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念你……没搞错吧?!”心中一急,周博渊连大师这两个字都忘记称呼了。

  冰念瞅了他一眼,心道:“圣品就觉得了不起了?接受不了了?我他妈还没说这只是至少而已!那家伙的灵魂力量之强……恐怕圣品都还不止!”

  冰念其实并不是灵夏王朝的人,他在年轻时呆的地方,是灵夏王朝拍马也赶不上的,若不是因为自己天赋不够,在他之前带的那个地方,只能算是屈居二流,他也不会到灵夏王朝来。

  冰念对于大陆现在的境况的了解,可以这样说,在这个灵夏王朝之内,无人可及。

  而她之所以确定洛寒,不,应该说是那个夺舍洛寒的人,是圣品神念师之上的境界,则是因为,他曾经……亲眼目睹过圣品神念师!

  而且不只是一个!

  圣品神念师的力量的确让他感到震撼,但却远远没有洛寒体内的那道灵魂给他的那样……恐惧!

  绝对是在圣品之上!

  冰念摇摇头回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您觉得我会搞错吗?”

  “圣品……”

  灵夏老祖在得到这个回答之后,脸色也有了些变化。

  圣品神念师……即便是受伤而不得不得夺舍保命的圣品神念师,也不是他可以轻易对付的了的。

  这事情有些大条了。

  灵夏老祖蹙起眉头,进来这么久,他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一股忧色。

  “有些麻烦了。”灵夏老祖低声道。

  “老祖宗,咱们现在……该怎么做?”

  周博渊向灵夏老祖问道。

  “还是先静观其变吧。”

  思考了许久后,灵夏老祖叹气道:“别去招惹他,他既然给冰念下了禁制,那么他以后肯定会有事情找冰念帮忙,我们就看看……他的要求是什么?如果不过分,我们就相安无事,能满足就尽力满足,如果他提出的要求过头了……那也不能怪我们了。”

  灵夏老祖的声音倏尔一寒:“若他真是不识好歹,那就让他去和宗门的那些家伙谈谈吧。我相信,他们肯定也会很愿意得到一个圣品神念师的灵魂的。”

  “那就这么办吧。”

  周博渊叹气道。

  冰念再听见灵夏老祖的话后,身子却不着痕迹的抖了抖。

  完了……如果那家伙真的只是圣品神念师境界还好说,可这他么他真的不止啊!

  还得到,捕捉……不被他弄死都算好的了!

  冰念一张脸成了猪肝色儿。

  这两边真要打起来,不管哪个输哪个赢,反正他冰念绝对是没有好果子吃!

  卧槽!怎么就把自己给坑了?!

  冰念欲哭无泪。

  ……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黑夜远去,晨曦降临。

  昨天发生的事情还没有从世人的眼中淡去,不少人还在等着看后续的发展。而一些消息较为灵通的世家大族们,则是静静的躲在暗处,时刻观察者洛家。

  他们想看看洛家到底是什么反应。

  洛重秋这老家伙的脾性他们很多都清楚,毕竟是与他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他的孙子被人抢占了身体,他们就不信,洛重秋会善罢甘休。

  可等了半天,洛家半个屁都没放出来。

  平日该怎么样,今天还是怎么样,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什么情况?!

  洛重秋这老匹夫不应该这么平静啊!

  在大家族们懵逼的时候,其实还有一个人也懵逼了。

  “卧槽!这尼玛快得离谱了吧!!”

  洛家,洛寒目瞪口呆的感受着自己现在的情况,然后惊讶无比的叫出声来。

  他体内的元力正在不停地运转,游遍全身。

  一个周天,两个周天,三个周天……

  然后到了现在,七个周天,那层膜破了……

  没错,破了!

  他前天才刚刚突破到一次洗灵境界,而现在……二次洗灵了。

  在他的丹田处,那颗小小的星核正在熠熠发光,一个由气流组成的旋涡,不停旋转着。元力被拉扯进星核之中。

  洛寒也不是没有两天突破一个小境界的历史,但那是在哪里?那是在一万年前!他还是天玄圣灵体,而且有无数天才地宝玩命的喂,修炼的地方也是元气最为充足的圣地仙境!

  他现在的条件比起之前可以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突破了。

  两天。

  一个境界。

  “日。”

  洛寒想不出其他的话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内心情感了。

  “这万宿星罗到底是谁特么创造出来的?!这么变态!也不怕引发世界大战!”

  洛寒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将九个周天运转完成之后,洛寒停了下来。

  劳逸结合,欲速则不达。

  过去九世的经历,让洛寒深有领悟。

  改练的时候就使劲儿练,练到头了就休息一下,使劲儿玩。这样比起一直苦修的效果还要更好一些。

  走到院子里面,洛寒往自己的宝座上面舒服的一躺,无比惬意的呼了口气。

  从一旁小木桌上摆着的一篮水果中拿起一颗,扔进嘴里,丝丝酸甜顿时从味蕾上绽放开来。

  \酷匠d●网7/唯$一f正?版c%,其他‘都e是^盗`版/…

  “爽啊。”

  洛寒大呼道。

  “洛寒!”

  就在洛寒伸手准备拿第二颗果实时,一个声音从他的头顶传了过来。

  洛寒一怔,抬头望去,一个圆圆的大屁股映入眼帘。

  “呵,叶大小姐你这是……女神不做准备去当贼吗?”洛寒笑道。

  “哼!”叶诗韵“啪”一下跳下围墙,瞪了满脸笑意的洛寒一眼。

  “啧啧。”洛寒撇撇嘴,将手中的果子扔过去,道:“看你这一头大汗的,吃个果子解解渴。”

  “我一头大汗还不是因为你!”

  叶诗韵接过果子,用力的一抓。

  “喂喂,说话别这么歧义,不知道的人听见了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洛寒问道:“你干嘛要翻墙进来?我这又不是地狱,有门的。”

  叶诗韵道:“我怎么知道你和爷爷说了什么?!黑狐一直在外面守着,想进来都进不来!不翻墙还能怎么办?!”

  “黑狐?谁啊?”洛寒疑惑的问道。

  “李四呗。”叶诗韵拿起果篮,坐在小木桌上,回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