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d}看正版章Z节rq上酷匠网;

  洛寒闻声一惊。

  视线转移,一个红色的火苗凌空出现在他的面前。

  九业红莲。

  “你怎么醒了?”

  洛寒问道。

  “你搞这么大阵仗,我还睡得着?”九业红莲语气不善道。

  随后,它绕着黑色珠子转了几圈,道:“你就为了这么个玩意儿把你的灵魂之海搞了个天翻地覆啊?煞笔吗你?!”

  “你知不知道这东西让我做了什么?”洛寒沉声道:“我手中现在空用的底牌全被暴露出去了。今天在繁春阁发生的一切事情,不用半天的时间就会被整个燕岚城的人知道,我这一世的爷爷,洛重秋本来已经对我打消了怀疑,现在这一闹,你觉得他会没有什么动作吗?”

  “啧,那是你的事,我管不着。”九业红莲道:“而且你再怎么朝这个玩意儿乱叫,他也不会回应你的。”

  “你知道这是什么?”

  洛寒问道。

  “当然喽。”九业回答:“当初要不是这个东西,你觉得我会选中你?”

  “果然是这样吗?”洛寒抿抿嘴,低声呢喃着说道。

  这颗黑色的珠子,就是那道天外幽魂!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但从他传来的能量波动来看,和之前那个幽魂,是一模一样的!

  “为什么你说他不会回应我?”洛寒想了想,又问道。

  “那灵魂早就已经死了。”九业道:“从他落入你的身体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彻底死亡了,只不过他的记忆,被你继承了一部分。”

  “至于这个。”九业亮出一道火线,在黑色珠子上面点了点,道:“是他最后的一点遗留之物。”

  “被星辰之力沾染了的神念,简单来说,就是灵魂残渣。不过因为有星辰之力的保护,所以并没有被你完全同化,反而是一直保留了下来。”

  “你说的我有些听不懂。”洛寒眨眨眼道。

  “听不懂就算了,反正他对你并没有什么危害,你也不必担心你会被他侵占身体,他就是一个死物。”九业道:“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可以把它交给我,我帮你清理了。”

  “可以清理?”洛寒问道。

  “当然。”九业道:“不过可能会有些痛。”

  “痛没什么,来吧。”洛寒说道,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脑袋里面有其他什么东西的。

  “这可是你说的。”

  “嗯……嗷!!”

  ……

  退出灵魂之海,洛寒浑身抽搐着倒在床上。

  他的脸色苍白无比,剧烈的疼痛在脑袋里面爆炸开来。洛寒喘着粗气,汗水如决堤的江河一般,冲出了毛孔,很快就将他的衣服打湿。

  “我说的会有点痛。”九业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这是有点吗?!我脑袋都要炸了好吗?!”洛寒龇牙咧嘴道。

  “这点痛都受不了,你还怎么去我表姐那里抢回你的心上人啊?”九业啧啧两声道。

  “咳!”洛寒咳嗽一声,沉默不语。

  “行了,你自己快些修炼,你在这个山村里面可不能浪费太多的时间,我已经感觉到了,有一个碎片在这块大陆上。”

  九业缓缓道。

  “碎片?!”

  洛寒闻言神色一正。

  “在哪儿?!”

  “东方一座山。”

  ……

  燕岚城今天很不平静。

  不平静的原因有两个。

  其一,是一年一度的装逼啊呸,是春武会的召开,这次春武会如预想的一样,很成功,楚沐白依旧是灵夏青年第一,而且,这一次的春武会上,常年难见的紫鸢公主都来到了现场。

  其二,则是因为洛寒。

  洛家的这个大少爷。

  他不傻了。

  没错,白痴了十二年,昨天还钻过煤矿的那个洛大傻,他今天突然就正常了!不仅如此,还特么有了一个师傅!

  虽然无人见过他的师傅,并不知道他的师傅到底是谁,但从冰念大师对待他的态度,完全可以知道……他的师父到底有多强!能力有多大!

  连冰念都要称一声前辈,足以猜想而出。

  但在惊讶的同时,这也让人感到奇怪——那位强到让冰念都要弯腰低头的强者,为什么看中了洛寒?

  ……

  兰家,一处厢房内。

  兰项君仔仔细细的将自己白天所见到的一切,都告诉了他身前站着的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是他的父亲,兰天成!

  “就是这样。”

  兰项君说完之后,静静地看着兰天成挺拔的背影,道。

  “嗯。”

  兰天成点点头,并没有转过身。

  他反问道:“项君,你怎么看?”

  兰项君皱着眉道:“洛家……从今以后,会变的很麻烦。”

  “你真的相信……洛寒身后有一个师傅?”兰天成笑了一声道。

  “难道不是吗?”兰项君道:“冰念都承认了,这难道还会有假?”

  “呵呵。”

  兰天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并不作答。

  ……

  林家,林琪薇与林康卓并肩而立,脸色有些苍白的望着坐在椅子中的中年男人。

  林铁达脸色微沉,一双如鹰般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二人。

  “我平时是怎么跟你们说的?!你们都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是吧?!”林铁达压抑着怒火道。

  “爹……”林琪薇嗫嚅着,轻声道。

  “哼!”林铁达重重的哼了一声,斥道:“我让你们在外边少给我惹事儿!我们林家现在是在最紧要关头!容不得一点差池!可你们呢?!惹谁不好!偏偏去惹洛家!”

  “洛家现在的确没有以前强势了,但也不是我们现在的林家可以轻易抗衡的,更何况近日洛重秋那老家伙跟特么吃了炸药似的!朝廷里面的人躲都还来不及,你们倒好!竟然直接把洛寒给敲晕了抢走他的洗元丹!”林铁达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怒道:“你们是傻的吗?!”

  “爹,这事儿其实也不能全怪琪薇……”林康卓替林琪薇辩解了一句。

  “住口!”林铁达吼道,随即一甩衣袖:“明天,你去洛家,找洛寒,把洗元丹还给他!”

  “爹!”闻言,林琪薇立马抬起头,叫道。

  “我不去!”

  “必须去!”林铁达语气很强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