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师傅?!

  他并没有向紫鸢求情什么的,他还没有那个资格,能与公主对话。

  “喂喂,我刚刚是不是不听错了,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听见洛寒说了一句连续的话出来?”

  在洛寒不断迈步的同时,他身后的人群,从呆滞中醒来之后,顿时炸了。

  “这他妈的!洛寒他不是傻子吗?!”

  “他……我靠靠靠!”

  “这是傻子?!你看他这样子像傻子?!”

  “妈的!他什么时候清醒的?他怎么能清醒?!”

  A最:新,章N)节上酷匠P网Q

  ……

  洛寒?

  跳下凳子,听见人群中不断传来的惊喝声,紫鸢的脸上也闪过一丝难以置信。

  她也听说过洛寒这个人。毕竟洛家,还是他们灵夏的第一大家族,对于洛家的一些事情,她也略有耳闻。而在所有关于洛家的事情中,她听得最多的,就是洛家那个傻子少爷——洛寒!

  这个坏蛋是洛寒?!怎么可能?!

  拥有那种眼神的人,会是一个白痴了十二年的傻子?

  她的心有些乱。

  但比她更乱的,还有很多。

  林琪薇,兰项君,岳吴狄,楚沐白……这些人,才是最难以置信的。

  “怎么可能!?”林琪薇咬着牙,神智如同地震中的房屋般,轰然倒塌。

  “他不傻!?拿自己拿走他洗元丹的事情……”

  “喂,琪薇。”

  林康卓站在了她的身边,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语气干涩的问道:“你昨天做的那事儿……”

  “住嘴!”

  林琪薇脸色几乎快要扭曲在一起。

  “卧槽!”岳吴狄毫不掩饰自己的惊骇之情,他高声喊道:“洛寒!你特码什么时候不傻的?!”

  其他人听见了,他们也是这个问题。

  可洛寒并没有理会他们,就连回头望一眼儿都感觉浪费自己的时间还有力气,只是一个劲儿的往前走。

  而就在洛寒即将跨出门的时候,另外两道身影突然从门口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是一名女子,女子的年龄看上去比洛寒大,她身穿一袭玄紫色交领上衣,外披月白底色翠纹薄纱,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乌亮的秀发被挽成一个简单的祥云髻,将一支清雅的紫萝色蝴蝶花戴上。

  女子看上去很是成熟,一双凤目有些凌厉,她走到门口,望着向她走过来的洛寒,眉头微微一皱,冷声道:“让开!”

  女子看上去是知道洛寒的身份的。

  洛寒平视着她,脸色平静无比。

  而在女子踏入门口后,她身后的那个人也随之走了进来。这是一名男人。

  他听见女子的话,才将自己微低的头抬了起来,扫向前方。

  什么人敢惹这丫头?

  他看见了洛寒,然后瞬间充满了惊恐。

  他是冰念。

  昨晚刚被洛寒整了的冰念大师。

  “卧槽啊!为什么?!这也能遇到?!”冰念眼神惊恐无比,藏在长袍下的手不自觉地抖了抖。

  尤其是,当他想起女子对洛寒说话的语气之后,一张脸更是苍白了几分。

  “你聋了吗?!我让你让开!”女子见到洛寒毫无动作,眼神中充满了厌恶的道。

  洛寒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将目光移向了她身后的那个人身上,面露莫名的微笑。

  “你也来这玩儿?”

  “额……是是。”冰念听见洛寒对自己的询问,脸上淌下了一滴冷汗。

  女子闻言微微一怔,她侧了侧身,给身后的冰念让了下路,随后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洛寒,有些疑惑。

  这……难道不是洛寒?自己认错人了?她可是知道,洛寒白痴了十二年,会说的话一共就只有几句。而且,这个人还和冰念大师认识?

  女子有些惊奇。

  “玩就好好玩。”洛寒走上前,拍了拍冰念的肩膀,轻声道。

  而在洛寒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整个繁春阁内外都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洛寒这他妈有在做死啦?!刚刚非礼了紫鸢公主不说,现在居然还敢对冰念大师这般轻慢!活腻了吧!

  他们中有不少人都与冰念有过一面之缘,或者是在家族长辈的带领下与冰念有过一些短暂的接触,而也是通过那些接触,他们知道了冰念大师的性格。

  一个字,傲!

  两个字,高傲!

  而冰念大师确实也有这个资格。他在整个灵夏的地位,可以这样说,仅次于灵夏皇帝,老祖!而他的实力,在灵夏王朝中,也排进前五!

  这样的冰念,即便是四大家族的掌舵人,都要客客气气的以礼相待,洛寒倒好,居然直接上去拍着冰念大师的肩膀,用一种前辈叮嘱后辈的语气,让大师好好玩……

  秀逗了吧?!

  冰念大师要是发起怒来,可以说是比非礼紫鸢公主的后果还要严重,洛家……铁定玩完!

  “呵,这洛寒……真不是个省油的灯!”林康卓好笑的望着眼前这一幕,道。

  “刚刚得罪了紫鸢公主,现在又把冰念大师给得罪了,他洛家这次不玩完,劳资跟他姓!”

  “行了!让爷爷听见你这话,有你好果子吃!”林琪薇瞪了他一眼,道。不过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脸上却也浮现出一股轻松的神色。

  就算清醒了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傻!

  “洛寒!”

  久久没有说话的叶诗韵焦急不已。他刚才虽然对紫鸢公主无礼,但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伤害,以他爷爷洛重秋的身份地位,洛寒挨上一点皮肉之苦,或许还有可能把事情了了,但现在他要是得罪了冰念大师,他们洛家可就彻底完了!

  她已经注意到了,身边这几位,那别有心思的目光。

  其他的几大家族,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洛寒!你怎么这么傻!”叶诗韵焦急不已,冲开人群,匆匆跑到了洛寒身边。

  叶诗韵拉了一把洛寒,随后低头对冰念道:“冰念大师!洛寒并不知道大师的身份!还请大师原谅!”

  说着,叶诗韵压着洛寒的头想要他给对方行礼。

  原谅个屁!我特么还想要他原谅我呢!

  见到叶诗韵的动作,冰念吓的亡魂皆冒。

  小姑奶奶你这是在坑我啊!我哪敢让他给我行礼!

  “够了。”洛寒一把甩开叶诗韵按在自己脑袋上的手,冷声道。

  他将目光停在冰念身上,怪异的笑道:“你的地位好像挺高?我看这里的人都很怕你啊。”

  “哪哪哪……那有!”冰念听出了洛寒语气中的不善,急忙辩解道。

  “既然你这么有地位,那我师傅让你准备的东西,应该用不着一个星期吧?”洛寒摆摆手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