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许久,秦逸川才“啪”的一声给了自己一耳光,把自己从惊骇之中拉了回来。

  而洛寒看上去似乎很有耐心,并没有催促秦逸川给他回答,只是一个劲儿的解决着手中的食物,等秦逸川回过神时,洛寒手中的烤肉只剩下了一半。

  看起来……洛少爷是被饿坏了。

  这不是重点!!

  秦逸川使劲搓揉着自己的黑色大圆脸,借此让自己变得清醒。

  现在的重点是,洛少爷怎么突然就不傻了?!而且,他还让人惊掉大牙的杀了一头洗灵境的妖兽!接着他还把这头妖兽给烤了……他是怎么做到这些事情的?!

  秦逸川想不通,把脑袋砸碎了都想不通。

  这傻逼了十二年的人怎么说不傻就不傻了?之前求了那么多的医生药师,其中还不乏一些医道圣手,可他们给出的结果都是,无药可医!无法可治!

  但现在这什么情况?要是让那群下了赌咒说洛少爷这病绝无医治可能的医生们看见,他们的脸会不会被打的像彩虹一样灿烂?

  想不明白的秦逸川,终于发出了一声苦笑。

  “恩?醒了?”听见声音的洛寒挑了挑眉,望向眼前这个脸跟碳一样黑的中年男人,道。

  秦逸川点点头,道:“少爷……你怎么突然就……”

  他没说完,只是用手指在脑袋上面画了几个圆圈。

  “呵。”洛寒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道:“这个你不用管。你现在先告诉我,我是不是叫洛寒?”

  “对。”秦逸川吞了口唾沫,肯定的道。他感觉眼前这个少爷……不仅不傻了,还变得有些凌人。

  “我今年……多少岁?”

  “还差两个月十六。”

  “我家里有什么亲人?”

  “您的爷爷,洛重秋。还有您的童养媳,叶诗韵。其他都是一些旁系的亲属。”

  “童养媳?”洛寒眨了眨眼,轻笑一声,将手中的烤肉搁在木架上,又道:“好吧,最后一个问题——现在,是几几年?”

  “几几年?”秦逸川迟疑了一下,道:“少爷你问的……是百玄大陆的时历,还是沧澜时历?”

  “百玄大陆?”

  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号,洛寒微微一怔,他沉默了片刻,道:“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秦逸川解释道:“沧澜时历是远古时历,具体多少年现在谁也不知道。但百玄时历,是清楚的。现在是百玄历九千四百四十六年。”

  “百玄……”洛寒眼神闪了闪。这应该是在他与黄泉大战之后才出现的大陆。九千四百四十六……看起来,距离自己与黄泉一战,已经过去了近万年的时间。

  一万年……

  洛寒抿了抿嘴,神色微沉。

  “少爷。”见洛寒久久不说话,秦逸川出声道。

  洛寒呼了口气,暂时撇开脑袋里面的那一些纷乱事情,站起身,对秦逸川笑笑道:“没事,带我回家吧。我的脑袋才清明没多久,很多事情都不记得。”

  “是!”

  秦逸川躬身应道。

  但当他再次抬起头时,他才忽然惊觉,自己为什么要向洛寒低头以示谦逊?自己虽然只是洛家的总管,但真要算起来,洛寒其实应该叫一声自己世叔才对。

  他望着洛寒,眼神明灭不定。不知道为什么,洛寒现在,总是给他一种呼吸不畅的压迫感。这种感觉……像极了他的爷爷,洛重秋!

  洛寒准备离开时,也没忘把自己摆下的摊子收拾干净。将火篝踩灭,木材烟灰连带着那还剩了一半的蛇肉踢进旁边的河里,至于虎纹蟒剩下的一部分躯干,洛寒想了想,伸出手指往上面轻轻一点。红莲之火燃烧起来,不过片刻,这个巨大的妖兽尸体就只剩下了一滩焦黑的灰烬。

  一旁的秦逸川眼神又变直了。

  洛寒少爷用的什么东西?温度竟然这般高!

  他很想问,但多年的经验让他明白,有些东西……不该问的,不问最好。

  做完这一切,洛寒拍了拍手,对秦逸川道:“走吧。”

  “是。”

  秦逸川点头应道,领着洛寒往密林外走去。

  他走在密林之中,不知为何,总是感觉……自己正在把一头龙,带入世俗凡尘。

  秦逸川的背上微微起了一阵凉意。

  ……

  进入燕岚城之后,天上倾城,也就是现在的洛寒,没少听见耳边传来的奚落嘲笑声。

  “这个傻子,今天是去钻煤矿了吧?黑成这个样子。”

  “哈哈,今天钻煤矿,指不定过几天就会钻粪坑呢!这傻子什么事做不出来?!”

  “啧啧,可怜洛老家主,英明一世,最后却毁在了这个白痴孙子手中。”

  “小声点儿,说这傻子没关系,你说洛老家主,不是找死吗?!”

  ……

  傻子?

  洛寒用余光瞟了瞟四周,看见了周围人群的视线,最后确定了一件事——这他妈说的傻子原来就是自己?!

  我靠你大爷的!本座活了十万年第一次被称作傻子,而且还是这么多人!

  洛寒有些郁闷。这转生也不找个好一点的转,转到一个傻子身上是什么意思?

  虽然心中有些不爽,但洛寒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黑着脸跟在同样黑着脸的秦逸川身后,一言不发,像是默认了自己是傻子一样。

  “秦总管!”

  当他们走过一个街口时,十多个穿着蓝衣,戴着毡帽,家仆打扮的人人向洛寒还有秦逸川跑了过来。

  等他们靠近后,似乎才发现紧跟在秦逸川身后的洛寒。

  他们惊喜的道:“秦总管,您找到少爷啦!”

  “恩。”秦逸川摆了摆手,看起来威风十足。

  虽然这些人对秦逸川充满了尊敬,但对洛寒却没有多么重视,他们只是很随意的拱了拱手,道了一声:“洛寒少爷。”

  甚至还有人在小声嘀咕:“没事就不要往外面跑啊,本来就傻,还到处乱逛,真要走丢了还得浪费大家的时间。”

  他的声音说的有些小,但洛寒还是听见了。对此,他只是淡笑一声,并没有追究这些下仆对自己的不敬。

  他虽然不介意,但秦逸川却有些头皮发麻。

  他看着眼前这些人的眼光像是要杀人。你NND!要作死去别家!洛大少爷现在可不傻了!他刚刚还宰了一头五次洗灵的妖兽!你们这群不过六度开尘的混小子!真他妈是在找死吗?!

  秦逸川捏起了拳头,眼神凶狠,目光扫过眼前这十几人,似乎正准备从里面挑一人出来杀一儆十。

  洛寒也注意到他的动作,淡笑一声道:“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还是先带我回家,我得好好洗洗,别磨蹭了!”

  “恩?”

  听见洛寒的说话声,在场的十几个家仆全部都怔了怔,随即,傻眼了。

  酷#匠网1/永tI久l免E费看)小!》说8

  洛少爷什么时候能把话说的这么条理清晰层次分明了?!

  再看看他此时一脸平静淡然的模样,哪还有以前那傻里傻气的影子?!

  这……

  他们望向秦逸川,眼中的意思很明确——总管,求解释啊。

  解释个屁!劳资还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秦逸川哼了哼嘴,对这些人吼道:“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少爷的吩咐?!还不赶紧走!”

  见秦逸川发火,这些人也不敢再多问,老老实实的做起了开路的工作。在开路的同时,他们中的一些人也不禁有些恐惧。看洛寒这样子,似乎不傻了。他们以前虽然表面上对洛寒没有什么本来不敬的地方,但在背地里可没少说这个傻子少爷的闲话,谁能保证这些话他没有听进去?要是他现在追究起来该怎么办?!

  他们不敢多想,越想越害怕。

  ……

  洛寒最后是被抬进洛家的。

  那群家仆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个轿子,千求万恳让洛寒坐进去,洛寒对此也没有拒绝,一来他的确有些累了,二来,他现在的样子实在不怎么雅观,一身乌漆墨黑,还有一股子腥咸气味。

  在轿子里眯了大约有一刻钟过一点的时间,轿子停了下来。洛寒拉开帘布,下了轿,走进了这大门就威仪不已的洛府之中。

  “总管大人。”在秦逸川也通过大门时,门口两边的门卫对秦逸川提了个醒:“老爷回来了。”

  “什么?!”秦逸川表情一愕,惊讶无比。

  “怎么会这么快?!”

  “好像是……有人跟老爷说了,少爷失踪的消息。所以老爷就提前赶回来了。他现在正在书房等您呢,说让您一回来就赶紧去见他。”

  “我……艹!”

  秦逸川骂咧了一声,脸色难看的走进了洛府。

  “爷爷要见你?”

  在他之前进入洛府的洛寒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等着秦逸川,见他此时的表情,轻声笑道。

  “额,咳咳……”

  秦逸川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声。

  洛寒道:“走吧,我也想见见他,毕竟是我爷爷,可我连他的映象都还没有。”

  “多谢少爷。”听闻洛寒的话,秦逸川表情一松道。

  秦逸川在前引路,洛寒紧随其后。两人在走过几个长廊,拐过几道荷塘后,来到了一个古声古色的别致小院里。

  “既然来了,那还不快进来!”

  洛寒刚刚打量了几眼这个小院,一个苍老,而且明显压抑着火气的声音,就从屋内传了过来。

  “少爷。”

  秦逸川苦笑着,向洛寒做了个邀请的姿势。

  洛寒不语,直接推开了有些沉重的房门,走了几步,眼神随之定在了那个坐在黑色檀木椅之中,精神矍铄,气度不凡的老人身上。

  洛重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夏蝉知秋说:

  求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