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去!”

  林铁达的语气很是强硬。

  “我绝不会去想一个傻子低头!”林琪薇咬着嘴唇倔强道。

  “傻子?哼!你自己想想你今天看见的,洛寒还是个啥子嘛?!”林铁达大声道。

  “就算他现在不傻了又怎样?!”林琪薇直视着他道:“还不一样是个废物!他能有什么威胁?!他口中的那个师傅都还不一定真的存在!”

  华水染是这么说,但林琪薇的声音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不存在这个可能性……她知道是小的可怜。连冰念都直呼前辈了,洛寒身后有个师傅,应该是没跑了。

  不过,就算洛寒真的有个超级强者的师傅,林琪薇也不打算向他低头。

  身为林家最受宠的女儿,他可是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事情。

  百玄大陆有这样一条规定——星府境以上的强者,不能对世俗王朝中的事情,有太大的干预,一旦有人打破这个规定,不论她是谁,都将受到制裁!

  洛寒的师傅如果是星府境之上,那他在灵夏王朝境内,所能做的事情并没有太多,因为一旦出格,他自己就会麻烦上门。而如果洛寒的师傅并不是星府境之上……那他在灵夏更是要束手束脚,灵夏老祖……绝不会看到有人在自己的地盘上撒野!

  林琪薇想得很透侧。

  所以她才不怕。

  林铁达深深地看了满脸倔强的林琪薇一眼儿,又则能猜不到她在想些什么,他点了点桌面,随后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你那个想法,是错的!”

  “嗯?”林琪薇神色一怔。

  林康卓挠了挠脑袋,道:“爹,你们这是在说什么?”

  林铁达没有理会他,他沉默了片刻,缓声道:“我收到消息……昨晚,洛重秋那老家伙请了冰念去洛府。”

  “什么?!”

  林琪薇还有林康卓吃惊道。

  “洛重秋请冰念去洛府干什么?”

  林琪薇道:“难道是……因为洛寒?”

  “可是……之前洛重秋不适已经请过冰念给洛寒诊断了吗?冰念也没有办法啊,他再请冰念去,又有什么用?”林康卓道。

  “把傻子变成聪明人是没有办法,但如果是去检查是否被人夺舍呢?”林铁达沉声道。

  “夺舍?!”

  林琪薇二人怔了怔,旋即脸色一变,匆忙道:“爹……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

  林康卓和林琪薇对视一眼,道:“洛寒……并不是变聪明了,而是被人夺舍了?!”

  “这个可能……很大!”林铁达道:“我们根本就不用多做些什么,只管在旁边看戏就成,洛家……自己就会乱!”

  “洛重秋那老家伙,现在应该已经去找洛寒,不,去找那个身份不明的‘师傅’了吧。”

  林铁达悠悠的道。

  ……

  林铁达猜的很对,洛重秋的确是去找洛寒了。毕竟这件事情实在太过重大,洛重秋在得知了今天下午春武会上发生的一切之后,就匆匆来到了洛寒的别院内。

  他要问个清楚!

  洛重秋算不上好人,他这些年来,杀的人没有一万也有九千,他对于人看得很轻,但对于他的家人,他却是无比的重视!

  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儿媳,他不能再失去自己的孙子!

  本来,孙子由傻变聪明,还得到了一位前辈的传承,洛重秋高兴地简直想要仰天大叫,可才高兴了半天,他就由希望变成了绝望。

  他的孙子……可能已经不是他的孙子了。

  洛重秋怒火燃烧。

  “砰”的一声踹开房门,洛重秋视线一下子就顿在了坐在别院中央的洛寒身上,他眼睛通红,迅速上前,一拍桌子就准备怒吼质问。

  然后过了大约半刻钟,洛重秋便由怒转笑。

  因为在他站在洛寒面前的时候,洛寒对他说了一句话:“那次的芙莲汤,可真甜啊。”

  芙莲汤。

  治疗肝病的良药,取陈年黑芙,白莲,熬制而成,药效强,但色浑,且味极苦极涩。

  洛重秋肝脏有问题,洛府的人,大多都知道。这是因为他在多年以前,在外征战的时候,落下的病根,即便洛重秋现在已经是生泉境界的高手,但因为没有凝成星府,不能重锻内脏,所以一直没有治好。

  找了医生也没用。若是在一开始就进行治疗,并多加休养,痊愈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到了现在,灵夏王朝的所有名医对此都素手无策了,就连第一宫廷御医杨柏生都说,疗养易,根治难。所以洛重秋从十多年前开始,就每日一服芙莲汤。

  芙莲汤很苦,苦到连洛重秋在喝的时候都龇牙咧嘴想要呕吐。芙莲汤不可能会甜,除了那一年……六岁的洛寒往芙莲汤里面加了半碗糖,然后献宝似的递给洛重秋。

  加了糖的芙莲汤其实已经没有药效了,但洛重秋还是把他给喝完,味道是不苦了,但那股甜味,让洛重秋腻了三天。

  这件事情只有洛重秋还有洛寒知道,而在洛寒说出这句话之后,洛重秋就开始松气了。

  夺舍这种事情,只能是侵占身体,但绝不能侵蚀灵魂!因为一旦侵蚀灵魂,那么夺舍之人就会与被夺舍之人的灵魂融为一体,而两道不同灵魂的融合,最后的下场,无一例外都是……成渣。

  {更新!最uv快#上酷匠JW网

  灵魂都有排斥性,任何一个人的灵魂,都不可能接受另外一个异种灵魂。

  而洛寒现在还知道他当年做的一件自以为聪明的事情,那就证明……他,的确还是洛重秋认识的那个洛寒,他的孙子!

  “你真是……差点把我给吓死。”洛重秋苦笑道:“我听说了你在春武会上的事情,还以为你真被那残魂给夺舍了。”

  洛寒摊摊手,无奈道:“夺舍虽然没有被夺舍,但那残魂对我的影响还是有一点儿的,那位前辈以前可能也是无法无天的主儿,本来按照我的想法,是先隐忍一些日子的,可现在……全暴露了。”

  洛重秋道:“没关系,只要你没事儿,什么都好说,管他们怎么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