的情况,与其余的两人有一点点不同。

  楚沐白盘膝而坐,闭着双眼,元力光辉流转全身,看起来是在仔细修炼。

  可实际上的情况,却并非如此。

  “孓师。”

  楚沐白在脑海里面开口叫道。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嘶哑的声音响起,一道灰色的阴影出现在楚沐白的脑海深处。

  “我们之前的那个计划,要变一变了。”

  “他真的是那个人?!”

  楚沐白问道。

  “就凭他刚才展现出来的身法,即便不是,那也差不了多少了。”孓师沉声回道:“他至少也有登灵入圣的修为,若是我之前没有受伤,还是全盛时期,与他斗上一斗倒是还行,可现在……我不是他的对手。”

  “他不是要离开了吗?”楚沐白有些不甘心的道。

  “他离开……你觉得以他和周玄烨那小子的交情,他会不给灵夏王朝留下点东西?”孓师道:“若是照我们之前的那个计划来做,只会得不偿失。”

  “所以,还是放弃吧,另外再找机会。”

  “机会!!这个机会可是百年难遇!!”楚沐白咬着牙,狠声道。

  “再怎么难遇,那也比丢了命强。”孓师语气一沉道:“不要让我说第二次,这次计划取消!以后再找机会!!”

  “……是!”

  听出了孓师声音的强硬,楚沐白不再强求,闷声应了一句,还是可以感受得到他的不甘心。

  “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孓师又说道:“这次的三劫墓府……我不能出手帮你了,这里的禁止有些强大,我若是出手过度,很有可能引起这个阵法的压制,到时候,你恐怕什么都得不到。”

  “这次,只有靠你自己了。”孓师道:“不过,引路方面我还是可以给你一点建议的。”

  “我明白了。”楚沐白答道。

  “成大事,就需要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忍得了损失。”孓师叹了口气,对楚沐白教诲道:“你放心,有我在,你绝对会站在这片大陆的顶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