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铁达是这样想的。

  楚瀚河是这样想的。

  兰天成是这样想的。

  岳普生是这样想的。

  除了洛重秋。

  他不是这样想的。

  因为他孙子就在里面,以他孙子现在那堪称变态的能力,洛重秋现在完全不担心自己能够获益多少,而是在想……这群人满心期待可以得到一大笔宝藏但是再进去之后才发现只能在自己孙子的屁股后面吃灰之后那令人感到无比酸爽的表情。

  洛重秋阴险的笑了笑。

  “对了,姬公公。”楚瀚河突然道:“不知这次,宫里……除了公公外,还派遣了谁进来?”

  “呵,这个啊。”姬天机捻起一片不知从何处飘来的,在他身边缓缓落下的树叶,笑道:“应该会让你们大吃一惊。”

  “额。”

  楚瀚河兰天成还有洛重秋几人对视了一眼儿,有些不解。

  大吃一惊?!

  难不成是皇帝陛下要亲自过来?!!

  卧槽!!确实够让人吃惊的了!!

  “诸位家主还是去准备准备吧。”姬天机将手中的那片绿叶往湖面一扔,道:“这次公里来的人……身份很是尊贵,若是怠慢了,我和你们……恐怕都讨不了好。”

  听见姬天机这有些郑重的话,洛重秋等人眼神皆是一凝。

  楚瀚河率先离开了几人,回到了自家阵地之中。

  随后,兰天成,岳普生也都是如此。

  他们需要准备准备,既是为了即将到来的皇庭客人,同时,也是为了三劫墓府!!

  四大家族里面,恐怕就只有洛重秋是最不忙的。

  他也的确用不着忙。

  反正他都已经布置好了,孙子都被吸进去了,他现在忙个蛋蛋。

  因此,洛重秋在对姬天机轻轻一笑之后,又“啪”的一声,躺进了安乐椅之中,继续躺尸。

  见到这一幕的众人:“……”

  尼玛!!就算你布置好了可你就不能做做样子吗?!!你这样子很容易失去我们的!!

  洛重秋掂了掂屁股,换了个舒适的体位,继续享受阳光清晨。

  姬天机站在他的前面,默默地看着湖泊,沉默无言。

  叶诗韵则是走到了李黑狐等人身边,做着准备工作。

  “洛寒……”

  叶诗韵玉手握紧洛重秋给他重新准备的一柄宝剑,心中默默道。

  ……

  楚家阵地,楚瀚河在和楚沐白轻声交谈,岳家还有兰家也是如此。

  不过这三家之中,显得有些焦灼的,应该最属兰家了。

  “穿山兽还没有回来?!!”

  兰天成向着兰项君询问道。

  兰项君摇了摇头,眉头紧蹙在了一起:“没有,我们已经把兽魂香都用出来了,可是……还是没看见穿山兽的影子。”

  “该死的!!”

  兰天成眼神阴翳的望了一眼儿躺在安乐椅之中舒适无比的洛重秋,怒道。

  “会不会是洛重秋发现了?”兰项君道。

  “不可能!!”兰天成断言道:“穿山兽……是我在八年前花了重金才得到手的,这八年来我一共都没有动用几次,洛家不可能知道!!”

  “那为什么?”兰项君疑惑不解。

  “应该是有其他人……”沉吟了片刻,兰天成低声道:“应该是其他人……在暗中帮助洛家!!”

  “其他人?!”兰项君闻言一愣。

  “没错!!其他人!!”兰天成沉声道:“只有这个可能!!普通的元修者是绝对不可能发现的了在地底下十多米的穿山兽的!!除非……神念师!!”

  “难道是冰念?!!”兰项君低声道。

  E看"正版#章"节we上酷EQ匠$(网

  “不排除,但也不一定!!”

  兰天成眼睛微眯,不着痕迹的票了一眼儿洛重秋,寂静无语。

  “难道……洛寒并没有被人夺舍?而是……真的被一个高人给选中了?!”

  眼中精光一闪,兰天成的手忽然攥紧。

  ……

  阳光越加明亮刺目了。

  湖面反射着阳光,一阵波光粼粼。

  洛重秋也没有继续躺在安乐椅之中,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气息,正在朝着他们这里赶过来。

  那股气息很强大,远远超出了洛重秋,还有楚瀚河。

  而超过生泉境界的,至少也是星府境强者!!

  在灵夏王朝之中,星府境强者,只有一个——

  灵夏老祖!!

  洛重秋等人神色无比凝重,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三劫墓府开启,既然会将灵夏王朝的守护神给引了过来。

  那股气息越来越近,不过数十息的时间,就到了众人的上空。

  厚重浓郁的元力浪潮,席卷而下。

  一些实力较弱的元修者,皆是因为承受不住,而跪倒在地。

  现场的这些人里面,只有那几个生泉境界的王朝大佬,还能够平静的站立着。

  一个人影轻缓的瞟了下来。

  来人身穿淡蓝色卷云长袍,头戴云冠,将一头黑发拘束起来,在风中清扬。

  这个人并不怎么显老,完完全全看不出来有一点“老祖”的模样。

  但洛重秋还有楚瀚河这几位朝中重臣,却是无比明白,这个看起来比他们还要年轻一点的男人,是个多么恐怖的家伙。

  原本上一次他们见面的时候,灵夏老祖比他们还要老上几分的,可现在这个情况……

  看来,他又有所突破了。

  “参见老祖!!”

  几人异口同声的道,都弯腰鞠躬。

  “嗯。”

  灵夏老祖淡然应道,脸色无喜无忧。

  洛重秋几人在行李之后,就抬起了头,然后看见了让他们有些愣神的一幕。

  姬天机……这个皇帝亲信……居然站在了灵夏老祖的身边?!!没有行礼!!

  而灵夏老祖,竟然也并没有怪罪于他!!

  这是怎么回事儿?!!

  灵夏老祖没有理会身后的那一群人的目光,与姬天机并肩而立,也同姬天机一样,注视着平静无波的湖面,看着那明亮夺目的波光,久久沉默。

  气氛不知为何有些哀伤。

  半响之后,灵夏终于张开了嘴,道:“……姬兄,这就是你等待的结果吗?”

  此话一出,满场寂静。

  姬……姬兄?!!

  卧槽!!姬天机不是皇帝周博渊的身边红人儿吗?!不是他的亲信吗?!!这什么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