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幽冥族第一年轻高手——幽宁!”有人认出了那名与萧铭新针对的少年,当场大叫出声。

  这个少年个子和萧铭新差不多,长得也很英俊,只是给人的感觉实在不好,令人想刻意与之疏远。

  萧铭新的威名是近段时间传出来的,而幽宁却早已被人耳闻目睹,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物,被称为小幽冥王,而且此前获得过大造化,目前刚刚出关,实力极其恐怖。

  这个少年,萧铭新早就猜测到了,因为就在不久前他一拳打残了对方的亲信,借此轰动日月城,等于利用了他们幽冥族,直接结下仇恨。

  “听说你还重创了冰玄子?”幽宁开口问道,年岁只有十二三岁但目光却阴暗无比,比之萧铭新见到过的杀手头领还要寒冷,简直不是一个少年应该有的眼神。他的声音很低,而且不算圆润,异常沙哑,听起来就不舒服。

  这还是一个正常的少年修士吗?完全就是一个从地狱爬出来的厉鬼,只不过拥有一个年轻的躯体罢了。

  众人哗然,又一个重磅消息,声名赫赫但最近一直消失踪影的冰玄子居然身负重伤,而且就是萧铭新所为。

  “原本差点被我一枪钉死,可惜没给他最后一击,让他侥幸捡了一条小命。”萧铭新的威压始终释放着,但并没有去针对幽宁,而是做单方面的防御。

  “你确定是一枪钉死?”不过多久,幽宁将威压收了回去,众人终于可以喘一口气。

  “没错,而且我还确定我那时是在化形境。”萧铭新道,也收回了威压,刚刚的试探对幽宁的实力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绝对是个大敌,实力也许不弱于冰玄子、赵轩。

  酷匠¤r网首发

  “化形境?”有人惊叫,冰玄子居然被化形境的萧铭新重创,这说出去该有多么惊人。

  “哼!只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装作死去,接着反击已然受伤的冰玄子,值得炫耀?”人群中有人大声反驳,就站在幽宁的身后,言语讥讽且带有不屑。

  这个变相型的解释,在众人看来终于能够接受了,萧铭新看了一眼幽宁身后的那人,回忆起当初在深谷大战的情形,此人貌似正在其中,没想到是和幽宁一伙的。

  “那又怎样?”他现在异常平静,赤莲之瞳默默显化,没有利用丝毫灵力便发动瞳术,所有看到他血红双眸的人,貌似见到了一副血流成河、伏尸满地的画面,被血液浸染,令他们毛骨悚然,大有进入人肉绞肉机的感觉,不少修士差点作呕。

  这正是萧铭新潜心创造的瞳术,第一次运用便体现出了很好的效果。

  “啊!”幽宁身后的强者一身大叫,接着翻倒在地,手捂着头部,极力挣扎,嘶吼声响彻天际。

  “那是什么?瞳术?居然不受规则力的约束?”人心惶惶,他们看着萧铭新,赤莲之瞳一击过后便消失,先前看到的景象也溃散了,不过众人心中的震撼并未散去,更有些人对萧铭新产生了些许恐惧感。

  “我一根手指头都能碾碎你。”萧铭新笑笑,遂不再看向他们,至于目光阴暗,好像要将他千刀万剐的幽宁,被他直接无视,接着对众人抱拳道,“沙漠见。”

  “你的双眼真的很特别。”站在他身后的苏婉宁道,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直视着他。

  “你不也有一双独特的双眼吗?彼此彼此。”他现在没心情和苏婉宁打趣了,急需强大自己的力量和实力,幽宁的确给他一种惴惴不安的感受,对方是个狠茬子。

  “当”

  悠扬的钟声响起,是规则力显化,几乎传遍整个古战场,警醒所有人阵法即将开启。三声钟鸣后,阵法起效,所有站在阵图中的强者化成光雨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出现在了另一座城池,风沙漫天,甚是燥热。

  烈日高照,这里的温度高达七十多度,根本没有绿色植物,偌大的城池中只有泥瓦砌成的古宅,不少人后悔来到这里,环境过于糟糕了些。

  但这座城池外的无垠沙漠,不说遍地是宝也差不多了,每过一段时间必有惊世传承或是机遇降临,是强大修士必来的地方。三个多月前,上古魔蝎的魔珠被云若晴姐妹所得,这次的造化同样吸引来了更多的人。

  瞬间,巨大的阵台上挤满了人,吵吵闹闹,热火朝天。

  “嗯?我感觉到了!”蓦然间,萧铭新身躯一震,看向远方。是的,他凭着强大的灵觉和感知力,感应到了极其熟悉的气息,正是云若晴和云若萱的气息,再确定不过。

  此时此际,得知两人平安无事,并且能在此相遇,他的鼻子微微发酸,心潮起伏。

  龙眠山脉一行,他经历了太多,自己深爱、并且会永远爱下去的萧铭月离开了他,一别就是一年半载。如一也离去了,自己拼死才获得一块龙骨,往事的种种勾勒起的回忆无法剪断,现在回想起来真的会生出一种想落泪的情绪。

  他还是个孩子,不过十三岁,就算内心强大也会有酸楚,总有某些事某些人能戳到他内心深藏的那一份柔软,不过他此刻在密集的人群中,故此强忍着自己的情绪,没有爆发出来。

  可苏婉宁离得近,感受得一清二楚,身边萧铭新的波动她了然于心,眼中出现莫名的味道。

  “小新哥哥!”远处,云若晴倏然间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满眼激动之色。在她身边,出尘如同下凡仙子一般的云若萱也有些惊讶,她们都感应到了熟悉气息。

  “心上人终于来了。”云若萱微笑着站起身,揉了揉云若晴的小脑袋。

  “他在阵台上呢!”云若晴俏脸娇红,点了点头,随即冲出客栈并奔向阵台。另一边,萧铭新也凭着感知力向两女跑来。

  “哥哥!”云若晴站在人群中,看到了向她跑来的萧铭新,欣喜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小手高举头顶摇晃着,企图让萧铭新看见。

  “若晴,我回来了!”萧铭新自然也看到了她,顿时喜上眉梢。这个笑容,是这段时间内他笑得最真实、最灿烂的一次,发自内心的笑,源自与云若晴分隔多月、最终相见时的喜悦。

  “我好想你!”云若晴如乳燕入怀,投入他温暖的怀抱中。

  “我也好想……好想你。”萧铭新紧紧地抱着少女,眼中不由得流出了泪水,抑制不住地流淌而下,他的躯体在微微地颤抖着,出乎云若晴的意料。

  曾几何时,萧铭月在万灵山也曾当着众人的面投入他的怀抱,对他说出这四个字,当时的他,只是微笑着接受,现在却是流着热泪激烈回应,终于体会到这四个字尤如泰山般的沉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