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诗韵的声音有些低落。

  洛寒坐在她的身边,寂静无言的望着前方。

  他现在扮演的,是一个倾听者的角色。他没有说话,也不准备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听着叶诗韵这些年来的苦闷。

  “可我不甘心就这样,所以我才不顾一切的修炼!在修炼!”叶诗韵一字一顿的道:“我虽然不知道该如何报答爷爷对我的救命还有养育之恩,但是……如果我的实力强大了,总会有一天,能够有办法做到的。”

  “也信号我的天赋还算不错,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叶诗韵看着洛寒,笑了笑道:“当我十三岁那年进入洗灵境的时候,我简直高兴地要发狂。”

  “我是家族里面年龄最小进入洗灵境界的,爷爷都说,我以后的成就会很高,外面的那些人也都是对我称赞有加,甚至还给我安了一个……什么燕岚第一的称号。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强大了,觉得只要一直这样子走下去,我总有一天,能够自己握住自己的人生。”

  叶诗韵说到这里,眼睛有些发亮。她显然是又想起了那个时候,那个她满怀信心的时候。

  d酷@匠z,网唯V一正*版*},M@其zI他都r是x盗}版D

  可这光芒很快就黯淡了下来。

  “可我错了。”叶诗韵道,表情微涩:“我以为洗灵境界已经够强了,我还是天才,以后肯定能够成长为爷爷那样的人。可那终究只是以后,在真正达到哪一步之前,我永远只是一个弱小的蝼蚁。”

  “尤其是今天,我才发现,我的实力……在整个洛家,恐怕都属于最弱的那一部分。”叶诗韵低下了头,埋进膝盖之中:“面对今天发生的哪些事情,我什么都做不了,一点帮助没有不说,反而还拖累了你们。那个时候我才明白,天才啊……第一啊……什么都是假的,在真正的生死之战中,我连和李四一起的那些人都比不了。”

  “我就是个累赘。”

  叶诗韵说完这句话,就安静了下来,她的身体四周都弥漫着沮丧的气息。

  洛寒微微扭头,看着叶诗韵,目光悠远。

  湖面上,一阵清风轻轻打来,在洛寒还有叶诗韵身上撞得粉碎,洛寒舒服的眯了眯眼睛,感受着这突然而来的凉爽。

  “你的时间还很长。”许久后,洛寒开口道:“我听过一个故事,在大陆的最东方,有一种鸟,她出生时很是弱小,飞不过两米,叫声也嘶哑低沉,个子也是小小的,黑漆漆的,即便是一只麻雀,都可以欺负她。”

  叶诗韵身子动了动,抬起了头,看向了洛寒。

  洛寒继续道:“这种鸟可以说是处在鸟类的最低端。因为飞不高,所以她只能在地里寻找昆虫果腹,因为叫不响亮,所以其他的鸟,都不会看她一眼儿。他是个被所有鸟类排除在外的孤独者……直到她靠着昆虫蚂蚁,第一次羽翼丰满的时候。”

  “当她羽翼丰满,这种鸟就会面临着两个选择。”洛寒看着叶诗韵的眼睛,缓缓道:“一个,是继续这样生活下去,作为一只黑漆漆,靠着昆虫蚂蚁为生的孤独的鸟,而另一个,就是前往东方最高的那座火山上面,用岩浆燃烧自己的羽翼,洗涤自己的骨骼,纠正自己的音喉……”

  “岩浆?!”

  叶诗韵听得入迷,但也对此感到了惊奇。

  “岩浆的温度那么高,即便是生泉境的元修者,都不能承受那样的温度,她一只小鸟,怎么可能?!”

  洛寒笑道:“为什么不可能?沧澜大陆奇闻异事这样多,就连青竹都可以的道成圣,一只黑小鸟,承受岩浆的洗礼,又有何不可?”

  “青竹封圣……那只是一个传说!”叶诗韵嘟了嘟嘴。

  “可如果没有真事,哪来的传,哪来的说……”洛寒轻声道。

  青竹……

  洛寒眼中染上了一丝回忆之色。

  不知道……她现在的青云道,走到第几步了?

  “先别管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反正……嗯,你就当个故事来听吧。”洛寒笑道:“黑小鸟只有这两个选择。苟且一生,或者……浴火重生。”

  “经历过第一次的岩浆洗礼之后,黑小鸟就不能再叫做黑小鸟了。”

  “为什么?”叶诗韵问道。

  “经历过一次岩浆洗涤,她的羽毛就会变红一层,她的体型也会壮大一分,声音也会改变,虽然谈不上好听,但比起她以前的嘶哑叫声,无疑是要好了很多。”洛寒解释道:“这个时候的她,已经和正常的鸟类相差无几了,但是……也还远远算上不上强大。他如果想要上九天观月,下深海戏鱼,仅仅一次的洗礼,还远远不够。”

  “而当她第二次羽翼丰满的时候,那个选择,又来了。”

  “又要经历岩浆洗濯?”叶诗韵道。

  “嗯。”洛寒点点头:“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够九天揽月,深海凌蛟。”

  “这个过程,她需要经历九次之久,而且,一次比一次凶险,稍微一个不甚,就有可能被岩浆烧成粉末,消失在天地之间,无人铭记。”洛寒声音有些肃穆:“但是,她如果完美经历过了这九次洗礼,她……就将翱翔九天环宇,震慑太古万族!所有的鸟类都将匍匐在地,对她表示臣服,所有的种族,都将对她表示敬畏!敬畏她的强大,敬畏她的坚强!”

  “这个时候的她,有了一个很响亮的名字……”

  洛寒缓声道:“她叫……凤凰!”

  “凤凰……”叶诗韵低声呢喃,失神不已。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凤凰。”洛寒看着叶诗韵,道:“只要他有凤凰涅槃的决心!凤凰之所以是凤凰,无关她的血脉,而是在与她的坚持。一个拥有高贵血脉却不知道努力的凤凰,连一只血脉脆弱的麻雀都无法击败。”

  “永远不要对眼前的困境感到绝望迷茫,凤凰都还有低谷的时候,你……又怕什么?”洛寒敲下一块小石片,在手里轻轻的抛着。

  “成虫,成凰,一切都在于你自己的选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