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息。

  一招。

  叶诗韵败了。

  败得很彻底。

  甚至于,她连自己是怎么败的,都还没反应过来。

  “还是没什么长进啊。”洛寒低头望着她,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叶诗韵奋力从地上爬起来,瞳孔之中的震撼还没有散去,她死死地盯着洛寒,神色充满不甘。

  “还来吗?”洛寒笑眯眯的望着她,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叶诗韵反问道。

  “就这么做的喽。”洛寒见叶诗韵没有继续的意思,撇撇嘴走到安乐椅旁边,再度躺了下去。

  “和人战斗只知道横冲直撞,元力也不知道掌握,你呀……想要赢我,还是等十八年后吧。”洛寒嘲笑道。

  叶诗韵问道:“你怎么会这么厉害?!难道这也是你的师傅交给你的?!”

  “不行?”洛寒撇了她一眼,道。

  “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叶诗韵道,她刚才在与洛寒交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洛寒身上有任何元力波动,一丝一毫都没有。

  最新A章节上酷匠6&网l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洛寒道:“你可是灵夏王朝青年女子第一哎,你难道还会不知道?!”

  叶诗韵听见洛寒这十分明显的嘲讽,心中顿时一怒。

  可就在她想要对洛寒进行反驳的时候,吵闹声突然从院子外面传了过来。

  争吵的一个声音洛寒还有叶诗韵都很熟悉,就是大名李黑狐,小名李四的原洛重秋亲信现洛寒小跟班。

  而另外一个声音,洛寒则有些陌生。

  那个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年轻男子的,洛寒可以肯定自己之前并没有听过这个声音。

  “谁?”

  洛寒心中疑惑道。

  叶诗韵在听见那个声音的时候,眼神却是一变。

  她显然是很清楚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而听见那个声音的主人与李黑狐争论的内容,叶诗韵的脸色则不由自主的变了变,略微有些古怪起来。

  “让开!”

  随着这一声爆喝,院子里的大门顿时被打开,一个穿着蓝衣,表情有些疯狂有些迫切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的年龄看上去比洛寒要大上一些,但也差不了多少,大约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

  洛寒仔细看了看闯进他院子的这个男子,微微一怔,随即便是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的微笑,这个微笑很淡,而且很快,转瞬即逝。就连在男子走进院子以后,目光一直停在洛寒身上的叶诗韵都没有注意到。

  洛寒在看见这个男子以后就知道了他的身份——洛叶生,那个洛寒旁系的堂哥。

  这是洛寒和他第二次见面,同时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上一次,就是在昨天,那仅仅是洛寒单方面的注意到了洛叶生,还有那个名叫做洛诚玉的家伙。

  这两个家伙,虽然名义上是自己的堂哥,和自己还有些血缘关系,但从洛寒了解的一些事情来看,洛叶生和洛诚玉对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好感。

  洛寒望着友走进来的洛叶生,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的神芒。

  他在昨天回到洛府以后,也特意问过李黑狐关于洛叶生,洛诚玉,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洛家直系和旁系之间的关系。

  一如自己所料,洛家旁系和直系之间的关系并不和睦,而这不和睦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洛寒。

  在洛寒被那道雷劈成傻子之前,洛家的一众旁系其实很安分,即便洛重秋的儿子,洛凌天因为平仄之战而身亡,但毕竟洛寒还在。洛寒只要在一天,那么洛家直系就将屹立一天,洛寒始终是洛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可惜这个有利的压制,因为洛寒在四岁时遭遇的那个意外而发生了改变。

  洛寒变傻了。

  虽然他是名义上最正统的继承者,家族掌权人,但难不成家族真的将这样一个屹立五代不倒的超级世家,交到一个傻子手中?!

  这怎么可能?!

  直系的人到了洛重秋这一代,只剩下了他们这一支。若不是因为洛重秋威慑力太大,旁系恐怕早就已经翻身自己做主人。

  但因为洛寒遭受这无妄之灾,原本已经熄火的旁系……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谁不想万人敬仰,受人膜拜?

  洛家家主!就有这个能力。

  之前他们是只能想想,不能有任何行动,而现在,老天都在帮他们。

  等到洛重秋年老到无力还手之时,洛寒又还是一个傻子……那这洛家的掌控权,不就落入了他们旁系的手中?

  即便他们知道,洛重秋一旦倒下,洛家极有可能退出四大家族,但这也不能阻止他们不断膨胀的欲望还有野心。

  本来,在昨天,洛寒那让人惊讶无比的表现,让旁系的人心中莫名一冷——洛寒一旦恢复神智,那么他们计划了这么多年的行动,都将画作云烟。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又让洛家旁系宛如从地狱直飞进了天堂。

  洛寒被人夺舍了!

  他已经不再是洛重秋的孙子!

  换句话说,洛寒……已经不再是洛家的人!

  那他……自然是没有权力掌管洛家!

  这其中,得知这条消息,最为惊喜的人,莫过于洛叶生了。

  洛寒已经死了!洛家这一代的旁系没有人有能力坐上家住的位置,而且,以洛重秋的身体素质,元力修为,在二十年内是绝对不可能出什么意外的。二十年后……最有机会当上洛家家主的,除了他——洛叶生,还能有谁?!

  洛诚玉?

  洛叶生完全没把他这个平日里阴阴柔柔的表弟看在眼里过。

  虽然他承认,在他们这同一辈人中,洛诚玉是能力最接近他的,但……洛叶生仍旧是有信心将家主之位牢牢地把握在自己手中。

  他在谋划着对付洛寒的同时,其实也将洛诚玉考虑了进去。

  表弟表哥?血缘至亲?这些东西算个屁!

  权力!才是至高!才是无上!

  对洛叶生来说,踏上权力的巅峰,就是他此生的唯一的宏愿!

  他知道自己的修炼天赋,用尽全力也最多达到生泉境界而已,要靠修为征服他想要的一切,没有可能。

  他要赢……要他想要的一切,唯有权!

  在世俗王朝之中,万众倾倒的唯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