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萧铭新完全没有防备,被这一击打懵,身躯如同被座大山撞击了似的横飞出去,撞在乱树林中,刹那间折断许多枯枝败树,不过好在他肉体强横,伤势也早就痊愈,故此没有受到大碍。

  他立刻冲出树林,站立在萧铭月的面前,依旧触手可及。

  彻底的沉静下来,萧铭新知道愤怒是无法解决问题的,此刻静静地看向站立不动的萧铭月,希望从她的眼神中读懂些什么。

  这少女全身散发绚丽的五彩光芒,如同一位从天而降的神女,不容外人分毫亵渎。这是她如今的气质,仿佛与当初纯洁天真的小女孩大相径庭。

  萧铭新心惊,同时无法理解,自己深知着的萧铭月怎会变化如此之大?这一刻他觉得两人之间隔着一条银河,虽然近在咫尺,但曾经相连的两颗心已经断了联系,感觉自己的身躯想要跟着心脏颤抖,让他头里一片晕眩,险些失神栽倒。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各走各的难道有错吗?何况我还是可以把你当作哥哥。”萧铭月道,微风吹动她的长发,面纱也飘动了起来,她用手轻轻遮了遮面前,不想然萧铭新看到。

  她继续说道:“对于我而言,哥哥你现在是我成神道路上的阻碍。”

  “阻碍?”听到这话,萧铭新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萧铭月心中竟然是她的绊脚石,这话一出,他的心犹如刀绞,宛若针扎,自己那疲惫的灵魂也在被狠狠地刺痛着。

  “是啊,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也不会来这里,就不会遭到不明身份的杀手围攻,更不会因为兽潮成了这副德行。”萧铭月话锋转冷,向前走去并逼视他道,“以后的修炼道路肯定还会有更大的险阻出现,我可不想为你把命搭进去。”

  “你……”萧铭新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他完全没想过这些会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确,这些天来的磨难都由自己而起,皆因自己的执念而拖累了萧铭月,拖累了如一……真是没想到啊,她会那么耿耿于怀。

  “我不相信!你我相濡以沫,岂会因为这次的磨难而分开!”萧铭新大叫出声,震动山野。

  萧铭月似是在冷笑,也似在嘲讽,但很久都没有说话,过好久才说了句后会有期,接着就往山脉外走去。萧铭新怒极反笑,伸出双手摇晃萧铭月的双肩,但是被她灵巧地躲避开来。

  她沉默良久,任由萧铭新不断追问却始终不为所动。

  “你我就此别过吧,我会努力斩断你我之间那份没有必要的情义。”她最终与他擦肩而过,“哥哥你也好自为之。”

  “斩断?哈哈……你绝对做不到,你不可能那么绝情!”萧铭新转身伸手抓向萧铭月的手臂,然而对方却娇躯一震,五彩灵力再次爆发而出,裹带着她飘向前方,然后微微偏头,看了萧铭新最后一眼,走了。

  萧铭新愣在原地,赤莲之瞳已经显化,他透过面纱看到了那双饱含坚定的双眼,是那么前所未有的决绝与淡然。原本能够感受的那种陪伴的温暖,却被击溃地孤苦伶仃,全身的血液似在沸腾,无奈感觉自己好冷好冷。

  “轰”

  他一拳砸向前方,造成如同炮弹一般的爆炸,面前的一切化为灰黑色的齑粉,远方少女的身影已经渐行渐远。

  “怎么不追?”一旁的如一问道,他知道萧铭新的速度之快,如果一心想追迟早会追上。

  可是他没有动,站在原地,拳头上满是血迹,刚刚的一拳打出了真火,竟然有精血渗了出来。他眼神呆滞,没人知道在思索什么,或者仅仅是在发呆。

  过了一刻钟,他抬起头来,看向碧蓝的天空,长叹一口气。

  “究其根本,还是我太弱了。”萧铭新说道,眼中有些掩饰不了的落寞,不过很快又转为自信,“等我,我一定会让你回来。”

  不远处,如一听到萧铭新这样说,点了点头。

  “能够在挫败中寻找原因,并且更加自信,实在不是常人能够办到的。”他原以为萧铭月的离别会令萧铭新坠入低谷,甚至完全击溃其与生俱来的自信心。

  可是,事实恰恰相反。

  如一微微一笑,他果然没有萧铭月了解萧铭新来的多且深,正是她对他的肯定,才会让她自己做出那样的决定,宁愿伤害甚至背叛也无怨无悔,心甘情愿,一走了之何尝不是一种成全?

  只是,那对于萧铭月来说,无疑会异常残酷……

  “萧姑娘,祝你幸福。”如一心道,闭上双眼默默诵经。

  “如一,我们就此别过,这些天来多谢你的帮助,但今后我准备潜心修炼一段时间。”

  :《最r-新j章、*节上'P酷l=匠网

  “你要继续?”

  “没错……”萧铭新丝毫没有感到尴尬以及自卑,反而自信满满,“我太弱了,修为必须更加精进,务必一人独当并经历生死磨练,以求达到最强,这样……才能找回曾经的月儿。”

  如一沉默,谁能为爱而放手,为了挚爱而甘愿孤独一人?他觉得就是神都不一定做得到。

  “保重。”他站起身来,施以一礼便向山脉之外走去。

  山谷中,空留萧铭新一人,以及遍地的死尸。

  两人都变了,萧铭月变了,萧铭新也变了。

  再相见,又将是怎样一个情形,爱?悲?亦或是无情?

  ……

  山脉中暗流涌动,不少修士急速向深处进军,因为唯有山脉深处才会出现稀世宝料,甚至是圣料。其中有一股势力最为显眼,他们全身包裹着黑衣,周身满是杀气弥漫,毫不内敛地向外发泄。

  这些便是杀手组织的高手们,无一不在搬海境之上,原本应该行走在幽暗之中,如今却毫无忌讳地奔走在众人眼前,如飞一般向山脉深处前进,所过之处无人敢阻。

  从他们的服饰其实便可以看出他们的职业是见不得光的,而下界存在着多个杀手组织,每一个都强绝无比且无法辨其踪迹,故此无人敢主动招惹,即便是万圣学院也不会明摆着挑刺。

  谁愿意与一个黑暗中的猎手为敌?要知道他们组织的至强者就是神都敢捕杀!

  “那几个废物,死在兽潮中就算了,居然是被人杀死的。”黑衣人大队中有一人道,他奔走在领头人的边上。这些杀手比萧铭新之前宰割的杀手要强上许多,而且人数竟有足足三十,足以一举毁灭数个联盟。

  兽潮来临之前,他们发现那些伙伴消失了踪影,于是立刻来到山脉寻找,结果发现一地的同伴尸体,全都没了脑袋,其中更是有一具尸体惨不忍睹,五脏六肺全部暴露了出来,手臂大腿也被折断,地上还有一颗被刺破的眼珠子。

  他们知道,这一切绝对是萧铭新所为,正要去追杀,谁知兽潮即将来临,他们不愿涉险,在山脉边缘空等了好几天。

  如今兽潮已过,地面残破不堪,少了树木的遮挡,他们的脚程更快了,很快便翻越了数座高山。

  “那小子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但既然大人那么重视他,就是死了也要见到尸体。”领头的那人说道,他气息强大,脚下所过的泥土竟然能够自行腐烂,周身的温度也明显变得阴寒。

  他们快速向山脉深处行进,势必要寻到萧铭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楼上老王说:

  考完高数赶紧来发一章,接着去复习静力学。

  之前看的那些玄幻小说,无论是斗破还是神墓、遮天,主角在大部分线路上都是个人战,很少跟同伴配合,甚至根本就没有什么长久的同伴,让我不解。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就像那句话说的,人多力量大,主角明明有吸引力,凝聚力,为什么不发挥这个特点?

  所以我的这部小说设置跟其他玄幻类有些不同,希望借此更加贴近生活,贴近普遍的观念。

  接下来将有一段主角的独自历练,不会太长。