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寒站在凳子上面,一边撕着手中的烧鸡,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中,那两个相对站立的青年。

  洛寒其实也有些好奇。

  他在来的路上也没少跟李四打听一些灵夏王朝中的比较出名的事情。在李四所说中,这兰项君,还有岳吴狄,可以说是整个灵夏王朝中,数一数二的修炼天才!虽然比起被誉为灵夏第一公子的楚沐白还是有点差距,但两人的实力的确也极为不俗。在同龄人中,除了楚沐白外,还没有人能够压他们一头。

  这两人的战斗,应该有些看头。

  洛寒没有关心他们现在的境界。境界是一回事,但战斗经验又是另外一回事。境界迟早都会上升,但战斗经验的提高却不是那么简单。以他们现在不过二十岁的年龄,若是战斗经验充足,也有一些值得观看的。

  洛寒也想要据此来分析分析,一万年后,这些年轻人的大致水平。

  场中,兰项君与岳吴狄两相对望,两者间的气氛有些压抑,浓浓的战意弥漫而出。

  兰项君今天身穿了一件靓蓝色菱锦锦衣,腰间绑着一根玄色师蛮纹金缕带,一头亚麻色的头发,有着一双懒洋洋的俊目,身材挺秀,可谓是玉树临风,远远观去,倒是与楚沐白的气质有些相似。

  兰项君望着岳吴狄微笑道:“吴狄兄,多日不见,近来可好?”

  “别扯这些没用的!要打就快打!”岳吴狄身穿一件深蓝色素软缎绸衫,腰间绑着一根蓝色戏童纹绅带,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有着一双冷漠的虎目,身形高大,看上去霸气十足。

  “怎么,难不成你怕了?!”岳吴狄冷笑一声,大声道。

  “呵,吴狄兄你真爱说笑。”兰项君缓声道:“我只是在想,上一次我们对决,还是在半年之前,不知道,半年之后的今天,吴狄兄的风皇枪……练到了何种地步?”

  “好说!”岳吴狄闻言大笑一声,伸手向下一招,他的两个随从便将手中的一柄白色长枪奋力扔了上去,看他们的面红耳赤的样子,那柄白色长枪的重量,似乎并不轻。

  只不过岳吴狄拿着长枪看起来十分轻松,随手舞了个枪花,看着兰项君道:“既然你想知道,那就来尝尝就是了!”

  说话间,一身元力已经开始沸腾起来。

  兰项君在看见岳吴狄舞枪的时候,眼神倏尔一寒。他着重的盯了那柄长枪几眼,心道:“看来自己得到的消息的确没错,岳吴狄……已经将岳家的风皇枪练到了第三重!这白枪的重量,是有两百斤了。”

  “好!”兰项君沉声喝道:“那我就来领教领教,吴狄兄这风皇枪的威力!”

  言罢,兰项君手屈成爪,向着台下猛地一吸,一柄长剑落入他的手中。他持剑一震,剑身嗡鸣轻响。

  “来战!”

  “轰!”

  两人的元力都还无保留的爆发出来,一声巨响后,两人间的距离飞速拉近,利剑与白枪,在台下众人万众瞩目的目光中,怦然相撞!

  “终于开打了。”

  独自一人站在角落中,洛寒吐了一根骨头,轻声道。眼神有些无语。

  这特么的……一万年后的人打架都这么墨迹吗?要干就干啊!自己以前跟人干架,都是直接提刀就上,哪来这么多废话。

  洛寒仔细的看着场中不断交织在一起的两道身影,眼神很快便怂搭了下来。

  “期望抱的太大了吗?”

  很无聊……

  洛寒在经过短暂的观察之后,有些兴致缺缺。

  场中的兰项君还有岳吴狄两人,虽然看起来打着很精彩,各种武技元力狂飙,枪与剑的碰撞也很有力度感,但说实在的,他们二人对于自身的元力掌控,连门儿都还没入。

  他们俩打架纯粹就是靠元力碾压。元力的使用从头到尾都没有停过,交手的时候在爆,分开了,在进行短暂的对峙时,还是在用。没有一丝一毫的掌控。

  洛寒摇摇头,低声嘀咕道:“真是有够垃圾的。”

  在他们这个境界,元力的储蓄其实并没有多少,因此,在战斗中,一丝一毫的元力都应该规划清楚,能省则省,这样才能在战斗中占据优势。可看他们俩的打斗……呵呵,完全就是俩青铜玩家出门多兰就是干,有多少的蓝就放多少的技能。控蓝走位什么的,全然没有。

  “嗯?”

  洛寒拍了拍脑袋,心道:“怎么回事……怎么脑海里面突然就蹦出这些东西了?”

  “啧。”

  洛寒蹙着眉头,低声道:“那个幽魂对自己的影响……还存在吗?这些,是他以前经历过的事情?”

  思考了一会儿,洛寒并没有得出什么结果,便再次抬头,扫了一眼台上,慢吞吞的走下椅子,向着屋内,那一桌桌的美食走去。

  已经不用看了,这俩人最后是平手。

  洛寒叼着一只炸虾,静静的吃着。

  两个人的元力都用的差不多,力气也将要用完。虽然说岳吴狄用的一杆两百斤重的长枪,而兰项君用的是一柄轻巧敏捷的软剑,可两人的身体素质上却也有着不小的差异。兰项君明显比岳吴狄要差一点,所以两相抵消,最后的结果也差不了多少。

  “大概……十招之内就可以结束了吧。”

  洛寒心中暗地想到。

  果然,过了片刻,一阵呐喊声从人群中响起。兰项君与岳吴狄两位灵夏天才间的战斗,落下了帷幕。

  最后的结果让众人表情各异。

  q最新zi章节l上酷HN匠a$网

  平手。

  同半年前,场上二人间战斗的结果一样。

  “呵呵,吴狄兄,看来我们要向分出胜负,还得等下一次了。”兰项君手持利剑,微喘着气对不远处的岳吴狄道。

  “算你走运!”

  岳吴狄看起来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火气。

  “呵呵。”兰项君笑了两声,并不作答,拿着剑转身走下擂台。

  “下次我一定赢你!”

  望着他的背影,岳吴狄高声喊道,一脸的不甘。

  “我等着。”

  兰项君对他洒然一笑,回应道。

  这场比赛虽然是平手,但其实,兰项君已经赢了。

  他打平了比赛,却赢得了名声。

  战后他与岳吴狄的不同的表现,应该为他加了不少的分。

  “果然只是一个武痴。”坐在椅子中稍作休息,兰项君淡笑一声。

  “岳吴狄虽然的确天资不俗,但脑筋实在太死板,若是岳家最后交到他的手上,那岳家也就同洛家一样,不足为虑了。”

  念及于此,兰项君忽然看了看不远处的楚沐白,眼中寒芒一闪。

  “四大家族中,最需要注意的,果然还是楚家吗?”

  “灵夏第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