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是等。

  洛重秋望着平静的湖面,脸色波澜不惊,仿佛完全不为自己的孙子感到担心。

  “等?”

  李黑狐还有叶诗韵等人一脸的莫名其妙。

  还等什么啊?!少爷都被这怪湖给吃了!!再等下去说不定连尸体都没了!!

  李黑狐用眼角余光看了看湖面,一阵心骇。

  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湖?!不仅吃人!而且还这么强!!居然连生泉境界的洛重秋都无法与之相抗!!

  李黑狐吞了吞口水,身子微微一颤。

  “没错,就是等!”

  洛重秋语气很坚决。

  他望着平静无波的湖面,屈抓一吸,一个小石子落入了他的手中。

  “咻——”

  石子从洛重秋的手里彪射而出,撕开空气,发出一阵尖锐的嘶鸣声。

  石子没有任何阻隔的射进湖面,一瞬间的功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果然……”

  洛重秋眼睛微微一眯,想到。

  李黑狐等人则一脸懵圈,这什么情况?!丢石子干嘛?家主这是想要玩打水漂?!

  洛重秋点了点李黑狐,道:“你,去湖水里面走走。”

  “……”

  李黑狐呆呆的望着洛重秋,道:“什么?”

  “我说让你下去走走。”洛重秋瞪了李黑狐一眼儿,道:“对了,记得,不要动用元力。”

  卧槽!!

  李黑狐想要骂娘。

  下去走走?!说得这么轻巧!这可是连家主你都干不过的怪湖!!我一个半步造元的小菜比下去!不是找死吗?!

  李黑狐一脸可怜的表情。

  洛重秋却视若无睹。

  “快点儿!”

  “……”

  听见洛重秋这个语气,李黑狐就知道自己下湖这件事情是没跑了。

  “爷爷。”叶诗韵有些不忍,道。

  “不用多说。”洛重秋摆手对李黑狐道:“我有分寸,不可能让你做一些危及生命的事情,你只需要去试试,看看能不能踏进这湖水之中就可以了。”

  “记得!不准动用元力!!”

  洛重秋再次强调了一遍。

  “嗯。”

  李黑狐闷声闷气的答道。他望了望自己身后,看见自己的一众同僚,对自己此行不仅没有安慰鼓励,反而是一阵幸灾乐祸。

  再知道没有生命危险之后,这群人表情就变了。

  “尼玛!!看老子回去不整死你们!!”

  李黑狐愤愤的想着。

  来到湖岸边,李黑狐小心翼翼的瞧了瞧湖面,随后扭头看了看洛重秋,还有他身后的一种损友,叹了口气,将脚迈了出去。

  “哗哗哗——”

  几条水浪突然出现,李黑狐见此,表情一僵,动作也为之一顿。

  “家主……这……”他扭头道。

  “踩!”

  洛重秋沉声道。

  李黑狐闻言,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咬了咬牙,终于一脚踩了上去。

  “嗤——”

  1酷匠gQ网B永R久◎免k费看小Ha说P0

  而也就在李黑狐的脚即将踏在湖面的时候,那几道水浪猛然间席卷了过来。

  李黑狐心中一惊,下意识就要动用元力防御。

  可一道气机却死死地锁住了他,令他完全没有办法行动。

  李黑狐脸色一白。

  完了!!

  “碰——”

  可是,此时来的这几道水浪,却并没有先前与洛重秋对峙时的那般强劲,只是打在了李黑狐的身上,将之抽离了湖面,就沉入了水中。

  李黑狐还有身后的一阵人等见状一愣。

  洛重秋也在此时将锁住李黑狐的那道气机撤了回去。

  “果然。”

  洛重秋眼神一闪。

  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不过……还是在试验一下最好。”

  想着,洛重秋扭头看向了自己身后的众人,指着其中对李黑狐此时的狼狈模样笑得最欢的一个人,道:“你,也去试试。”

  “……”

  李黑狐哈哈大笑。

  ……

  “爷爷,您这究竟是在做什么?”

  待到被洛重秋命令下水的人也回来之后,叶诗韵奇怪的问道。

  “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洛重秋神秘一笑,道:“寒儿这一次……恐怕是要走大运了!呵呵!”

  “洛寒?走大运?!”

  在场的这些人无不一愣。

  这什么意思?被这片怪湖吃了还叫走大运?!

  “去准备一下吧!”洛重秋高声道:“把周围都收拾一下,有人要来了!如果猜得不错,他们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洛重秋挥了挥手,道:“洛形。”

  “属下在!!”

  一个声音从阴暗处传了出来。

  “把那些人……收拾干净一点,不要留痕迹!!就算有些事情是已经你知我知了,但……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好的。”洛重秋冷声道。

  “是!!”

  洛形沉声应道。

  说完,一个细小的抖颤声在阴暗处响起。

  他已经离开了。

  洛重秋望着湖面,对身后的人吩咐道:“你们,分一队人回洛家!将家族里面,所有洗灵境界的小家伙们,都带到这里来!不论直系……还是旁系!!”

  “账早晚要算!”洛重秋见到李黑狐欲言又止的表情,知道他想要说什么,继续道:“但不是现在!!那些鼠目寸光的人!!就先让他们多活几天!!”

  “是!”李黑狐领命,带着一队人马离开了这里。

  “你们也都散了吧,把周围清理一下,免得贵客来了,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洛重秋说完,对叶诗韵道:“诗韵,你跟我来。”

  叶诗韵跟在洛重秋的身后,向着他们的营地走去。

  “爷爷,对不起。”

  叶诗韵低下头,边走边说。

  “干嘛要说对不起?”洛重秋哈哈一笑,道:“我还要谢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我洛家!怎么会捡到这么大的一个宝贝?!”

  宝贝?

  叶诗韵诧异的望着洛重秋。

  哪来的宝贝?!

  您倒是有一个宝贝孙子,可惜被湖给吃了。

  到了营地,洛重秋忽然道:“诗韵,你对现在的寒儿……有什么看法?”

  “看法?还是和以前……”叶诗韵突然顿住了。

  她想起了刚才,洛寒与她一同坐在巨石上面,对她诉说凤凰涅槃时的情景。

  洛寒目光悠远明亮,嘴角的那一丝笑意似乎是洞悉天下万事,一举一动都拥有着仿佛是在指点江山的大气。

  那个时候的洛寒,说实话,有一种令人为之着迷的力量。

  叶诗韵脸色微微一红,表情有些局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