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何打算?”萧铭新站在山巅,问向背后的白发少女,她名为苏婉宁,此时两人身上的伤势几乎尽数痊愈,完全可以从容地在外界活动。

  “我要去东方的沙漠夺自己的传承。”苏婉宁如空谷幽兰,出尘而空灵,淡泊且宁静,她衣不沾尘,微风吹动她的裙角,如同一朵山崖边上独自绽放的雪莲花。

  “正巧,熔炼龙骨骨内的极寒物质需要至热物质,正打算去趟那边。”萧铭新有一丝讶异,随即笑道,他的打算也是去东部的沙漠寻造化,没想到可以结伴同行。

  “到时候不要妨碍我就行。”苏婉宁沉默片刻,最终走下山,而萧铭新也跟着离开此地。

  古战场之大无人可以揣度,但是因为有传送阵的缘故,来往各地显得还算轻松,他们摸清自己的位置之后,前往最近的一座大城池,准备传送进沙漠的那座城池中去。

  “这里人可不少。”萧铭新叹道,在寒冰巨龙内天地逗留近乎一年半,他都处在修炼、突破之中,整日净衣出行,浴血而归,好久都没有感受这种红尘繁华了。

  日月城,极其繁华,入眼皆是人群,叫卖声、争夺声不绝于耳,是个非常具有人情味的城池。而且,这个城池最为特殊的是在其城池中央坐落着一个烦奥的阵法,那便是能够贯穿整个古战场,与其他超级大城池相连的传送阵。

  古战场的传送阵非常稀少,有些极大的城池也不一定会拥有,那是先辈们创造的阵法,传说在上古神战中是用来承接战力或是传递伤员的。

  “距离上次沙漠中魔珠出世已经快四个月了,我想大概再过一段时间新的传承就将降临,我们得赶快动身前往。”有修者小声低语,对周围的同伴说道,做好准备传送去无垠沙漠最庞大的城池——上古城。

  古战场中,无时不刻都拥有强大的规则力,经历百万年的消磨依旧让所有修士难以抵抗,而各地出现的传承等等,都在冥冥之中受规则力的控制。

  “道友,传送阵大概何时能够开启?”萧铭新向身边的修士问道。

  “半个月之后吧,开启之前会有钟声敲响,贯彻天地,到时候前往城池中央便好。”原本那名修士是不愿意说的,因为那无疑为他增添了一个争夺对手,但是在看见萧铭新身边的苏婉宁后,眼神直勾勾不愿动,顺口就说了出来。

  “可以了。”萧铭新伸出手在他面前晃悠晃悠,在此人回过神来之前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次日清晨,少年站在城门突然嗷唠一嗓子,引来众人的关注。

  “小子,发春啊!大叫个什么?”有修士被萧铭新的一嗓子震得耳膜疼痛,故此愤怒满满地对他吼道,但是没有动手,因为城中有规则力约束。

  可萧铭新张扬无比,脸不红心不跳,接着从乾坤袋中扔出二十一颗带着鲜血的头颅,丢掷在地上道,“这是给我反杀的杀手,来自一个杀手组织,你们之中也许还混杂着同类人,不过没关系,我就在这里,而且会去无垠沙漠夺造化,你们要杀就来。”

  说着,他还取出一根长针,自衣服上抽出一根细丝,缠绕在上面,然后猛地一跺脚,二十一颗头颅被震向半空。

  “噗……”

  绑着细丝的长针被他弹了出去,二十一颗头颅没有一个拉下,全部被刺穿!眉心进,后脑勺出,一个一个串在了一起。萧铭新再次出手,另一根长针也被他弹出,速度极快,带动空气的旋转,竟然将细丝的另一端缠绕了起来,最后两根长针同时被钉在了城墙之中,深入墙内。

  “嘶”

  周围有一部分人倒吸冷气,那个少年展现的手法太精准了,他们自愧不如,且他虽看似年少,实则手段非常毒辣,此时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立威,甚至可以说是挑衅。

  当他们再次看向萧铭新时,心中震撼不定,就因为那双妖异的赤莲之瞳,他们在那双眸子中仿佛发现了一片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景象。

  人群骚动了起来,有些人不齿而发出冷哼,有些人感到畏惧,逐渐开始退走,不敢直视那少年的双眼。

  年轻就该血气方刚,就该张扬自傲,否则就晚了!

  这个年仅十三岁的少年,在众人面前立威,豪情万丈,出口叫嚣杀手组织,无所畏惧,这是何等的自信?

  即使这种举动显得也许是他哗众取宠,有些滑稽,在年长的修士看来很幼稚,但萧铭新的目的的确达到了,表达手法非常直接。

  “少年人,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小心夭折啊。”一位中年人道,气息沉稳,虽然是在提醒,却带着轻蔑的目光看着萧铭新。

  “我这是在立威,必须要那样做。”萧铭新则毫不在意,他相信现在的自己,而且这么做始终有个原因,就是向世人、向月儿、若晴证明自己。

  “哼!凭这也想立威?笑话。”中年人轻哼,眼底深处更加不屑,他穿着华贵,一身黑袍带有鎏金,黑色的长发披肩,虎目剑眉,赤裸的手臂上全是爆炸性的肌肉,给人一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感觉。

  “那是……来自幽冥族强者,是小幽冥王的手下亲信!”有强者突然想起来什么,惊讶道。

  '酷K(匠oV网永久免0费看)u小up说0

  “幽冥族?”众人骚动,有一群人更是倒退几步,好似对这个道统非常畏惧,远而避之。

  因为,这个大族是绝对的凶名显赫,在各大国内都有据点,不断在暗中进行着见不得人的勾当,族内的族员各个心狠手辣,堪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臭名远扬,更令人胆寒的是,他们的修行之法是吸取他人的生命力!

  一瞬间,人群散去了不少,一些还没达到搬海境的修士哄然离去并避开,虽然眼前的人不是幽冥族最强高手,但可是那个人物的亲信,得罪不得。

  那名中年人个子大概有一米九,萧铭新在他面前就是个小矮人,一点都不经看,两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斩你可足够?”萧铭新笑道,声音不大,但是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怔住了欲离开的一部分人,皆带着惊恐的目光回望,似乎有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哈哈哈哈……”中年人开怀大笑,声音洪亮,周围的人都能够感知到他体内那汹涌澎湃的阴暗气息,萧铭新更是如此,他感知力过于常人,清晰地感应到这个大块头的灵力无比阴暗,如同生存在地狱中的厉鬼。

  “都二三十岁的年龄了,也就这点程度,居然还显得很开心?”萧铭新笑道,自顾自地往城门外走去。

  中年男子的大笑声戛然而止,没错,年龄大正是凸显他天赋不高的最有力证据,因为在搬海境无法改变自身的外貌,除非易容。

  显然他没有,因为他不在乎,之前从来没有人敢小觑他,即便是幽冥族的最强少年也没有。

  可是这也始终是他自己的软肋,很怕被戳中。搬海境与天人境之间的分水岭异常庞大,天赋一般的人一生都无法突破,而这也是他无比担心的。

  “我叫你一声你可敢答应?”萧铭新此时已经站在城门口,对着中年男子喊道。

  “找死!”中年人大吼,震撼人心,蹬腿冲了出去,如果城中没有法则力量约束的话他绝对会直接暴走。他三两步冲出城门,与萧铭新遥遥相对。

  “我倒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狂妄的人,今日我便成全你,留下你的名字,我会大力传播你被我杀的事实,到时候必定会让你名动一方。”中年人怒极反笑,目光阴寒,如同冥界邪气一般的灵力自动传出体外,环绕在他的身上。

  “我让你一招。”萧铭新道,居然在那整理自己的发型。

  “啊……”中年人暴怒,此前这个毛头小子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戳他痛处,已经令他羞愤不已,现在依旧那么轻视他,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他灵力内敛收回,露出了强劲的肌肉,手臂能有萧铭新的大腿粗,一块块肌肉非常明显,举拳向少年的胸膛猛然轰去。

  中年人有信心,对自己的肉身非常满意,这一拳足以开山劈石,就是别人以兵器抵挡也难以伤他分毫。

  “嘭”

  两人飞快地触碰在了一起,这是纯肉体的比拼,顷刻间彼此脚下的大地龟裂,泥沙飞石砰然爆碎,这一击没有蕴含任何灵力,所形成的风暴只是两人之间无形的“势”。

  尘埃漫天,过了很长时间众人才看清情况,目瞪口呆。

  战场中,萧铭新握着中年男子的肉拳,相对幼小的手掌根本不能完全掌握,不过发出的力道却能够禁锢那名肉身超凡的中年男子。

  之前,萧铭新一动未动,直到中年男子冲到近前才举掌相应,现在依旧没有退后半步,而且仿佛极为轻松。

  “就这点程度?”他浅笑道,露出洁白的牙齿,脸上的轻蔑十分明显,笑容中带着玩味。

  中年男子心中震惊且异常羞怒,很快满头是汗,极力挣脱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始终无法动弹,这个少年的肉身强大到无法想像,竟然远超自己!

  “咔嘣”

  萧铭新看似一脸的明媚,但是丝毫没有手软,用力一握,竟然要将中年男子的肉拳碾碎,狂暴而直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