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小心啊,身体最重要,我们会在这等你们回来的。”次日清晨,云若晴姐妹站在客栈门口,朝萧铭新二人挥手,少女的眼中满含不舍,嘀嘀咕咕不停。

  “用不了几天我就把宝藏带回来,你们等着吧。”萧铭新很潇洒,随手整理了一下发型。

  “后会有期。”云若萱对苏婉宁道,点了点头。

  “后会有期。”苏婉宁回以一应,也许正如萧铭月曾经所说,越是相似的人可能越难以相处,眼下这两位绝美的仙女就是,几乎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走吧。”萧铭新率先离去,接着苏婉宁紧随其后,向城门外奔去,对于传言中的宝藏势在必得。同时,偌大的城池中人影涌动,都在赶往城外,显然没有人会对上古时代留下来的至宝不动心的。

  一路上,萧铭新看到许多身穿万圣学院道服的强者,皆是为了宝藏而来,可谓一场龙争虎斗即将展开。楚怀鸣两兄弟赫然也在其中,看到了萧铭新微微点了点头。

  还有许多人,比如华夏国二皇子华渊和他的一干手下,幽冥族第一年轻强者幽宁,九幽雀一族的族长孙女,万圣学院轮回阁阁主陈灏,御剑宗的最强传人等等,诸强林立,汇聚向一个方位。

  上一次的至宝是上古魔蝎的魔珠,蕴含着仙力,是三界不可多得的法宝,是修士都会心动,现在至宝再次出世,所有人都期待那会是什么样的东西。

  “咦?”突然,萧铭新心有感应,发现在自己左侧极远处有一个少女,居然是曾经在圣药园中见到的那位。

  当时,这位少女假扮圣药之主被他和萧铭月识破,彼此间过了几招,也没有结下多少仇恨,但萧铭新却能感受到这名少女的强大,绝非常人!

  更(h新2◎最{快J#上酷dR匠l网b《

  “这片沙漠真是奇特。”他自语,奔走的过程中看到许多的白骨,有些尸体还没有风干,更有些是新添的,奇怪的是这些都没有受伤的痕迹。

  这便是无垠沙漠的特殊之处,没有特定的时间,也没有任何的规律,脚底下的沙漠会形成巨大的漩涡,将修士卷入进去,直至死亡后再吐出来,像是有无数张沉睡的顷盆大口。

  这里号称上古战场的坟地,神祗尸体的集结地,自然高深莫测,机遇与挑战并存,这些看似没来由的漩涡也许只是最细小的考验。

  好在萧铭新并非常人,步伐稳健,身手矫捷,完全可以无视那些沙之漩涡。更何况他的灵觉强大,能够预先做出判断,避开危险,显得有恃无恐。

  “怎么四处都是战斗?”

  半夜时分,无垠沙漠的温度骤减,低到零下十度,四周却在发生着激烈的大战,火星四溅,震撼四野,武学、法术甚至神通等交织在一起,激战如火如荼。

  “嘭”

  萧铭新向后突然轰出一拳,直接击爆了一个修士的半边身子,对于敌人毫不手软。

  “居然主动攻击我,不分青红皂白。”他皱着眉头,感觉到事情有蹊跷。

  “他们是不是被控制住心神了?”苏婉宁略微检查了一下还在垂死挣扎的修士的灵识海,似乎发现了一些独特之处。在他们周围,也横躺着数十具尸体,刚刚断气不久,有部分人来自万圣学院,却连宝藏的样子都没见到便死于非命,实属悲剧。

  萧铭新套上一件万圣学院的道服,希望同学院的修士不要攻击他而被自己不小心反杀。万圣学院对他而言有知遇之恩,而且副院长秦晗和他可以说是莫逆之交。

  “如果是的话那就太可怕了。”他环顾四周,看见了大大小小的战场不下二十处,场面极端混乱,真如苏婉宁所说的话,那将是多么恐怖的控制力啊!

  “剑雨帘”

  一位手持黄金宝剑的强者喝道,霎那间在其周身方圆三丈的天空中显化出无数把化形的黄金战剑,向地面刺来,势不可挡。

  “啊……”

  四名强者被万剑穿心,死在了剑雨下,多数修士的胸膛被刺得血肉模糊。这种武学媲美鹏羽千舞葬,范围广且杀伤力惊人,剑雨璀璨,如同一颗颗细小的流星,依旧高速旋转着,没有停下来,居然射向了其他的强者。

  萧铭新皱眉,这一招有点狠辣得过头了,而且有两柄黄金战剑居然向他刺来,速度宛若闪电,刺穿了空气。

  “叮”

  他单手一摆,抓住了两把凝型的战剑,用力一握直接崩碎了剑身,爆炸而开化成光雨。萧铭新的肉体无双,临近此境界的至高点,堪比神兽幼崽的躯体,难以被伤到。

  “凝练了武学的体器?”他却生出一丝惊讶,感受到战剑的非凡之处,没想到是以融己为器而施展的剑法武学,若非自己肉体强大到惊人的地步,恐怕真要遭受重创。

  “御剑宗的人。”苏婉宁低语,萧铭新点点头,他看清了那名施法的少年,年岁可能比自己稍大一两岁,也就十四岁的样子,样貌极其俊俏,如同手中的黄金宝剑一般,锋芒毕露,棱角分明。

  这个少年绝对不凡,仅仅一击,灭杀了四名同阶强者,而且剩下的战剑威势不减,攻向其他人,包括萧铭新,这足以看出他的自信与强大。

  萧铭新也知道,此人并不是御剑宗最强传人,只是他的一个师弟而已,却已经是一方翘楚,可以想象最强传人有多么变态!

  传言,御剑宗新一代最强传人出生时背后出现金色的剑胎,璀璨的金光照亮了整个天空,惊动了许多大人物。

  他仅仅五岁便能修炼宗内最深奥的剑法,并且在未满八岁的年龄就登堂入室,成为御剑宗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护法;在其十岁那年,更是创造出属于他自己的一套完整的剑法,据传高深莫测,无可匹敌,故此这位传人未尝有一败。

  更加令萧铭新感兴趣的是,这名最强传人也拥有一副宝体,肉身强绝,可以化作战剑,并不是运转体器,而是将自己的躯干化作真正的人形战剑!

  “走吧,没有必要在这里费力气。”他转身就准备离开,目的是争夺至宝,而非行凶作恶。

  “哪里走!”然而那名少年却没有放过他,之前看到萧铭新只手捏碎自己的体器,引起了他的战意。现在他携带着摄人心魄的剑气,在体外化形出一柄巨大的战剑并刺向萧铭新,势如破竹,勇猛无匹。

  “嘭”

  上门挑衅的敌人,萧铭新绝不会放任,陡然间转过身躯,一脚猛地踢向那把化形的战剑,竟然直接将对方的体器踢爆,化成了光雨没入了那名少年的体内。

  “全是破绽。”他直视着那名少年,那一击连赤莲之瞳都没有显化,对方能够瞬间击杀四名强者可不代表能够击杀他。

  那名少年震惊了,自己的体器居然就那么被对手一脚踢爆,令他难以接受,手持黄金战剑刺来,剑尖处出现十数道金色剑气,全都刺向萧铭新身体各处的要害,狠辣刁钻。

  这种剑气也是有型物质,源自强大的剑法武学,造成的伤害媲美他自己的体器。

  萧铭新依旧无惧,瞬间开启赤莲之瞳,双手抵挡数十道剑气,有的直接被他捏爆,有的刺在其身上居然响起金属碰撞的声音,难以伤他宝体。

  他如同探囊取物,从容不迫,脸上洋溢着微笑,一点都没有压力。

  “在这寒冷的夜晚,能够做做热身也不错。”萧铭新施展最后一击,左手一摆,将剩下的四道剑气全部击散,然后伸出右拳轰向对方,直接又果断。

  “万剑归宗”

  少年强者大叫,手中黄金宝剑迅速挥舞,行云流水,快到在他的身前形成一层光幕,接着汇聚出无数把战剑,抵挡在了他的身前。

  “嘭”

  纵然战剑无数,最终也被萧铭新一拳击散,这一拳蕴含了搬海境至强的力量,长驱直入。

  少年强者倒飞出去,口吐鲜血,满脸的难以置信。已往他在御剑宗可以说地位超然,仅仅逊色最强传人一人,在年轻一代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受到御剑宗的重视和大力栽培,同时也是最强传人的师弟。

  他承认自己敌不过他的师兄,因为他的师兄太妖孽了,出生时就带有异象,惊动下界,当时御剑宗所有闭关的强者全部出关,都是为了迎接最强传人的降世。

  除此之外,少年认为再无他人能够与自己匹敌,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证明,除了自己的师兄之外,便可以做到同阶无敌!

  然而如今却碰到了萧铭新这样的强者,一拳轰爆了他的武学,把他击出内伤,自信心遭受重创,令他难以接受。

  “哼!”一声冷哼,他化作一柄战剑,施展高深的身法闪掠了出去,逃离此地,不得不承认自己不是萧铭新的对手。

  “我会让你走?”他仅仅摆脱了一刹那,自他耳边传来了毛骨悚然的声音,萧铭新居然如影随形,跟上了他。

  “怎么可能?”少年强者惊叫出声,他施展的身法十分高超,理应甩掉敌人的才对,可眼前的少年居然犹如闲庭信步,紧随其身边,脸上的微笑让他心凉。

  “这就是攻击我的代价。”萧铭新施展出自己的体器,仅是一根带有雷电光雨的手臂,轰然砸向对方。

  “啊……”惨叫声传出,很快戛然而止。

  他不得不下杀手,否则必会被御剑宗最强传人视为目标,彼此间成为敌对,即便萧铭新不惧,但也要为大局考虑,现在场面如此混乱,多结怨并不是好事。

  他站在沙地上,很自然而娴熟地摸走了此人的乾坤袋,而后便离开此地,继续去寻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