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重秋的外貌比起垂暮之年的老人,其实更像是一名精神抖擞的中年男子。他的头发虽然已经半白,但仍旧极为光泽,脸上的皱纹也并没有很多,而且极淡。

  此时,洛重秋正坐在檀木椅中,一双虎目扫视着刚刚进入房内的洛寒还有秦逸川两人。

  看见洛寒此时的模样,洛重秋脸色顿时一沉,目光转向神色拘谨的秦逸川,厉声道:“逸川!这是怎么回事?!我把洛寒交给你!可不是让你这样照顾的!”

  “尤其是,你把他弄丢之后!竟然还想瞒着我!什么时候你居然有这种胆子了?!是我平日对你太好了?!恩?!”洛重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喝道。

  、}酷匠¤k网永…●久免S9费e&看Y小*说

  秦逸川浑身颤抖了一下,头低得更沉。他急忙躬身请罪道:“是小人办事不利!还请老爷责罚!”

  一边说着,他一边用眼角余光瞟了瞟站在一旁无声轻笑的洛寒,投过去一个求助的目光。

  “行了,不关逸川叔的事儿,是我自己要出去,没让他们跟着的。”收到了秦逸川的求助目光,洛寒对满脸怒容的洛重秋说道。

  话音刚落,本来怒火朝天的洛重秋,神色顿时僵住了。

  他机械的将目光移到浑身乌漆墨黑的洛寒身上,眨了眨眼,仔细的瞅了瞅,不可置信的道:“你……刚刚……说什么?”

  洛寒道:“我说,不关逸川叔的事儿,是我自己让他们不准跟着我的。”

  听完洛寒的话,洛重秋的双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颤抖起来。

  他猛然站起身,冲到了洛寒的面前,也不顾洛寒此时污秽的身体,一把抓住他的双臂,激动地道:“寒儿……你……你……”

  “睡了十二年,刚刚醒了。”

  洛寒望着激动万分的洛重秋,敲了敲脑袋,道:“不过还有很多地方有些迷糊,有些事情也不大记得。”

  听见洛寒的回答,洛重秋脸色胀红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好!好!好!”

  洛重秋激动地拍着洛寒的肩膀,眼角竟然有些湿润。

  “我就知道!我洛重秋的孙子!绝对不可能一辈子是傻子!记不起事情也没什么!这几天我就在家跟你讲讲我们老洛家的事情!不管什么人来我都不见!就算是皇帝来了老子都一脚把他给踢出去!”

  一旁的秦逸川听到自家老爷最后的一句话,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这句话说得……要是让皇帝知道了,就算是洛家恐怕也没好果子吃。秦逸川苦笑一声,老爷这个脾气还是一如既往地烈。

  “额……这个倒是不用了。”洛寒拒绝道:“我自己多走走就行了,也不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让自己和一个老头子连续几天待在一起,洛寒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虽然他自己也是一个活了上万年的老怪物,但因为九业红莲的缘故,他的心智其实一直保持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即便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也不曾改变过。

  “成!都听你的!”洛重秋很高兴,也没过分要求。但在高兴之余,他也有些奇怪,蹙了蹙眉,问道:“话说回来,寒儿你是怎么开窍的?我找了那么多医道圣手,可他们都说……”

  在洛重秋询问的同时,秦逸川也将目光转了过来,显然,他也对此极为好奇。

  一个傻了十二年的人,怎么突然说不傻就不傻了?

  洛寒也料到洛重秋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于是把早已准备好的回答拿了出来:“洛……咳……爷爷,你还记得我变迷糊的原因吗?”

  洛重秋点点头,道:“知道,因为你四岁的时候,在大街上被一道雷给击中,所以才变成之前那个样子,十二年!”

  说到这,洛重秋神色一沉。

  因为那道雷,他在这些年没少被人戳腰子,说他们洛家怎么怎么样,做了什么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所以令得天神发怒,降雷惩罚!

  他瞧了洛寒一眼,疑惑道:“怎么……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被雷劈吗?

  听到回答的洛寒有些无语的扯扯嘴,没想到自己这具身体变傻的原因真的是这个。

  他之前在浏览记忆碎片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幅画面。

  在他所有的记忆中,只有这道记忆是最为清晰的——一道雷从天而降!在这之后的所有记忆,全部都是碎片的模样,混乱不堪。

  “没错。”洛寒道:“虽然我变傻是因为那道雷,但也多亏了它,我才能清醒过来。”

  “哦?”

  洛重秋和秦逸川对视一眼,惊咦了一声。

  洛寒抿了抿嘴,脸上的表情似在取舍。沉默了一会儿后,他道:“其实……那并不是雷霆。”

  “而是一位强者的残魂。”

  “你说什么?!”

  洛重秋还有秦逸川同时震惊道。

  “残魂?!”

  洛重秋神色阴沉。

  能够修成神魂,身死而魂不灭的,至少也是星府境的超级强者!这样的强者,在百玄大陆上,绝对是一方豪强!甚至……可以撑起一个王朝!

  现在的灵夏王朝,就是被一位星府境的老祖所支撑起来,傲视一方的!

  念及于此,洛重秋猛然将手一挥,一道气浪击在门沿上,木门顿时合拢关闭。同时,他浑身元力翻涌,逐渐笼罩了整个书房,以确保无人靠近。

  “你……确定?!”做完这一切,洛重秋才低声问道,表情慎重不已。

  “恩。”

  洛寒肯定的点点头,道:“他是因为与人大战,两败俱伤,身体陨灭才变成这个样子的。最后只有一道残魂逃脱,实在无法支撑才选择潜入我的身体之中。”

  “他在寄宿在我的身体里时,已经油尽灯枯,最后不甘心自己一身所学就此遗失,所以将他的最后一点神魂烙印在我的脑海之内,希望我能继承他的衣钵。那之后,他就彻底陨灭了。”

  洛寒说到这,苦笑一声,继续道:“不过他即便只有一丝神魂印记,对我来说也是在太强。所以我白痴了十二年,这十二年间,我一直都在消化他留给我的东西,直到今天,我才彻底消化干净。”

  听完洛寒的叙述,洛重秋呼了口气道:“原来是这样。”

  不过随后他又皱起了眉。

  “你说你继承了他的衣钵?那他可有说他是何门何派?而且,他的仇人又如何了?”

  洛重秋凝重道。能和星府境强者相斗,对方想必也并不简单……

  洛寒宽慰道:“不用担心,那名前辈是一名散修,并无宗门派系。至于他的仇人,在那场战斗中比他还要先陨落,而且也是和他一样的无派人士。”

  “这样……”洛重秋松了口气,随即浮现出一个笑容:“哈哈!好!那群老混蛋总是在背后说戳我的脊梁骨!说我洛家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现在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话可说!哈哈!”

  我靠……这就信了?!

  洛寒瞅了瞅一脸欣慰的洛重秋还有秦逸川,心道:“你们居然也不担心一下被人夺舍这个可能……难道过了一万年,神魂夺舍这种事情也消失了吗?”

  突然,洛重秋笑声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眉间愁云又染。他对洛寒道:“寒儿,虽然你继承了那位前辈的衣钵,但你现在只有二度开尘的修为,而且,年龄也有些大了,这修炼起来……恐怕……”

  洛重秋叹了一口气。

  秦逸川则神色古怪。

  二度开尘……能够宰了一头五次洗灵的虎纹蟒吗?!

  “哦,这个不用担心。”洛寒笑了笑道。

  “哦?”

  洛重秋眉毛扬了扬,惊奇道:“怎么不用……”

  话没有说完,洛重秋的瞳孔便缓缓紧缩在了一起,嘴巴也微微张开,成了一个鸡蛋形状。

  与他同样表情的,还有秦逸川——这是他今天第二次这个模样了。

  他们二人都死死地盯着身材有些瘦弱的洛寒,脸上,震惊一片!

  此刻,一阵阵清晰地元力波动正从洛寒的身上传来,这个波动的威力……绝对不是开尘境能够拥有的!

  “这是……洗灵!!”

  张着嘴沉寂了片刻后,洛重秋失声叫了起来。

  他望着洛寒,浑身颤抖:“你……你进入洗灵境了?!!”

  洛寒淡然的笑了笑,点头道:“没错。”

  “呼哧!呼哧!”

  洛重秋还有秦逸川剧烈的喘气回荡在书房内,他们两人的眼中,写满了震撼,还有不真实的情感。

  一个今天早上还只是二度开尘……甚至都还有些勉强的人,在今天下午,突然就成为了洗灵境界的修炼者!

  这……太他妈玄幻了吧?!

  可洛寒身上传来的元力波动,却在告诉着他们——眼前的这一幕……无比真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