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秦逸川离开别院不久后,两个年龄大约十八九岁的俊朗青年,悄悄从阴暗的角落中走了出来。

  其中一人摇着扇子道:“看来……洛傻子是真的失踪了。”

  “失踪了不好吗?我还希望他能死在外面,永远也不要回来!”另外一个人冷冷道。

  “呵,怎么,还在惦记着……洛傻子的童养媳?叶诗韵吗?”

  “你不也一样。”声音的主人依旧冰冷道。

  “我和你可不一样。”最开始说话的那人道:“叶诗韵这个女人,长的虽然确实妖娆美丽,水嫩多姿,但……玩玩还行,真要娶回家,她一个被我们洛家收养的弃婴,可还没那个资格。”

  “行了,不管叶诗韵最后在谁的床上,要是洛傻子回来,一切都是白搭!”声音冰冷的青年对自己旁边,悠闲摇着小扇的青年说道:“记得派几个人跟着,如果他没事……尽量找机会!”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拿扇的青年把扇子“啪”的一声合拢,一丝阴狠从眼底飞速划过,但表面却仍然风轻云淡的道。

  声音渐隐,别院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不过,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阴影更加浓郁了许多。

  ……

  “秦总管!秦总管!”

  刚从怡红楼里走出来,还没来得及把自己身上呛鼻的胭脂水粉味儿去除干净,一个急切的呼喊声就从街道外传了过来。

  抹了抹鼻子,赶忙走到怡红楼方圆十米之外的地方,秦逸川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朝远处吼道:“叫什么叫!老子还没聋!”

  咳嗽一声,吐出一口浓痰,秦逸川脸比起之前更黑了几分。

  怡红楼也找了,还是没有洛少爷的踪影。这洛少爷平日里常去的地方就这么几个,可现在是找遍了都没找到任何踪迹。要是洛老爷子从朝中回来了,还是不见洛少爷的踪影,那估计……自己也得把棺材给买好坟墓给挖好了。

  “秦……秦总管!”

  一个面红耳赤,气喘如牛的家仆匆匆跑到秦逸川的跟前,一脸急切但又断断续续的吐词道:“我知……知……知道洛……少爷……在……在哪儿了!”

  “你说什么?!”

  听见这年轻家仆说的话,秦逸川怒眼一瞪,揪起他的衣领,满嘴唾沫星子喷吐而出:“在哪儿?!!”

  被喷了一脸的年轻家仆不敢怠慢,急急地道:“在……在妖兽森林里面。”

  “咔擦!”

  地板被震出了几道裂缝,秦逸川黑色的大脸突然变得有些发白,他咬牙切齿道:“你说……什么?!”

  “洛少爷……在……在妖兽森林……”

  那个家仆见到他这个模样,也被吓到了,怂着脖子,声音越说越小。

  沉寂了几秒之后,秦逸川发出一声滔天怒吼:“那你们他妈的还不快去找!!”

  说完,他一把扔下手中这个可怜的家仆,完全顾不得周围人异样的目光,运起元力,腾空而越,火急火燎的朝妖兽森林赶去。

  大少爷啊!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疾风般赶路的同时,秦逸川也在内心祈祷。

  你要出事儿了我这全家都要掉脑袋的!

  ……

  妖兽森林离燕岚城其实并没有多远,两者相依为邻,以秦逸川造元境的修为,赶到妖兽森林,不过是用了短短不足半刻钟的时间。

  到了妖兽森林,秦逸川想都没想,就一头冲了进去。他也不知道洛少爷现在具体在什么位置,他只希望老天能够开开眼,让自己早点把洛少爷完好无缺的找到。

  元力迅速运转,秦逸川像飞鸟一样在林间飞掠而过。他的目光不停扫视着四周,密林中的景象都被他纳入视野之内。

  就在这时,一股木材燃烧的焦糊味蓦然传进了他的鼻腔之中。

  他疾驰的身影瞬时一顿,停住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秦逸川脸色阴晴不定,他耸了耸鼻翼,思考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咬了咬牙,循着这气味传来的地方追寻过去。

  一定要是啊!

  秦逸川暗自祈祷。

  越过重重树枝林叶的阻碍,秦逸川终于看到了焦糊味传来的地方——就在河边。

  秦逸川凌空一跃,落在草地上,目光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一身漆黑的人,声音颤抖的道:“洛寒……少爷?”

  听见秦逸川的声音,那个浑身漆黑,看起来狼狈不堪的少年,微微转过了头,望着一脸惊喜的秦逸川,吐出一根骨头,微笑道:“你……在跟我说话?”

  恩?不对啊,以洛寒少爷的智力,不可能说出这样一句语序通顺结构完整的话啊。

  》"酷p、匠~网唯}一“5正^版,y其他…m都是.盗`版;y

  秦逸川愣了愣。仔细的看看眼前这名少年,确实是洛寒少爷没错。

  “对……没……”秦逸川张开嘴正欲回答,眼神突然被洛寒身后的那件东西给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条约有半米宽,近十米长的虎纹蟒。但这条虎纹蟒此时明显已经死去,它的腹部那里,有着一个很明显的缺口,其身下,一滩殷红的血液浸湿了茵茵绿草。

  秦逸川看了看虎纹蟒身体那巨大的裂口,又瞅了瞅洛寒手上拿着的那块已经有了几个牙印,正散发着浓浓香气的烤肉,表情很是幻灭。

  “这个……”秦逸川呆懈的指了指洛寒手中的巨大肉块,吞吞吐吐的说出了两个字。

  “洛寒?这是我的名字?”洛寒望着他,吮了吮手指上的油脂,见他指着自己手中的烤肉不说话,和善的道:“怎么?你也要吃?我刚杀的,虽然没有盐,但味道还是很不错,这蛇的肉很细腻。”

  我细腻你……个擦擦啊!这虎纹蟒可是妖兽!虽然只是一级妖兽,自己对付起来跟切瓜没什么区别,但你是谁?!白痴了十二年的废材少爷!现在连三度开尘都没完成的辣鸡!你他妈是怎么把这条堪比五次洗灵的蟒蛇给剁了烧烤的?!

  秦逸川黑黑的脸皮在这一刻白的很是彻底,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堪称奇迹的一幕,嘴巴张成了一个鸡蛋形状。

  这他妈不对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